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94 秋画醒来
    京都。

    某私立医院顶级vip病房内。

    “小姐,您多少吃点吧,都好几天天没进东西了,光靠输葡萄糖,这身体也吃不消啊,看看你都瘦的皮包骨了,老婆子我看的心疼啊。”张妈手里端着一碗粥,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病床上躺着一个形销骨立的少女,本就巴掌大的小脸瘦脱了形,面色有种病态的苍白,即使闭着双眼,也有种我见犹怜的楚楚风姿。

    闻言少女那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却始终没有睁开双眼。

    张妈叹了口气,小姐三天前就醒了,可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她一开始还以为小姐脑子烧傻了呢,可把她给吓坏了。

    小姐刚醒过来的时候,疯了一样抓着她的手问:“现在是什么朝代?”

    她愣愣的:“什么什么朝代?咱这是华国啊,小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老婆子啊?”

    “华国?哪个华国?”那双总是小鹿一样清澈纯真的目光里此刻闪烁着凛冽的锋芒,令人不敢逼视。

    张妈哪里见过这样可怕的小姐,结结巴巴的说道:“全世界就这一个华国啊……。”

    女孩忽然抱着脑袋,痛苦的蜷缩在病床上,她被这阵仗吓坏了,赶紧喊医生来,医生护士一番周全的检查后,得出结论,已经脱离危险,接下来只需好好休养。

    她拉着医生说了半天,怀疑小姐脑子烧出问题了,年轻俊美的医生只淡淡一笑:“经过检查,宁小姐的脑子没有任何问题。”

    这位医生别看年轻,医学界的影响力可不低,是这家私立医院的活招牌,多少高官权贵排队找他看病,若不是大少爷跟这家医院的院长有交情,还请不动这尊大佛呢。

    人家都这样说了,张妈也不好纠缠。

    可这三天来,小姐不吃不喝,不言不语,要不是还有呼吸,跟死尸也差不多了。

    再这样下去,恐怕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病床上的少女也就是秋画,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郡主落湖后,虽然她不会游泳,依然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被冰冷的湖水淹没的窒息感依旧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中,即使过去了那么久,想起来依旧手脚冰凉,心口窒闷。

    她眼睁睁的看着郡主被奸人所害,她救不了郡主,愧疚和自责令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出身名门,本也是千金闺秀,然五岁时家逢巨变,遭奸人所害,祖父父亲蒙冤入狱,不日斩首示众,母亲姐姐被充军妓,两人都是烈性女子,以死明志,她亲眼目睹这一切,临死前母亲告诉她,不要报仇,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被辗转卖入青楼,逃几次被打几次,即使遍体鳞伤,她也从未放弃逃离。

    那日漫天大雪,她衣不蔽体的跑出来,几个龟奴在后边骂骂咧咧的追赶,她身上新伤旧伤加在一起,走一步,地上的鲜血便多一滴,那殷红如同盛开在雪地里的红梅,却越发刺激的那几个龟奴心中的兽性。

    她跌倒,他们大笑,像看玩意儿一样的看着她挣扎。

    她一次次的爬起来,跌倒,她终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雪地里爬行,她不想认命,她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跌入淤泥里,她想活着,干干净净的活着。

    终于、寒冷让她渐渐失去知觉,她以为她的生命将会在这里终结,虽终不甘,但到底是种解脱。

    “叮叮叮。”铃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如梦里母亲温柔的呓语。

    马车轮子滚过雪地,发出清脆的咯吱声,那是她听过的,这个世上最好听的声音。

    “何人拦路?”官家侍卫的声音威严冷酷,几个龟奴本不以为意,可看到那马车上的标识,瞬间双膝发软跪了下来。

    “参……参见宁国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夏只有一位长公主,当今天子的孪生胞妹,先皇和皇太后的掌上明珠,护国大将军萧玉的结发妻子——宁国长公主。

    这些龟缩在青楼的龟奴哪里见过这等尊贵之人,当即吓得瑟瑟发抖,跪伏在地。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在侍卫大惊失色的目光中身姿灵巧的跳到地上,马车里传来女子温柔无奈的声音:“安安,你又调皮了。”

    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双金丝云纹的小巧绣鞋,上边点缀着硕大的珍珠,与雪色融为一体,却比白雪更加夺目耀眼。

    “你受伤了吗?”小女孩轻灵悦耳的声音如同百灵鸟的歌声落在耳畔。

    她费力的抬头。

    天边日光晃眼,梳着双丫髻的小女孩蹲在她面前,粉色的披风映得小脸唇红齿白,一双眼睛又大又亮,闪烁着纯真灵动的光芒,仅从那还带着婴儿肥的眉目间,似已能窥到女孩长大后的风华绝代。

    “救……救我。”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抓住她的披风一角,像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眼中迸发着浓浓的求胜欲。

    马车里钻出来一位通身气度不输官家主母的女子,但在小女孩面前却极为谦卑恭敬。

    “郡主,外边风大,请回马车里吧。”

    “嬷嬷,她好可怜啊,我们带她回去吧。”

    嬷嬷皱眉看了地上那人一眼,那眼神极为严苛冷酷,令她有种无所遁形的窘迫。

    嬷嬷挥了挥手,有侍卫走上来,将她带了下去。

    小女孩走到几个瑟缩的龟奴面前,笑语晏晏:“是你们欺负她了吗?”

    几个龟奴吓得瑟瑟发抖,这可是宁国长公主和护国大将军萧玉的独女永安郡主,听说当今天子对她也是极为宠爱,小小年纪,通身尊贵骄矜的气势已令人不敢直视。

    她不知道那几个人的下场,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她在公主府苏醒,吃穿用度都极好,休养了半年,身体才慢慢转好,但她从没见过郡主。

    半年后,她被嬷嬷送去一个封闭的地方,这里有一百多个小女孩,会有专人每天教导她们,四艺四绝,以及拳脚功夫都要精通,她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教导的嬷嬷对她很满意。

    后来她才知道,只有最出色的四人才会被送往郡主身边服侍。

    从那之后,她更加努力。

    她每一项都完成的很出色,最后一项教导,便是忠心。

    唯一的主人只有永安郡主,生是永安郡主的人,死是永安郡主的鬼。

    那些同龄的女孩都被洗脑了,只有她,从始至终非常清醒。

    她的命是永安郡主给的,不用任何人告诉她,她也知道,从此以后她活着唯一的意义,就是永安郡主。

    三年后,她站在永安郡主的面前,小姑娘长高了,出落的更加美丽,那双眼睛一如既往清澈灵动,却被时光赋予了更多的智慧和超脱年龄的沉静。

    那一刻,她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无名,请郡主赐名。”

    “怎会无名呢?你原先叫什么名字?”女孩把玩着白玉棋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宁秋,但因犯了长公主名讳,这个名字不能再叫。”

    少女沉吟了一下,目光落在书卷上,怔怔道:“人生若只如如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秋为姓,画为名,以后,你就叫秋画吧。”

    ------题外话------

    明天上架明天上架明天上架重要事情说三遍,想不想要二更嘎嘎

    秋画对郡主的感情不一般,不是普通的主仆之情,就算换了一个时代,两人的身份阶级翻转,她也不可能违背自己的初心,为我们忠心耿耿的秋画姐姐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