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宦天下 > 章节目录 第376章 故意的
    傅月初一脸无语的看了看齐君,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让齐君见笑了,外臣已是有了妻室之人,不敢乱来,故而才会带着贱内一同前来,让贱内亲眼看到外臣的所作所为,如此这般,方能保住小命,还请齐君勿怪。”

    听到傅月初这样的解释,齐君都给愣了一下,不过旋即便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想不到让草原异族之人闻风丧胆的魏国安陵君,竟然会是一个惧内之人,寡人当初怎的不知?若寡人知晓此事,必不让你归国,留你在我齐国,将寡人的掌上明珠嫁你为妻了。”

    傅月初怎么也没有想到,齐君居然会如此坦然的说出这样的话,这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一点。

    同时傅月初的心中暗自警惕了起来,齐君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必然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了,估计是听到了些什么吧,要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需要想办法打消了齐君心中的疑虑,亦或者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公主,他的府中已经有了一个了,再多,那就算了吧,到时候还不定会给闹成了什么样子呢,他可不想让自己家宅不宁了。

    美人儿什么的,若是那种无权无势的,那倒也罢了,怕就怕这王公贵族之女,那野心可是一个比一个大的,他在,兴许还能够镇得住,若有朝一日他不在了呢?到时候自己辛辛苦苦所创立的一切不都化作烟云了?

    “齐君说笑了,外臣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全赖当初齐国的先生教导的好,另外麾下的那些部将们聪慧,外臣不过是将他们的那些个战功都给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罢了,俗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外臣也是贪慕虚名之徒,怎能不将这头等大功给占据了呢?”

    琳蓉看着傅月初如此贬低自己,心中不由的有些难受了起来,傅月初到底是有多少能耐的,齐君不清楚,她这个枕边人难道还能不清楚了?可这会儿傅月初居然会将自己给贬的一文不值的……

    虽然清楚傅月初之所以会这么说,那应该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可琳蓉的心中却还是无法忍受,但是看了看一旁的菊儿,见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流露,也只能将自己心中的不甘全部都给藏了起来。

    “况且外臣也不过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罢了,根本就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辈而已,可配不上齐君的掌上明珠,还是不要玷污了齐君的美誉的好。”

    怔怔的看着傅月初,琳蓉这会儿根本就不明白傅月初这是什么意思,即便是要拒绝了齐君,可也用不着如此贬低自己的吧?他这样将自己给说得如同个什么垃圾东西一样的,难道就不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些膈应的吗?

    这一刻琳蓉的心中根本就无法忍受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威风凛凛、风流倜傥的夫君,有朝一日竟然会将自己给说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的,这真的是太让她震惊了。

    即便是齐国的国力再如何强大,可傅月初也犯不着将自己给贬低到这个地步的吧?

    但看看傅月初嘴角的那些若隐若现的笑容,琳蓉的心中却有些没底了,她有些搞不明白傅月初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可这会儿她当真不敢说什么,这会儿若是她贸然开口了,那就很可能会将傅月初的谋划都给打乱了让傅月初的一切努力都给作废了,若是那样的话,她宁愿自己忍受一下。

    对于琳蓉心中的想法,傅月初这会儿根本就没有功夫去猜想,现在他更想要做的,那还是先将齐君心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给打消了。

    他可不想被强行留在齐国了,若是当真被留在齐国了的话,那他答应了魏无忌的事情恐怕就要遥遥无期了,他可不觉得齐君会那么好心的让他留在齐国,然后还在为魏国效力的,这显然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好吧。

    对于傅月初所说的这些话,齐君都被愣了一下,这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不想要娶到他齐国的公主的?别说是那些个贩夫走卒了,就是那列国的君王,都想要求娶他齐国的公主而不得呢,如今到了傅月初的头上,竟然还给拒绝了。

    虽然说他这是被傅月初给拒绝了,可齐君的心中却根本就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甚至于他的心中对傅月初反倒是越发的觉得可堪大用了。

    对于傅月初心中所担忧的那些事情,齐君不问也能够猜得到了,原本他也只是一个玩笑话罢了,如今他已经嫁了一个女儿到了魏国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再送一个女儿到魏国去了。

    况且,傅月初也只是一个臣子罢了,赔上自己的一个女儿过去,到时候也不见得会有什么作用的,他既然身为一国之君,那自然是要替齐国来考虑了,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好恶来行事。

