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仙草开始进化 > 章节目录 第30章 宗门之乱(求收藏,求推荐)
    密室之中。

    此时丹炉中的火焰升腾。

    杨正峰盘膝坐于丹炉之前,脸上缠绕着死气,但眼中却有极为浓郁的生机。

    这是极为诡异的,即将坐化之人身上,不会出现这种生气,可杨正峰却偏偏能拥有。

    更加古怪的是,他所拥有的浓郁生机,似乎极为斑驳。

    掺杂着各种不甘和怨念之意,纠缠在一起,被他硬生生压制。

    “第三天了……”

    杨正峰看向那丹炉一旁,古朴的巨鼎。

    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

    此时江宁正身处其中。

    他盘膝而坐,整个身体都浸泡在浓烈的妖兽精血当中,头颅露在外面。

    他依旧在不断抵抗那斑驳而狂暴的力量,同时寻找当中为数不多的一品血脉之力。

    “这两种一品血脉……”

    江宁眉头微皱。

    他虽然不清楚究竟是何种妖兽的血脉,但能够知晓其霸道之处。

    一种是让身体变得更强,一种是速度增快。

    但是这两种血脉,似乎量有点不够啊……

    他吸收二黄血脉的时候,没控制好,进化之法那种近乎掠夺式地抢夺血脉,差点让二黄出事,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进化之法需要的血脉很多!”

    但眼下这巨鼎之内,这些妖兽精血斑驳无比,自己一边吸收,还得抵御那种斑驳的能量摧毁自己的身体。

    速度更慢。

    “砰!”

    就在这个时候,巨鼎突然间震颤了一下。

    江宁感觉到上面的阵法似乎撤去了,紧接着灵气凝聚成的手掌将其抓起,是杨正峰。

    “妈的这老家伙!”

    江宁心里怒骂,但立马装出了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嗯?居然还活着?”

    杨正峰诧异,巨鼎封住了打量的气息波动,他断定江宁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此刻竟然还活蹦乱跳的?

    “老家伙你不得好死。”

    江宁咒骂个不停。

    杨正峰脸上阴晴不定,他眼神入炬,好像看透了江宁的一切。

    而后开口说道:“不用抵抗了,你抵抗不了。”

    他认为江宁是一直在以自身灵气抵抗妖兽精血的入侵。

    “你的体质果然够特殊……”

    江宁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老家伙还没想到仙灵之体上……”

    这是好事。

    “老家伙你将死之人了,折腾我干什么?”

    “死之前能不能让我知道一下你到底想做啥?”

    江宁嘴里咒骂个不停,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闲云宗太诡异了。

    谜点重重,他觉得想从这里逃出去,要知己知彼。

    “轰隆隆……”

    突然从密室之外传来了一阵震动声。

    杨正峰脸色一滞,旋即大变。

    “六道宗!!”

    他重新将江宁一巴掌拍进了巨鼎之中,又被江宁一顿嘴臭狂骂。

    旋即他看向身边的丹炉。

    “起!”

    他灵气巨掌一拍,丹炉的盖子直接被震开,一阵丹香飘满了整个密室。

    诡异的是,原本丹香应该是让人舒服不已,但江宁却有一种感觉,他浑身好像被丹香所刺痛,那是一种极为冰冷的气息。

    杨正峰手一捏,直接把丹药送往江宁所在的巨鼎中。

    而后往下一放,在空中再次按出玄妙的阵型,往下镇压。

    “我去你大……”

    江宁一句话还没骂完,就直接被再次摁到了巨鼎之中。

    声音被隔绝,任由他怎么骂密室之中也不再有声响……

    “时间不多了……”

    杨正峰声音无比嘶哑,眼神冰冷。

    下一刻他就消失在原地,出了密室,直奔宗门大殿而去。

    ……

    “闲云宗的人,出来!”

    “交出江宁!”

    “闲云宗的人莫非是缩头乌龟不成,敢做不敢当,现在躲起来了?”

    六道宗的弟子在宗门口大喊大叫。

    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恨不得将这闲云宗的护宗大阵给砸了。

    “闲云宗的老狗,都出来受死,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六道宗是随意拿捏的柿子不成,我$%#$#……”其中一个六道宗的弟子骂得格外欢快。

    把人家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似乎还意犹未尽。

    他骂得酣畅淋漓,搞得六道宗的弟子们都颇为怪异。

    这等粗鄙之语,从一个修士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怪怪的,但偏偏他又是六道宗的弟子,骂的是闲云宗,也不好说什么……

    “是黄恒师弟。”

    “奇怪,黄恒师弟平日里不是挺安静的么?”

    一群人都看着这位名为黄恒的师弟上蹿下跳的。

    “可能是平时憋久了,好不容易以能发泄一会吧。”

    “没错,估计是憋太久了,听说刚刚被王静师姐甩了。”

    黄恒越骂越起劲,看到闲云宗长老席的人出现了,他一溜烟躲到了一群六道宗弟子身后。

    继续叫嚣。

    众人皆是无语。

    “六道宗的人来我闲云宗闹事,究竟有何事?”

    声雷滚滚,伴随大道玄音,从宫殿之中传出来。

    “是闲云宗的掌门!”

    离得很远,对方并没有靠近护宗大阵。

    杨正峰立于那悬浮着的宫殿楼阁之上,冷冷地扫向这一群人。

    神魔九重天的强者,一声喝下。

    所有六道宗弟子感觉到了威压,即便隔着护宗大阵,也一个个冷汗津津。

    “哼!”

    就在这个时候,六道宗弟子身后的苍穹裂开。

    一道同样苍老的身形出现,身着八卦道袍,仙风道骨,和周围万物相容,却又有一种宝剑未出鞘时的凌厉气息。

    “是掌门!”

    所有六道宗弟子心中大定。

    “成了!”

    黄恒此时正在所有六道宗弟子身后,暗暗得意。

    没错,他正是几天前化身成江宁,到处挑衅六道宗弟子的李振宇。

    这几天他干了不少好事。

    以江宁的身份辱骂遍了所有六道宗的修士。

    还疯狂奚落人家的女弟子。

    而后更过分的是,他埋藏在山林间,对那些外出执行任务的六道宗弟子疯狂出手。

    扬言来一个镇杀一个。

    最后他将人家六道宗的亲传弟子身上的宝物都给抢了,美其名曰有实力者才能拥有宝物,而后亲传弟子也消失不见,传言是被害了。

    这些人李振宇自然都没杀。

    没什么大的冤仇,他也不会滥杀无辜。

    他身上有一宗重宝,能隔绝气息。

    将其放置在山林中的某个隐秘处,所有六道宗近期失踪的弟子都被镇住在那里。

    出不来。

    而他听闻六道宗掌门大怒,亲传弟子都被传言中的闲云宗江宁给抓走了。

    六道宗本身跟闲云宗就是敌对势力,恩怨累积已久。

    霎时间弟子纷纷跨出宗门,欲要讨一个说法,交出江宁。

    李振宇老神在在,随便化成了一个普通的六道宗弟子,直接混了进来。

    他改头换面之术是一门上古奇术,神魔境的强者根本看不出来,加上他的“无上大道”参悟有功,随意就能装出变化者的气息。

    他丝毫不怕,倒是怕引不出来闲云宗的老妖怪,刚才蹦跶的最厉害的就是他。

    “小子,为了救你,我可下了功夫啊……”

    李振宇嘴里说得辛苦,可表情……

    明明就很享受,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