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宦天下 > 章节目录 第377章 宫中夜话
    沉思了好一会儿,傅月初终究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火气全部都给压了下来,平心静气的问着琳蓉。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自己的女人,身为一个男人,不管有多少的火气,也不能给发泄在自己的女人身上的不是?

    况且今日他也没有什么要生气的,所有的一切都在顺利进行呢,他又何必要生气的呢?不管这事儿到底能不能成的,反正到时候也无法阻止了他的步伐的,齐国不能合作,那就换其他国家来合作嘛,这天下间的强国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他齐国一家的。

    即便是自诩仁义,那也得要从自己的实际利益来出发不是?他可不认为齐君是那种昏聩无能之辈,如果是那样的话,那齐君也就无法让齐国变得如此的庞大了。

    “不必了,我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只是心中有些憋闷罢了,夫君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陪我回房,一会儿我再好好的跟夫君说清楚了,如何?”

    听琳蓉这么说,傅月初不禁愣了一下,心里不舒服?难道当真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没有什么了,毕竟今日他的确是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也犯不着在这样的事情上跟他置气的不是?

    回到了房间里面,夫妻二人各自洗漱了一番,换上了一声清洁的衣服,琳蓉坐在床上,看着身边的傅月初,眼中带着一丝迷惑不解。

    “夫君即便是想要拒绝了齐君,那也用不着将自己给逼成了那个样子的吧?难道你就不觉得心中难受吗?你不难受,我替你难受,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魏国的安陵君,在我魏国而言,你位高权重,除了君上之外,你完全可以无所畏惧,可你今日为何要……”

    琳蓉的情绪有些激动,傅月初急忙将人给拉到了自己的怀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让琳蓉那么难受的,竟然会是这么一点事情,这当真是太过于出乎了他的预料了。

    原本他还以为琳蓉之所以会如此的生气,那完全就是因为今日的那些女子的呢,亦或者是因为他不顾及她的身份,将她给带到了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了呢。

    却没有想到,琳蓉生气,居然会是因为他今日将自己光芒全部都给遮掩了下去,甚至于还将自己给贬得一文不值的,这太让傅月初意外了。

    想想他方才的那些想法,傅月初的心中就有些羞愧不已了,娇妻如此的为他着想,可结果到头来他却给误会了,还险些给发火了……

    “夫人莫要太过于生气了,为夫在齐国待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了,这十年的时间里,对齐君此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今日齐君说出那样的话必然是当真给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了,如若不然,以齐君的性子,断然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听着傅月初略微有些低沉的声音,琳蓉本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又怎会不明白傅月初的意思呢?

    只是傅月初所说的这一切,在琳蓉看来,那还是很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不管怎么说,齐君看上去都是一个很成熟的人,显然是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嘛。

    “夫君的意思是说,今日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夫君就很可能会成为了齐君的女婿了?甚至还很可能会被齐君给留在齐国,不让你回到魏国去了吗?”

    虽然心中觉得是不怎么可能的事情,可琳蓉还是给问了出来。

    面对琳蓉这样的提问,傅月初苦笑了起来,一脸无奈的看着琳蓉,随即笑道:“唉,今日的确是很危险的,这要是稍微有一个不小心的话,那很能就真的给生出了一大堆的乱子了,若是今日不拒绝了齐君,那咱们都别想再回去了。”

    见傅月初这么说,琳蓉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说什么好了,说实话,到了这会儿琳蓉的脑袋里面都还有些无法接受,毕竟这也是一个大事儿了,可齐君怎么可能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就给决定了呢?齐国朝堂上的那些人会同意吗?

    对于这些事情,琳蓉是真的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事儿给闹的……其实吧,别说是琳蓉想不明白了,即便是傅月初自己,到了这会儿都还是搞不明白,像齐君那样的一个人,为何会偏偏在今日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了“在水一方”,而且还恰巧出现在了他们的那个房间了的。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的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世间根本就么有那么多的所谓的巧合的,如果这一切都是姜弼来安排的……那也说不通,毕竟姜弼的权势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的不是?

    齐君是什么人啊?轮得到他姜弼来安排自己的行踪?这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嘛,如果非要说的话,那恐怕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齐君自己安排出来的,至于说齐君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傅月初沉思这些事情的时候,齐宫之中,齐君带着一脸的迷惑,同姜弼进入到了书房之中。

    “你说那傅月初此次前来我齐国到底所为何事?”

