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98 自作自受 自知之明
    “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萧云和松手,叶奶奶一个趔趄,眼看要摔地上,叶琳本就离得近,赶紧眼疾手快的扶着她。

    叶奶奶喘着粗气,手指颤抖的指着萧云和:“你个孽障,老天爷啊,俺叶家究竟造了什么孽,竟然招来这么个灾星。”

    萧云和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仿佛刚才摸过什么脏东西一样,那悠闲又高高在上的样子气的叶奶奶直翻白眼,叶琳嘴角微抖。

    这个侄女现在厉害了。

    “原来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造了什么孽,你自己心里清楚吧。”

    “小泠,这话过分了。”叶琳拍着叶奶奶的背,语气也不敢太重。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看把奶奶气的。”叶暖走过来说道。

    看着萧云和的眼神闪烁着刻骨的恨意。

    萧云和勾了勾唇,“我来呢,不是跟你们废话的,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听好了。”

    “第一,叶永邱虹是自作自受,跟我没关系,当然如果你们非要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们出事是我造成的,你们开心就好,第二、我跟叶家再无瓜葛,生恩你心里清楚,至于养恩,从小花在我身上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的还给你们,我希望从此以后,你们能离我的生活远一点,再见便是陌路。”

    她一直注意着叶奶奶的表情,当她说到生恩的时候,叶奶奶表情明显变了。

    萧云和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

    叶奶奶惊疑不定的看着对面的少女,难道她知道了?

    萧云和笑的意味深长,落在叶奶奶眼中就更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果然,就是个白眼儿狼。

    “你说这样的话还有没有良心?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自私恶毒的姐姐。”叶暖忍不住骂道。

    “你应该问你爸妈,而不是问我。”萧云和目光毫不退缩,那眼中的讽刺冰冷令叶暖下意识心颤。

    叶琳是真被她这六亲不认的架势吓到了,叶永和邱虹到底有多对不起这个孩子?看给人逼的。

    “我是认真的,不要试图挑衅我的底线,后果你们承受不起。”萧云和语气冷沉,掷地有声,几人同时感受到一股从脚底板升起的寒气,浸透到四肢百骸。

    仿佛一只看不见的手掐住了脖子,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萧云和起身,不再看呆愣在原地的三人,抬步离开。

    “姐姐,你要走了吗?”姗姗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琳赶紧把姗姗藏到身后,对萧云和抱歉的笑笑:“这孩子不懂事,你别见怪。”

    萧云和看了她一眼,那眼神相对刚才柔和了不少,但叶琳可不敢掉以轻心,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叶琳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反了天了她,你妈怎么教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哎呦我的头……。”叶奶奶一气过头就头疼,她忍不住靠在沙发里哼哼起来。

    “她想跟我们断绝关系,做梦。”叶暖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是,不能这么便宜了她。”不过一个黄毛丫头,叶奶奶不会承认她刚才被唬住了。

    这时门铃声再次响起,叶琳以为是叶泠去而复返,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一头小卷儿,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你是谁?”叶泠警惕的打量着她。

    “我找叶暖。”女人推开她直接走了进去。

    “东梅阿姨?”看到来人,叶暖下意识皱了皱眉。

    “老太太也在啊。”张冬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自觉的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爸妈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灾祸,哎……。”张冬梅摇了摇头。

    “还有老太太,别太伤心了,一定要注意身体。”

    “这么晚了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张东梅笑了笑,感觉有点儿不合时宜,很快就把笑容收了回去。

    “是这样的,你妈之前托我给你姐说媒,已经办成了,你妈拿了我的定金,现在你爸妈出事,这媒也成不了,我来是要回定金的,这不,白纸黑字写的清楚着呢。”说着拿出来一张纸,上边写着定金十万,有邱虹的签名和红手印。

    “本来这时候说这话有些不妥当,但男方那里催得紧,我也是没办法。”

    叶永邱虹两口子进了牢里,没个一年半载出不来,这门亲事算是黄了,而且男方家一听说俩人住牢,任凭这女孩有多优秀,死也不同意了。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都怕惹上麻烦。

    叶奶奶愣了愣:“什么媒?给谁说的?”

