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仙草开始进化 > 章节目录 第21章 死阵!
    江宁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闲云宗各大主峰。他所处的位置是闲云宗的一处悬崖,名为悟道崖。

    万千银丝垂落之时,各大主峰在他眼中隐隐形成了一个玄奥的图案,地势脉络一瞬间清晰起来,这是一处以108座主峰所形成的巨大阵法!

    “阵法都是互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阵!?”

    江宁心里极为震惊,他感觉到一阵诡异的阴气在整个闲云宗缓缓凝聚。

    他体悟过从赵丰手里夺来的阵法。

    由此才能认出这一处地势大阵。

    但阵法本源互通,却不能知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阵法,只是江宁本能地察觉到一种诡异无比的气息,让他的仙灵之体都有了抗拒之意,这哪里是什么悟道崖,这分明是一处绝世凶地!

    他毛骨悚然。

    “江宁师弟?”

    林倩似乎有点疑惑,她看着江宁发愣的样子,后者的气息似乎都有点抑制不住……

    “江宁师弟莫非看出了什么?”

    江宁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察觉阵法的一瞬间,他方才差点抽身而退。

    “夕阳西下,偶有所感,林倩师姐为何如此问我……莫非此地是真有什么不成?”他反问了一句,掩饰了自己刚才的震惊。

    这会儿反而是林倩沉默了。

    江宁诧异。

    莫非林倩知道什么不成?

    不过在闲云宗这么久,也许真的知道点什么隐秘。诸如眼前这个让自己想抽身而退的诡异地势大阵,林倩必定知道。

    而此地,是林倩带自己过来的……

    悟道崖无非就是一个闲云宗的普通之地,每一座略有奇景的山峰都有自己独特的名字。

    并非真的立于此地就能悟道。

    寻常内门弟子没事,也根本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偶尔有人来了,也未必能察觉这诡异的地势阵法。

    林倩幽幽一叹,倩影动人,紫衣在黄昏的映照下飘渺如仙衣。

    “大道烙印……”

    她突然说出这四个字,让江宁浑身一震。

    “隐匿气息的道法,我确实无法给你,也不能给你。”她回头嫣然一笑,“江宁师弟,也许有空,可以跟你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说完此话,不等江宁开口,人影飘渺,在夕阳之下驾驭长虹,破天而去。

    这一次,江宁没有再跟上去。

    他对着那道闪掠过天际的倩影,陷入了沉思。

    ……

    “江宁,我要向你挑战!”

    林倩离开不到一会儿,立马就有头脑充血的内门弟子跳出来,要找碴。

    好几个人直奔悟道崖而来。

    “我不信你真的有一招打败王槊师兄的实力!我也要向你挑战!”

    “对,我们要向你挑战!”

    很多人都出现了。

    其中不乏真有一定实力的人,步入了开窍境界四五层,他们这几天都憋了火气。

    “江宁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张艳丽竟然也在人群中,死猪不怕开水烫,在那里叫嚣。

    “不要以为你亲传弟子的身份,就可以一直骚扰林倩师姐!”

    这波节奏一带,所有人都纷纷附和。

    江宁先前太苟了,被人误以为的废材形象简直深入人心,哪怕显露了实力,也有很多人不肯相信,觉得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江宁,请接受我的挑战!”

    张泽兵竟然也来了,他进入内院,宗门洗礼后步入了开窍境,先前大庭广众下被拒绝,江宁认输,这让他一直有一种执念。

    他迫切想要跟江宁一战,否则以后道心会有缺憾。

    江宁无视了眼前的人。

    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争风吃醋,目光透过了所有人,落在那闲云宗的地势阵法之上。

    “轰!”

    这一刻江宁的体内灵气自动运转,他死死的盯着那一处处山脉地势,双眼隐隐有了一种刺痛感,他想要看破这处阵法是如何流转的。

    但此刻江宁没有注意到。

    他体内灵气自行运转的同时,身处丹田处第一次吸收的血脉之力,同样被眼前的大势所勾动,轰隆隆运转!

    而此刻欲要挑战江宁的所有人,面对着这种场景,竟然感觉到了无形中的威压!

    “这是……境界差距的威压吗!?”

    好似有一座大岳从天而降,无形中压到了每一个人的头顶上,又似从上而下无形之中有一只灵气所凝聚成的大手,散发着万道气息,镇压了在场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无比震惊!

    “哧……”

    有实力弱者,直接口中吐血,轰然倒下!

    其他人也都是同一时间感受到那种威压,直接被镇压,咬牙支撑。

    实际上这不是境界差距的威压。

    江宁步入开窍境十层,气息内敛,体内形成独特圆满的小周天,并不会有境界威压散发出。

    之所以有威压,是因为血脉等级压制的威压!

    纳入品级的血脉,跟普通的血脉天差地别,江宁虽说还未彻底进化血脉,但血脉之力被勾动,流转全身,自然也拥有同等的威压之力。

    江宁此刻心无旁骛,他盯着远方的山脉阵型,似看透了地下的大势。

    “这是一处死阵!”

    他虽只对阵法了解皮毛,但那死亡的尸气实在太过浓郁,借着曾经体悟过阵法的那一丝皮毛,他也能感觉出来!

    “这到底是在镇压什么!尸气为何如此浓郁!108座主峰明显就是阵脚,沟通了那悬浮在半空的宫阙楼阁!”

    “整个闲云宗,就是一座死阵!”

    他感觉双目刺痛,下一刻,他闭上了眼睛,断开了感应,威压散去,他直接驾驭长虹离开。

    “林倩的那句话,不是要与我一起比翼双飞,她说的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实在告诉自己,必须马上离开!”

    “闲云宗,不能再待了!”

    江宁心中惊惧无比!

    而那些本来欲要挑战江宁的人,此刻只感觉到浑身威压散去,好似一脚突然踩空。

    “哧……”有人承受不住这种突然地反差,又是咳血,好几个冷汗淋漓,心中一阵震颤。

    张丽艳惊恐无比,她连连咳血,意志太差,此刻面无血色。

    张泽兵也脸色无比复杂,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

    在他们看来,江宁什么事情都没做。

    他只是站在那里,目视前方,散发出了一股他们所以为的境界威压。

    这是一种全方位的压制!

    而从头到尾,江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最后直接无视他们,驾驭长虹而去。

    这是对他们所有人实力一种无声的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