    姜弼面无表情的看着齐君,沉声道:“那小子到了齐国之后,便来臣的府上了,具体是什么事情,倒是一点都未曾提及,不过臣猜测,恐怕是同楚国有关吧,当日那小子大婚之日,魏楚两国就闹得有些不欢了,那小子此次前来,应该是请我齐国出兵,一同征讨楚国的。”

    齐君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奏本,随即摇了摇头,“寡人看来,那小子此次前来我齐国,应该不是为了同我齐国一起出兵攻伐楚国的,若为此事,那小子早就来见寡人了,根本就不会拖上这么几天,如今的魏国,比之楚国而言,还算不得什么。”

    “不知君上觉得此人前来我齐国是为了何事?不然臣派人将此人逐出我齐国?”

    对于姜弼这样的话,齐君笑着摇了摇头,“你呀,这性子怎么还是一点都不曾改变的呢?寡人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明日让他入宫,到时候不管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咱们也能够知道了,若是于我齐国有益,那姑且答应了又有何妨?若是于我齐国不利,直接回绝了就是。”

    听着齐君这话,姜弼憨憨的点了点头,随即大笑了起来,“君上,如今这楚国的确是跳的有些太过了一点,不如等到开春之后,发动大军,联合魏军,一同前去攻伐一番?即便不能将楚国的气焰全部都给打消了,起码也能重创楚国,让其消停一段时间不是?”

    说实话,自从姜弼从安邑回来之后,心中就一直都惦记着楚国的事儿,那日楚国使臣的态度那么明显了,明面上来说,那是在羞辱魏国君臣,可暗地里又何尝不是在针对他们齐国的呢?不知道那一日是他们齐国公主成亲的大日子?可那人还是要闹事儿……

    所幸那日傅月初及时出手了,如若不然,恐怕他当时就痛那楚国使臣给打起来了,到时候齐楚两国之间必然会战事又起的。

    齐君眯眼看着姜弼,“楚国?那不过是一群蛮夷罢了,即便是给他们再庞大的土地,终究无法成事,不值一提,如今我齐国的霸权已经奠定了,现在我齐国应该图谋的,还是如何扩张的事情,若是再这样下去,等到寡人百年之后,怕是我齐国都要被列国所分食了。”

    齐君突然间冒出来的话,让姜弼有些听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如今他们齐国都这么强大了,列国又有几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侵犯他们齐国的?

    “姜弼,有一点你要清楚了,花无百日红,如今我齐国的确是足够的强大的,可那是寡人在的情况,一旦寡人不在了,你认为就凭寡人的这些子嗣,他们能够守得住我齐国的基业吗?那些人,甚至于还不如魏无忌这小子呢。”

    听到齐君提起了魏无忌,姜弼一头雾水,魏无忌?那小子似乎也就是稍微的聪明了一点吧?至于说他自己的能耐……似乎也没有什么吧?貌似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傅月初那小子在替他谋划的吧?

    “在寡人看来,魏无忌这小子日后必然能够成为我齐国的大敌,不过寡人现在……咳咳……”

    说话间,齐君不由的开始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姜弼试图上前,却被齐君给制止了,在姜弼没有看到的地方,齐君将一块丝帕给收了起来,而那丝帕上面,还带着点点血迹。

    “行了,寡人无事,只不过是有些累了而已,寡人也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明日的朝会,你就不必参与了,你明日将傅月初那小子给带到宫中,切记不要让任何人得知了此事,另外那些得知了傅月初前来我齐国消息的人,全都处置了,无比要将此事给隐瞒住了,寡人感觉那小子此次前来我齐国,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听齐君如此吩咐,姜弼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道:“末将遵旨,明日末将必然会将此人带入宫中,但凡有人敢将消息泄露出去,末将定然严惩不贷。”

    见姜弼这么说,齐君点了点头,是以姜弼先回去,姜弼也不多呆,今日忙活了一天了,虽然说是坐着陪着美人儿呢,可那也是会累的好吧,他也都一大把的岁数了,可不敢乱来了,这要是给累坏了身体的话,那日后可就没得玩儿了。

    只是,从宫中出来之后,姜弼的心头就越发的迷惑不解了起来,说实话,到了现在这会儿,他还是搞不明白,傅月初这一次前来齐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的,更搞不明白,齐君今日所说的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的。

    在他看来,魏国虽说国力强盛吧,可在齐国的面前,那根本就不值一提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竟然还能够让齐君给惦记上了,这似乎有些太不合常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