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今天是: 网站地图|TAG标签
网站首页教育新闻语文学科英语学科政治学科历史学科地理学科阅读文摘校园文化中原文化教育教研教案中心下载中心中州美景

 亲情美文   励志美文   哲理美文   爱情美文   田园美文   人生感悟
河南文科网是河南省文科专业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最新文章
  • 蝈蝈叫的季节
  • 麦收记
  • 带上俩妈去旅游
  • 抚摸生命的伤口-读吕新小说《抚
  • 亲情的味道
  • 微园花木如人生
  • 厉害了,我的油菜花
  • 我们总会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 读书的女人最美丽
  • 诗词照亮我的人生
  • 广告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 曾和好《父爱》
  • 延续南京的文脉
  • 泉城柳
  • “客”从何处来
  • 全国风景名胜名人对联:天地篇
  • 高校校名书法赏析之清华大学
  • 细节”的“影响力”
  • 买刀,要挑木质刀把
  • 声有高下
  • 牌中学问
  •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河南文科豫文网-河南省文科学科专业网站 _ 阅读文摘 _ 美文欣赏 _ 田园美文 _ 正文
    高级搜索

    麦收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点击数:137 更新时间:2017-5-25 15:55:02 | 【字体:
     
    核心提示:麦收记刚过小满,父亲就把放置在牛棚上的木锨、扫帚、杨叉、耧耙等农具拿下来,在院里敲打着收拾起来,一会儿拿锤子楔个钉子,一会儿又用钳子铁丝拧拧,一会儿又拿绳子捆捆,总之,很忙碌的样子...
     

        麦收记

        □宋效锋

        一

        刚过小满,父亲就把放置在牛棚上的木锨、扫帚、杨叉、耧耙等农具拿下来,在院里敲打着收拾起来,一会儿拿锤子楔个钉子,一会儿又用钳子铁丝拧拧,一会儿又拿绳子捆捆,总之,很忙碌的样子。偶尔,他也会放下手中的活,点上一支烟,看着满地的农具,望着远处的麦田,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田野里,一望无垠的麦田又起金黄,熟透的麦草焦香,一丝丝在风里氤氲传递。又是一年麦收时。

        “麦熟一晌。”在干燥得见火星子的午后,一阵干热的南风后,一年的麦收就开始了。为了避开六月的似火骄阳,更是为了赶早颗粒归仓,这样的战役序幕往往在披星戴月中拉开。天刚蒙蒙亮,布谷鸟一叫,母亲就摸索着起床了,把锅里添上水,放上篦子,馏上昨天晚上蒸好的白面馍,再洗几个刚腌好的咸鸭蛋。她叫醒还在睡梦中的我,反复交代:一会儿记得起来,东西我都放锅上了,烧好饭,送到离家3里外的南地去,别忘了。然后便匆匆地抱着镰刀、戴着草帽,先走了。父亲也早就起来了,他正在给家里的黄牛添料喂食,让他吃饱喝足了好下地干活,麦收可全指望它了。一会儿,父亲把准备好的木锨、扫帚、杨叉、耧耙等农具放到架子车上,套好牲口,疾步向丰收的田野走去。

        父母走后,我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忽然一阵高亢的叫卖声“打豆腐了——”将我惊醒,我一个激灵翻身下床,紧赶慢赶,手忙脚乱,总算把饭做好了,其实也就是简单的稀饭、馒头、咸菜和咸鸭蛋。吃过饭后,我和几个兄妹结伴提着竹篮、拎着瓦罐给地里干活的父母去送饭。

        二

        收麦是一件大事。父母心劲高,干起活来十分卖力。当我们一路打闹着来到地里时,太阳还不算毒辣,但一地的金黄已在父母“刷啦啦”的镰刀声中轰然倒下,变成整整齐齐的麦秆,一堆堆地码在田里。田野间,自由散落着人们弯腰弓背的身影,在连绵起伏的麦浪中时隐时现,红的、黄的、绿的、紫的衣衫与金色的麦浪相映成趣,宛若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铺满大地。而劳作的人们,豆大的汗珠滚落在黄土地上,滋润着深厚而广袤的土地。

        母亲一边责怪我只顾贪睡来晚了,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一边还不忘夸我几句,“好男儿不吃十年干饭,中了,一个蛤蟆四两力,能帮爸妈干活了。”听到这话,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得意。于是,我在父母的示范指导下,一手抓住麦穗,一手挥镰刀,把镰刀放在麦根处用力往后一拉,麦子就顺势倒下了,别说,还真干得有模有样。割麦是个体力活,由于不得要领,我割麦速度不仅慢,而且麦秆堆放得乱七八糟,麦茬参差不齐。更要命的是,胳膊被麦芒扎出一道道血红的印记,痛痒难受,脸也被毒辣的太阳晒得通红,汗水渍得眼睛睁不开了,手上也磨出血泡,不一会儿便两腿发软,累得瘫坐在麦秆上。看着地头的老黄牛在悠闲地啃着青草,我也真想到路边的树荫下歇会儿,喝口水,吃点干粮。

        快到小晌午时,母亲抬头看看不远处就要割完的麦子,叫我回地头把架子车拉过来,开始装车拉麦。当我费劲地把车拉过来后,父亲就开始装车了。我扶住车把,保持好平衡,父亲很轻巧地把割好的麦子用木叉挑起,麦头朝里,猛地往上一放。我把控不住,车子一晃,父亲便呵斥一声:“扶好,癔症啥哩。”麦秆很光滑,一旦装不好,路上容易掉包,甚至还有翻车的危险。所以这装车有技巧,父亲左一叉右一叉,一下一下、一层一层地往上装,车子前后平衡。母亲割完时,我们恰巧装到那里,他们好像事先商量好的。剩余的几叉,父亲使劲撩到车顶上,高耸的麦子在架子车上左右摇晃,颤颤巍巍,想要掉下来的样子。这时,父亲拿来拇指粗的绳子,一头固定在车把一侧,使劲撩过麦子到另一侧。他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用绳子将麦子勒紧,左右前后,五花大绑,麦子听话地固定在了架子车上,这就叫刹车。母亲牵来老黄牛,父亲套好车,自己架住辕,母亲牵着牛,我在后面用叉推着,于是我们就满载收获的麦子上路了。弟弟和妹妹跟在拉麦车的后边,提着竹篮,拎着东西,间或捡拾颠簸掉的麦穗。

    [1] [2]  下一页

    麦收

    带上俩妈去旅游

    数字图案邮票谈趣

    延续南京的文脉

    姚黄魏紫俱零凋

    高校校名书法赏析之清

    “北京大学”校徽题字

    刀与纸间流淌的诗意

    当代才子陈奕纯
    文章录入:乐溪    责任编辑:luxu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