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族长(万古最强部落) > 章节目录 第1041章 干完就跑
    昂!

    天地间响起了嘹亮的龙吟,不过龙吟声中夹杂着惊恐、死亡、痛楚的气息,这龙吟来自碎裂的豢龙氏小界。

    垂落下来的紫气,化为了紫色火焰,燃烧了一切,无法扑灭,火焰映照着四方,感受到不灭的火焰,四方出现的强者纷纷退却。

    气运之火,沾之必燃。

    气运是运势,同样也可以抓化为厄运,能够出现在了四方的强者,任何一位除自身天赋外,皆是有气运加身,方才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境地。

    正是因为实力强大,才更加明白气运的恐怖。

    气运一旦变成厄运,可就倒大霉了。

    惹不起惹不起。

    诸无上强者眸光深邃,屹立天边,不沾丝毫的因果,静静的看着燃烧的豢龙氏小世界。

    裂开的豢龙氏小世界中,就像是一个吞吐着紫色火焰的庞大火山,紫焰从九天垂落,勾连大地,无数人在哀鸿,有些人身子在燃烧,头颅在惊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烧成了灰烬。

    气运之火下,没有人敢出手救豢龙氏,出手即沾因果,搞不好自己也要倒霉。

    豢龙氏万年前攫取气运,受到王庭诸部的群起而攻,本以为这万年来老实了,却没想到背地里又干起了这般勾当。

    可惜这一次碰到了硬茬子。

    大夏族比万年前的大启更加的果决狠辣,直接动用了气运,来了一个鱼死网破。

    气运乃是一族之本,特别是对于可以自立部族的族群来说,一旦气运耗尽九幽身死族灭的危险。

    这一次,边荒大夏将气运禁忌施展到了极尽,爆发的酣畅淋漓。

    “你当真要跟我大殷作对。”

    刑王屹立于远处的高空,周身流溢一圈紫光,让他不受外面紫焰的侵染,但守护也仅仅如此了,气运之火太大,他也不敢深入其中。

    “既然你大殷刑不正,我今日我大夏就代劳了。”

    “有胆,你就进来。”

    紫气汪洋中,夏拓踏立高空,俯瞰四方,他赌刑王不会出手,既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的场景,只能自己咽下去。

    气运之火,谁敢?

    “你!”

    下一刻,天地间一下子被紫光照亮,九天十地衍生出了一道紫电,紫色雷霆下半部分化为了血色,生机和死亡共存。

    哗啦!

    雷霆坠落而下,划破了长空,落到了刑王上空。

    吟!

    刹那间,刑王头顶一道灰白色的锁链洞穿虚空,禁锢了四方,有一道虚幻的神兽虚影浮现,和坠落的紫雷碰撞到了一起。

    轰隆!

    天地间轰鸣炸开,待紫电和雷霆消散,众人眸光重新落到了天穹上。

    当世大殷刑王,身上紫光晦暗,身形倒退,黑发显得有些散乱,甚至可以说十分的狼狈。

    “你以整个边荒族运化为大诅咒,就不怕自己也族毁人亡、身死道消。”

    刑王开口。

    立于高空的夏拓,看着刑王有些意外,这老东西也是一个老心机婊,刚刚的雷霆根本没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竟然自己装的这么狼狈。

    “洗刷仇怨,谁死谁活该。”

    杀!

    这一刻,豢龙氏燃烧的世界中,迸发出了杀音,崩裂了小世界壁障,破碎了空间壁障,一道金光如电映照在长空上,是一头金龙,煌煌如大日。

    看到刑王似乎不怎么愿意出手,豢龙老祖出手了。

    “金龙耀日,豢龙老怪这是要拼命了。”

    有王者瞩目,豢龙族的老祖活过了漫长岁月,可以说是出现在此地诸王中,年岁最久的一位。

    可惜,王者境不仅仅是岁月的沉淀,更是需要天赋和机缘,豢龙氏果真老了,抱守残缺、死性不改。

    金龙飞天,四周裹挟着金色巨浪,演化出一头头金龙环绕,滂沱的龙力击穿了长空,震动了天地。

    噗~噗~

    隔着遥远的方向,一位位观战的辟地、准王强者,纷纷血气奔涌而暴退,王者一击蕴藏着法则意志,哪怕是观摩,他们的境界也不够。

    九天之上,句芒神形驾驭着两条紫龙踏波于汪洋紫气之中,看着袭来的金龙,双眸中迸发出耀眼的紫光。

    眨眼间,紫光幻化为一方紫气汪洋,拉开了一方古老的时空场景,映照着一方血与火的山河大地。

    古老的大地,群山、荒原、河畔、江边、城池、聚落,传出来厮杀哭喊的绝望泣声,数不清的身影在狰狞的妖族身下血染大地。

    这一刻,血色映红的天穹。

    “血色大诅咒!”