    张东梅趴在叶奶奶耳边说道:“给你们家泠泠说的,男方家条件很好,光彩礼就五十万呢,泠泠能嫁过去是她的福气,可惜俩人出了事,这门亲成不了呢,只能说泠泠没这个福分。”

    叶琳咂了咂舌,心底对叶泠的同情更深了。

    人叶泠才十六岁吧,就急着把人嫁出去,吃相太难看了。

    也怪不得人叶泠翻脸无情。

    叶奶奶小眼眯了眯,一丝精光闪过:“谁说没福气的,她爸妈不在,俺这个奶奶在,这门亲我说了算。”

    张东梅看出来这老太太打的什么算盘,说实话她也舍不得,中间能捞不少油水儿呢,但男方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叶永两口子的事情,死活不同意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您一个人说了也不顶用啊,人男方家父母不同意了,我也没办法。”

    叶暖说道:“那个男的还没见过我姐吧?”

    “没见过。”

    叶暖笑了笑:“若那个男的同意,他的父母也不好阻拦吧?”

    张东梅瞬间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不由得仔细的看了眼面前的少女。

    那可是她亲姐,这么狠得下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不过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张东梅笑了起来:“那可是个宝贝疙瘩,夫妻俩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过叶泠……。”记得那小姑娘总是垂着脑袋,其貌不扬,木讷笨拙的,没那个魅力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吧。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这个保媒的也不想看到这门亲黄了吧,俺们家泠泠年轻漂亮,难道配不上对方?笑话。”叶奶奶冷哼道。

    张东梅想了想,一张胖脸笑成了菊花:“我也是一百个不忍心,但男方那里……就按小暖说的,让两个人先见一面,要是男方有意,他爸妈那里也不得不同意。”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人现在是铁了心把叶泠卖了换钱,虽然有点同情那个姑娘,可人家家人自己都不在乎,她心疼个锤子。

    叶奶奶拍着胸脯保证:“叶泠那里俺搞定,放心吧。”

    商量好后,张东梅也没多坐就走了,从这家出来后忍不住摇了摇头。

    她自己是有女儿的,当初这门亲事她是没想着找叶家的,毕竟年龄太小,正上学呢,这不是把人家往火坑里推吗,还是邱虹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主动来问她的。

    当时她都吃了一惊,邱虹家里条件不错,也不缺钱啊,干嘛把女儿急匆匆的嫁出去……她没有儿子,又不是农村,为了儿子卖女儿。

    这要传出去丢面子是小,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可邱虹铁了心,她也是听邱虹说的,那姑娘成绩不好,性格也闷,不会做人,跟她妹妹叶暖没法比,嫁人也算个出路了,她是为了叶泠好才这么做的。

    叶泠这孩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确实在她妹妹的光环下显得默默无闻,她想着邱虹应该不会害自己女儿吧,应该真是为了叶泠好。

    这个媒她揽了下来。

    没想到叶家很快就出了事,两口子铁窗泪,男方那里听说后死活不同意了,她本想作罢,可没想到,这家的老天婆比邱虹还急。

    还有叶暖,叶泠可是她亲姐姐,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张东梅等电梯的时候,忽然想到刚才在一楼遇到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的少女,忍不住在脑海中回味。

    长的真漂亮,跟大明星似的。

    活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最好看的女孩子。

    跟她一比,叶家那个叶暖就太寒酸了。

    果然,人跟人是不能比的。

    ——

    “奶奶,你答应她了,可叶泠那里怎么办?她是绝对不会配合的。”

    叶奶奶沉吟了一下,“总会有办法的。”

    “妈,小泠刚才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咱这么做不妥吧?”叶琳说道。

    “姑姑,你这是帮叶泠说话吗?”叶暖冷笑道。

    叶琳抿了抿唇:“我只是觉得叶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咱还是别惹她了。”

    “她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做了错事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你看她对奶奶对你有一点尊重吗?我们有什么好怕她的,你要是怂了就回家。”

    叶琳脸色有点难看,嘴巴这么利索刚才叶泠在的时候你咋屁都不敢放呢,就会窝里横。

    “好了,俺心里有分寸。”叶奶奶不悦的说道。

    目光一转,落在姗姗身上,姗姗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躲在叶琳身后。

    叶奶奶露出一个慈爱的笑,招了招手:“姗姗,到姥姥这儿来。”

    姗姗抓着叶琳的衣服。

    叶琳拍了拍姗姗的背,轻声道:“姥姥叫你呢,去吧。”

    姗姗垂着脑袋走了过去。

    叶奶奶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姗姗啊,你喜欢你大表姐吗?”

