返回首页    今天是: 网站地图|TAG标签
网站首页教育新闻语文学科英语学科政治学科历史学科地理学科阅读文摘校园文化中原文化教育教研教案中心下载中心中州美景

 河南文史   饮食文化   戏曲文化   魅力河南   文化大观
河南文科网是河南省文科专业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最新文章
  • 厚重开封的省会历史
  • 快乐的油坊
  • 沙澧翰墨绽异彩
  • 楹联文化竞风骚
  • 北宋王嗣宗:勤政爱民政绩突出
  • 灌肠和灌肺
  • 漯河人爱吃的早餐
  • 郾城区新店镇春庄村
  • 决定历史走向的那场雪夜烧烤
  • 宴席菜单的私人订制
  • 广告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 从甲骨文看商丘的商之源地位
  • 国都里村
  • 双龙巷:石雕龙头望古今
  • 洛神庙会闹正月
  • 梁园:文人雅士的乐园
  • 开封民间古建筑上的瓦当和滴水
  • 潘杨湖:满门忠烈的传奇故事
  • 豫剧《花木兰》花木兰羞答答施
  • 戏剧人生:常香玉
  • 郑州胜景凤凰台
  •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河南文科豫文网-河南省文科学科专业网站 _ 中原文化 _ 戏曲文化 _ 正文
    高级搜索

    戏剧人生:常香玉

    作者:豫剧大师 文章来源:艺术人生常香玉 点击数:1646 更新时间:2012-10-3 13:36:36 | 【字体:
     
    核心提示:...
     

    戏剧大师常香玉剧照

     

           常香玉曾于2003年07月29日接受凤凰卫视的采访。以下为采访的第一部分。
     
      鲁豫:我趁常老在北京复查身体的机会采访了她,采访开始前,常老一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就像演员出场之前要一个人酝酿情绪一样,而她的出场非常令人难忘,我先听到她的脚步声,她的脚步声竟然像年轻人一样轻快,完全听不出是一个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人。
     
      鲁豫:常老您好
     
         常香玉:你们辛苦了。
     
      鲁豫:您好,常老,您坐这儿,我是鲁豫。
     
      常香玉:名字我早知道。
     
      鲁豫:您好,您好,常老,您坐,您坐,您身体真好。
     
      常香玉:我还凑合,我病了八个月。
     
      鲁豫:真的,现在好了吗?
     
      常香玉是人们熟知的豫剧表演艺术家,她演唱的《拷红》《白蛇传》《花木兰》《破洪州》《大祭桩》《五世请缨》等诸多剧目几乎家喻户晓。
     
      1923年秋天,常香玉出生在河南巩县一个贫苦人家,父亲曾经是当地有名气的豫剧艺人,但是后来因为嗓子出了毛病,不得不离开舞台,童年时代,常香玉就对戏剧十分喜爱,觉得登台演出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但那时常香玉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会是这么多难而多彩的戏剧人生。
     
      鲁豫:在您小时候,您家乡的小孩,豫剧对小孩来说,像现在小孩喜欢唱流行歌曲一样,是个特别自然的事吧?
     
      常香玉:也不一定。

      鲁豫:也不一定吗?
     
      常香玉:那时候女的唱戏很少,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看戏,很喜欢戏,因为我的老父亲呢他是个演员,是个旧艺人,因为我们家很穷,有时候一两天吃不到一顿饭,曾经我在九岁以下这个年代,就在六岁以上这个年龄阶段,我跟着我老母亲要过半年饭。后来到了九岁我就要做童养媳了,你知道吗童养媳,我的老父亲不让,他说这个孩子嘛,就跟着我给她教戏,叫她学戏。学成了我给她打不死了她有碗饭吃,打死了我自己给她打死了,我心里不愧,我不能叫别人给她打死。
     
      鲁豫:所以那个时候给农村人的感觉,唱戏的比给人做童养媳的还要低级是吗?
     
      常香玉:那当然低,低,唱戏的戏子死了不能入老坟的,戏子那时候统称都是下九流之类,尤其是姑娘女孩家学戏很少。
     
      鲁豫:喜欢学戏吗?
     
      常香玉:太喜欢了。我父亲他一这样说出来我就抱着他的腿哭啊,咋着也不当童养媳,我就不去,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父母嘛,不愿意离开。

      1932年,父亲把九岁的常香玉领上了学戏的路,那时学戏是被乡亲们瞧不起的,于是,父亲卖了家里的土窑,带着常香玉和常香玉的弟弟,母亲,一家四口前往密县,父亲在一个戏班帮忙,常香玉开始学戏,在常香玉记忆中,学戏的路上洒满了泪水。

      常香玉:可挨打呀。
     
      鲁豫:父亲打呀?

