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举国开发异世界 > 章节目录 第17章我比你们所有人都强!(四千大章求推荐票)
    “怎么还没有哥布林啊?”剑士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持剑,走在漆黑的通道中。

    突然,前方隐隐约约有一股臭味传来。

    “这是什么?”

    剑士加快脚步,那股恶臭味越来越浓烈,熏得他都有点想往回走了。

    终于他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借助火把微弱的火光看到了满地的骨骸,有的上面还附带着几块腐肉,腐肉上散发出阵阵的恶臭,几只绿色的苍蝇在上面爬来爬去。

    “好臭!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剑士用右手胳膊处捂住鼻子。

    “这是什么?”

    垃圾堆里一块略微鼓起的黑色破布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块破布好像原本是一件衣服,只是被撕得稀烂。

    用长剑把破布挑起来,就在他挑起的那一霎那,一只手持铁斧的哥布林,突然从破布下面跳出来扑向他。

    “啊啊咔咔!”

    刺啦!

    斧头重重的砍在剑士的皮甲上,割出一条长长的裂痕。

    “滚开!”

    回过神来的剑士,一脚将哥布林踢开,随后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皮甲,这可是他用打了两个月下水道老鼠才买到的皮甲。

    转头愤怒的看着被他踢飞的哥布林,道:“混蛋!看我杀了你!”

    快步向前,抬起手中的剑,一剑劈向哥布林的头脑,企图将它一击毙命,但是却被哥布林一个灵活的侧滚躲避。

    “去死!去死!”

    哥布林在剑士慌乱无章的剑法下左右横跳,明明拥有压倒性的力量与速度,却和哥布林打的有来有回,一副旗鼓相当的架势。

    突然哥布林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一块头骨,脚底一滑顺势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去死吧!”剑士面露狞笑,高高抬起手中的长剑,准备了结它的性命,但下一刻变故突现。

    当!

    过长的剑刃撞到了,上面的钟乳石。

    哥布林抓住这次机会,一斧头重重地砍在剑士的右腿,砍得他皮开肉绽。

    只见咣当一声,长剑掉落在地面上,剑士双手捂着大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啊啊啊啊啊!我的腿!”

    这波操作,能直接把教导他战斗技巧的冒险者气死。战斗中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武器都不能离开自己的手里。只要武器脱离自己的掌握,那就意味着死亡。

    “神官!快点给我小愈!”可惜神官不在这里,他的哀嚎最多能让位于另一个通道的神官听到而已。

    “哈哈咔咔咔!”哥布林上前一步将剑士踢倒,踩在他身上,手里那把生锈的斧头高高抬起。

    剑士现在明显已经完全惊慌失措,这时应该忍住疼痛,一脚将哥布林踹开,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不....不!不要!救命!谁来救救我!”

    生锈的斧头重重落下,剑士下意识抬手去格挡,下一刻一股温热的液体落在他脸上,这是他的血,他的手掌已经被整个削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好痛!啊啊啊啊!”

    一受伤就只会捂着伤口哀嚎,面临死亡没有生死一搏的勇气,这类冒险者的下场一般都是....

    斧头再次落下,这次是剑士那张充满惊恐与痛苦的脸庞。

    噗嗞!

    鲜血飞溅,染红了墙壁,染红了地面,染红了哥布林,还有...他自己。

    这类冒险者的下场一般都是死亡!

    时间回到两分钟前,另一边。

    通道尽头十几只哥布林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哥布林祭司突然张开眼睛,用生涩的通用语说:“全部给我起来,有人类进来了。”

    躺在地上的哥布林们相续醒来,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闻到了久违的女性人类气息。

    “啊啊,啊啊啊!”

    “哗咔咔啊啊!”

    所有哥布林都开始兴奋起来,它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碰过人类女人了。

    这时,武道家从拐角处走出来,看到了这群哥布林,拳掌相击,“都醒来了吗?正好!”

    “你们一起上吧。”武道家摆开架势,伸出手指勾了勾。

    “啊啊啊啊啊!”

    站在前排的哥布林再也按耐不住,挥舞着武器一拥而上。

    “来的好!”