    姗姗瞥了眼坐在旁边的叶暖,叶暖眼神不善的盯着她。

    姗姗抿了抿唇,小声道:“两个表姐我都喜欢。”

    叶暖冷笑了一声,小小年纪就这么圆滑。

    “那你最喜欢大表姐还是二表姐呢?”

    姗姗垂着脑袋,抿唇不吭声。

    姥姥的声音就像蛊惑小红帽的大灰狼,她是小红帽吗?

    ——

    萧云和今日来就是摆出一个态度,如果死性不改,就别怪她不留情面。

    从小区出来,已是华灯初上。

    萧云和沿着路边走,夜风微燥,吹在脸上有丝丝热意。

    夏天马上就来了。

    走着走着不知道走到哪儿了,旁边有条街,灯火通明,各类小吃摊左右开弓,人声嘈杂。

    萧云和正好肚子饿了,走了进去。

    有卖混沌的、卖炒粉烩面的,一张小桌子,两张小凳子,抬头就是星星,就着微风和夜色,两三朋友边闲聊、边喝酒。

    虽然环境不怎么样,但却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

    萧云和满身的贵气跟这个地方格格不入,仿佛误入人间的仙子,不少目光在她身上流连,有摊主招呼她,萧云和充耳不闻,一路往里走。

    终于找到一家人少的摊子,看着也比别家干净,摊主是个中年男人,正坐在小方桌上辅导一个小女孩写作业。

    萧云和走过去,老板赶紧站了起来:“吃点什么?”

    这女孩一身贵气,莫名的令他这小老百姓有点儿紧张。

    萧云和看了眼菜单:“馄饨吧。”

    “好嘞,稍等。”老板拧开火,洗了洗手,开始捏馄饨,手法特别快,看的人眼花。

    小姑娘看了眼萧云和,用袖子把凳子擦了擦,甜甜的说道:“小姐姐,坐。”

    “谢谢。”萧云和坐下来,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

    “小姐姐你长的好漂亮。”小姑娘清澈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和向往。

    萧云和勾了勾唇,目光落在她的作业上,指着最新的一道题:“错了。”

    小姑娘愣了愣,摊主扭头,有些尴尬的说道:“俺文化水平不行,瞎指导,差点误了孩子。”

    小姑娘拿着笔,咬唇,一脸苦思。

    萧云和一点点引导她的思路,小姑娘双眼忽的一亮:“我知道了。”

    飞快的在本子上写上了正确答案。

    小姑娘仰脸,崇拜的看着萧云和:“姐姐好厉害啊。”

    萧云和笑了笑,“因为我比你多吃了几年的盐啊。”

    声音很温柔,很动人,小姑娘在想,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了。

    很快老板端着一碗馄饨放在萧云和面前,碗很大,量很多,热气腾腾。

    老板还送了一碟花生米,搓着手说道:“谢谢你给俺孩子辅导功课,这花生米不值几个钱,别嫌弃。”

    馄饨皮滑馅儿多,萧云和很少吃这东西,在露天的街头吃破天荒头一次,但感觉还不错,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

    老板见她没有露出任何不满,放心的松了口气。

    萧云和只吃了三分之一便放下了勺子,老板有些紧张,以为不合她胃口。

    萧云和笑道:“馄饨很好吃,只是我胃口一向小,倒是浪费了。”

    她那个时代的贵族礼仪便是吃饭只吃七分饱,多一分都不行,她倒是养成习惯了,再嘴馋也不会越过那条线。

    萧云和付钱走人,往前走了一段,小吃摊渐渐消失了,是条街道,两边霓虹闪烁,动感的DJ声若隐若现。

    萧云和循声找过去,一进去,里边乌压压的人头。

    原来是家酒吧。

    萧云和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一进去就感受到热情奔放的气氛,空气中混合着香气和酒气,灯光闪的人眼瞎,舞池里男男女女随音乐扭动,画面相当劲爆。

    就是音乐声太大,吵的有点耳膜疼。

    萧云和走到吧台前,调酒师扫了她一眼,“小姐,喝什么?”

    萧云和看他手里玩出花来的酒瓶,“白开水。”

    调酒师一个拿不稳,酒瓶差点摔地上。

    来酒吧喝白开水?这姑娘特立独行啊。

    不过还是倒了杯白开水,“美女,第一次来啊?”

