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1 小魔女
    她的父亲萧玉是护国大将军,从小在江湖上流浪,学了一身本领,萧玉虽然宠爱唯一的女儿,但不会一味溺宠,他深刻坚信虎父无犬女的道理,从三岁开始就教她骑马射箭,拳脚功夫也是他一点一滴教出来的,公主娘为此跟父亲生了好大一场气,觉得一个堂堂皇朝郡主,身边有的是保护的人,怎么舍得她的宝贝女儿受苦。

    两人为此冷战了很久,她一开始也不理解,埋怨父亲为什么让她受这些苦,直到后来,她跟着父亲去了一次战场,看过战争的残酷,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回来就开始认真练功,再没有抱怨,后来娘也不再说什么,会在她练功回来的时候备好她最爱的茶水点心,埋怨她衣服又破了,然后坐在灯下认真给她缝补。

    她学的很认真,也很有天赋,父亲的一个师父,听说是江湖上一个很厉害的帮派掌门看中了她,觉得她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非要收她当关门弟子,还要百年后将掌门之位传给她,郡主当久了,她也向往江湖的自由,因此答应了,跟着师父练了三年,这三年间只要有时间就去江湖上闯荡,也因此,在江湖上闯出了小魔女的名头,但没人知道,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小魔女就是大夏第一贵女永安郡主。

    也是在江湖上的那三年,结识了那个人……

    想起前尘往事,想到父亲母亲,想到那个人,心中忽然涌起巨大的悲伤和无力。

    可是她再也回不去了,从此以后,这个世上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再也没有任性嚣张的权力了……

    萧云和越想越难受,冷风冻的她意识清醒了几分,当务之急是找个落脚的地方,前方刚好有个酒店,装修的很有档次,萧云和毫不犹豫就走了进去。

    柜台前工作人员飞快的将萧云和打量了一眼,礼貌的微笑:“您好,是要入住吗?”

    萧云和淡淡的点头,整个人被一股郁气笼罩着。

    “一个人吗?”

    再点头。

    “标间还是……。”

    “你们这里最好的房间。”女孩声音很动听,却异常冷漠。

    工作人员又看了她一眼,“我们酒店最好的房间是商务套间,一晚1999元。”

    女孩拿出一张卡放在冰冷的大理石柜台上,“里边的钱全部换成房费。”

    顿了顿,补充道:“商务套房。”

    工作人员这下更惊讶了,看这女孩穿的也不像有钱人啊,没想到出手这么阔绰,她拿过银行卡刷了一眼,不确定的问了一句:“真的要全部换成商务套房吗?”

    萧云和点头:“确定。”

    反正等叶永反应过来,这卡里的钱就没了,还不如换成房费能多住几天,至于换成普通的标间,还能多撑几天,萧云和想了一下就否决了。

    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越狼狈越要让自己好好享受。

    工作人员心中暗暗咂舌,果然人不可貌相,说不定是个离家出走的富二代呢。

    “请您出示身份证件。”

    萧云和愣了愣,还在想什么身份证件,工作人员疑惑的提醒道:“您没有身份证吗?抱歉,根据规定,没有身份证是不能入住的。”

    萧云和这才反应过来,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递过去,她还未满十六岁,身份证还是中考报名学校让办的。

    三万块钱能住十五天,酒店还给她打了个折,免费送了她两天,也就是说她能在这儿住17天,17天后她再另想落脚的地方。

    办好入住手续后,工作人员将银行卡身份证和房卡双手递还给她,好心提醒了一句:“房费里包含有早晚餐,我们酒店的早晚餐有中式和西式的,您打内线转1可以随意点餐,餐厅在三楼,您可以选择去三楼用餐,也可以选择送到您的房间,有任何问题可以打客房热线,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解决问题。”

    萧云和接过来,道了句谢谢,转身朝电梯走去。

    她运气不错,这家酒店算是整个玉河档次最高的酒店,她入住的最贵的套房,服务当然是最优质的,这也是萧云和想要的。

    商务套房在最顶层十楼,萧云和走出电梯,十楼只有两间商务套房,一东一西,因此十分安静。

    找到门牌号,萧云和刷卡开门。

    房间很大,卧室单独一间,一张又大又柔软的床,落地窗边有一张躺椅,可以躺在上边晒太阳,客厅和卧室各有一个液晶电视,窝在客厅沙发上也能看,躺在床上也能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吧台,旁边有一个双开门冰箱,头顶的橱柜里摆了不少红酒,这些都是要钱的。

    卫生间在卧室里,里边生活用品应有尽有,萧云和转了一圈,踩着柔软的地毯,将书包扔到地上,脱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洗了足足一个钟头。

    萧云和裹着浴巾,头上包着毛巾,赤足走了出来,头顶的中央空调吹着暖风,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眩丽的光芒,打在她的身上,将她那身肌肤映照的越发剔透晶莹,仿若一个玉娃娃一般。

    萧云和呈大字般躺在床上,下意识抬手摸上了这张脸。

    想到刚才在浴室的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她心底哀叹一声,果然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

    但想到再也回不去了,心头还是不可避免的难过,就这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快睡着的时候她想,如果她再睁开眼睛,会不会看到公主娘喜极而泣的面容,会不会看到秋画锦星几个丫头跪在她床头哭鼻子,会不会看到表哥咬牙切齿的骂她:“别以为这样就能逃避得了,乖乖等着当我的皇后吧。”

    只要能让她回去,即使当表哥的皇后,她也愿意。

    她期待的想着,不知不觉陷入黑暗中。

    ——

    叶泠走后,叶永站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旁边的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蒂。

    邱虹披着外套走进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抽抽抽,早晚把命抽没了。”

    叶永看了她一眼,邱虹早些年还是很温柔的,可能在一起时间久了,攥着家里的经济大权,腰板也直了,近几年脾气越发见长,说话总是用吼的,叶永早就有些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