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74 乌龙
    赵母等到半夜,也没等来徐母的电话。

    赵琦琦虽然爱玩,但从没有夜不归宿,这丫头某方面来说还是很有分寸的。

    这个时候再给徐母打过去电话就有点不礼貌了,但事关赵琦琦的安全,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打过去电话,没人接。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赵母气的差点把电话摔了。

    故意的是不是?

    她给赵琦琦几个玩的比较好的朋友打电话,没有一个今晚见过她的。

    赵母越来越心慌,让司机赶紧出去找,跟赵父商量了一下,赵父认识警察局的人,天亮后要是赵琦琦还没回来,就报警。

    但是赵母越想气越不顺,天还没亮就拽着包出门了。

    直接去了徐家。

    徐家别墅安安静静的,保姆出门买菜的时候看到站在门口的赵母,吓了一大跳。

    天还青着呢,雾蒙蒙一片,乍然出现的个人,可不惊吓。

    保姆大着胆子上去,疑惑的开口:“赵夫人?”

    “您怎么在这儿?”

    “我要见你们家夫人。”态度十分强硬。

    保姆见她气势汹汹而来,不敢怠慢,赶紧进去通报了。

    徐母还没醒就被人叫起来了,情绪非常差,忍着见了赵母。

    赵母也不是来吵架的,她态度和缓的说道:“抱歉打扰了徐夫人的早觉,但我家琦琦一晚上都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据我所知,她昨晚是参加了徐少爷主办的Party,可否请徐少爷出来一下,我有些问题想问他。”

    这是把女儿失踪的原因怪到自己儿子头上了?

    徐母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冷笑道:“这跟彦晖有什么关系?参加Party的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人都要彦晖负责?我看是你家琦琦自己跑出去疯玩了吧,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就回来了。”

    “琦琦不是那样的人,从不会夜不归宿的。”

    “我看可未必。”徐母撇了撇嘴,着实看不上赵琦琦。

    长的不行,性子还浪荡,一看就不是安分守己的。

    “我来就是想问徐少爷几句话,这么多年,咱们两家起码还有点情分在吧,难道徐夫人真要做的这么绝吗?”

    赵母现在算是看透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要是女儿嫁进来,不知道被怎么磋磨呢。

    徐母烦躁的皱眉,问保姆:“去把少爷叫起来。”

    保姆瞥了眼赵母,小声说道:“少爷昨晚根本没回来。”

    徐母眉头皱的更深了:“什么?”

    赵母心里“咯噔”一跳,不会这么巧吧。

    一群少年少女,酒喝多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虽然她和赵父都希望女儿能嫁到徐家来,可也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啊,真要那样,丢人可丢大了。

    徐母也是想到了这点,脸色有点难看,可男孩子跟女孩子不同,就算真那什么了,吃亏的也是女的,她怕什么。

    赵母灵光一闪,不如趁机把生米煮成熟饭,徐母不行,可徐彦晖这孩子她是很看好的,儒雅绅士的翩翩少年,能力成绩都是拔尖,要是徐彦晖对女儿好,一个恶婆婆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她也是为女儿好,在全玉河市,都找不到第二个像徐彦晖这么好的夫婿了。

    先下手为强。

    赵母一脸惊讶的说道:“徐少爷也没回来?两人不会……?”

    徐母忍着气,“少爷昨晚在哪儿办的Party?”

    保姆说道:“应该是皇庭吧,少爷一般都去那儿玩。”

    皇庭有徐家的股份,私密性也好,徐彦晖一般也只去那儿,徐母早该想到的。

    她给皇庭的经理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徐母的脸色堪比锅底。

    皇庭的经理说徐彦晖昨晚确实在那里办Party,给自己女朋友庆生……后面就说的非常隐晦了,除非傻子听不出来。

    赵母看她脸色就明白了,眼泪说来就来:“我女儿还那么年轻啊,你们家彦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你情我愿的事情,别说的好像多委屈一样。”徐母心底暗恼徐彦晖不争气。

    “我家彦晖多好一孩子,多少女生倒贴他他从来都不多看一眼,我看这次肯定被狐媚子主动勾引的。”

    说到这里赵母就来气,恨不得把赵琦琦给大卸八块,她那么好的儿子啊,就这样被贱人给染指了。

    起身,也不管赵母,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

    赵母赶紧跟了上去。

    徐母一路杀到皇庭,经理看到她就头疼:“徐夫人……您是来找徐少的吗?”

    “他在哪个房间?”

    经理不敢得罪徐夫人,老老实实的说了,徐夫人要过来钥匙,就跟捉奸的正主似的,杀气腾腾的冲了过去。

    赵母一看就坏了,没想到徐母脾气这么大,到时候吃亏的可是她的女儿啊。

    徐母打开包间门,赵母进去后,第一时间反锁上,女儿的丑事可不能宣扬出去。

    大床上,躺着两个人,地上散落着衣服。

    其中一个是徐彦晖,旁边鼓鼓的,蒙着被子也看不清脸。

    徐母直接冲上去就要掀开被子打人,赵母反应比她更快,拦在徐母之前将人抱在怀里,扭头怒声道:“徐夫人,你别太过分。”

    徐彦晖被吵醒了,一睁眼看到床头的两人,下意识裹紧了被子,震惊的说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那慌里慌张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时的半分优雅绅士。

    徐母指着他:“好,真好啊,我早说过让你离那个女人远点,你非不听,现在还把人弄到床上去了,你可真行啊。”

    徐彦晖放空的大脑渐渐回神,人也平静了下来,说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这还有什么好误会的,亏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好孩子,都是我瞎了眼,你毁了我女儿的清白,我赵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赵母义正言辞的说道。

    徐彦晖皱眉看着赵母:“你在说什么?”

    他真的懵了,到底都什么跟什么啊。

    赵母只当他还在狡辩,抱着怀里的人哭了起来:“我的琦琦啊,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肯定是这个人引诱你的对不对……你放心,妈就算倾其所有,也要替你讨个公道。”

    徐母有点慌了,这话什么意思?准备诬陷它儿子吗?

    琦琦?徐彦晖很快反应过来,正要说话,赵母怀中的人忽然动了一下。

    赵母掀开蒙在她脸上的被子,当看清那张脸,尖叫了一声,猛然把人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