    武道家一个跨步,挥出紧握的右拳,重重打在了一只跑在最前面的哥布林脸上。这一拳打得它整张脸都扭曲了,巨大的力道把哥布林矮小的身体击飞撞到了墙壁上,生死不知。

    解决一只哥布林,武道家收回右拳,左拳紧接其出,再次将另一只哥布林打飞。最后一个侧踢,将剩下的那只哥布林解决。

    前后不够一分钟,三只冲向他的哥布林已经被他全部解决。

    武道家伸出拳头对准哥布林祭司,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怎么,怕了吗?”

    哥布林祭司冷冷的看着他,随机踢的一脚,旁边的大哥布林,道:“解决他。”

    大哥布林走到前面,两米多高的魁梧身材,几乎快碰到了上面的钟乳石。

    “希望你,经打一点可别被我一拳打死了。”武道家一个冲刺率先发起进攻。

    来到哥布林面前,右脚猛然踏出站稳马步,右拳携带着拳风,挥向大哥布林的心脏处,“去死!”

    啪!

    大哥布林宽大的右手稳稳地接住了武道家挥过来的拳头,一脸“昨回事儿?小老弟?”的看着他。

    “怎么可能?!”武道家使出浑身力气想将自己的拳头收回来,可不管他怎么用力拳头依旧纹丝不动,好像紧紧的黏在了大哥布林的手上。

    “可恶,快给我放手,混蛋!”

    你叫我放我就放啊,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大哥布林右手微微握紧。

    咔嚓!

    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强烈的疼痛感向武道家袭来。

    “啊啊啊啊!快给老子放手!”武道家手脚并用地疯狂击打大哥布林,企图让他放开自己的右手。

    虽然他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但至少比剑士的表现要好,面对危险与死亡至少会反抗。

    “不,不要,不要!”

    大哥布林在武道家惊恐的表情下,将他拉入怀中,大腿般粗的双臂收紧。

    咔嚓!

    武道家终于“温顺”起来,不再疯狂挣扎,身体软了下去。

    武道家与剑士的惨叫同时回荡在整个洞穴。

    另一个组合,神官与魔法师都听到了,但是他们现在无法过去救援。因为他们已经被包围了,七八只哥布林将两人团团围住!

    看着两个鲜活娇嫩的女人,哥布林们口水不禁疯狂往外流。

    “怎么办?他们两个好像出事了!”神官开始有些惊慌失措。

    “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逃出去。”女魔法师用法杖打飞一只扑过来的哥布林,属于抬手开始咏唱咒语。

    “啊啊啊啊!”

    一只哥布林趁机上前抱住女魔法师的大腿,将她扑倒在地。

    就算如此,女魔法师也没有停止咏唱。因为她知道如果停止咏唱,必死无疑!现在只有放出魔法,击杀一两只哥布林才有一线生机。

    女魔法师用右手抓住扑在他身上的哥布林,大喊道:“火焰箭!”

    下一刻,她的手掌心冒出火焰,一道长达20cm的火焰箭矢飞射而出!贯穿了哥布林的脑袋,连同它身后的同伴一起被火焰焚烧殆尽。

    女魔法师并没有松懈,一个翻身躲避另一个哥布林的攻击,随即起身用法杖将它击倒。

    魔法师乘胜追击,快速向前,一脚将准备起身的哥布林重新踩趴,高高举起手中的法杖,利用末端尖锐的铁刺,刺向哥布林丑陋的脸庞!

    “去死!”

    噗!

    鲜红的血液飞溅,染红了魔法师那甜美的脸庞,给她添上了一抹凶悍。

    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魔法师,在遇到危险时刻,相比起她的同伴,反而是最为冷静与果敢的人。

    “呼~感谢...战士前辈!”解决掉围攻她的哥布林,女魔法师松了一口气。

    法杖末端的铁刺,是指导他们战斗技巧的前辈建议她去装上的。按照那位前辈的说法:

    虽然魔法师不是近战职业,但是为了预防万一可以在法杖末端装上尖刺,必要时候可以当一把长矛使用。

    “啊啊啊啊啊!救命!”此时女神官已经被三个哥布林扑倒在地,身上的神官服被撕得破破烂烂的。

    “滚开!”魔法师手持法杖将神官身上的哥布林打飞。

    “没事吧?”

