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今天是: 网站地图|TAG标签
网站首页教育新闻语文学科英语学科政治学科历史学科地理学科阅读文摘校园文化中原文化教育教研教案中心下载中心中州美景

 亲情美文   励志美文   哲理美文   爱情美文   田园美文   人生感悟
河南文科网是河南省文科专业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最新文章
  • 蝈蝈叫的季节
  • 麦收记
  • 带上俩妈去旅游
  • 抚摸生命的伤口-读吕新小说《抚
  • 亲情的味道
  • 微园花木如人生
  • 厉害了,我的油菜花
  • 我们总会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 读书的女人最美丽
  • 诗词照亮我的人生
  • 广告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 曾和好《父爱》
  • 延续南京的文脉
  • 泉城柳
  • “客”从何处来
  • 全国风景名胜名人对联:天地篇
  • 高校校名书法赏析之清华大学
  • 细节”的“影响力”
  • 声有高下
  • 买刀,要挑木质刀把
  • 牌中学问
  •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河南文科豫文网-河南省文科学科专业网站 _ 阅读文摘 _ 美文欣赏 _ 田园美文 _ 正文
    高级搜索

    地名深处的乡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点击数:144 更新时间:2017-3-2 15:14:07 | 【字体:
     
    核心提示:地名深处的乡愁春暖花开,陪老公回他的家乡源汇区问十乡宋庄村。汽车在一大片麦田里穿行。乡村公路蜿蜒曲折,像一根丝线把一颗颗珠子似的村庄串联在一起。在我看来,豫西平原所有的村庄都是一样的:冬小麦夏玉米,青...
     

        地名深处的乡愁

        □吴继红

        春暖花开,陪老公回他的家乡源汇区问十乡宋庄村。汽车在一大片麦田里穿行。乡村公路蜿蜒曲折,像一根丝线把一颗颗珠子似的村庄串联在一起。在我看来,豫西平原所有的村庄都是一样的:冬小麦夏玉米,青砖蓝瓦,高大的白杨树,四四方方的院子。我分不清这个村庄和那个村庄到底有什么区别。可是老公却很兴奋,一踏上那片土地便滔滔不绝:这块地因为离村子最远,在村子里看就像看到了天边,所以叫“天边”;那块地因为有80亩,就叫“80亩地”;这块地叫“坡窑庄”,因为之前有一个窑厂;那块地叫“马沟沿儿”,因为地的走向沿着马沟……这些土得掉渣的地名一下子勾起了我的乡愁。我的家乡离老公的家乡很近,也在源汇区问十乡,叫宁庄。

        我们村很小,因为村子里吴姓和宁姓人居多,所以最初叫“吴宁庄”,后来图省事干脆叫“宁庄”。这个名字太大众,有一年,我离家40年、在新疆定居的大伯母回来探亲,下了火车找不到路,一路走一路打听,居然被拉到了另一个叫“宁庄”的小村,辗转回家后,被我的几个婶娘打趣了好一阵子。

        村子虽然很小,地却不少,是附近几个村人均土地最多的一个。据说,邻村望天和陶桥的两块土地都曾经是我们村的。那个时候望天还叫作“望天岗”,老人们的土话叫“望庭沟儿”,据说是因为这个村子地势比较高,王莽撵刘秀的时候,刘秀曾经登上最高处眺望来处和去处。我爷爷和太爷爷就长眠在望天的那块土地里,那曾经是我们队的土地。

        村口有一方大池塘,是当初的窑厂。村民们就地取土托坯,点火烧窑。男人们赤着脚在撒了麦糠和碎麦秸的黄胶泥里踩泥和泥,女人们小蜜蜂一样来回搬运坯模,把半干的土坯翻面、竖起、通风,然后再把这些土坯放进窑里烧制。一代又一代的砖瓦窑匠人重复着这些看似琐碎却又举足轻重的活计。他们没有经过专门培训,只是师傅耳提面命口碑相传,却技艺精湛。所以,一个好的烧窑匠人和木工、泥水工一样,都是村里人尊敬的对象。我的爷爷是村庄最好的泥水匠,我父亲当兵之前是村子里最年轻最有前途的木匠,我的小叔叔是四里八村数得着的烧窑匠,并且因此娶到了我美丽的小婶婶。

        村里的房子从土坯草房到青砖瓦房,再到后来的水泥预制板平房、楼房,托坯烧窑渐渐退出小村的历史。那曾经繁华热闹的砖窑成了一片荒地,托坯晾坯的地方成了一方小小的池塘。有时候我会站在池塘的一边向另一边眺望,但是只看见清澈的塘水泛着粼粼的波纹。

        水塘的那一边还是村庄,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好像天上的星子,数也数不完。村子南边的村庄住着我的大姑和二姑。我曾坐在表姐三妞的自行车后座上去过一次二姑家,只记得走了好久的土路,屁股都坐麻了。村子西边的村庄住着我最好的朋友,她家后面的小河上有一座浮桥可以通到对岸。村庄东面的村庄住着我的大姨、姥姥、姥爷和舅舅,我妈妈的姑姑则住在更远的村庄。小河对岸住着我的干娘,我经常坐在父亲的自行车横梁上去走亲戚,回来的时候,微醺的父亲带着我从河埠口抄近路回家。万籁俱寂,夜色苍茫,只听得见村庄里此起彼伏的犬吠,和草丛里虫子的呜咽。看着满天的星光,嗅着父亲淡淡的带着酒气的呼吸,我觉得周围的一切是那么辽远和不真实。总担心喝了酒的父亲扶不稳车把,我们会从土堰上滑入河里,或者从高高的河堤上跌下河坡。可是这样的情况居然一次也没有发生。

        我干娘家的村庄叫“黄李”,和她家一路之隔的那个村子叫“沈张”,依然是取姓而名。大人们土语都叫“沈着儿”,我那时候却一直觉得是“神张”,因为村口有一座土庙,庙里有泥塑的神像,神态庄严。沈张后面的村子叫“洼张”。附近的村庄还有白寺、皇寓、黄李、果树园、沙旱地、南埂、东洼……那些和我血脉相连的亲人们,曾经像一根藤、一棵树,在一个又一个村庄深处生老病死、繁衍生息。

        如今,我和弟弟也都远离村庄和土地,在钢筋水泥构筑的城市定居,我们曾经属于村庄,却又背离了村庄。那些土得掉渣的地名我再也没有机会叫起,那些写满了故事的村庄我再也不曾走进。

        我生活的城市,很多人像我一样来自村庄。村庄的子民们像一条条小鱼,从村庄的小河里游出,潜藏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村庄里的小河:马沟、唐河、黑河……这些有名字没名字的水流流经一个又一个村庄、田野,最终都在城市交汇,注入沙河澧河,再浩浩荡荡奔向远方。

    地名 乡愁

    带上俩妈去旅游

    数字图案邮票谈趣

    延续南京的文脉

    姚黄魏紫俱零凋

    高校校名书法赏析之清

    “北京大学”校徽题字

    刀与纸间流淌的诗意

    当代才子陈奕纯
    文章录入:乐溪    责任编辑:luxu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