    “不好,退!”

    呜~呜~呜~

    这一刻,天地呜咽,漫天血海。

    方圆千万里的大地上,都可以看到天穹上演化的杀戮场景,人族血裔在凋零,妖族狰狞的神色在咆哮。

    天地凝滞,精神滞待,一切都在哭泣。

    悲凉!

    凄惨!

    一些精神意志弱的人,在这一幕下直接感觉精神世界被渲染成了血红,看到天地在流血。

    “退!”

    刑王出声,他身影很快,将靠近豢龙小界的观战武者,一个个朝着远方抛飞。

    血色大诅咒,来自边荒万年以来陨落妖族之口的怨念,这谁的抵得住。

    汲取气运一时爽,汲取不好火葬场,这不是闹着玩的。

    血色天幕下,豢龙老祖在半空中的冲势滞待,裹挟在四周的金龙发出了呜咽,被无数的血色虚影包围啃食。

    这一刻,天地好似陷入了静止。

    豢龙老祖衍化出来的神异,被无数浑身流淌着血水的身影被包围。

    这一幕,众人绝对是难以忘怀,无上之境又如何?

    蝼蚁可噬王,蚍蜉亦可撼天。

    噗~

    金龙大日颤动,轰然在半空中炸开,腐朽的气息弥漫四方,露出了一个苍老染血的身影。

    “蝼蚁竟敢噬王!”

    轰!

    下一刻,倾天的血色从九天倾泻而下,豢龙老祖身体而过,任凭其浑身爆闪金光,依旧无法地域血色的侵蚀,身体在坠落途中炸开成了数段。

    这一幕让四方武者惊骇,豢龙老祖,无上王者竟然被击碎了战体。

    这可是大荒赫赫有名的金龙神体。

    就这样碎了。

    这一幕太过于震撼。

    气运反噬,恐怖。

    轰!

    豢龙界中惨叫声传来,豢龙老祖迸溅的血滴,击穿四方,凡是被血滴击中的豢龙族人尽数身体湮灭。

    有辟地境强者想要冲出,身上裹挟着紫血色的火焰,扑不灭,最终化为灰烬。

    轰隆隆!

    九天之上的紫血朝着九日小世界中注入,火焰已经熊熊烈烈,将四周化为了一方火焰绝域,只能看到数不清的豢龙氏族人想要往外跑,可惜沾染了气运之火,只有死亡的下场。

    “老祖金身不灭,神体不朽!”

    天地间,有苍老的怒吼声响起,迸溅四方的血与骨回归,在半空中重聚,化为了豢龙老祖的样子。

    高空之上,夏拓俯瞰着重新出现的豢龙老祖。

    杀!

    刹那间,天地间迸溅出了耀眼的紫光和血光,呜呜神像燃烧起来,眸光炽盛,神像融化成了一道紫血色的长矛。

    咻!

    长矛洞穿天地,这种气运化矛的神异,让四方诸王惊讶,特别是刑王更是面容铁青,气运之力唯有人王方可以掌控。

    边荒大夏,真的成了气候。

    今日之后,大夏之名将真正传遍大荒,比肩王庭。

    气运长矛洞穿长空,在豢龙老祖挥拳间已然洞穿其胸膛,一团硕大的血花在天穹上绽放,耀眼夺目金灿灿。

    “吾族…不甘!”

