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举国开发异世界 > 章节目录 第90章目标25
    大夏历5268年,夏文帝驾崩,天下哀。

    同年,由于君主立宪制与议会制的建立,再加上失去夏文帝的压制。大夏天朝的资本开始抬头,权力变得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第二世界联盟的资本开始进行了疯狂的扩张。

    大夏历5270年,第二世界联盟内的资本联合起来垄断了一个个重工业部门与轻工业。工业垄断资本与银行垄断资本日趋融合为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的进一步集中又形成金融寡头。

    大夏历527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殖民体系瓦解、分割世界领土已成过去。在垄断资本主义的不懈努力下,新殖民主义开始出现,国家和资本结合起来向弱国进行扩张和渗透。

    没有夏文帝从中调节,战统派与和统派的矛盾越来越大。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到达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战统派认为如果大夏不把云星完全统一,整合整个星球的资源,那么大夏的文明很有可能就会被这些蛮夷,拖住永远也无法走出星球。

    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关永远都是敌对的。哪怕有两个文明能和平相处,但那种和平只是暂时的。一旦触及到双方的利益,本来两个和睦相处的文明会瞬间刀刃相向。

    和统派认为用武力征服世界换来的,很有可能只是一时统一。但时间一久,接踵而至的是会是内战,会是分崩离析,会是一如既往的相互是撕杀。只要有人在,只要有利益在,那么战争与杀戮将永远不会停息!

    无止境地使用武力去征服其他文明只会不断加深仇恨,哪怕是同化运动也不可能完全消除仇恨。现在星球上的其他文明联合起来已经能勉强与大夏抗衡,如果再继续像以往那样用武力去征服。那么哪怕大夏最终获得胜利,实现天下一统也只会得到一个残破不堪的世界。

    接下来大夏的道路应该是我们文化输出为主,以怀柔的方式让其他文明学习大夏文化,认同大夏文明。

    大夏历5273年,在夏宣帝的调和下,和统派全体前往南大陆,大夏开始实行一国两制。君主立宪制与民主共和制,大夏开始有东夏与南夏的说法。

    大夏历5280年,大夏内的资本开始寻求权力的扩张,向大夏内的各行各业伸出了手掌。资本们互相联合起来想要像第二世界联盟那些资本家一样,垄断国内的各行各业以谋取庞大的利益。

    大夏历5282年,国内的资本家们终于无法忍受皇室的压制,联合议会开始发动政变。

    资本家们吸取了前人的教训,这次不打算推翻夏氏,我是用拥立起一个听话的皇帝。资本家们开始利用自身的渠道,密秘武装起一支一万人的部队。虽然这点人是不可能连第二世界联盟里面的弱国都打不过,但用来攻入皇宫足已。

    攻入皇宫,资本家们刚刚打算逼宫,夏宣帝突发心脏病而死。看着龙椅上那具身穿龙袍的尸体,在场的所有人寒毛卓竖。

    事情大条了!

    如果新皇上位,夏宣帝再死最多引起一些波澜,事情还在他们的控制下。但现在夏宣帝在没有退位的情况下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他们的政变行动下。一顶名为弑君的帽子牢牢的扣在了他们头上,现在他们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接到消息的资本家们同样脸色苍白,随后众人爆发了剧烈的争执。

    “皇帝死了?!带头的那群蠢货到底都干了什么!哪怕夏宣帝快要被我们逼宫退位,但他现在还没有退位,他还是个皇帝!现在皇帝死了,我们都得陪葬!”

    “我记得传回来的信息是,夏宣帝因为突发心脏病而死的,要不我们解释一下……”一名资本家明显已完全慌了神,说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办法。

    “解释个屁,你认为整个大夏会相信我们的解释吗?哪怕所有人都相信了我们的说法,但皇帝因为我们逼宫而死,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杀掉皇室的嫡系,只留下最年幼的那位殿下。让六殿下继承皇位。然后我们就挟持殿下,这样军方一定会顾及小殿下的安危,不敢直接军队接管国家。”

    闻言,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所有资本家升起。哪怕他们知道这次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皇室很有可能会像历史上的那样一种奇迹般的方式存活下来。

    但他们现在只留下一名嫡系血脉继承皇位,并不是要灭绝夏氏嫡系血脉,这次应该可能会成功吧?

    不一会儿,攻入皇宫的资本部队接到了命令,看到命令,总指挥咬咬牙下达命令,将除了六殿下以外的所有人秘密处决。

    现在他同样没有退路了。

    资本总是把别的生物看作某种意义上与自己是相同的,只要资本足够任何人都可以倒向资本。但人是有思想的,有时候信仰对他们来说高于一切。

    中下层的士兵看到要处决嫡系皇室成员当场就不干了,他们承认自己前面的确背叛了自身的信仰。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更换了一个皇帝,但那个皇帝还是夏氏,他们的信仰并没有变。而现在这些资本家摆明了就是要将夏氏灭绝,老子不干了!

