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少林签到万年 > 章节目录 第54章 玄悲来到
    吸收了蛇血之后,苏橙看着躺在藏经阁地上装死的蛇王,用脚轻轻踢了踢:“起来吧。再装死,小心我真把你炖汤了。听说你的蛇胆可以增强五十年真气,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嗖!

    顿时,蛇王一下子站了起来,眼中浮现出了几分惊恐的神情。

    看到这个表现,苏橙顿时不禁乐了。自己似乎好久都没有如此愉悦的心情了。

    有一条宠物,倒也不错。

    “阿弥陀佛……”苏橙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声佛号。他越来越觉得,念佛号有的时候也是一种不错的舒缓:

    “放心吧。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紫。每三十天,我会取你一次蛇血。其余时间,你便自行打发。但是切记不可出现在人面前,也不可吃人。明白了吗?”

    蛇王连忙点头。

    “不错,看来你是真的通人性。”苏橙满意颔首,但为防万一,还是眼中浮现了几分严厉:“自行去吧。但若是被我发现你吃了人,定要将你煮成蛇羹。除非,是我让你吃的。”

    “?”

    蛇王听到前半句话还深刻谨记,眼中出现几分畏惧。但是听到最后一句,却浮现了几分迷惑。

    什么你让我吃的?

    不过它虽然通人性,却也不能言语。就算能言语,估计现在也不敢询问,连忙钻到了藏经阁的深处,在书架后面瑟瑟发抖地躲了起来。

    但是没一会,似乎蛇王的天性又发作,再度慵懒软瘫了下来。

    看来这蛇王跟自己一样,比较宅,也不怎么喜欢出去。这倒是也不错。

    苏橙如此想着,便在蒲团上打坐下来,继续感悟“释迦五印”。

    淡淡地佛法在他的身体上渐渐汇聚,缓慢地闪烁着。过了一会,他察觉到有些异样,睁开眼睛,却发现蛇王正在他的不远处,和他对视。

    蒲扇大的眼睛眨着,似乎很是好奇。

    “阿弥陀佛……”

    苏橙不以为意,轻念佛号,随即诵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

    “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摩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

    他诵读佛经,蛇王顿时眼中浮现出了几分安详的神色,似乎很是享受。

    就仿佛是在听一首美妙的音乐一样。

    “有趣,果然不愧是佛祖之乡的蛇。”

    念到最后,苏橙赞叹了一句:“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念一遍佛经,如何?”

    “嘶嘶!”

    蛇王点头。

    苏橙笑了笑,正要说话,但在这时,却微微一皱眉。

    有人向藏经阁来了?

    这几天,好像藏经阁不是很平静呀。

    平时一年两年都鲜有人来,这两天可倒好,妖魔鬼怪都凑齐了。

    “小紫,你先隐匿起来。”苏橙说道。蛇王随即照听吩咐,在藏经阁的阴暗处隐藏了起来。

    苏橙便站起身来,在第九层向窗外看去。却发现,远处一个身穿袈裟的中年和尚缓慢地走来。

    “玄悲大师?”

    是的,来人正是玄悲大师。

    苏橙也松了口气,这次,总算不是什么不速之客了。

    不过玄悲大师这个时候来藏经阁干什么?万一他进来,撞见了蛇王可就麻烦了。

    虽然苏橙也不是不能解释,他想的话,随便都能编出一大堆说辞。但是,他毕竟讨厌麻烦,也不擅长说谎。如非必要,还是不想多费口舌的。

    想了想,他缓慢地走到了藏经阁一层。

    不一会,敲门声果然响起。

    “法藏,你可在里面?”

    随着敲门声,玄悲大师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苏橙轻轻开门,便看到玄悲大师眼中似乎带有几分疲倦,隐约间,还有一些担忧。

    “阿弥陀佛,法藏见过玄悲师叔。”苏橙合十说道:“师叔来到藏经阁,可是有什么吩咐?如需佛经,请告诉小僧代取便可。”

    “不,不用佛经。我只是想进去坐一坐,不知道……行不行?”玄悲大师顿了顿,随即略微迟疑的说道。

    苏橙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但是藏经阁乃少林禁地,即使是师叔,也只能逗留半个时辰。请师叔遵守规矩,不得僭越。”

    玄悲大师闻言点头说道:“这个当然。”

    他的眼中出现了几分欣慰:“阿弥陀佛,慧尘师叔果然没有选错人……”

    对他来说,苏橙能守规矩,面对自己都秉持坚定,这反而让他更加满意喜欢。

    进入到藏经阁之后,玄悲大师看了看藏经阁一层,到处都是一尘不染,顿时更加赞叹:“法藏,看来你跟慧尘师叔一样,真的是每日都打扫藏经阁,这一层竟然一尘不染,真是难得。”

    苏橙闻言,不由得抿了抿嘴:“守经僧的职责如此,当然不能让佛经蒙尘。”心中却想着:小狐狸,真是太感谢你了……

    如果昨天没有小狐狸帮自己打扫,今天,可能仓促之际就有点麻烦了。

    虽然他此刻天罡真气十分强大。但也不可能霎时之间,就将偌大的藏经阁重新打扫一遍。

    看到满是尘埃的藏经阁,自己到时候再说什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可就有点没有说服力了……

    “师叔请坐。”

    苏橙拿来两个蒲团,将一个递给了玄悲大师。

    “阿弥陀佛……法藏,你不用叫我师叔,就像那日方丈所说的一样,你是慧尘大师的弟子,又是守经僧,虽然是‘法’字辈,但也并非是普通弟子,直呼我的法号便是。”玄悲大师说道。

    苏橙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毕竟这件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之前好多次自己称呼师叔,都被说不用。想来守经僧,的确是有一些“特权”的。当然,与其说是特权,不如说是自己严格意义上的说是“师承慧尘”的缘故。

    不过,玄悲大师来这里,应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

    苏橙静静地等待。

    果然,过了一会,玄悲大师看苏橙没有说话,便轻轻地咳嗽了两声,随即说道:“法藏,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一问你。”

    “玄悲大师请问,小僧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苏橙说道。

    “嗯……”玄悲大师点了点头,顿了顿,随即忽然问道:

    “你,可听说过‘空闻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