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举国开发异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盛世的烟火
    血祭这种反人类的事情普遍发生在南境与北境,而且全部都集中在各大主要城市和城镇,生活水平相对落后的乡下反而没有。

    这主要是因为斩赤红之瞳世界的乡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村,而是一个个狩猎村。每一个村庄都生存在被危险种包围的环境,每一个村民都是天生的狩猎者。这使得他们非常崇尚力量,只相信自己,而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身上。

    哪怕一部分村庄受到安宁教会的恩惠,开始信仰安宁教会,但这信仰程度并不像城市里的平民那么疯狂。

    村庄的特殊性让帝国上层阶级很难将手伸向他们,唯一剥削他们的手段就是每年征收的赋税。但是如果剥削过度,这些村庄绝大部分会直接拒绝交纳赋税,面对这种情况,地方官员大多也无从下手。

    地方的军队在茂密的森林里,根本不是这群村民的对手,而边疆军队他们又无法指挥。这也使得社会虽然极度黑暗,但是是远在文明之外的村庄最多也只是穷困潦倒,还没到要饿死的地步。

    随着第三军团大量的巡逻小队对城镇城市进行随机抽查,在南境与北境很快就查出了56起血祭婴儿的事件。无论第三军团如何严厉的检查,但是依旧无法阻止这类事情的发生。因为孩子就在他们手中,他们想要做这种反人类的事情有非常多的机会,等第三军团发现的时候一切已经迟了。

    面对这种情况,第三军团也正在准备对策方案,既然他们为了信仰血祭自己的孩子,那么就用信仰阻止他们。

    运河城,空军基地。

    一架大型武装直升机缓缓地降落,一个身穿白袍、长相非常英俊的男子走了下来。男子身上的气质非常的独特,给人一种非常安宁、舒适的感觉,这名男子就是安宁教会的教主。

    接下来两名身穿宗教服饰的神职人员走了下来,看着这巨大无比的空军基地和一架架停放的钢铁怪物,众人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感。

    随后安宁教会主教在几名士兵的带领下,一路来到了指挥部。

    此时指挥部内,第三军团的所有高层都聚集在了一起。

    士兵对着指挥部内的第三军团高层行了一个军礼,道:“报告!安宁教会代表已到达。”

    随后士兵们转身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双方客套了几句后,安宁教会主教做到了面前的空位上。

    李安国直接切入话题,道:“帝国想让安宁教会制止最近发生的血祭婴儿事件,第三军团希望教会能拿出有效的方案或者行动。”

    “对于这件事情,教会感到非常的愧疚和抱歉。”安宁教会主教英俊的脸庞上满是自责。

    “几年前,教会总部就一直在警告地方教堂禁止引导信徒进行这种血祭行为。但是由于教会总部的力量过于弱小,再加上其他几名主教联合地方贵族官员,让总部几乎失去了对地方教堂的影响力。”

    安宁教会可以说成也贵族,败也贵族。安宁教会主教的初衷是借助贵族的力量和财力,用以救济深受苦难的平民。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安宁教会主教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

    剥削者怎么可能会因为几句教义而放弃对被剥削者的压迫,他们只是变换了一种方式。本质上对民众的压迫丝毫不减,甚至更强,而民众们因为狂热的信仰,心甘情愿地被压迫。

    这已经彻彻底底违背了安宁教会主教创立安宁教会的初衷,然而等安宁教会教主发现的时候,一切已经迟了。

    这些年来他一直想方设法的清除这些扭曲的地方教堂,然而不管什么方法,最终都会由于教会总部的力量过于弱小,而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甚至到后面,安宁教会主教开始寻求外力的帮助。

    如一年前他开始和革命军合作,教会给革命军提供底层民众的协助与民心,革命军则帮助安宁教会清除地方教堂。然而只是合作了短短的三个月,安宁教会主教马上就意识到了,这革命军和贵族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革命军非但没有帮助安宁教会总部清除扭曲的地方教堂,反而接受了当地贵族和教堂的贿赂。革命军这种两边通吃的行为,让安宁教会主教非常的失望。

    “那么教会打算怎么做?”李安国开口问道。

    安宁教会教主思索了一下,随后回答道:“教会打算派遣大量的神职人员,在北境和南境进行宣传。宣扬真正的教义,让民众们意识到血祭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对于安宁教会教主说出的这个方法,李安国并不意外。安宁教会最大的力量就是对民众的影响力,想要真正制止这种行为,也只能靠他们的信仰。但是李安国并不满意这种方法,因为效率太低了。

    单纯是丰盛七日的第3天已经发生了近100起的血祭婴儿事件,而且真正的庆典第7日还没到来。等安宁教会的劝说起效,庆典早就结束了。

    李安国道:“这种方法太慢了,接下来帝国将会给予教会支持,开放那些被封禁的地方教堂,同时帮助教会举办一场盛大的丰盛七日。”

    堵不如疏,第三军团打算借助这次庆典,来让饱受压迫的民众宣泄一下内心的压力,同时第三军团打算在庆典的最高峰第7日,举行清算审判。

    审判所有的贵族,来吸引民众们的注意力,同时用这些贵族来增加民众对东夏帝国的好感。

    听到李安国的话,安宁教会一行人表情非常的惊讶。现在不应该是取消丰盛七日,来避免血祭行为吗?