      常香玉:打得可厉害呀。我一进去我老父亲就是个,他也没有啥文化,他就是打俺。
     
      鲁豫:练不好就打。
     
      常香玉:练不好就打,唱不好就打,不用功就打,给你交代任务完不成你偷懒就打。老父亲打得很厉害。老父亲就说,我要给你打不死给你教一点玩意,教点东西,你有碗饭吃,你能活下去,不然你就饿死,俺爸爸这时候就说了,说戏是苦虫,非打不成,咱就是非打。
     
      鲁豫:戏是苦虫,非打不成。
     
      常香玉:他没有别的教养方法,就打,打了还真中,还真操心。那苦啊,那冬天下着大雪,在地下把那雪扒扒弄一片在那地下,靠住墙(倒立),那手勒的,大拇指勒的缝都顺手流血。苦着呢,哎呀,我这说,后来小孩吧,不胜去要饭,要饭吧你拿个碗,他给你一碗饭吃吃,不至于这么受罪挨打,有过这想法,也不敢吭。
     
      鲁豫:也没有别的办法?
     
      常香玉:没有别的办法,我父亲打得厉害,那他没有别的办法,他有一次因为这个字吐不清楚,他的手撕住我的嘴,这肉都抠掉一快,那能不流血吗,我这一哭一唱不成戏,老父亲一脚就给我踢那个车底下,趴那儿,一下趴那儿,连头连脸都磕烂了,就昏过去了,农村有好多人在那儿吸着旱烟,或者在那儿吃饭,都在地下蹲着,听俺老父亲教我唱戏,那时候大概是叫农会,农会里头的人都在那儿听戏,一看到这情况,当时就给我父亲就弄到农会里头,说我父亲是人贩子。
     
      鲁豫:对亲生女儿不会这样的?
     
      常香玉:他就是说着,亲生的孩子,亲骨肉到这个程度不可能,给我父亲就绑到农会里就揍他,给他吊起来打他,非叫他说他在哪儿买的我,在哪儿偷的我,是在哪儿要的我,老父亲说她是我的亲闺女,你看她长得也很像我,那我这时候满脸是血,浑身是伤,哭啊,打得狠,那父亲说她就在那儿,你把她喊来看我是亲的是买的,这我哭着喊着,他是我的亲爹,是我的亲娘,这一家回来以后,把我老父亲放回来以后,我老父亲就抱住我痛哭,老父亲说,我的闺女啊,咱不学戏吧,你爹没有本事,你爹没有办法,你爹没有法给你养活,一是送你当童养媳,二是咱要饭吧,不然这会儿孩子就给你打死了,不打你又学不成,咱就这不学戏了,爸爸带你去要饭吧。我是死活哭着不去要饭。
     
      经过近乎残忍的磨炼,常香玉终于没有让父亲失望,她在舞台上崭露头角。1935年腊月,常香玉随戏班闯荡开封,不久便在戏班里唱起了压轴戏。
     
      鲁豫:等于您第一次到开封就把开封的观众,已经算把他们征服了?
     
      常香玉:那就已经吸引了,那小妮就已经盈人了,别人她们不会翻跟头啊,她们武功都没有,我有武功啊,我武功站桌子上也可以翻,我还可以打着旋子,前台你们见他们打旋子,走旋子,我可以走十来个连着,就这样走,翻这个小翻我会翻十来个,在桌子上一张桌子这么宽嘛,这么长嘛,我就在这上头这样可以翻十来个。
     
      鲁豫:你打真是没白挨啊。
     
      常香玉:这个观众都很喜欢。
     
      鲁豫:那个时候一般看戏前面会挂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谁谁谁演戏,会写您的名字吗,那时候一开始,
     
      常香玉:开始是写的很小的字,在这个旁边,垫戏嘛,十三岁做主演,十三岁挂头牌了,挂牌的时候才有呢,有这么点大的名字,换成大的这种名字,后来又换这么大的名字,那你到压大轴就大,一个牌有这么高的木牌吧,上边写常香玉,啥戏。
     
      常香玉的名字有了名气,不过许多人不知道,常香玉这名字也充满了戏剧性,常香玉原名叫张妙玲。有一年,父亲带她回密县,村里张姓的人认为,宗族出了女戏子是个耻辱,气愤之下,父亲便给女儿改了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可能更适于做艺名。当年,就有了一些类似今天追星族的人们,组织了闻香社来捧常香玉,对常香玉来说,红了,麻烦也就跟着来了。
     
      常香玉:这一家也要我去那儿演戏,这一家也要我去那儿演戏。我老父亲只能答应一家。
     
      鲁豫:那家就不干了。
     
      常香玉:那家不干了,想法弄死我,他就用一个手榴弹撂在我的化妆桌跟前。这个时候巧的是我当时脸上化好妆,没有勒头,头上还没有勒的时候,我站起来去门口了,(另一位演员)杨桂云的父亲坐在我的化妆桌这儿,他坐这儿他说我也来照照姑娘这个镜子,他就在这儿看呢,刚坐下这个手榴弹就撂在那儿,给他炸死了。
     
      鲁豫:扔手榴弹的人被抓了吗?
     
