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仙草开始进化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后患
    江宁马不停蹄回了自己的住处。

    “靠,这一次真的是被坑了……”

    他心里咒骂。

    二黄的体外伤势看起来很吓人,江宁摸出一瓶疗伤药,敷在了二黄的伤口之上。

    这玩意也是二黄去药园处偷回来的,一直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唯恐药效不够,江宁又思索了一会儿,取出来一枚灵果,切下五分之一果肉,将其捯成药汁,一同敷上。

    “应该够了,若是太多,灵气冲撞可能会造成内伤。”

    他观察了半晌,灵识探查二黄的体内,察觉到生命气息平稳了不少,只需要等待醒转和等待外伤慢慢痊愈,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这一次暴露实力,留下的隐患有不少……”

    他开始思索是否应该离开闲云宗了。

    先是战斗的时候,不知道那些老妖怪有没有用灵识观察。

    他不敢外放灵识探查,况且,那些步入了神魔九重天的老妖怪,灵识比自己强横得多,自己也发现不了……

    “现在问题是,暴露实力都还算好,如果真有老妖怪关注着这场战斗,发现了我体质的问题,那就是生死大事了……”

    江宁心神不定,他觉得有风险。

    一切都不好说。

    “暴露实力还有第二个问题。”江宁头大,“太过引人注目了,之后可能就不甚其扰。”

    实力强,自然有各种人会上门拜访,欲要结交。

    江宁要杜绝一切可能暴露自己秘密的人,先前就避之不及,现在更甚。

    “玩我啊……”

    他喟然长叹,觉得在这样一个世界生存太危险了。

    实力为尊的修道者世界,除了自己之外没什么能保护得了自己的秘密。

    “而除了暴露实力带来的这些隐患之外,还有两件事。”

    一是王槊逼自己出手,应该是有人背后指使,这个那么想知道自己实力的人究竟是谁?

    二是灵气灌顶之后,藏在经脉里的大道烙印,还未去除。

    若那老头是真的对自己不利,那这东西不找到办法祛除,日后爆发指不准要了自己的命。

    “妈的……”

    江宁憋了大半天,骂出一句粗口。

    “这样看来,离开闲云宗是最好的办法,很大概率能够避开所有隐患。”

    实在不行,走为上策。

    让江宁拿不定主意的,还是那大道烙印的事儿。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我身上这大道烙印,那老家伙是不是能通过这个知道我的行踪?”

    他不确定。

    如果这大道烙印真的如同李振宇所说,有大问题。

    那么他一定能察觉到自己的行踪,江宁不太相信这东西完全无害,那杨老头不太可能会白白将这么好的东西给自己。

    杨向天不是他亲儿子么?要真是什么好东西,不留给亲儿子,留个自己干什么?

    修士也是人,做着天底下人都会做的事。

    哪有什么资质好,好东西就白白送给自己的道理。

    江宁原本还对老人抱有一丝敬佩之心,但被李振宇点醒之后,这段时间一直惊疑不定。

    “现在问题就是,这大道烙印打在我身上究竟所欲为何?真是因为我适合他的道?但没这个道理,将感悟的道印打在我身上,明明是坏处多于好处才对,那老家伙是不是察觉到我体质的问题想要一探究竟,那为何又不出手?或者说是因为我在闲云宗内,他也不好直接出手,先给我来个这玩意?”

    江宁越想越是笃定。

    “是不是王槊今日所为,逼我出手,就是那老家伙背后指使?”

    “他知我谨慎低调,也唯有他和大长老二人在灵气灌顶时可能知晓我真实实力,有大秘密,出手之后可能有极大可能会选择离开闲云宗,然后就此机会他就可以对我出手?”

    这么一想,江宁惊出了一身冷汗。

    从这一点上出发去想,一切似乎都能说通。

    大道烙印留在自己体内到底有什么作用他不清楚,反正可以肯定,确实坏处多过于好处,王槊在开窍境六层都能感悟一丝道韵,这几天江宁不是没尝试,道印隔绝了他的感悟,好似并不能融于天地,在那道印打入自己身体内之前,并无这种怪异感。

    思前想后,江宁决定,闲云宗应该还得再呆一段时间。

    “起码我身怀这该死的大道烙印这段时间,还未有什么真正的危险。”

    “离开闲云宗就是两个极端,要么一切隐患都远离,安全了,要么就是真如我所想,那老家伙就等着这一刻呢,面对神魔九重天的老妖怪,我估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当下要紧的事情是,借着闲云宗,是否能突破到锻体境。

    被封印的传承记忆开启,有各种仙灵之体的秘术和隐藏之道,甚至有进化之道,借助突破的时机也同时尝试将大道烙印完全洗刷掉,如此才最安全。

    不能赌,要选择最安全的办法。

    “唉……”

    江宁抬头,黄昏已过,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二黄还没有醒转。

    漫天的星辰悬挂在夜空之中,闲云宗的108座主峰之巅有星辰之力流转,看上去圣洁无比,远看好似一尊尊看不见的存在垂下了万千缕丝,笼罩了一整个闲云宗。

    静谧而又安详。

    江宁却觉得一切都很诡异。

    这两种感觉相融在一起,让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还有些隐患要赶快处理。”

    他深吸一口气,在这一片静谧的夜色中,灵识包裹自己,隐藏身形,直奔108座山峰的其中一座主峰而去。

    ……

    赵丰此刻很郁闷。

    他今日被羞辱了一通,修为根本比不过江宁。

    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王槊这货还昏迷疗伤,未曾醒过来,他是赔了阵法又折兵。

    下一刻,他突然间脸色大变!

    一道人影出现在其身后,一柄匕首抵住了他的后颈。

    这种感觉很熟悉,他一下子就知道了来人。

    “江宁……”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了一下,冷汗津津。

    “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江宁声音听起来很冷漠,似乎下一刻就会痛下杀手。

    ……

    半晌之后,江宁只身赵丰的府邸中出来。

    “赵丰竟然真的不知道背后指使的人是谁……”

    “王槊还在昏迷疗伤,我全力一击出手竟然这么强,早知道留点力气,还能盘问一番。”

    “张艳丽也不过是一个用来激我的小角色而已,没必要去问了,这种人给她多少时间都对我造不成大威胁,倒是省得再跑一趟,多了暴露自己的风险……”

    他藏匿在黑夜中,正准备离去。

    “江宁师弟,下手未免太狠了一点吧?”

    突然间,一道轻笑从江宁身后传来,让江宁浑身一滞,缓缓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