    调酒师的眼神贼亮贼亮的。

    萧云和两指捏着杯沿,端起来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唇边一丝冷笑稍纵即逝。

    少女齐耳短发,包裹着精致的小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令她多了几分秀雅的书香气,灯光闪烁模糊,令那双镜片后的眼睛显得越发神秘朦胧,低头的瞬间,仿若一只慵懒的波斯猫,撩的人心里痒痒的。

    不少男性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灼热又蠢蠢欲动。

    萧云和放下杯子,唇角勾着玩味的笑,抬头的瞬间,仿佛一束光从眼前绽开,少女的容颜魅惑众生。

    调酒师有一瞬间的晃神。

    “这水里,加了什么东西?”

    萧云和的嗅觉尤其灵敏,前世她也是江湖里混过的,有些人就会使下三滥手段,她中过一次招,从那之后她就特地训练嗅觉的分辨能力,除了真正无色无味的顶级毒药外,一般的迷药和蒙汗药躲不过她的鼻子。

    调酒师眼底划过一抹慌乱,面上却镇定的说道:“这水没问题,你别随便冤枉人。”

    萧云和笑了笑,把杯子推到他面前:“既然没问题,那你喝了。”

    调酒师皱了皱眉。

    “怎么,不敢了?”少女下巴微抬,巧笑倩兮,眉眼却十足的冷艳高贵,莫名令人不敢逼视。

    调酒师心道在自己的主场,他怕什么,“美女,我看你是第一次来,不懂我们这里的规矩,没关系,慢慢你就知道了。”

    调酒师话落,一只手搭在萧云和肩膀上。

    萧云和眸光一凛,调酒师忽然感觉脖子凉飕飕的。

    “美女,火气挺大啊,陪哥哥喝酒吧。”

    油腻的声音刚落地,只见萧云和单手扣着那只落在她肩上的手,一拉一折,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尖叫,萧云和将那手甩了出去,那人一个翻滚倒在地上。

    从始至终萧云和都没有回头。

    她的动作太快,调酒师还没看清那人就飞出去了,他惊疑不定的看着萧云和,拿起桌子上的对讲机说道:”李哥,这里有人闹事。“

    被打的人捂着胳膊爬了起来,那条手臂软塌塌的,最轻也是个骨折。

    ”艹……小丫头下手挺狠,你给我等着。“

    一抬手,几个男人走了过来,这边的动静不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舞池里不少人都停下动作望了过来。

    几个高壮的男人站在萧云和身后,从身高上便带来一种天然的压迫感,另外有两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也赶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萧云和。

    萧云和面不改色的扫了眼调酒师,唇边的笑玩味勾人:”这杯水,喝了。“

    语气很轻,却带着一股隐隐的威严,调酒师下意识心神一颤。

    这女的神经病吧。

    调酒师冷笑道:“小姑娘,我警告你,这里可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

    萧云和挑了挑眉,美丽的眼睛在灯光下流光溢彩,蛊惑人心。

    她只是静静看着,眉眼自有一股傲然之气,什么话都不说,但态度已十分明显。

    真砸场子的。

    调酒师招了招手:“把闹事的给我赶出去。”

    两个黑衣人走上来,手还没摸上萧云和的肩膀,忽然一个人影冲过来。

    ”干什么呢?“

    两个黑衣人愣神的功夫,那人已经冲到萧云和背后,拦在她面前,面对两个黑衣人。

    黑衣人面面相觑,看向调酒师。

    ”小衣,你出来凑什么热闹?“

    萧云和看着眼前的熟人,下意识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面前的人皮衣皮裤,头发是时下很流行的锡纸烫,挑着眼线,一双桃花眼多了几分媚态,相比学校清爽的美少年,显得阴柔了许多。

    欧阳裔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向调酒师,“张哥,这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过去了。”

    调酒师目光在两人之间飘来飘去,哼道:“你这个朋友脾气挺大。”

    欧阳裔无奈的看了眼萧云和,眼神制止她接下来的话。

    调酒师说道:”现在不是我说了算的事儿了,她把人家胡总给打了,你看人家胡总给不给你这个面子?“

    欧阳裔扭头,那个叫胡总的呲牙咧嘴的说道:”你滚一边儿去,没你的事。“

    欧阳裔站在原地没动,将萧云和护在身后,镇定的说道:“胡总,我朋友性格直率,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海涵个屁,你要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

