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06 小白眼狼
    那篇匿名的帖子很快删掉了。

    论坛内有人浑水摸鱼,拿抄袭踩叶泠,可惜附和的人并不多,这件事并没有在论坛上掀起什么水花。

    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放学后,欧阳裔骑着电瓶车从学校内出来,往前走不远,萧云和正等在路边。

    萧云和坐上电车后座。

    电车不紧不慢的沿着非机动车道往前走。

    欧阳裔瞥了眼后视镜,勾了勾唇:“有条讨厌的狗。”

    萧云和早就发现了,一辆出租车鬼鬼祟祟的跟在电车屁股后头,跟着电车走走停停,不要太明显。

    能明目张胆的跟踪她的,也就只有叶暖这个猪脑子了。

    欧阳裔故意骑的很慢,就看着那辆出租车跟只蜗牛似的吊在后边,能明显感觉到对方越来越不耐。

    前头马上红灯,欧阳裔瞅准机会穿了过去,出租车眼看红灯亮了起来,猛踩刹车。

    叶暖眼睁睁看着电车扬长而去,一眨眼就没了影子,气的肝儿疼。

    “人都没影了,还追吗?”司机问道。

    叶暖没好气的说道:“你都说没影了,还追什么?掉头。”

    虽然不知道叶泠住哪儿,但她知道一个重要讯息,叶泠跟欧阳裔肯定在一起。

    ——

    叶暖回到家,就看到叶奶奶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听到动静睁开眼睛。

    “回来了。”

    叶暖去厨房转了一圈,冷锅冷灶,肚子很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叶奶奶说道:“熬点粥吧,你姑上次买的菜啊米啊的还没吃完。”

    叶暖踢了踢脚边的凳子,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冷着脸走出来。

    “我不会。”

    叶奶奶嘟囔道:“都这么大人了,连个饭都不会做,以后到了婆家还不被你婆婆戳脊梁骨?现在学也来得及。”

    “我不想学。”叶暖冷硬的说道。

    叶奶奶看她脸色不好看,也不敢说太严重的话,这个孙女可不如叶泠好拿捏,被她爸妈宠过头了,说话不分轻重。

    “行行行,我做,你歇着去吧,我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婆子还能挣扎的动。”

    叶琳带着女儿一意孤行的回了老家,任凭她怎么挽留都没用,本来平时的家务活都是叶琳干,她一走,卫生没人打扫,饭也没人做了。

    真想打个电话把她再叫回来。

    叶暖冷声说道:“算了,我不吃了。”

    叶奶奶做饭很难吃。

    叶暖回房间换了身衣服,背着包出门。

    叶奶奶撇了撇嘴,“臭丫头,脾气还挺大。”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叶奶奶有个用了很久的老年机,她摸摸索索的摁下接听键,里边传来女人的大嗓门,声音有点儿尖,听着让人莫名的有点儿不舒服。

    “妈,我听说永子和他老婆出事了?”打电话的是叶香,叶奶奶的小女儿。

    “你现在才知道啊。”叶奶奶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女儿特别精,之前就因为借钱的事跟姐弟都闹翻了,还惦记着她手里一点儿养老钱,她又不是傻子,叶香嫁人之后,就没咋回来看过她,她养老能依靠的只有叶琳,她以前最是偏心这个女儿的,可做的事一次次让她失望。

    “我也是刚听说的,妈你也是,竟然都不告诉我,还当不当我是一家人了。”叶香的语气很是怨念。

    “你不是忙的很嘛?让俺别打搅你,不整合你心意?”叶奶奶正烦着呢,借机发泄了出来。

    “你可是我亲妈,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呢,你现在是不是在永子家?”

    “俺都来一个多星期了。”

    “那永子那事儿,怎么说的,严重吗?”

    叶奶奶想到这里,就一阵难受,老了,情绪比较敏感,她这几天刻意不去想,就是不想然自己那么难受,没想到叶香还主动往她伤口上撒盐。

    “你跟永子不是说老死不相往来了?现在还管他干嘛?”

    “我那都是气话,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现在永子出了事,我这个做姐姐的比谁都难过。”

    “我姐呢?陪着你吗?”

