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名媛:奈何娇妻太会撩盛莞莞凌霄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在怪我杀了他?
    你是否还记得那些曾经陪伴着你成长的发小、同学?

    你的生命里,是否出现过青梅竹马一样的男孩|女孩?

    他们在多年后的某一刻,是否曾让你清晰的回忆起他|她小时候的脸庞?

    或许是偶然相遇,或许是结婚,又或许是……死亡?

    “莞莞,来……把手给我。”

    盛莞莞看着眼前帅气大哥哥,拼命挥着肥嘟嘟的小手,抓住了他一根手指,踉跄几步掉进他的怀里。

    愉悦的笑声从男孩喉间涌出,“我们莞莞,终于学会走路了。”

    盛莞莞看着男孩爽朗的笑脸,小嘴跟着扬了起来,露出几颗小小的门牙,“哥……哥哥……”

    小男孩更正,“是冥哥哥,冥、哥、哥。”

    盛莞莞,“冥……哥哥……”

    转眼,盛莞莞上了幼儿园。

    一天,她哭着跑到男孩面前,哇哇的告状,“冥哥哥,那……那顾北城……他扒拉我裙子……”

    第二天,男孩给了盛莞莞一笔盒的毛毛虫,将顾北城吓的尿裤子,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扒拉她裙子了。

    转眼,上小学,盛莞莞一堆一堆的巧克力和情书往家里背,男孩很不高兴。

    次日,男孩也背了一堆礼物和情书过来,拆了一封最精致的,当着盛莞莞的面念了起来。

    此时盛莞莞正在品尝“爱慕者”给她送的樱桃。

    男孩念完后,拿出女孩送的蛋糕喃喃自语,“她约我明天一起去图书馆,去还是不去呢?”

    盛莞莞立即道,“不去,你答应过我,这个周末教我自行车的。”

    男孩为难地说道,“可是我已经收了她的蛋糕,就像你吃了别人的巧克力和樱桃,别人约你去玩,你好意思拒绝吗?”

    盛莞莞,“……”

    她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无辜的看着男孩,然后默默的将塞进嘴里的樱桃吐出来……

    转眼,盛莞莞上初中,小姑娘来例假,此时的男孩已经长成少年。

    他如同往常一样从高中部过来接她,今天小姑娘却没有走出教室,坐在她的坐位上一动不动。

    “莞莞?”

    少年走上前,发现她目光闪躲,窘迫羞涩。

    “怎么了?”

    少年脸色沉了沉,他没想到她来例假,看她目光闪烁满脸通红的模样,好像是少女怀春,以为她是喜欢上了班上哪个男孩。

    盛莞莞难以启齿,“冥哥哥……我……我肚子不舒服。”

    少年沉重的脸色转为担忧,立即在盛莞莞面前蹲下来,“来上,我送你去医院。”

    盛莞莞手足无措,“不用不用,你……你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给我就行了。”

    少年稍年长几岁,盛莞莞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连忙红着脸脱下外套帮她系上。

    没过多久,少年高中毕业,去了部队。

    离开前,带盛莞莞去看了电影,下午两人在盛家后山上拍下了那张被撕碎的相片。

    “冥哥哥……不要……”

    梦里,盛莞莞看着少年,站在满山的野菊和狗尾巴草里,微笑着对她挥手,然后转身朝深山里走去。

    盛莞莞看着少年的身影越走越远,哭喊着从恶梦中醒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凌霄坐在病床边,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这一切都不是梦,凌霄真的来了,她获得了要想的自由,而唐元冥也……真的死了!

    “莞莞?”

    却盛莞莞迟迟没反应过来,凌霄喊了一声。

    盛莞莞怔怔的目光再次回到凌霄脸上,他的眼底有自责,有沉痛,还有一抹恐慌。

    “凌霄,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盛莞莞看着凌霄,淡淡地开口,“在梦里,我回到了小时候,看见了少年时期的唐元冥……他很帅很爽朗,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凌霄喉咙哽了哽,眼底的恐慌更浓,“莞莞,唐元冥他……已经死了。”

    盛莞莞勾了勾嘴角,眼神溢满了悲伤,“我知道,他就死在我的怀里,我没有忘记。”

    凌霄握住了她的手,声音有些沙哑,“对不起莞莞,是我来迟了。”

    盛莞莞摇头,“不迟,你来早了一天,他本答应今天就放我走的。”

    如果凌霄昨天没有出现,唐元冥会履行他的承诺,她想。

    她之前一直担心,唐元冥会反悔,没想到他真的准备放手,选择成全她和凌霄。

    “莞莞……你在怪我杀了他?”

    凌霄知道,这半个月里,唐元冥让盛莞莞对他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否则不会在睡梦中呐喊他的名字。

    那个司机被打死后,唐元冥牵着她奔跑,他看得出来,她是自愿跟着他走的,上了他的副驾驶位。

    盛莞莞摇头,“我为什么要怪你?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只是为了保护我。”

    只是唐元冥的死太震撼,那画面一直无法从她的脑海中抹去。

    她特别痛惜,他本可以不用死的!

    可盛莞莞不知道,她的猜测是错误的。

    只要唐元冥活着,就会克制不住的想要靠近她,要想占有她。

    他舍不得放手,哪怕明明舍不得将她拖入地狱,哪怕使自己变成言而无信的小人。

    只要他活着,这种折磨只会周而复始。

    所以,他为自己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所以,在最后弥留之际,对她说了一句,“别哭,不值得……”

    为了他这种人哭泣,不值得!

    唐元冥的死,也在凌霄心里留下了道阴影,他成功的塑造了为爱牺牲的伟大角色,他用他的生命,让盛莞莞永远记住了他!

    从此,盛莞莞的心里将永远有他的一个角落。

    因为她走过来的这半辈子,没有谁像唐元冥一样,轰轰烈烈的爱过她,为她拼尽所有。

    不管是以前的慕斯,还是现在的他。

    盛莞莞发现,凌霄眼中的恐惧越发浓烈,她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但她回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眼底的青色说道,“你瘦了。”

    凌霄真的瘦了很多,轮廓变得更加凌角分明,眼睛更加深邃凌厉,眼底的青色,让他看起来有些疲惫。

    这段时间,他肯定不好过吧!

    凌霄声音更加嘶哑,“你也瘦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