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83 狂妄的影帝
    枪林弹雨、血鸣厮杀。

    无边无际的黑暗,永无止尽的杀戮,窒息痛苦的绝望……

    像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罩来,挣不脱,逃不过,只能沉沦于无尽的深渊。

    模模糊糊间,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美丽、清澈,却又虚无缥缈。

    那双眼睛,似曾相识。

    窗外风雨如晦,木窗被残风拍打的“呜呜”作响,像小兽的呜鸣,在这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越发显得室内安详静谧。

    门外有人小声说话,虽然被雨声掩盖了些许,但还能听出小男孩清澈脆亮的声音。

    “小哥哥还没醒吗?这是师父熬的粥,如果他醒来喂他喝一点吧。”

    声音如同飘在云端,显得有几分不真实。

    “吱呀”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云歧缓缓睁开双眼,眯了眯眼睛,才适应眼前的光亮。

    男人见他醒来,立刻惊喜的走过来:“你醒了。”

    云歧想坐起来,一动牵扯到伤口,脸色白了几分。

    男人赶紧摁着他的肩膀:“你现在还不能动,幸好没伤到心脏,但失血过多,得好好休养。”

    云歧一张口,发现声音嘶哑的厉害:“现在什么时间了?”

    “距离你昏迷过去,已经快一天一夜了。”

    云歧闭了闭眼:“这次是我大意了。”

    “伤你的人是谁?”

    云歧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暴露,足以见得他内心的震荡。

    “青龙会。”

    男人了然,仿佛早已猜到:“看来李乔是觉得自己日子过的太舒坦了,以前他藏得深,这次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证据拿到了吗?”

    云歧冷笑了一声,只见他抬起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块黑色的机械表,右手在表盘上一拨,表盘上的玻璃往旁边移开,不知摁了哪里,一个芯片从表盘底部吐出。

    云歧手指捏着芯片,递给男人:“都在里边。”

    男人伸手接过。

    云歧想到什么,问道:“昨晚是谁救的我?”

    “当时有个女孩用你的手机打电话给我,当时我就在楼下,我上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听声音很年轻。”

    云歧抿了抿唇,眉头微蹙。

    “对了,你的经纪人一直在打你的电话,应该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要不要先回个电话?”

    云歧忽然想到今晚是金鹿奖颁奖典礼。

    他失踪了,李行现在应该急疯了吧。

    一个金鹿奖的得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公司和粉丝对他寄予厚望,这些人他没有资格辜负。

    可如今他身受重伤,京都远在千里之外,就算插上翅膀飞过去也晚了。

    云歧叹了口气,“把电话给我。”

    今晚的金鹿奖颁奖典礼可谓极尽隆重,红毯上争奇斗艳,星光熠熠,外围的粉丝翘首以待,山呼海啸。

    嘉宾基本走完了,记者才意识到,云歧呢?

    难道压轴吗?

    最后一个走上红毯的是张蛟,作为国际知名大导,他的名气和地位在电影届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也是这次金鹿奖的评委会主席,他算是最有资格压轴的嘉宾。

    等张蛟走完之后,红毯上安静下来,保安已经开始往回撤了。

    记者们傻眼了,云歧呢?

    作为影帝的最大热门人选,云歧最近热度很高,多少粉丝和媒体都是冲着他来的啊,难道今晚他不出席了?还是走的特殊通道?

    一直到颁奖典礼开场,云歧都没出现。

    守着直播的粉丝和网友各种炸锅猜测,云歧到底去哪儿了也被刷上了热搜词条,并以坐火箭的速度飙升。

    也不怪粉丝炸毛,云歧本来就低调,距离他上次露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完全销声匿迹,连个路透都没有,粉丝早就翘首以盼等着金鹿奖上他露面以解相思之苦。

    可谁知金鹿奖没等来他的身影,粉丝哪儿还坐得住。

    微博上有个营销号发了一张路透照,云歧的经纪人和助理赶往金鹿奖颁奖典礼,却没有云歧的踪影,并配上机场照,李行在圈内名气很大,基本熟悉娱乐圈的都认识,而窦一托枸杞的福,在粉丝那里也很有姓名,混粉圈的谁不认识这俩人。

    随后又有一套两人坐在颁奖典礼现场的照片流出,还是没有云歧。

    粉丝不干了,我的云哥哥呢?都入围影帝了怎么还不出现?难道要把影帝拱手让人?

    网上闹的很凶,粉丝炸了公司微博,势必要讨说法。

    李行已经跟主办方交涉过了,主办方表示理解,李行心底有些忐忑。

    一些猪肉奖之类的可能需要入围者到场才会颁给你,但金鹿奖这样国内主流的顶级奖项,应该不会如此儿戏吧……

    不过云歧缺席,不管有什么样的原因,这次免不了一顿嘲了,对家势必会以此大做文章,他已经提前跟公司公关部打过招呼了,注意控制网络舆论。

    心底把云歧祖宗十八代都拖出来骂了一顿,这臭小子,整天给他找麻烦。

    气归气,可他更担心他出什么意外。

    台上,主持人正念着慷慨激昂的开场词,观众席一片安静。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李行摸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激动的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扫了眼四周,见没人注意自己,猫着腰走出观众席,找了个偏僻的角落。

    接通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劈里啪啦一顿骂。

    大喘一口气,李行皱了皱眉:“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抱歉李哥,我这边确实有点事,没能提前跟你打声招呼,颁奖典礼我赶不过去,奖你帮我代领了吧。”

    李行气笑了,扯了扯领带,“就你这态度,你确定人家主办方会把奖颁给你?你是不是还没从梦里醒过来啊?”

    这么确定自己能拿奖,这份自信也没谁了。

    但别说,李行还就欣赏他这种有资本的嚣张。

    男人的声音清朗中夹杂着一抹嘶哑,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李行下意识皱了皱眉。

    “那只能证明评委会是一群瞎子。”

    这话极其狂妄。

    李行捂着手机扫了眼四周,幸亏没人听见,不然这小子的形象就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