    欧阳裔咬肌微凸,扭头看了眼萧云和,眼底有无奈有好笑。

    ”那对不住了。“

    胡总笑了起来,以为这小子识时务。

    却见欧阳裔忽然抄起吧台上的酒瓶子,转身就朝胡总的人脑袋砸了下去。

    瞬间鲜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四周响起一阵惊呼,没料到她说动手就动手。

    调酒师骂道:”小衣,你疯了吗?“

    ”MD,敢占我朋友的便宜,当小爷好欺负是不是?不给你点儿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欧阳裔一边骂道,一边踹翻一个冲上来的黑衣人。

    胡总大骂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小爷早想揍你了,你个老色狼整天想着占女人便宜,咸猪手竟然伸到小爷闺蜜身上去了。“

    胡总看她动手挺猛,几个男人眨眼就被她干趴下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我警告你……你……你别乱来,我报警了。“

    ”有胆子你就报,小爷怕你就跟你姓。”

    调酒师一看失控了,对萧云和说道:“快让她停手吧,这酒吧都要让她砸了。“

    萧云和从包里抽出一沓现金仍在柜台上,勾唇:”砸多少,本姑娘赔多少。“

    调酒师看她那嚣张的模样,心底有些不详的预感,难道不小心招惹到一个大人物了?

    看穿戴和气质明显就不是普通人,刚才那一手也不是寻常女人能有的身手,惹了大麻烦还如此气定神闲,是真有倚仗无所畏惧还是对胡总的身份一无所知?

    他希望是第二种,那就是在作死,可若是第一种……死的就是他。

    调酒师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现在这情况,兜不住了。

    酒吧的负责人这时出现,欧阳裔压着胡总走到萧云和面前:“道歉。”

    胡总一脸憋屈,可两条胳膊都被掣肘着,不甘不愿的说道:“对不起。”

    “声音大点儿。”

    胡总牙根紧咬:“对不起。”

    今晚这么多熟人都看着,丢人丢大发了。

    欧阳裔松手,冷笑道:“滚吧。“

    胡总咬牙切齿的瞪了眼两人,目光最后停留在萧云和身上,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阴沉,在一众围观下狼狈的离开。

    负责人皱眉看着欧阳裔:”小衣,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辞职,胡文要报复让他来找我,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欧阳裔。”

    负责人叹气:“简直胡闹,胡文那什么人,你今天彻底得罪他,以后有你受的。”

    “随便,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朋友被欺负。”

    调酒师知道负责人齐哥挺欣赏欧阳裔的,看他那态度也没想追究欧阳裔的责任,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却见那黑衣少女望了过来,他当即心脏“咯噔”一跳。

    那少女巧笑嫣然的指了指水杯:“还没喝呢,不如我请你们管事的喝了吧。”

    这句话是赤裸裸的威胁。

    调酒师没想到她这么记仇,眼看着欧阳裔和齐哥的眼神都看了过来,咬了咬牙,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萧云和满意的点头:“人在做天在看,有些底线是不能碰的。”

    调酒师放下杯子就跑了下去。

    欧阳裔挑了挑眉,对男人道:”齐哥,这是我闺蜜、叶泠,第一次来这里,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齐哥目光落在萧云和身上,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这姑娘,能跟欧阳裔这个疯子混在一起,也不是个简单角色。

    萧云和轻点头算作招呼,齐哥说道:”你们俩玩吧,今晚的酒水我买单。“

    欧阳裔笑了:”谢谢齐哥。“

    齐哥走了之后,欧阳裔坐在萧云和身边,笑道:”那混蛋玩意儿给你喝的里下东西了吧。“

    酒吧的常规操作,那调酒师跟胡文以及一些常年混迹在这儿的男人沆瀣一气,只要是看着青涩落单的小姑娘,一杯酒下去把人迷晕,可不任那些人渣为所欲为,为此有好几个姑娘中招了,也幸亏叶泠警觉,不然落到那些人手里就惨了。

    “我是那种吃亏的人吗?”萧云和勾了勾唇。

    欧阳裔摇头失笑:“亏我还替你出头,你屁股可真坐得住。“

    ”那是因为我信得过你。“萧云和扫了眼四周,”你在这儿兼职?“

    这时过来个年轻的调酒师,一张娃娃脸很可爱,对着萧云和笑了笑。

    欧阳裔手指敲了敲桌面:“给我朋友来杯柠檬茶。”

