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举国开发异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席拉!
    夜晚,繁华的地都逐渐安静了下来,昏黄的路灯照亮了一个个街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一辆辆上层人士的马车在路上行驶着,返回着各自的庄园。

    唰!

    这是一道白色的流星,在帝都天空划过,流星所散发出的气息,让下方所有人心中一紧。

    一名画家打扮的男子,走在路上,突然感受到头顶上散发出的气息,停下脚步抬头望去。

    看见了一道白色的流星正在帝都上方进行低空飞行,流星速度非常快,在空中拉出了一条白色的尾巴。

    “这个是?”吴锋先是一愣,随后转身拐进了小巷子里,朝着流星飞行的方向急速靠近。

    墓园,昏暗的墓园在柔和的月光照耀下,逐渐明亮起来。

    嘭!

    这时一道白色的流星从天而降,流星撞击到地面上,掀起了一阵尘埃。

    嗒嗒嗒……

    尘埃中传出了厚重的脚步声,声音中时不时夹带着盔甲的撞击声,一名身穿银甲的骑士从尘埃里走了出来。

    此时银甲骑士身上探发出淡淡的白光,在柔和的月光照耀下,显得异常的神圣。

    塔兹米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嗒!

    塔兹米突然停在了原地,瞳孔猛然收缩,表情变得僵直,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在原地停滞了几秒后,塔兹米深深的低下了,随后默默的继续前进,此时他的内心依旧怀抱着一丝希望。

    嗒嗒嗒……

    寂静的墓园里厚重的脚步声响起,塔兹米顺着内心的记忆向波鲁斯的坟墓走去。

    来到波鲁斯的坟墓前,此时他的墓碑已经被丢到了一旁,而坟墓被整个挖了开来。

    黑色的棺材已经掀开,可以直接看到棺材里面的波鲁斯。此时,波鲁斯的遗体被破坏的面目全非。

    塔兹米机械性的转过头去,看到了坟墓旁的草坪上面,翠绿的小草已经沾满了鲜血,一大一小的两具尸体躺在一起。

    扑通!

    塔兹米双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原本明亮的眼眸变得黯淡无光,一股磅礴的杀气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

    “呃……”塔兹米张大嘴巴想发出怒吼,可是张嘴那一刻,发出的只是充满绝望的嘶哑声。

    脑海中闪过了波鲁斯给他们烹饪料理的身形,波鲁斯和他的家人站在一起欢声笑语的画面,波鲁斯平日里对他的照顾。

    【塔兹米,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和女儿。】

    【你好,统领大人,波鲁斯平日里多受你照顾了】

    【塔兹米大哥哥!可不可以教我剑术,以后我也要成为像哥哥这么强大的人,保护爸爸妈妈!】

    脑海中回荡着一幅幅画面和声音如同一把锋利至极的利剑,插入了他的胸膛,将他的心脏刺穿。

    【塔兹米,接下来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我有预感不久的将来我应该要为我所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了。可是我放心不下她母女俩,我想请你在我死后帮我照顾她母女俩,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波鲁斯,非常抱歉。”

    此时,塔兹米的声音变得非常的嘶哑,哪怕是常人,也能感觉到声音里蕴含着的痛苦与绝望。

    “我是个废物,我什么也保护不了,真的非常抱歉,非常……”

    滴答。

    一滴晶莹透地的水珠落到了沾满鲜血的小草上,随后水滴滑落,并没有洗去上面的鲜血。

    “波鲁斯,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家人。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罪魁祸首,然后我会一点一点的将他的肉割下来,让他在痛苦中死去!”

    塔兹米腰间的誓愿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我发誓,我将会用我手上的誓愿,把他的头颅割下来祭拜你们。”

    “塔兹米……大人,”

    这时一道细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塔兹米猛然转过头去看到了一颗大树下,瘫坐着一名身穿重甲的禁卫。

    嘭!

    塔兹米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形出现在了禁卫身旁。塔兹米那黯淡无光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禁卫,身体向前倾斜,声音嘶哑的问道:“谁,干的?”

    “席……拉。”禁卫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随后身体彻底软了下来。

    听到这个名字,塔兹米一身杀气终于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一直压抑在内心的庞大杀意终于有了目标。

    席拉,奥内斯特大臣之子。由于大臣前段时间已经被夜袭杀害,作为大臣唯一直系血脉的席拉,现在深受小皇帝的信任,是小皇帝身边的新红人。

    甚至如果不是布德阻止,小皇帝还想剥夺特殊治安部队的职权,转交给希拉成立的疯狂猎犬部队。

    席拉虽然没有获得帝都的特殊治安管辖权,但是皇帝却授予了疯狂猎犬部队调查制裁权。可以对帝都里的任何人进行调查,并有权将其列为判贼击杀,而且还不用上报。

    疯狂猎犬部队凭借的这项权利在帝都里“玩”特别开心,杀人、强女干、抢夺他人财物……几乎是无恶不作。

    “呵呵,陛下身边的红人?深受陛下信任?但是那又如何?”

    嘭!

