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最强部落 > 章节目录 第1040章 刑加豢龙氏
    大夏历一千零三十二年。

    这一年,大夏昭告大荒,立王部。

    当然,以大夏偏居大荒西南大地的地势因素,消息也只是在大夏族庭治下传播。

    但,数天前异象显化亿万里,大荒无数人都看到了西南方向的紫色和金光碰撞。

    西南动荡的消息,如星火燎原一般传遍了大荒。

    清晨,正是天地从夜幕下苏醒的时候,大夏凤凰城已经热闹了起来,大夏族庭的司职武者朝着族庭大殿涌来,至于城中的族人并没有受到指引,有些疑惑的相互打量着。

    不是说要举办大典吗,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天炉山。

    紫气汪洋深邃如黑紫,流溢着生机,夏拓盘坐于汪洋之中,身上青色袍子微微荡漾,呼吸吞吐间紫气在他身体内外流转。

    嗡!

    这一刻,平静的汪洋泛起了一股沧桑气息,深邃的紫气中好似出现了两只无形的大手,将紫气汪洋从中间翻开。

    紫气汪洋的深处,一尊通体紫青神玉一般的句芒神像浮现。

    句芒神像不过十丈大小,随着其从紫气汪洋中浮起,天地间开始有九彩神光鲜花,虚空衍生道音,神彩一下子遮蔽了凤凰城的天穹。

    “阿拓,你可想好了,燃烧气运诅咒一族,一旦开始就没了退路,只能一路走到底。”

    神像的眸子转动,呜呜的声音响起,这一刻,他不再是泥鳅模样,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深邃沧桑。

    气运乃是整个族群的意志,一旦引动,便是天地振动的景象。

    “用一座古老的无上传承毁灭,作为我大夏立王部的洗礼,用这种方式昭告大荒一定是别具一格。”

    夏拓神色未变,看着宛若神像的呜呜,他已经做好了决断,一味从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吧。

    从心可以,但在从心之前要表现出无上的实力,这样的从心人家会说是韬光养晦。

    一味的从心,是怂。

    十丈大小的呜呜神像,完全是由气运紫气凝聚而成,如今大夏族运大柱中的气运庆云只剩下了二十三道。

    先前余下的一百三十六道紫气,外加殒身海域剩回来的紫气是二十七道,留下了二十三道,剩下一百四十道气运庆云,构成了呜呜眼下的气运真身。

    要玩就玩把大的。

    要弄就弄把狠的。

    一次就让大荒狠狠地记住大夏,记住边荒。

    真正的震慑四方。

    一百四十亿道气运之力,他还不信弄不死豢龙氏。

    就算不行,他也还有后手。

    反正,这个逼他装定了。

    呜呜神像上显化出了一抹肃穆和庄严,这可是他少有的郑重。

    九彩神光汇聚之间,呜呜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散发出来。

    “来吧。”

    随着夏拓开口,天地间突然响起了一声雷音,沉闷如同敲击在了心房之上,这让大夏城中的族人,眼中露出一抹惊愕。

    哪里来的雷音,不是说今天大典吗?

    咚!

    很快,第二道沉闷的雷音响起,这一次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身子微微一颤,其中好一些人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这种变化,从凤凰城朝着四面八方传递出去,气运的波动很快通过冥冥传遍四方,北至青龙水沿岸的小聚落,南到南疆驻守的战兵。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体内的血气在沸腾,往日里从未有过这般血气澎湃的场景。

    咚!

    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天地间开始浮盈紫光,凤凰城中无数人的人抬头,发现城池上空已经化为了一片紫气汪洋。

    嗡!

    盘坐于紫气汪洋中的夏拓,双眸开阖,宛若亮起了两轮炽盛的神日,有着黑白两种符文隐现,在他的眸光照耀下,好似照破了苍莽的天地,望穿了亿万里山河。

    遥远的大殷王域,一片古老沧桑的山林之中,群山颤动,大地崩裂,一缕缕火焰突兀的燃起,眨眼间形成了燎原之势,火红一片铺开了天地。

    山脉中央突然裂开,一股股赤红色的火焰熔浆冲霄而起,映红了数万里天穹,山崩地裂,地动山摇。

    在裂开的大地深处,一座布满了斑驳赤红外表的小世界一部分露了出来。

    轰隆隆!