    年轻的调酒师叫小谦,,麻利的冲了杯柠檬水放到萧云和面前,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阳光干净。

    ”请放心喝。“

    然后调了杯五颜六色的放在欧阳裔面前。

    欧阳裔端起来一口气喝光,拍了拍萧云和的肩膀:”看好了。“

    话落穿过人群直奔向舞池尽头的舞台。

    舞台上一个乐队正在演奏,打碟者正随着音乐节奏摇晃着身体,时不时和台下的人互动。

    欧阳裔一手撑着舞台边沿身姿利落轻巧的跳了上去,和打碟者交涉了一下,打碟者将话筒让给她,自动退出了舞台。

    欧阳裔站在舞台中央,一束追光打在她身上,少年长身玉立,微挑的桃花眼加上微勾的眼线仿若一个妖精一般,邪魅慵懒,光芒耀眼。

    ”Hello,大家晚上好。“

    少年低沉的声音如同大提琴音,台下的观众瞬间疯狂起来,”小衣……小衣……。“

    喊的最疯狂的是站在前排的一群女生,嗓子都要喊哑了。

    叫声经久不息,气氛越发火热。

    萧云和遥望着舞台上的少年,勾了勾唇。

    天生的舞台魅力让她在追光灯下万丈光芒,与学校里那个总是懒懒散散的少年天壤之别。

    小谦笑道:“小衣是我们这里最火的驻唱歌手,粉丝超多的,有好多小姑娘都是为她而来。”

    ”我是小衣,很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陪伴,这将是我在这个舞台上唱的最后一首歌,这首歌送给我的好朋友,愿你能随心所欲,自由生长。“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一种无言的默契在两人之间静静流淌。

    她一唱起歌来整个人的气场就变了,粤语歌咬字没有丝毫问题,感情充沛饱满,第一句起的瞬间,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台下的小姑娘们喊的更兴奋了,一双眼睛紧紧的黏在她的身上,生怕错过了一分一毫。

    萧云和静静听着,歌词听不懂,但旋律特别优美,能让人感觉到歌声里的感情和力量。

    “这歌叫什么名字?”

    小谦差异的看了她一眼,这首歌太火了,基本人没人没听过吧。

    “海阔天空。”

    所表达的内核和这个歌名很契合了,似乎没有比这个更合适了。

    歌声已落尾声,直到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台下掌声雷动。

    人群里,赵琦琦看着台上的欧阳裔,再看看吧台前的萧云和,勾了勾唇。

    欧阳裔退下时,台下的粉丝疯狂的叫着她的名字,欧阳逸最后落下一个飞吻,消失在舞台的暗影中。

    “叶泠。”

    背后响起一道玩味的声音。

    萧云和扭头,少女一身露脐装,露出纤细的小蛮腰,扭着腰走了过来。

    容貌并不出色,但配上大波浪卷发,一对夸张的耳环,显得狂野又性感。

    烟熏妆将一双本来不大的眼睛凸显出来,多了几分魅惑的风情。

    萧云和对这张脸并不陌生,挑了挑眉:“赵琦琦。”

    “见到我一点都不心虚,看来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赵琦琦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是熟客,小谦自觉给她调了她最爱喝的酒。

    ”你不也说了,只有做错事的人才会心虚。”

    “呵……你可真够心安理得的。”语气十分讽刺。

    萧云和挑了挑眉。

    赵琦琦是傻子吗?那晚到底是因谁而起的灾祸她事后只要用脑子想想就知道,可她没有证据,只能把怒气发泄到叶家父母身上,女债父母还。

    可后来她发现,叶泠跟她家里早就断绝关系了,她把叶父叶母送进牢里,估计叶泠心里还要拍手称快吧。

    更何况她想起叶永对自己做的事情是在以她为叶泠前提下,心底的恶心就更深了。

    这叶家都一群什么玩意儿。

    那叶暖还避重就轻,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叶泠头上,她对这家子彻底厌恶了。

    反倒叶泠,仔细想想,要当时被带回去的是叶泠,没有任何人关心她的消失,在叶家会遭受什么样的后果……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越想越可怕,对叶泠的恨意不知不觉的消散了。

    可她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她要遭这种无妄之灾,她还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

