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仙草开始进化 > 章节目录 第26章 年轻一辈第一人
    “二黄!”

    二黄此刻奄奄一息,小家伙晕了过去,被刘央长老抓在手里。

    江宁的眼睛一下子充满了血丝!

    他心里震怒!

    “放开它!”

    江宁浑身灵气轰隆隆运转,血脉之力在这一刻被他直接催动到了极致。

    被动技能发动,他身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缓慢愈合!

    与此同时,体内那原本还残存着的烈火,虽说没有完全被消除,但此刻直接被硬生生压制。

    旋即他身形直奔刘央而去。

    速度极快!

    这一刻也几乎是在一瞬间的情况下发生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听到江宁一声怒吼之后,他们才注意到,刘央长老的手里抓着的二黄。

    “那是……江宁养的那只狗!”

    当中有人认出来了。

    而一时间,江宁以极快的速度冲击上去,浑身灵气,血脉之力,全然爆开!

    此刻他脑袋充血,先是一番大战精神紧绷,而后看到二黄受到伤害。

    他忘记了自己仙灵之体可能会暴露的危险。

    但二黄对自己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自己的人。

    至亲之人被伤害,谁能保持绝对的理智?

    刘央长老面无表情,看着江宁冲自己而来,轻轻一手按出。

    一个虚无的掌印在空气中若隐若现,就要镇压而下。

    开窍境,对战神魔九重天,没有丝毫胜算。

    也就是到了这一刻,江宁才完全反应过来。

    面对滔天灵气的压制,他差一点就要施展传承秘法穿梭过去,但最后时刻他停了下来。

    “打不过!不可能打得过!”

    他一下子清醒了。

    神魔九重天的强者出手,江宁有一种隐隐中被锁定的感觉。

    根本逃不掉,若此刻施展自己所有的底牌,传承秘术暴露的同时,仙灵之体也会暴露。

    “没有杀气,不是要杀我。”

    他立于那若隐若现的虚无掌印之前,直接不动,灵气内敛。

    肯定不是要杀他。

    如此留他,那杨老头子一定对自己不利。

    但绝不是现在就要取自己的性命,若是要取命,早在之前就可以动手了。

    果然,那灵气巨掌在这个时候停滞了下来。

    江宁感觉自己如同被一柄苍天的巨剑顶着额头,片刻之后,压力骤然间消失,他浑身一轻,刘央长老正在看着自己。

    同样的面无表情。

    “这个表情……”

    江宁一怔。

    “这表情跟杨向天的表情一模一样!”

    他心里一阵发冷,说不出来,就是那种诡异感弥漫的感觉,死气盘旋,如出一辙。

    一想到杨向天,江宁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离不开闲云宗了,杨向天要先除掉!”

    他在其面前暴露了传承秘术的底牌。

    开窍境十层,体质特殊,这些杨向天跟自己交手的时候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没下杀手,是因为赌自己跟二黄还能一起离开。

    如果刚才下杀手,惊动了杨老头子,那就真的走不了了。

    现在闲云宗长老席的人出现,走不了。

    都到了这种地步了,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杨向天!

    不能留下后患!

    “不过被抓了指不准之后也活不成,没什么后患不后患一说,但就当临死前拉个垫背的也行!”

    江宁心中发狠,血脉之力运转的时候,被动天赋秘法同时出现。

    他速度极快,脚踏长虹,直奔杨向天而去!

    刘央长老扭头看向江宁,诡异的,他没有出手阻止。

    “嗯?”

    江宁注意到了这一幕,他心中微惊,可手上可没有任何含糊。

    “死吧!”

    临近杨向天身前,后者此刻诡异地静止在空中,两种气息在他身上不断交错。

    宛如定格,根本抵抗不了。

    但就在江宁一拳爆发即将得手之时……

    空中又突然间出现了一只巨手,同样是操纵天地灵气凝聚而成。

    速度比江宁快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砰!”

    下一秒,江宁只感觉到自己宛如一个普通人,一拳头砸在了一块巨石上。

    丝毫不能撼动其丝毫!

    而后他整个人被直接一掌捏住,灵气流转都受到了阻碍。

    动弹不得。

    “又一位长老!”

    “是青衫长老!”

    内门弟子尽皆震惊。

    一次大战,而后杀了一人。

    再之后出现了两位闲云宗的长老。

    全都是因为一个人。

    江宁。

    此时一位青衫老者站在江宁身后,方才就是他一掌捏出,直接将江宁困住。

    “妈的,不甘心啊!靠!”

    江宁心中咒骂!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低调,也依旧会被暗算。

    没有想到今日自己无法离开。

    甚至很可能,他当日被那杨老头子带进闲云宗开始,就是一场算计。

    可惜自己察觉得太晚了……

    “我未必会死在这里,天无绝人之路。”

    江宁很快平静了下来,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如何去解决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杨向天必死无疑。”

    他心中略微有些遗憾。

    “杨老头子如此留我,想必没有到要我性命的时候,但时间也许快了,这段时间是我如何脱困的黄金时期。”

    青衫长老将江宁拘禁到了自己的身边,和刘央长老对视了一眼。

    又看了看那些围观的内门弟子。

    “今日之事你们也看到了。”

    青衫长老率先开口,“江宁身为我闲云宗内门弟子,战斗的时候出手杀人,对象也是我闲云宗的弟子,宗门规定不可违背,哪怕他是亲传弟子,我们也会将其带回执法堂处罚。”

    “其余人,散了吧,不要再呆在这里……”

    “杨向天也杀了人,为什么不处罚?若是你们一开始便在关注的话。”

    江宁冷冷开口。

    同一时间他也注意到,那青衫长老脸上的淡漠表情。

    依旧围绕着一丝丝死气。

    一模一样的诡异之感!

    “向天是见你有杀机,阻止你,失手罢了。”

    刘央长老开口。

    江宁冷笑。

    “罢了,我们也会一并处罚。”

    几乎所有没有接受外出任务的内门弟子都被这一战吸引过来看了。

    青衫长老补充了一句,怕影响不好。

    至于处罚还是不处罚,那得另说。

    下一刻,刘央长老以灵气卷起依旧处在诡异定格状态的杨向天。

    带着二黄和江宁,直接破空而去。

    直奔闲云宗悬浮着的那一处宫殿楼阁!

    ……

    众人站在原地,久久还未散去。

    今日这一场战斗,先是震撼,后是长老席的人出手……

    这一番景象,都在每个人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只有张丽艳以及向来看江宁不顺眼的一部分人心中暗暗窃喜。

    “这次看你怎么翻身。”

    张丽艳此刻又好似换了个人。

    刚才的震撼和后悔仿佛没有发生在她身上过一样,她很惬意。

    千人千面。

    但唯一不可置疑的是,打败了杨向天,江宁已经成了真正的闲云宗年轻一辈第一人。

    只是这个第一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还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