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宦天下 > 章节目录 第375章 再见齐君
    一旁的琳蓉整个人都已经懵了,不是说傅月初跟姜弼的关系还算不错的嘛,怎么这会儿两人却给闹成了这个样子了呢?下一秒这两个人是不是就可能会打在一起了呢?

    琳蓉越是看,心中就越发的着急了起来,她原本是想要劝阻一下两人的,可谁想……

    “武胜君说笑了,对于夫君的那些事情,妾身当真没有什么兴趣,妾身自然是清楚当初我家夫君的日子过得有多艰难的,即便是有什么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若是武胜君大度的话,不说也罢,可若是武胜君说出来了,妾身也愿意一听。”

    不管是傅月初还是姜弼,他们两个人谁也不曾想到,琳蓉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开口的,更没有想到,琳蓉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当真是太让人震惊了。

    傅月初整个人都傻了,他知道琳蓉的心意,可问题的关键是,他从来不曾想过,琳蓉居然会在这众人面前说出如此袒护于他的话,这如何能让他不激动的?

    姜弼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看看傅月初,再看看琳蓉,良久之后突然间捧腹大笑了起来,“你小子这运气也太好了,瞧瞧琳蓉公主这番话说的,这一切反倒是某的不是了,也罢,那些事儿,某就暂时先藏着好了,你小子可要记清楚了,你再敢惹某,某便将那些事情都给抖落出去了。”

    傅月初:“……”

    所以说,他这会儿是被姜弼给威胁了是吗?这算个什么?姜弼这是打算做什么?难道还想要用那些无所谓的东西来一直都威胁他不成?

    心中虽然是这样想着的,不过嘴上却还是答道:"此生有妻如此,傅某已经知足了,武胜君有你的活法,傅某也有自己的活法,所以咱们就谁也别说谁了吧。"

    丢下这句话之后,傅月初自顾自的拉着琳蓉走到一旁坐了下来,还很贴心的给琳蓉倒上了一杯茶水。

    看着傅月初这样的举动,姜弼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傅月初这小子可从来都不曾做过什么端茶递水的活儿的吧?怎么这成亲了之后,竟然还将这些下人做的事儿都给担上了?难道说成亲之后,这小子整个人都给变了不成?

    “你小子这端茶递水的动作倒是够熟练的啊,即便是魏君也不曾享受过几次这样的待遇的吧?你说说,这端茶递水的动作都如此熟练了,那铺床叠被什么的,是不是也尤为熟练呢?”

    姜弼那一脸好奇的模样,彻底将傅月初给恶心到了,这人的脑袋里面到底是都给装了些什么垃圾东西啊,怎么什么样的话都能说得出口呢?

    他傅月初什么时候有做过铺床叠被的事儿了?这些事情,那不都是竹菊二人在伺候着他的?他从来都不曾接触过这样的事情的好吧。

    “你够了,今日你这是没完了是吧?还要不要喝酒了?若是喝的话,那就坐下来好好喝上一杯,若是不想喝,那傅某就回去休息去了。”

    看着傅月初的脸色那么臭的,姜弼也不再说什么了,这有些事儿吧,还是不要说的太过于明显的好,虽说他跟傅月初之间的关系是很不错的,可这有些时候,话说多了,那还是很容易就将人给得罪了的。    见姜弼坐了下来,那些个女子便扑到了姜弼的身边,另外还有几个人朝着傅月初这边扑过了过来,看得傅月初的眉心都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你们离本公子远一点,没看到夫人在身边的嘛,你们这是打算让本公子今晚露宿街头不成?家中娇妻不开心,本公子心中会难受的。”

    听着傅月初旁若无人的说出这样的话,琳蓉的小脸瞬间就变得羞红了起来,她什么时候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怎么这会儿傅月初就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她的头上了?

    越是想,琳蓉的心中也就越发的不忿了,兰花指轻轻放在了傅月初的腰间,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让傅月初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异常的苍白了起来。

    他傅月初堂堂的安陵君,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今日居然被自家娇妻给“家暴”了,这叫个什么事儿?他何曾有受到够这样的委屈的?

    可现在他还真的不敢说什么,这要是将琳蓉给惹毛了,那一会儿发火了,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宁惹百万大军,绝不招惹女人,这可是他的原则的好吧,而他傅月初一向都是很有原则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违背了自己的原则的事情呢?

    “夫君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妾身让找个郎中过来给夫君看看身体呢?”