    雷音在这片天地响彻,斑斓的神光汇聚,来自八方的闪电开始衍生,化为一道道银龙舞动,轰鸣于这片天地间。

    眨眼间,紫气、赤焰、雷霆就交织在了这片天地间。

    “发生了什么!”

    “是古族豢龙氏隐世的地方。”

    “豢龙氏在搞什么鬼,怎么惹得天地动荡。”

    “那紫光,是族运紫气,大胆豢龙氏竟然还敢在汲取人族气运。”

    轰隆隆!

    漫天的雷霆和紫气如巨瀑一般倾泻下来,击在豢龙氏小界之外,发出轰鸣的声音,这种天地间的变化,直接引动了一个个沉寂的老怪物。

    “豢龙天星,你豢龙氏竟然还敢行逆天之事!”

    天地动荡之间,一道意念显化成声音,盖过了天地间的雷霆,声音中夹杂着怒意。

    “豢龙天星出来答话。”

    一道道恐怖的气息在天地间显化,刹那漫天雷宇毁灭之外,一道道巍峨的身影显化,每一尊都高达万丈,宛若神祇,威压天地,异象惊人。

    “刑王!”

    “荒族龙骨王!”

    “那是大苍千钧王!”

    “天戟王部长戟王。”

    王者显化出道像,每一尊都显化着无上威严,屹立于天地间,垂下无数道恐怖的气息。

    有辟地境强者、准王低呼,目光炽盛的看着是王者,有敬意有渴望,迈入开天境才是大荒真正的强者。

    王者之下,生命层次造诣不同,可以感受到源自生命层次的恐怖威压。

    每一尊无上强者的道像,都蕴藏着无上存在的意志。

    “刑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豢龙氏真的敢再行万年前之事。”

    浑身缭绕着一道道灰白色神链的刑王道像,面容朦胧模糊不清,俯瞰着豢龙氏的小世界。

    此刻万雷垂落中,豢龙氏的小世界上已经被一重紫气所笼罩,九天之上,九彩环绕,雷霆万钧,扭曲的虚空中不断有紫气垂落下来。

    刑王打量着下方,天穹上垂落下来的紫气,带给他一股熟悉的感觉。

    轰隆!

    刹那间,刑王眸光绽放出了两道神链,击穿了漫天银雷,俯瞰着天穹,冷漠道:“本王还没有定你的罪,你竟然还敢惹是生非。”

    王者一怒,恐怖的气息好似风暴一般席卷四方,竟然大有将漫天雷海给吹散的趋势。

    什么!

    刑王在跟谁说话!

    远方,屹立的无上,出现的辟地、准王,一个个眼中露出思索,联想到了前两天的事情。

    咔嚓!

    天穹之上扭曲的虚空裂开,深邃的裂缝中充满着无穷无尽的紫,紫光中有龙吟响彻,众人就看到了驾驭着两条紫龙的身影御龙而来。

    先天句芒!

    看清楚紫气中出现的身影,四方人一阵惊骇。

    他们竟然见到了先天句芒!

    先天真灵不是早就泯灭了,怎么还会有先天图腾存在。

    句芒御龙不过十丈大小,通体紫色深邃,诸王感知之后不由得一阵色变,他们乃是无上之境,竟然察觉到了一股毁灭气息。

    此刻驾驭两龙的句芒,自然是夏拓和呜呜的合体,他元神和呜呜气运真身合二为一,降临到了亿万里之外的大殷王域。

    紫气汪洋悬浮在天穹之巅,在紫气的中央就像是形成了一个漏斗一样,一道紫气流淌而下没入豢龙氏小世界内。

    刑王吹散了漫天的雷霆,却斩不断这道连接豢龙氏的紫气气流。

    王者沉浮万年,眼界自然是有的。

    一些王者面色清冷。

    该死的豢龙氏,竟然又打气运的主意。

    气运缥缈,斩不断,若是没有牵连,先天句芒也没今日这跨界而来的机会。

    万年前就是因为这些古族瞎搞,引的气运动荡,大殷王庭的气运受到了冲击,他们作为王庭下的部落自然也跟着吃了挂落。

    本以为过去了这些古族也该长长记性,没想到竟然暗中有干起了掠夺气运的事情,这次难道又让诸族给他们背黑锅。

    “边荒是有些造化,但你不该忤逆王庭,更不该来我大殷放肆,忤逆王庭者,你罪不可恕!”