    塔兹米身形冲天而起,随后再次化作了一道白色的流星朝皇宫的方向急速掠去。

    还记得今天是小皇帝为奥内斯特大臣举办了一场哀悼会,全帝都的上层阶级都会聚集皇宫。而作为奥内斯特大臣之子的席拉,他一定会参加他父亲的哀悼会。

    在塔兹米离开后的两分钟,一名头戴贝雷帽,手提画架的画家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墓园。

    吴锋顺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来到了波鲁斯的坟墓前。通过旁边被拔出来的墓碑和棺材里面的那具尸体,他一下就认出了这座坟墓的主人是谁。

    “原帝国焚烧部队队长,特殊治安部队队员,波鲁斯。没想到拼上性命,为了帝国做了这么多事,最后竟然会被自己人抛了坟墓。”吴锋感慨道。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了坟墓旁边的两具尸体,眉头微皱,这两具尸体的惨烈程度让他有点不忍直视。

    “这两人应该是波鲁斯的妻子和女儿。”

    环顾四周,吴锋在不同地方分别看到了两具身穿重甲的尸体。

    波鲁斯的坟墓被破坏,他的妻子和女儿惨死在坟墓旁,两名禁卫被击杀。从现场的情况看来,吴锋大致推测出这是怎么回事了。

    “能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也只有最近在帝都兴风作浪的疯狂猎犬部队了。”

    吴锋现在还留在帝都的主要目的就是继续监测帝都的动向,同时记录席拉出行皇宫的时间,然后制定周密的帝具:次元方阵收取计划。

    毕竟席拉手握帝具次元方阵,他能够在一瞬间内陷移到这个世界上,他所标记过的任何地方。如果东夏帝国无法一次将其击杀给他逃了,那么想无疑是大海捞针。

    “刚才那道白色流星应该是塔兹米,以他的架势应该是要去皇宫取席拉的人头,或许这次是一个机会。”

    …………

    皇宫,此时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无数穿着华丽的上流人士翩翩起舞,谈生说笑享受美食,一点也没有一个追悼会该有的样子。

    也就小皇帝所在的中央大殿,那些官员碍于小皇帝的面子,稍微装出悲伤的样子。

    特殊治安部队看着周围醉生梦死的贵,内心充满了不屑。现在帝国都已经摇摇欲坠了,这些上层阶级非但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反而更加的穷奢极欲。

    这时席拉领着疯狂猎犬部队走出中央大殿,周围的贵族目光一下焦距了过来,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着这位皇帝的新红人,奥内斯特大臣之席拉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在他们看来席拉很有可能会继承他父亲的职位,成为新任大臣。这也让很多贵族提前,在席拉身上下注。

    席拉看着周围人讨好的目光,内心非常的舒服,这就是权力的滋味。席拉觉得自己回到帝都的最让他开心的就是,他爹死了。

    正因为父亲死了,他自己才能过上如此随心所欲的生活,这些在外面高高在上的贵族都要讨好自己。甚至只要他想,他还可以让这些贵族把自己的妻女送过来给自己享受。

    生活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快乐。

    “一群跳梁小丑,如果没有陛下给予的权利,他们什么都不是。”威尔看向远处被贵族团团围住的疯狂猎犬部队,内心的不屑,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

    “等队长从那个地方出来,就是他们进入天牢的时候。”

    疯狂猎犬部队这段时间之所以能在帝都如此的肆无忌惮有两个原因:一他们有小皇帝赋予的权利,除了造反和袭击军队,不管他们做什么,别人都无权多说。

    二,艾斯德斯进入了帝都某个地方追求更大的力量。

    如果现在艾斯德斯没有进入那个地方,身为帝都特殊治安部队队长的她,绝对会将这群疯狂猎犬部队抓进天牢,谁来也没用。

    艾斯德斯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布德非常的像,两人都是极其遵守职责的人,只是艾斯德斯更会变通。

    在其位,谋其职。

    以前艾斯德斯是边疆军队的将军,她的职责就是抵御外敌入侵。至于帝国内部的腐败,根本不在她所管辖的范围内。哪怕奥内斯特大臣和贵族准备将整个国家搞崩溃,艾斯德斯也不会出手。

    除非皇帝下令给予她管辖的权利和职责,艾斯德斯才会出手。布德同样如此,只是他比爱施德斯更看重帝国的存亡,皇帝的安危。

    而现在艾斯德斯身为帝都特殊治安部队队长,有权利也有职责维持帝都的秩序。

    “威尔,”身旁的黑瞳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指着桌上的一块蛋糕道,“我要吃这个。”

    威尔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黑瞳,随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桌上的草莓蛋糕,向旁边挪了挪,道:“请便。”

    盯~,黑瞳没有任何动作紧紧的盯着威尔。

    “你不是要吃这块蛋糕吗?一直盯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脸上沾有什么脏东西吗?”威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疑惑道。

    “喂我。”黑瞳淡淡说道。

    “不喂,”威尔连连摇头,义正言辞的拒绝道,“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我喂你。”

    “因为我受伤了。”黑瞳回答道。

    “你受伤了?”威尔上下细细的打量了黑瞳一遍,“你的伤,前几天不是刚被队长治好吗?”

    黑瞳没有回答,反而伸出食指指着威尔的鼻子,若有所指的说道:“我记得前天下午,威尔帮一个女子扛东西时,好像说过。”

    “老妈教导过我,女孩子遇到困难时,身为男子汉应该伸出援手。”黑瞳模仿着威尔说话的语气。“威尔,现在我遇到困难了,身为男子汉的你是不是应该帮我?”

    “好好好,我帮你行了吧。”威尔一脸无奈的拿起桌上的蛋糕,虽然黑瞳的理由听起来很扯,但是他决定不和这家伙斤斤计较,因为他根本争不过这丫头。

    “啊。”黑瞳微微张嘴,威尔老老实实的将一小块蛋糕放进了她的嘴里,动作异常熟练显然不是第1次了。

    特殊治安部队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一笑。

    “说起来,塔兹米怎么还没到?”兰开口道,现在哀悼会都进行到一半了,塔兹米再不来就要结束了。

    兰话音刚落,一道白色的流星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身前,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一下焦距的过来。

    白光消失,塔兹米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看到塔兹米,特殊治安部队的成员刚想打招呼,然而下一刻感受到塔兹米身上散发出的磅礴气势与杀意,所有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