    琳蓉那微红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傅月初的耳中,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却让傅月初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恶寒。

    什么时候自家媳妇儿也变得这么坏了?这是要做什么啊?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她这个夫君给好好的欺负上一顿不成?

    “无碍,为夫无碍,就是身边的莺莺燕燕的太多了一点,让为夫无法喘气罢了,没事儿的,诸位姑娘,拜托你们过去伺候武胜君就好了,至于在下这里,就不劳诸位姑娘了,还请诸位姑娘能够谅解一二。”

    强忍着腰间传来的刺痛,傅月初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力气,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夫人莫要生气,为夫这不是将这些人都给赶走了嘛,夫人又何来的无名之火呢?乖,莫要生气了,这样好了,为夫可以跟夫人保证,日后只要不经过夫人的同意,为夫绝对不会让那些女子靠近为夫的,如何?”

    琳蓉听着傅月初这话,此刻都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了,都怪傅月初,瞧瞧她现在在那些女人的眼中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恐怕都要被人家给当成是一个悍妇了吧?她明明就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怎么在不知不觉间就给变成了一个悍妇了呢?

    而一旁的姜弼整个人都已经傻眼了,他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傅月初如此软弱的时候呢,这小子就是对着齐君的时候,那都是很很强硬的好吧,怎么这会儿对着他自个儿的夫人的时候,怂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了?这也太丢男人的脸了吧?

    姜弼在自己的心中狠狠的鄙夷了傅月初一番,并且都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等回去之后,他立马让人将这个消息给散播出去了,这么好玩的一个事情,不能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嘛,那党然就是要给散播出去了,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了嘛。

    傅月初这会儿根本就不知道姜弼新郑到底是在盘算什么的,更不知道因为他今日的所作所为,让天下的女子都对他充满了爱意,而天下的男子无不恨他入骨的。

    “月初,这地儿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你自己随意哈,某就不管你了,一会儿还有人会过来的,到时候你小子可要稍微的注意点,别将人给吓到了,这要是将人给吓到了,看某如何收拾你。”

    傅月初这会儿正在想着如何从琳蓉的魔爪之中将自己的肉肉给拯救出来了,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姜弼所谓的其他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

    等了没一会儿功夫,那房门突然间就被打开了,对此傅月初也没有在意,无非就是过来送酒的酒姬罢了,他没必要为了这些人就浪费自己的眼神儿的不是?

    事他自己的媳妇儿不好看还是怎么了?他干嘛非要去看那些女人呢?

    “臣见过君上,君上可算是来了。”

    “让你们二人久等了,还不是那些人一直都缠着寡人呢嘛,寡人无法脱身,以至于搞到了这会儿才算是出来了。”

    听到姜弼同来人的话,傅月初抬眸一看,急忙将自己手中的酒杯给放了下来,随即起身行礼道:“外臣不知齐君驾到,有失远迎,还请齐君恕罪。”

    傅月初怎么也没有想到,姜弼方才所说的来人,竟然就是齐君,这个世界是不是也太过于虚幻了一点?按理来说,以齐君的身份,那是绝对不可能来到这个地方的不是?这毕竟是烟花之地,乌烟瘴气的,齐君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来到这样的地方的呢?

    可现在齐君竟然就这样站在了他的面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齐君也爱这个调调呢?似乎他之前在齐国的时候,从来都不曾听说过齐君也喜欢到这样的风雅之地来玩的吧?

    齐君缓缓走到了傅月初的前面,笑道:“无需多礼,寡人今日微服私访,为的就是来出来透透气的,这宫中啊,当很是太过于沉闷了一些。”

    “齐君所言甚是,这宫中虽好,可气氛的确是太过于沉闷了一点,还自然不如外面来的舒服了。”

    傅月初还能说什么?这会儿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都是不够用的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嘛,齐君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让人怎么能够相信的呢?

    “怎么?安陵君是不是还在想着,寡人为何会突然间出现在这样的地方的?是不是觉得,以寡人的身份,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

    听到齐君突然间将自己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傅月初也有些尴尬了起来,毕竟被人家如此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想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还会如同方才那样的坦然的呢?

    “寡人也是一个男人嘛,这有时候出来玩玩也是挺不错的,不过你这是什么情况?出来玩,竟然还自己带着女子,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间被齐君这样问,傅月初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解释了,这话他似乎不管怎么样接,那好像都是有问题的吧?想想这个,傅月初的脑袋都有些大了,他就搞不明白了,你说着宫里好好的你不待着,干嘛非要往外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