    刑王的声音响起,声音传遍了四方,王者气机更是冲刷到了天穹之上,夏拓元神立于句芒神像中间,浑身被紫气环绕,并没有受到影响。

    句芒御龙游走在紫气云海之间,俯看着四方。

    “罪,何为罪,有罪的在下边。”

    “大殷老了,老的连立族之本都忘记了。”

    “若有罪,万年前造成边荒喋血的人更有罪。”

    “我边荒沉沦妖族血口万年,有罪之族却安安稳稳的传承了万年,反而还贼心不死,又来盗取我边荒气运。”

    “既然你大殷包庇,那好,今天我大夏来替你定!”

    “今天立王部,就以豢龙氏一族之血,来告慰我边荒万年以来喋血之族民。”

    “好胆!”

    刑王浑身绽放出神光,耀眼夺目,好似天地间的一尊神祇一般,他盯着游弋在紫气中的句芒。

    豢龙氏有罪,也得大殷来定,作为大殷王庭刑王,更加不能让豢龙氏被气运诅咒,他已经看出来大夏的意图,这是要让豢龙氏彻底消亡。

    “大殷王庭麾下听令,边荒大夏族不尊王令,诸部共诛之,灭族毁部。”

    刑王的话响彻了四方。

    “屁~”

    然而下一刻,四方皆寂,一些强者眼中闪过了惊骇,有人对刑王说屁。

    一时间,天地上下虚空开始扭曲,剧烈的颤动,如梦如幻。

    “有罪者传承万载还在继续作恶,还自称刑王,我要是你就自己找个石头撞死了,羞愧以刑为名。”

    一声喝骂再次响起,让天地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中。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想要尝尝气运诅咒的尽管上来,屠戮苍生者不罚,那我大夏来行刑。”

    这一刻,天地间,耀眼夺目的紫光绽放,绚烂盖过了金乌,如同巨瀑一般朝着下方倾泻而下。

    天地摇晃!

    轰!

    同一时间,一道金光洞穿了下方小世界,露出了一块金色的龙骨,吞吐着紫气,可惜天上垂落下来的紫气太多了,金色龙骨根本吞噬不完。

    紫气渗透了豢龙氏的小界,陷入了其中每一个角落。

    眨眼间,一道炽盛的神光冲霄而上,宛若一道流星击穿了长空,在天地间划出一道深深的鸿沟,所过之处碎裂的空间碎片化为了虚无。

    嗡!

    金色龙骨迸发出了恐怖的气息,有些滞待了流动的紫气,将天地间四方的气息完全的隔绝。

    呜呜手中出现了一块腐朽破旧黝黑的木头板子,朝着下方砸下。

    咔嚓~

    龙骨以更快的速度倒卷而归,将豢龙氏小世界的撞开了一个大窟窿,万里山野尽数毁灭,大地坍塌,升腾的血雾从窟窿中升起。

    这一幕,让远方的屹立的无上王者眼中微眯,他们若是被这一板子拍中,王体也怕是承受不住。

    豢龙氏祭出了镇族之宝,都被击回去,今天怕是遇到劫了。

    “刑王救命,我豢龙氏为大殷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王庭救我族,日后定当尽心为王庭做事。”

    苍老的声音从裂开的豢龙氏小世界中传出,无穷无尽的紫气无处不在,他们挥之不去。

    “我大夏立族边荒,今日为万年以来陨落的族民血裔报仇雪恨,胆敢上前者,皆为我边荒之敌。”

    顷刻间,天地间漫天的紫气飞舞,紫气中生出了雷音,开始逐渐从紫色转化为一种殷红色,充满了九天十地。

    紧随着,这些紫气越来越璀璨,好似晶莹的神雾,如同倾泻的巨瀑朝着下方冲刷下去。

    咔嚓!

    一道血色闪电绽放,从九天之上垂落而下,闪电所过之处,紫气轰然燃烧起来。

    紫气被点燃了!

    看到这一幕的诸多强者,眼中露出惊骇,燃烧的气运紫气他们只是听说,今天终于见到了。

    紫气连天,火焰连天,整个天地都在燃烧,紫火中有殷红的血水迸溅,化为滴滴血雨洒落。

    “救命!”

    “救救我。”

    豢龙族小世界中,无论是山川草木,还是花鸟虫鱼,包括豢龙氏族人在内,凡是被血雨滴落在身,被紫气包围的人,都被紫火点燃。

    紫火燃烧,没有人能够躲过,浸水不灭,掩盖不熄,直到烧干净一切。

    这一刻,天地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