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59 告你私闯民宅
    欧阳裔拧着眉,看起来又冷又燥。

    “滚开。”

    宁古冷哼一声,出手就去揪欧阳裔的衣领。

    “臭小子,别给脸不要脸。”

    欧阳裔挥开他伸过来的手,冷冷瞪了他一眼。

    “要打架,另外约时间,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话落大步离去,留给几人一个嚣张的背影。

    “嘿,这小子太狂了,老子忍不了了。”焦叙撸袖子。

    宁古反倒冷静下来,看了眼楼下余饮露和萧云和并肩离开的背影,忽然说道:“你们先回去。”

    “那宁哥你呢?”

    宁古并未回答,背着书包下楼,将几人甩在了身后。

    焦叙烦躁的撸了把头发:“走走走,网吧开黑去。”

    ——

    余饮露刚调来这个学校,她不是玉河人,对这个城市不熟悉,虽然有纪川家地址,可她是个路痴,估计找到天黑也找不到。

    因此中午她多问了叶泠一句,知不知道纪川家的地址。

    叶泠说她知道。

    余饮露请她放学后带路,叶泠很痛快的答应了。

    这一路上,余饮露就跟个大姐姐一样跟萧云和聊天,她发现这孩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爱说话,但人却自信明媚了许多,她喜欢这样的叶泠,不知不觉的跟她说了许多。

    穿过菜市场,萧云和指着不远处破旧的筒子楼。

    “就是那栋,至于住几楼我不太清楚,你可以问一下门口的老奶奶。”

    一群老奶奶晒着夕阳聊着天,画面还挺温馨。

    余饮露笑道:“今天谢谢你了,天色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萧云和点点头,看着余饮露朝那群老太太走去,站在原地并未离开。

    余饮露礼貌的问了纪川家的地址,张奶奶打量了她一眼,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纪川的班主任,听说他生病了,我过来看看。”

    一听她是纪川的班主任,张奶奶脸色瞬间和缓了,这群老太七嘴八舌的念叨起来。

    三言两语,足以让余饮露了解到纪川家的情况。

    看来跟她猜测的一样,纪川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像您这样的好老师可是不多见啊,川子这孩子从小命苦,老师啊,你帮帮他吧。”

    “是啊是啊,川子是个好孩子,老帮我倒垃圾,我家里灯泡坏了,都是他给我换的。”

    “别看这孩子平时闷不吭声的,其实心肠可好着呢,可别让他那个恶毒的后妈给糟蹋了。”

    余饮露怀着复杂的心情进了铁皮门,楼道里没灯,大白天阴森森的,闻着还有股霉味儿。

    二楼一共住了八户,楼道上堆满了生活垃圾,头顶上到处挂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花花绿绿的内衣内裤安静的享受着夕阳的沐浴。

    余饮露按照张奶奶的提示,往东走,第三家就是了。

    敲了半天门才开,一个矮胖女人斜着眼上下打量着余饮露,一张肥腻的脸上写满了刻薄精明。

    “你谁啊?”

    余饮露道出姓名,指明来意,女人愣了愣,砰的一下把铁门给关上了。

    余饮露碰了一鼻子灰。

    她不死心的继续敲门:“我听说纪川生病了,特地来探望他,顺道做个家访,您把门开开,咱坐下来好好说行不行?”

    敲了半天门都没回应,余饮露想放弃,可想想纪川又继续敲门。

    女人烦躁的打开门,劈头骂道:“敲敲敲,烦不烦啊你,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俺听着呢。”

    余饮露往门内探了一眼,地方很小,脏衣服乱扔,地上随处都是垃圾,乱的没眼看。

    “纪川呢?我能见见他吗?”

    女人倚着门框,她那肥硕的身材几乎将门框给遮严实了,闻言冷笑道:“他病着呢,就别打扰他了。”

    余饮露抿了抿唇,“他什么病?看医生了吗?吃药了吗?”

    女人翻了个白眼,“问那么多烦不烦,俺又不会虐待他,赶紧走吧,俺很忙的,没工夫招待你。”

    那唾沫星子几乎喷到余饮露脸上了,余饮露深吸口气:“我见他一面就走。”

    这时里边传来孩子的哭啼声,女人脸色一变,跟个皮球似的滚了出去,也没来得及关门。

    余饮露走了进去。

    客厅很小,堆满了东西,一间卧室的门开着,女人在里边哄孩子,正对着的房间门紧闭着,厨房和卫生间挤在一起,到处都是陈年的污垢,尿骚味和霉变味儿混合在一起,余饮露有点反胃。

    “纪川?”她开口喊了一声。

    那间紧闭的房间内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余饮露正要走过去,女人抱着个一岁多的孩子走了出来,横在房门前,冷笑道:“余老师,这是俺家,没经过俺的允许进来,俺能告你私闯民宅。”

    这个词儿还是在电视剧里学的。

    余饮露后退一步,看了眼她怀里的孩子,哭的脸都红了。

    “你让我看一眼纪川,否则我有理由怀疑你非法监禁,我会报警的。”说着拿出手机。

    女人脸色一变,劈手就把余饮露的手机打落了,冷笑道:“欺负俺老实人是吧,你要不走,俺就出去嚷嚷,告你私闯民宅,欺负俺母子俩。”

    手机掉在地上,屏摔碎了。

    余饮露气的胸膛一鼓一鼓的,头回遇到这么不讲理的人,胡搅蛮缠,有理说不清。

    “你……。”

    女人得意的挑起眉头,那副嘴脸真是丑陋又油腻。

    “纪川,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是余老师,我来看你了。”余饮露大声喊道。

    女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将余饮露往门口推,余饮露个子娇小,哪儿是她的对手,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旁边忽然伸出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

    余饮露扭头,看清来人,惊讶道:“叶泠?你不是回家了吗?”

    萧云和扶着余饮露,“不放心,就上来看看。”

    余饮露叹了口气:“你回家吧,别掺合进这些事儿里,好好复习,为期中考试做准备。”

    萧云和淡淡道:“不急在这一时。”

    女人冷笑道:“还找了个帮手啊,赶紧滚,不然俺报警了。”

    萧云和冷冷的瞥了女人一眼,越过她往里走,女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去拉萧云和,萧云和速度太快,女人落了空,眼睁睁看着她走到门口,一脚踹了上去。

    本就在濒危边缘的木门摇摇欲坠,轰然倒地。

    女人发出杀猪般的尖叫,“俺的门……。”眼底闪过一抹慌张。

    ------题外话------

    后妈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