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举国开发异世界 > 章节目录 第87章摆正自己的位置
    视频刚一发出,东夏帝国与南夏民主共和国八成的公民,仅18亿人的视线一下焦距到夏玄这里。如果换作平时,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同一时间关注着网络。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皇帝的失踪,让东夏帝国与南夏民主共和国的中下层民众非常的惊慌。

    抛开大夏皇帝在人民心里那近乎狂热的声望,单纯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大夏文明就如同一座庞大的金字塔,由夏文帝创造出来的金字塔。

    这座金字塔分为三层:第一层民众为地基,是文明的根本;第二层官府,国家的管理者,负责让文明有序地运行;第顶层唯一的特权阶级皇帝,负责监督官府,维护底层人民的基本利益。

    皇帝就像整个文明的支柱,为了能维持自身的特权地位。皇帝会严格的平衡的各方势力,不让某个势力一家独大破坏平衡。简而言之,只要有成绩就好。简而言之,只要有在皇帝大夏人民就不会像那些资本主义世界那样,被资本家肆意的吸血、压迫。

    每当有某个势力膨胀到极点,妄想凌驾在一切之上,将手伸向民众时。皇帝就会亲自下场,将这些势力撕裂成无数块,用它们的尸体反哺整个社会。

    夏玄一拿出传送门时,东夏帝国所有的掌权者一点占为己有的想法都没有,而是毫无条件的臣服。之所以会造成现象,这并不是他们有多忠心。而是他们怕了,他们绝望了!

    千百年来,无数次叛乱、谋反、起义。无数的势力前仆后继,想要推翻这个统治了大夏几千年的皇族,然而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每次有势力眼看就要成功时,夏氏皇帝突然跟开了挂一样,犹如天助。

    来了,东夏帝国与南夏民主共和国两国的大资本家们眼神微动。

    这件事情刚刚开始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皇室又要借机动手打压资本了。其中除了在东夏帝国担当州议员的大资本家,其他的所有资本家都对这次事情非常不解。

    为何这一任的皇帝没有做任何事情,声望竟然如此之高。特别是东夏帝国的议会与内阁,简直就是全员舔狗。他们这是整哪出啊?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忠心,连皇党都没有人这么忠心。

    虽然他们内心非常不解,但对于这次来自皇帝的打压,绝大部分资本家准备逆来顺受。至于起身反抗,维护自己的利益?

    如果换作平时他们肯定会奋力起身反抗,维护自己的利益。在现代社会想打压资本,最多也就派皇党的资本下场和他们掰掰手腕,资本之间的对拼他们并不嘘皇党。

    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他们这种掌握庞大社会资源的大资本家,都隐约间察觉到了东夏帝国的诡异。东夏帝国内议会、内阁与军方都隐隐间都以皇帝为中心联合起来了。

    这种情况起身反抗,简直就是厕所里打灯,找屎!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新晋资本家头铁,在这个时候顶撞皇权。

    【最近发生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对于这一系列事情,朕很失望。】夏玄那威严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十几亿人的耳中。

    所有观看这个通告的人,内心一紧,随后夏玄威严的形象缓缓地在他们内心树立起来。

    【大夏自部落时代开始就非常重视规则,始皇立天朝后,规则确立了它至高无上的地位。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夏的法律越来越完善,始皇让法律拥有了无与伦比的执行力;夏德皇帝让法律加入了一部分的道德观念,使得大夏法律不再是‘死’的,而是‘活’的;夏文帝主动放下权力,开君主立宪制,让法律真正意义上的至高无上。】

    【规则二字贯穿了整个大夏历史,因为我们重视规则、遵守规则。所以大夏有了平稳的社会环境发展文明,而不是像其他文明那样混乱,影响文明的进程。虽然我们大夏人遵守规则,重视规则,但是总是不缺一些妄想凌驾于规则之上的人。】

    说到这里,夏玄语气由平缓突然变得冰冷。

    【而今天又有一些人忘记了挑战规则的后果,某些人又开始将手伸向规则,妄想把规则踩在脚下。】

    【这些破坏规则的人,朕已经向议会提案成立一个特殊调查组,严厉追查这次事件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同时朕也会时刻监督这次调查,确保调查能顺利进行。】

    【愿大夏恒久长存。】

    通告结束,视频消失不见,所有人的内心久久无法平复。中下层人民举手欢庆,为皇帝平安欢庆,也为破坏规则之人终将受到惩罚而欢庆。怀着激动欣喜的心情,无数人相约去痛饮一顿。今晚,东夏帝国与南夏民主共和国的所有酒楼与餐馆注定无法平静。

    而资本家们比民众更加开心,从这短短不到一分钟的通告里。他们读出了皇帝给出的一个信息,那就是【这次朕不亲自下场,转交给议会】。这则消息也表明事情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这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与献祭那一部分做的最过的人,那皇帝就不会继续追究。