    不说谢谢了,连个对不起都没有,她以为她谁啊。

    “我如果说对不起,你会原谅吗?”萧云和笑了笑,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她也看的出来这人对她没什么恨意,最起码帮了她一个大忙,萧云和也不想跟她结仇。

    “来杯玛格丽特。“赵琦琦对小谦说道。

    小谦咳嗽了一声,尽量降低存在感,默默的调酒去了。

    很快一杯蓝色的鸡尾酒摆在萧云和面前,那颜色当真是十分的纯净漂亮,但也是最烈的。

    ”你喝了,我就原谅你。“

    萧云和瞥了她一眼,正要端起酒杯,又一只手比她先一步伸了过来,将酒杯端走。

    ”我替她喝。“

    赵琦琦冷笑道:”还真懂怜香惜玉啊,不怕你那些粉丝吃醋?“

    ”你管得着吗?“欧阳裔翻了个白眼,将酒杯递到唇边,萧云和忽然出手夺过酒杯。

    ”我自己的来。“

    欧阳裔担忧的看着她:”这酒尤其烈,你身体恐怕受不了。“

    萧云和举起酒杯对着赵琦琦晃了晃:”说话算数。“

    赵琦琦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

    萧云和没有丝毫犹豫,仰头一饮而尽。

    赵琦琦眼底划过一丝讶然,这么爽快。

    酸甜苦辣尽在这杯酒里,仿佛人生百态,短短一刻体验至极。

    萧云和面无表情的翻转酒杯,眼神盯着赵琦琦,“如你所愿。“

    赵琦琦拍了拍手:”爽快,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她就喜欢爽快的人。

    萧云和身子一晃,欧阳裔赶紧扶着她坐下,对小谦道:”醒酒茶。“

    小谦早就准备好了,递给欧阳裔,欧阳裔轻声道:”把醒酒茶喝了。“

    萧云和一手撑着脑袋,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

    这酒后劲太大了,喉咙火辣辣的,脑袋更是沉的难受。

    她以前酒量没这么差啊,不说千杯不醉,喝个一两坛是不成问题的。

    可她忘了,古代那什么酒,现在又什么酒。

    ”别碰我。”萧云和推开欧阳裔,双颊瞬间红了起来,如同染了胭脂,真真经雨海棠,娇艳魅惑。

    嘟着嘴巴的样子,尽显俏皮可爱。

    赵琦琦嫌弃的皱鼻:“酒量差就别逞能,这么快就醉了。“

    欧阳裔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喝了不会比她好到哪儿去。“

    赵琦琦撇了撇嘴,”那可不一定。“

    欧阳裔没心思跟她斗嘴,晃了晃萧云和的肩膀:“能听到我说话吗?“

    ”娘……我好想你啊……。”萧云和嘴里低低的冒出一句话,只有离的最近的欧阳裔听见了。

    赵琦琦凑近了:“说什么呢?“

    喝醉酒说的才是真话。

    ”表哥……表哥对不起……。“

    欧阳裔忽然把她架起来,背在背上,从后门出了酒吧。

    ”她的包拉下了。“赵琦琦拿着萧云和落在吧台上的手提包追了出去。

    夜风渐渐带了凉意,吹去身上的一丝燥意。

    萧云和趴在欧阳裔背上,早已人事不省。

    嘴里一直说着胡话,一会儿喊娘一会儿喊表哥,一会儿对不起一会儿我要回家……到最后竟然小声啜泣了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听的欧阳裔心底一阵难受。

    她认识的叶泠,喜怒不形于色,身上所展现的沉稳早已超脱她的年龄,她以为她根本没有眼泪。

    原来,她也会委屈,也会伤心难过,也会流眼泪……

    赵琦琦跟在后边,用手机偷偷的把萧云和的醉态给拍下来了。

    她不知道,这个视频以为会成为多大的宝藏,她只是想着拍下来第二天好嘲笑叶泠。

    欧阳裔叹气:”你到底住哪儿?“

    萧云和彻底醉过去了。

    赵琦琦说道:“交给我吧,我把她带我家去。”

    欧阳裔冷哼:“算了吧,我照顾她。”

    赵琦琦这个女人不靠谱,她绝对不放心把叶泠单独交给她。

    赵琦琦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趁火打劫?不怕明天叶泠撕了你?”

    ------题外话------

    后台一直登不上,磨叽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