    倘若他当真按照自己的好恶来行事的话,那恐怕如今的齐国都已经给乱作一团了吧,更别说会有今日这样的强大了。

    “好啦,寡人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瞧你给激动的,你小子既然能够承认了自己的不足,单是这一点,就足够比其他的那些个冠冕堂皇之人来的好。”

    见齐君这么说,傅月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齐君还要继续方才的那个话题的话,他当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什么好了。

    现在这样的结果,挺好的,只要不让他成亲,不管怎么样都是可以的,反正跟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齐君同姜弼两人的身边都给坐满了美人儿,而傅月初的身边也只有琳蓉同菊儿两人,至于其他的那些女子,一概不得近身,对此不管是齐君还是姜弼,谁也不曾说过什么。

    “月初啊,你小子一向都是属于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存在,这次来我齐国到底所为何事啊?你可别告诉寡人说,你来我齐国,只是为了来喝喝酒什么的,有什么事儿,但说无妨。”

    听着齐君这话,傅月初不禁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起来,“外臣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件大事儿需要同齐君商讨一番,就是不知道齐君意下如何了。”

    傅月初这话让齐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肃然之色,当即便将自己手中的酒杯放置在桌案上面,而后看了看身边的那些个女子,轻笑道:“不知安陵君有何事要同寡人商议?”

    “就在此地商谈?若是此事给流传出去了,恐怕对我齐魏两国而言,很可能会带来什么麻烦的。”

    看着傅月初那一脸严肃的模样,齐君的眉头不由的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淡淡的看着傅月初,随即对着傅月初笑道:“也罢,此处人多眼杂的,的确不是什么适合商谈大事儿的好地方,今日咱们只谈风月,不谈朝政大事,明日你入宫,有什么事儿,明日再商议好了。”

    对于齐君这样的说法,傅月初不禁愣了一下,原本他是想要先探探姜弼的口风的,可现在这样一来,这事儿给搞的,如果齐君要是不同意的话,那还真的是不好说了呢。

    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还算是不错的吧?起码齐君给了他一个机会的不是?不管怎么样,直接跟齐君接触,总好过同姜弼来接触的不是?

    通过姜弼来接触的话,到时候还不定齐君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的呢,与其这样,那还不如直接同齐君接触商议,到时候即便齐君不同意,那他也能够想办法说服齐君的不是?

    若是通过姜弼的话,一旦姜弼本身不同意,那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可就全部都要完蛋了呢,这一趟他也就算是白跑了。

    不过是短暂的一会儿功夫罢了,傅月初就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想明白了,既然说该想明白的,他都给想明白了,也就不会再继续去考虑那么多了。

    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分,傅月初才带着二女离开了“在水一方”,说实话,这一天下来,酒倒是没有让人喝累,关键是在哪里应付齐君可将傅月初给累得够呛。

    如果是寻常人的话,那他还真的不必在意太多了,可齐君……这可是如今中原最为强大的国度的君王了,这样的一个人,他可不敢给招惹了,这要是给惹毛了,那到时候对他来说,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儿的,甚至于很可能会给魏国带来一大串的麻烦呢。

    对于这一点,傅月初还是很清楚的即便说如今的齐魏两国已经联姻了,可这样的关系也算不得有多牢固的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齐君又怎么可能会在意那么多的呢?

    如果说自己的女儿的幸福跟整个齐国的利益相比起来的话,那齐君根本就不会想太多,肯定会直接选择了齐国的利益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上位者都是这样的痛病,都不必去想就能知道了。

    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后,傅月初原本是打算要带琳蓉回到房间的,可直到这会儿,他才发现,琳蓉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而这样的一个发现,让傅月初的脑袋都有些空了。

    今日他似乎并没有让任何一个女子靠近自己的吧、可既然这样的话,那琳蓉这会儿铁青着脸色又是什么情况?他也没有招惹到她的头上啊,脸色如此难看的,这是要做什么?

    越是看,傅月初就越发的想不明白了,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傅月初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如果说他当真做了什么的话,那这会儿她铁青着脸色也就罢了,可现在他明明什么都不曾做过,结果她就铁青着脸色,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纵然是胡闹,那也是要有一个限度的吧?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道说是想要同他打上一架不成?

    “夫人脸色如此难看,可是哪里不舒服?不如为夫去请个大夫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