    他们最怕的就是皇帝亲自下场和他们掰手腕,不,准确地说皇帝亲自下场,那根本不再是掰手腕,而是拿把刀在宰猪。

    历史已经证明,大夏皇帝亲自下场和地主、世家或者资本家斗。到了那种情况他们别说是和皇帝斗,能逃过一劫都是谢天谢地了。因为皇帝一出手一般都是不留余地,将所有胆敢破坏国家秩序的势力一一宰杀。

    总而言之,如果现在皇帝亲自下场,那么全部屁股有屎的人都会被拉出来,斩首示众。而资本家有哪个屁股下面没有屎的?屁股下干干净净的,那不叫资本家,那叫慈善家。

    东夏帝国,阿德里希州,一座充满了大夏北部艾希风格的白色城堡内。

    这座城堡是泰勒家族的祖地,由于前面的一系列事情,身为泰勒家族的家主,泰勒里尔已经将家族的嫡系人员全部召集回了城堡,防止他们闯祸。

    现在这种特殊时期,不管是谁,只要犯了法都得进牢。

    此时,几十个人聚集在富丽堂皇的城堡大厅,看完皇帝的通讯后,所有人面面相觑。其中有五六个人面露忐忑,脸色有些发白。

    “爸,我们该怎么办?”泰勒克尔德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闻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就聚到了坐在首位的老者。

    老者头发已完全花白,但依旧整理的整整齐齐,身穿一件黑色的西装。整个人打扮的一丝不苟,身上透露出来一股独特的贵族气质。他就是泰勒家族的家主,泰勒里尔。

    泰勒里尔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缓缓开口道:“尽全力配合陛下。”

    听到家族的回答,老一辈的家族成员理解的点了点头,而年轻一代的则心里有些不舒服。

    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高人一等的他们,突然要无条件的服从另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皇帝,也会让他们内心有些不平衡。

    这种想法非常常见,或者各大家族的年轻一代大都都怀着这种想法。在他们的想法里,一个已经君主立宪的皇帝哪怕明面上比他们高贵,但实际上根本比不上他们这些掌握了庞大社会资源的世家子弟。对于这种想法,只能说实在是天真的可笑。

    皇权已然沉寂太久,让这些年轻一代的世家子弟下意识的把自己看得比法律还要高。

    “爷爷,我觉得没必要这样。”

    此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转移,看向了声音的源头。

    一名金发碧眼,长相极其英俊,风流倜傥的男子,把玩着手里的玫瑰花淡淡说道:“我泰勒家族好歹也是阿德里希州的第一世家,阿德里希州各行各业都有我们的身影。我们为什么要听从皇帝的命令?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吉祥物。”

    说完,场面一下安静了下,年轻一代认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吉祥物,我们为什么要听从他的?

    男子的父亲,泰勒克尔德猛然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他的儿子面前。

    “爸,怎么……”

    啪!

    泰勒克尔德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儿子脸上,那英俊的脸庞整个被打歪了,连带一颗白色的牙齿被打了出来。

    年轻一代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弄懵了,而老一辈人者冷冷地看着泰勒莱克

    泰勒克尔德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男子,怒吼道:“逆子!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陛下岂是你能妄论的!”

    “今天我就打死你,当做没有你这个儿子!”说完,泰勒克尔德扑了上去,一拳一拳的打在了泰勒莱克脸上。

    整天花天酒地的泰勒莱克,根本不是他那身强力壮的父亲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打得鼻青脸肿。

    其他和泰勒莱克关系较好的人想上去阻拦,但都被他们身旁的长辈给拦住了。

    “呜呜,把……别卡了,球球泥,”泰勒莱克带着明显的哭腔,话语已然含糊不清,但他的父亲,泰勒克尔德依旧没有停手,好像真的要把他打死一样。

    这时一直沉默的泰勒里尔淡淡开口道:“老大停手吧。”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泰勒克尔德马上停下了手中的拳头。

    泰勒里尔继续道:“我知道你想保下莱克,莱克可以不用自栽,但他必须离开泰勒家族。”

    “谢谢,父亲。”泰勒克尔德低声说道。

    随后几名保安将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脸惊恐的莱克拖了出去。

    大厅里重新恢复了安静,泰勒里尔锐利的眼神扫过了在座所有年轻一代。看着他们有些惊恐的表情,用有些苍老的嗓音说道:“孩子们,看来从小优越安逸的生活,已经让你们忘了一些该有的敬畏。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含着金钥匙出生,自己的起点就是普通人一生难以企及的地步,所以觉得自己是人上人?”

    泰勒里尔的声音越来越冷,让这些年轻一代的子女宛如掉入了冰窟一样。

    “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能凌驾于皇权之上?”

    “错!”泰勒里尔大声呵斥,让所有年轻一代的子女抖了一下。

    “今天我就告诉你们,我们这些所谓的世家豪族,不过是夏氏皇帝的家臣!”

    听到泰勒里尔的话,年轻一代所有人一脸不敢置信,转头看向自己的父母,投去求证的目光。

    他们的长辈或者父母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表情异常淡定。

    “我很早以前就告诉你们了,皇权不可欺,皇权不可辱!”

    “从今天开始要不摆正自己的位置,要不滚出泰勒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