      常香玉:没有抓。谁敢抓呢。咱也不知道是谁啊?这是一个,我们出来到尉氏县,手榴弹又炸一次,撂在观众席,但是那个手榴弹没有炸,要炸了那要炸死很多人,我们是连夜就逃走了。
     
      逃出河南,过起了颠沛流离演出生活的常香玉,几乎产生了再不回河南的念头,但是,走到哪里,遇到的麻烦都不少,幸运的是,一个心仪已久的男人——陈宪章走进了她的生活。当时,陈宪章是宝鸡三青团分部书记,兼任中州小学校长,已有妻室,婚姻并不如意,陈宪章在洛阳师范读书时,就十分喜爱戏剧艺术,尤其喜爱常香玉的表演。常香玉虽然对陈宪章情有独钟,但总觉得心事难成。
     
      常香玉:他去了以后他说话了,他说你不为别人为中州小学,他说你还不是答应我要为咱中州小学募捐,你还要去中州小学,去学写字,去学文化,你这你都记不得了,你现在要死了这事都办不成了,我也很喜欢他吧,我就听他的话,吃了韭菜,喝了蓖麻油,拉了几天,可能是拉出来了,只找着了一个戒指他们说,我也没有管这事,后来戒指从此不戴了,从此再不戴这了。
     
      常香玉:但是我又很爱他,又很爱陈宪章,那你看这矛盾啊,这咋办呢,就觉着这是命中注定,不该我寻个好女婿,算了,下决心咬牙离开了,我父母也不叫我在那儿了,离开那个时间,离开到汉中待了八个月,八个月当然断了。
     
      女孩子大了,又是一个名人,追求的人自然很多,但常香玉一直惦记着陈宪章,她总觉得陈宪章就是那个能和她厮守终身的人,于是在和陈宪章分别了八个月后,常香玉返回宝鸡,找到了刚刚办完离婚手续的陈宪章。
     
      鲁豫:爹妈同意您跟他好吗?
     
      常香玉:不同意。
     
      鲁豫:他们希望您嫁个有钱的吧?
     
      常香玉:对,希望我嫁给一个,不说很有钱吧,起码是有房子有地,生活不用发愁,他老两口有人管吧。他是这。
     
      鲁豫:宪章比较穷的当时?
     
      常香玉:他当时没有啥,他当时很穷,挣的工资有时候不够他吃吧。
     
      鲁豫:后来他终于能够离婚了?
     
      常香玉:我回来的时候,他们的手续都办好了,俺俩开始正式谈,就是在这时候,他说能订婚不能?我说可以吧。可以了,他这时候就遇着什么事,他就跟我要一把剪子,剪他的指甲呢,我把这把剪子交给他,递给他,他就拉着我的手,一下拉到他怀里,从这儿我们俩就开始正式谈下去了。跟人说也不怕笑,老了,今年都八十了,谈这怪有意思。
     
      1944年,21岁的常香玉与27岁的陈宪章终成眷属,常香玉不仅有了生活中相濡以沫的伴侣,而且事业上有了一个相辅相成的好帮手。婚后,陈宪章辞职下海,他们两人过起了妇唱夫随的日子。
     
      常香玉:我自己说吧,就是我这个21岁以前全是老父亲的管教,管我,给我安排戏,给我很多教育,教导,21岁结婚以后。
     
      鲁豫:都是老伴的事了?
     
      常香玉:对,都是陈宪章的事了,陈宪章呢他是,我早晚唱戏,他早晚有时间早晚下去看,看完了跟观众走,跟观众一块出门,
     
      鲁豫:听他们说
     
      常香玉:听观众说啥,观众七言八语都有啊,说啊,这个背后听的意见叫人不知道,那个人不知道你是谁?人家谈的意见才是他真正的心声,你信吧?
     
      鲁豫:我知道解放以后有很多戏,我们都很熟悉的很多戏,都是他写的或者他改的?
     
      常香玉:他写的,他改的,他写了以后人家评论文章要他写啊,要我谈体会啥都是他写,我给他谈谈他再写。

    [1] [2]  下一页

    戏曲文化 戏剧演员

    自学名医张玉明(上)

    李康河村的红色记忆

    母猪圈水患决口处的华

    商丘“汤都南亳”:中

    二郎庙湖畔觅焦州城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沙河

    商丘宁陵县黄岗:千年

    提升绿化品质,建设美
    文章录入:乐溪    责任编辑:luxu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