    安宁教会教主思索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东夏帝国的意图。与其压制这个庆典,还不如让所有的平民参与进去。毕竟无论第三军团如何的压制,一部分想要血祭婴儿的信徒,还是能找到办法举行血祭。

    接下来,双方进入了下一个话题,那就是安宁教会教义修改的方案,这才是今天安宁教会教主来此的主要目的。

    在双方进行了和善的交谈后,一个新的安宁教会教义新鲜出炉。

    由于安宁教会总部的教育本身就非常符合东夏帝国的道德观,大多都是引导信徒坚强的生存下去,积极的面对生活。所以东夏帝国并没有做出过多的修改,只是在前面加上了一条。

    【在皇帝陛下的指导与批准下,安宁教会将引导信徒为社会建设作出贡献】

    ……

    接下来几天随着东夏帝国的支持,由此以来最大的丰盛七日庆典就此展开。无数红黄色的装饰高高挂起,所有的城镇变得异常的喜气。

    同时几十万吨各种各样的食物运输进来,东夏帝国宣布丰盛七日庆典将由第三军团和安宁教会总部联合举办。在这7天内,东夏帝国将免费提供所有人食物,所有人都可以尽情的狂欢。

    居民们在知道东夏帝国允许和支持丰盛七日庆典的举办时,无一例外都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毕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已经严重破坏了东夏帝国定下的秩序。据他们这段时间对第三军团的了解,这些士兵最厌恶的就是破坏规矩的人。

    有人因为丰盛七日破坏规矩,那么这个庆典应该是不可能举行的了。但是现在东夏帝国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摇身一变成为了主办方,给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美食。

    随着这个消息的扩散出去,所有的民众开始陷入了狂欢。无数人走在大街上享受着各种美食,一部分有特殊才艺的民众受到第三军团的聘用,在指定的地方进行表演。

    同时第三军团还派遣了无数的军用卡车前往四周的村庄,将村庄里的民众一路送进了附近的城镇或者城市。

    而这些身怀武艺的村民进入城镇,看到街头街尾有一些表演杂技的人,竟然能得到很多东夏帝国发行的钱票。一部分村民直接找了一块空旷的地方,表演起来了各种武艺。

    整个东夏帝国所控制的区域所有城镇都热闹了起来,无数的民众在街道上狂欢。街道上有贩卖各种美食的移动摊铺,有表演杂技的杂技团,有展现武艺的猎人,更有将危险种尸体拉进来卖的村民……

    在这场庆典中,民众们可以随便吃着以前只有贵族老爷才能吃的白面包,喝着东夏帝国的各种美味饮品。所有人感觉自己好像活在梦中、活在天堂,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美好。

    如果这是一场美丽的梦,那么我希望这场梦一直持续下去。

    这十几年来,民众们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第一次感觉自己还活着。这个充满混乱与黑暗的时代,在这场狂欢中彻底成为了过往。

    第三军团的士兵没有参与这场庆典,他们负责维持庆典的自然。10名全副武装的东夏士兵组成的巡逻小队穿梭于大街小巷,维持着整个庆典的治安。

    冷漠无比,如同机器一般的第三军团士兵和周围喜庆的场景格格不入。

    在这场狂欢里,民众们多年被剥削的心理压力逐渐释放出来,民众对东夏帝国的归属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相信这次庆典结束后,东夏帝国在民众间的声望将彻底超越安宁教会。

    再加上安宁教会新教义的公布,所有人都知道神可以存在,但是必须得到东夏帝国的允许。

    ……

    4天后,丰盛七日庆典第7天,整个庆典进入了最高峰。几乎所有的民众都加入了这场庆典。

    原本每天都在发生的血祭事件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东夏帝国重新开放了安宁教会的教堂。所有信徒都前往教堂进行礼拜,同时聆听安宁教会总部派来的神职人员的教诲。

    而身为原住民的夜袭小队,也得到了一天的假期,让他们参与这个新时代到来的庆典。

    夜袭小队的成员脱下了军装,换上了日常的服饰,行走在帝都宽敞的街道上。

    “噢!还真是热闹!”雷欧奈看着四周热闹非凡的场景,一排排贩卖的各种食物的铺面。

    夜袭众人受到周围喜庆的场景所影响,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无自觉地露出一抹笑容。同时内心充满了感慨,以前他们所看到的民众绝大部分眼眸里只有麻木和痛苦。而现在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和对未来的希望。

    雷欧奈转过身来对着其他人大手一挥豪气道:“走!如此高兴的日子,大家去喝一杯怎么样?”