    在四方诸强的瞩目下,刚刚叫嚣着神体不朽的豢龙老祖,身子再次四分五裂,这一次碎裂的身体上紫和血如跗骨之蛆燃烧起来,每一块都好似耀眼的大日。

    豢龙老祖爆裂,血骨纷飞,掀动了天地乱流,整个豢龙氏所在上下彻底化为了一片混沌乱流之地。

    乱流迸溅之间,唯有夹杂着紫色的血火跳动,不受任何的影响,依旧可以让四方清楚的看到豢龙氏的族人在被火焚烧。

    天地间属于豢龙老祖的气息消失了,悲怆的惨叫声,再也没了回应。

    呜~呜~呜~

    天地间,呜咽声响动,隐约有钟声被敲响,一道金色的法则从天边浮现,横跨了长空亿万里,宛若一座金桥。

    金桥之上,一道弥漫着苍老腐朽气息的身影浮现,正死死地盯着燃烧的豢龙氏族界。

    “彼岸神桥踏轮回!”有王者低语。

    这是属于王者的末路。

    异象让众人摇曳,难以平静。

    豢龙氏毁了。

    王者生生被击的四分五裂。

    豢龙氏的王者和其他武道部落的王者有很大的不同,豢龙氏体内流淌着古老的真灵血脉,修行武道也偏向于真灵一系。

    当晋升王者的时候,不不朽王魂会和身体融为一体,这也是当初真灵的修行之路。

    传承至今的豢龙氏,果然底蕴犹存,可惜运气不好,豢龙一族就算是两位王者出手,都不一定能够覆灭其族,唯独挡不住气运。

    而这道气运还是豢龙氏自己引进门的。

    自己找死这谁也没办法。

    天地间燃烧的紫气中,一团紫色重新汇聚成了句芒样子,不过这一次不在是实体,而是一尊虚影。

    紫气燃烧,方圆数万里内,凡是紫气缭绕之地,没有一个武者敢于靠近,唯恐被紫气之火点燃。

    这一刻,众人看着燃烧的豢龙氏,眼中有怜悯的,有冷笑的,豢龙氏完了,自此大荒再无豢龙这一族。

    绵延亿万里的黄金神桥,让整个大荒都看的清楚,血雨在滴落,天地在呜咽,有王者陨落了。

    从金桥之上缓缓收回了眸光,夏拓俯瞰着下方,他看向了刑王。

    “刑不正,名不正,你不做,只好我大夏来做。”

    一时间,大地上留下的是一片狼藉,山河崩裂,血火残垣。

    刑王立着原地没有动,四方皆在,今日大夏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对大殷王庭的羞辱,区区一个新立的小族,竟然不将大殷放在眼中。

    他还是低估了大夏的实力,没想到这么多狠辣,竟然横跨亿万里山野,众然是燃烧部落气运,拼着自己族运大损,也要将豢龙氏给烧成灰烬。

    一位无上陨落,一个无上传承毁灭,对整个大殷来说,还动不了底蕴,但今天却成了大夏扬名的垫脚石。

    自此,西南大地谁还敢说是一片罪族的流放之地。

    随着刑王眸光寻梭,四周屹立的王者,神色朦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四方诸强者来说,今日一战,说起来豢龙氏还真是该死,好好的发展不行,非要玩花活,这下把自己彻底给玩进去了。

    “若是想要找回场面,边荒大夏等着诸位,夏某一并接下。”

    再看了一眼四方之后,夏拓驾驭着句芒神形,踏步凌空,眼前山河轮转,进入了九天之上深邃的虚空中,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这次当着大殷诸王的面,干掉了大殷麾下的无上势力,再不跑一旦等人家反应过来,想跑也跑不了了。

    ……

    天炉山,紫气黯淡了许多,九天之上虚空扭曲,紫光横穿深邃归来,呜呜神形一个踉跄就栽进了紫气汪洋中。

    夏拓元神从呜呜神形中排斥而出,回到了本体内,接着整个身子就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要栽倒在地。

    好在天炉山上,紫气流转稳住了身子,好大一会夏拓才回神过来。

    此刻凤凰城是寂静的,凤凰城上空紫气汪洋拉开的光幕中,毁灭的天地山河场景正在被紫气云烟笼罩。

    族主覆灭了一座古老无上传承。

    凤凰城中的族人尽数印在眼中,众人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天穹。

    说好的立族大典。

    难道就这?

    覆灭了一座无上传承,作为立族大典的重头戏。

    这……

    难怪没有准备什么典礼,这可比什么布置劲爆多了。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凤凰城中还是一片寂静。

    天炉山上,紫气重新汇聚,夏拓站了起来,浑身笼罩着紫气,背后句芒神形屹立于天地间,巍峨如神。

    “我大夏的子民们,今天我大夏立王部之基,你们准备好作为王部之民了吗?”

    哗!

    刹那间,如同干柴中迸落下一点火星,点燃了轰然大火,凤凰城内响起了山崩地裂般的咆哮声,紫气舞动,渲染了九天上下,城池内外,朝着远方山河大地蔓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