    “呜呜呜呜呜!”女神官没有回答,而是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被打飞的哥布林重新站起来,又开始蠢蠢欲动的准备扑过来。

    “起来,别哭了!快点使用神迹圣壁掩护我!我用魔法把他们杀了,然后逃出去。”女法师气喘吁吁的指挥道,刚才的战斗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体力。

    “呜呜呜呜。”女神官依旧没有反应,继续瘫坐在地上哭泣。

    看到这里,女法师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神官的不配合时,她们的逃生几率变得微乎其微。

    怎么办?!我必须尽快解决这三只哥布林,然后离开这里。不然等到其他两个通道的哥布林围过来,我就死定了!

    魔法师一边思考一边挥动着魔法杖用着战士前辈教导剑士的剑术,将哥布林一一击退。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随着自己的体力逐渐流逝,魔法师准备放手一搏。

    以伤换伤!

    魔法师捡起地上的匕首,将自己的法杖像标枪一样丢出去,扎进了其中一只哥布林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哥布林捂着眼睛蹲在地上哀嚎。

    其他两只哥布林再次冲了上来,魔法师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猛然踏出一步!右手抓住一只哥布林刺过来的短剑,噗嗞!鲜血顺着剑刃流了出来,滴到地上。

    我要活下去!

    女魔法师没有理会手掌传来的疼痛,抬起左脚将另一只哥布林踢倒,随后左手的匕首向哥布林的脑袋刺去!

    噗!

    鲜血飞溅,成功解决一只哥布林。转身拖着疲惫的身体,扑向刚才被她踹飞的哥布林,一刀又一刀拼命的刺入哥布林的身体!

    “就剩你了。”女魔法师看向那只瞎了眼睛的哥布林,此刻的她浑身沾满了鲜血,状若疯魔!

    单单是这股气势,已经把那只哥布林吓得有些退缩,后退几步,正考虑要不要逃跑去搬救兵。

    这时,魔法师两人进来的方向一群哥布林走了进来。

    哥布林祭司看着满地的鲜血与尸体,赞叹道:“我喜欢你这种女人。”

    “呸!”女魔法师吐了一口血沫,抬起匕首,露出了一抹张狂的笑容,“可惜,我不喜欢你这种丑八怪。”

    看到出口已完全被这群哥布林堵住,女魔法师知道她们死定了。但她并没有绝望,她想试一试,尝试去抓住那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希望。

    “呜呜哇哇!我们死定了!”在落一直在角落抽泣的女神官,绝望的喊道。

    女魔法师转过头,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她,“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难看,比这群哥布林还要难看!”

    “唉?”女神官愣愣的看着女魔法师,她突然觉得她这位同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还是她以前那个柔弱的法师同伴吗?

    女魔法师模仿剑士刚进洞时的动作,高高举起匕首,肆意的笑了起,“呵呵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你知道吗?从前,我一直认为大家都很强,比我强很多很多,在你们面前我只是一个拖后腿的胆小鬼!我很羡慕你们的勇气与自信!”

    “但是啊...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比你们所有人,都要强!我很强大,所以我不会屈服!”

    ”手断了,我就用脚去战斗!脚也断了,我就用牙齿!牙齿也断了,我就用头!我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攻击我的敌人,我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失去生命!”

    随后又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神官,说:“你就这样畏缩在角落死去吧,作为一个弱者死去。”

    说完,女魔法师转身拖着疲惫的身体,没有丝毫的犹豫冲向哥布林祭司,她要去追随那一丝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希望。

    嘭!

    突然被哥布林们重重保护的哥布林祭司,脑袋瞬间炸开。

    所有的哥布林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还没等他们转过身来,一颗颗子弹已经穿过了他们的身体。

    哥布林杀手三人站在哥布林们后面,举起手里的武器紧紧的扣动着板机,倾泻着枪里的子弹。

    十几秒钟后,这几十只哥布林已经全部倒下,只有寥寥几只幸存下来,躺在地上哀嚎着。

    看到两人还活着,哥布林杀手说道:“看来我们没有来迟。”

    看来,我抓到了那意思几乎不可能的希望。

    女魔法师眼前开始变得模糊,随后全身一软倒地不起,昏迷前的唯一念头就是:这才是强者吗?我也想像他们一样。

    “先给她用小愈,然后再打上一针抗生素。”哥布林杀手命令道。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