    “喝你个大头鬼!”玛茵瞪了一眼这个胸部比她的女人,“这么喜庆的日子,我可不想拖着几个死人回去。”

    娜洁希坦也站了出来制止道:“哈哈哈,雷欧奈今天就别喝酒了,不然错过了晚上的烟花,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好吧,”一听到烟花,雷欧奈马上放弃了去痛饮一顿的打算,随后她又将目光放到拉伯克身上。

    等到娜洁希坦带头走在前方后,雷欧奈放缓了脚步和拉伯克并排走。

    “拉伯克,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雷欧奈问道。

    拉伯克心虚地撇开目光,支吾道:“再…再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雷欧奈鄙夷地看着拉伯克,“等你做好心理准备,老大的孩子都出生了。”

    对于娜洁希坦与拉伯克两人之间的情况,夜袭众人既着急又无语。明明互相喜欢,但是这两个家伙在感情面前特别怂。娜洁希坦拉不下脸率先表明心意,拉伯克又是一个十足的大怂包,每次要表白时都临场退缩。

    “不可能。”拉伯克连连摇头。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雷欧奈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随后夜袭众人行走在帝都的街道上,穿梭于各种摊铺和杂技团,吃着各种美食,喝着一种名为可乐的饮品。

    所有人的脸上,也如同周围的民众一样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哪怕是很少笑赤瞳也不例外。这是他们理想中的社会,这是他们夜袭为之拼上性命也要追求的美好。

    他们成功了,他们到达了那个理想中的社会。

    中午,玩了一个上午的夜袭,在一处公园里席地而坐,周围也有无数的民众拿着各种食物坐在地上,看着中间正在表演杂技的小丑。

    随着小丑展示了一次高空,走钢丝后,民众们纷纷鼓掌。

    “好!”

    十几分钟后,夜袭众人走出了公园,打算去其他地方逛逛,听说皇宫今天特地开放。

    就在夜袭众人走出公园时,道路对面墓园门口的一名男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男子有着一头雪白的头发,手上拿着三朵白色的鲜花。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男子身上隐隐约约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男子缓缓地转过头来,那双纯白的眼眸看了一眼夜袭众人随后转身进入了墓园。

    夜袭众人一愣,他们认得这个人是谁,这个人不就是莎悠与伊耶亚斯的青梅竹马吗?

    看到塔兹米,夜袭众人虽然意外,但是并不觉得奇怪。他们早就知道了特殊治安部队接受了东夏帝国的诏安,前几天赤瞳还去看望了一次她的妹妹。

    “塔兹米!”莎悠马上反应过来,注意了过去。

    伊耶亚斯看到莎悠跑进墓园,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追了进去。夜袭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也进入了墓园。

    墓园里,一名白发男子静静的站在三个并排的墓碑前,纯白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墓碑。

    “塔兹米!”莎悠看着面前这个异常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下意识地说出了他的名字,可是接下来又不知道说什么。

    塔兹米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道:“莎悠,好久不见。”

    “塔兹米,你这是怎么了?”莎悠站在塔兹米面前时,这才反应过来她的青梅竹马好像变了。

    但是她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变了,只是觉得此刻塔兹米明明就站在她身前,但给她的感觉却是如此的遥远。

    呼~

    一股微风轻轻拂过,周围的树木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塔兹米并没有回答莎悠的问题,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看到塔兹米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莎悠继续问道:“塔兹米,我们一起回村庄吧。”

    塔兹米摇了摇头,道:“回不去了。”

    这时,刚刚赶来的伊耶亚斯正好听到了塔兹米的话。直接跑到那塔兹米生前,双手放在他的双肩上,问道:“塔兹米你在说什么鬼话?为什么不能跟我们一起回村庄!?大家都在等你回家!”

    “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不再是敌人了!塔兹米让我们回到以前那段日子好不好?”

    伊耶亚斯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双手紧紧地抓住塔兹米的肩膀。

    从得到塔兹米并没有死,还接受了帝国的昭安时,伊耶亚斯与莎悠就一直期待着塔兹米能和他们回一次村庄。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次,他们两人肯定要抓住这个家伙问个清楚。

    “战争的确结束了,但是我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塔兹米伸手掰开了伊耶亚斯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后退两步。

    而这两步在两人眼中,塔兹米和他们之间好似出现了一堵看不见摸不清的墙。

    “我已经回不去了,我现在能做的只有一直前进。”塔兹米看了一眼身后的墓碑。

    现在这个社会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所有人都能吃饱穿暖的社会,但是塔兹米还是无法原谅自己,至少现在他还没有资格去享受幸福。

    ……

    夜晚,临近12点,此时整个大地依旧灯火通明。所有人停止了狂欢,抬头看着天空,等待着新时代的到来。

    00.00

    咻咻咻咻!

    一枚巨大无比的烟花,携带着彩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嘭!

    随着一声巨响,烟花瞬间炸开,彩色的火焰在空中绽放,一朵名为盛世的花朵照耀了黑暗的天空,照耀了大地上的人们。

    所有人看着天上那不断飞起、爆炸的烟花,高举双手尽情的大喊,欢呼着新时代的到来。人们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容,嘶声竭力的欢呼,同时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盛世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大地,那个充满黑暗混乱疯狂的时代已经过去,新的时代已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