    前面还当叛国者攻进皇宫来逼宫的士兵们,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皇帝死士。

    士兵们将手中的枪指向了自己的上层,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住夏氏血脉。哪怕这次事情失败后,自己要上断头台也在所不惜。

    就这样资本家们的计划彻底泡汤,军队也迅速反应过来。各大军区怀着滔天怒火,迅速接管了所有的城市。

    所有参与这次事情的人,不管是资本家、议员还是首相,无论是什么身份,在这一天都被愤怒的军队与民众送上了断头台。

    而那些主谋资本家们与议员,他们的所有直系血亲也上了断头台。夏宣帝的死亡,让愤怒冲昏了所有大夏人的头脑。

    现在别跟我们谈什么无辜,既然你们敢弑君,那么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夷三族!

    大夏历5283年,夏宣帝的死亡,彻底引爆了战统派与和统派的矛盾。同年一月末,在新皇的调和下,大夏和平分裂,大夏天朝就此崩塌。

    看到这种情况,第二世界联盟哪肯放过?现在那个恒古至强的天朝已然崩塌,报仇的时候来临!

    风停了,雨停了,第二世界联盟觉得自己又行了。

    第二世界联盟所有国家宣布,终止第2次世界大战后签署的《朝贡条约》。而东大陆残存下来的五国由于没有跟着第二世界联盟宣布终止,被踢出第二世界联盟。

    深受大夏文化影响的五国知道出现弑君,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大夏人现在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点就炸,他们可不想触这个眉头。

    第二世界联盟刚刚宣布完,又对东夏帝国发起宣战。东夏帝国哪能忍,同样对第二世界联盟宣战,第3次世界大战再次开启。

    随着各式各样的新式武器搬上战场,第3次世界大战的惨烈程度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还要高上数倍。

    第二世界联盟以为对付半个大夏天朝自己,应该、可能、好像能打赢吧?

    然而他们又错了,哪怕只是单单一个东夏帝国,也将他们吊起来打,而南夏民主共和国则负责提供后勤保障。不管大夏发生了什么,那也只是我们的家事,由不得你们这些蛮夷来管。

    大夏历5290年,随着各大国的原子弹成功引爆,世界大战戛然而止。

    斩赤红之瞳世界,一处繁华的街道上,各种各样豪华的马车行驶在路上。

    街道中央的喷泉旁,一名画家打扮的男子手持画笔,面前放着一个画架。画家一边会画着周围的景象,一边观察着路过所有人的面貌。

    这时,画家好似感应到什么转过身来,看到了一名身穿棕色风衣,头戴兜帽的女孩向他走来。

    女孩将都冒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但能从她精致的下半张脸看出,这个女孩的姿色应该不错。

    这个女孩一接近吴锋,吴锋的目光一下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吸引住他的并不是这个女孩的容貌,而是这个女孩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在精神探测下,吴锋能感应到这个女孩那充满绝望又异常坚定的灵魂。

    同陛下给出的知识来说,这个女孩的灵魂已经突破了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女孩的气息依旧和普通人一样?

    “这位先生,我们可以借一步说话吗?”女孩的声音虽然不带任何感情,但却诡异的能让人听出她声音里蕴含着的绝望。

    吴锋点了点头,这名少女直径向他走来,应该是看出什么了,继续逃避没有意义。而且他同样想知道这名少女的来意,反正他身上携带有传送卷轴,打不过可以跑。

    少女领着吴锋一直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墓园。而这半个小时里,已有30名开拓者接到信息后赶来,潜伏在周围两人周围。

    “这位先生应该是夜袭吧,”少女开口问道。

    吴锋眼睛微眯,虽然他不是夜袭,但最近他们所有的暗杀行动都被认为是夜袭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夜袭的暗杀方式与东夏帝国的暗杀方式实在是太像了。双方的暗杀方式都是开无双,将所有目击者全部击杀,唯一的不同点就是声音的大小。

    没等吴锋回答,少女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头粉红色的长发与精致的五官。

    从她的身高和面貌,她大概是13~15岁,吴锋根据少女的面貌迅速作出判断。

    “先生不用回答,也不用否认,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有能力杀死那个人。”说到那个人时,少女的声音里带着一股仇恨。

    吴锋眼神微动,她那燃烧到极致的情绪,让灵魂突破的界限。而现在她的实力之所以没有既合适的增长,主要是因为没有使出那份强大力量的方法。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有些长,但也请先生耐心听我说完。”

    “由于近年来帝国沉重的赋税,使得我们村庄陷入了贫困,开始连饭都吃不饱。而这种贫困使得一些村庄开始贩卖一些姿色较好的少女,给城里的贵族。”

    “所有前往村庄购买少女的商人们都会说,这并不是贩卖,而是为你们介绍工作让你们能吃饱穿足。进到城里后,你们会进入贵族家庭,成为一名体面的贵族侍女。”

    “就这样我和我那三名同伴被卖到了帝都,看到了那个我们所要侍奉的贵族,沃克伯特。”

    听到这个名字,吴锋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一张信息表。

    目标25:【沃克伯特】

    一个靠贩毒、人口贩卖起家的贵族,行踪较为隐秘,住所不固定。爱好:喜欢从乡下诱骗一些未成年少女来到帝都,然后和他的合作伙伴们进行进行各种女干杀,以此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