    “她昨天就回去了。”

    “那行,明天我过去,你一个人在哪儿,还要伺候俩上学的孩子,肯定忙不过来。”

    叶奶奶说道:“你家里俩孩子呢,怎么办?”

    “嗨,家里有我婆婆呢,用不着我操心。”

    叶奶奶心安定了下来,最起码有个人的话,心里也比较有底。

    ——

    叶暖来到徐家,在别墅外转悠了很久。

    这时天已黑透,路边亮起了夜灯,将她立于灯下的影子拉的老长。

    她拿着手机,点开微信,面对徐彦晖的对话框,一行字打了又消除。

    她向徐彦晖玩的比较好的同学旁敲侧击的打听过,徐彦晖两天前就结束了考试,这两天在京都玩,今天下午回来,算算时间,应该晚上到家。

    她紧张的等了很久,眼看越来越晚,实在待不住了,她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

    一辆出租车从眼前驶过,车窗内少年俊美的侧脸一闪而逝。

    叶暖愣了愣,下意识追了上去,“学长。”

    “噗通”一下,从台子上跌了下去,狼狈的趴在地上。

    膝盖上、手肘上传来刺痛,叶暖脸色狰狞又苍白。

    出租车停了下来。

    徐彦晖提着一个皮箱从车内走了下来,他望着这边,黑夜里,眸光幽暗难测。

    “学长。”叶暖一张口,一串眼泪就流了下来。

    脆弱的声音配上楚楚可怜的面容,轻易就能勾起人心底的怜惜。

    徐彦晖喉结滚动了一下,终是抬起脚步走了过来。

    皮箱的滚轮摩擦着地面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寂静的黑夜里,如此清晰。

    徐彦晖蹲下身,将她搀扶起来,“伤到哪儿了?”

    叶暖咬着牙,看着膝盖上的淤青,清秀的面容上满是倔强。

    “用不着你管。”

    仔细听,语气跟撒娇似的,透着一股娇滴滴的味道。

    徐彦晖看了她一眼,忽然起身。

    叶暖心中一紧,下意识抬头,正撞入一双深沉的目光里去,怔了怔,眼泪汹涌而下。

    徐彦晖叹了口气,弯腰摸了摸她的头发。

    声音温柔了几分:“别哭了。”抬手给她擦去脸上的泪珠。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叶暖呜呜哭着扑到他怀里。

    “坏蛋,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为什么不理我?”叶暖哭着锤他的胸口。

    徐彦晖低声道:“五天封闭式集训,不能拿手机。”

    这个并不是理由。

    叶暖再问下去也讨不了好,索性见好就收。

    徐彦晖扶着她站起来:“还能走吗?”

    叶暖委屈的摇摇头。

    徐彦晖蹲下身:“上来。”

    叶暖心头暗喜,隐忍着爬了上去。

    徐彦晖背着她往外走,离开了别墅区,找家宾馆开了个房间。

    徐彦晖安顿好叶暖,留下了一句“等我回来”便离开了。

    叶暖有些坐立难安,就怕他不回来。

    不过她没等多久,徐彦晖手里提着伤药回来了。

    徐彦晖认真处理着叶暖的伤口,叶暖看着灯光下少年专注俊美的面容,心中的小鹿蠢蠢欲动。

    她今日穿了一条连衣裙,为了方便清理伤口,裙子撩了上去,露出一截白皙细嫩的小腿。

    徐彦晖一只手抓着她的小腿固定,另一只手用棉签沾了碘伏,一点点的涂抹伤口。

    叶暖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徐彦晖看了她一眼,动作更加轻柔。

    “这几天别沾水,免得感染。”

    徐彦晖处理好膝盖上的伤口,坐在她旁边,抓过她的胳膊,给她的手肘上涂药。

    两人挨的很近,少年的呼吸散落在她耳畔,指尖紧挨着她的肌肤,激起肌肤一层层的颤栗。

    叶暖垂下脑袋,脸庞微红,借着昏黄的灯光,气氛暧昧撩人。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突兀又刺耳,打破刚酝酿起来的暧昧气氛。

    徐彦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下意识皱了皱眉。

    叶暖眼尖的看到屏幕上的“妈妈”两个字,心脏猛然抖了一下,垂下脑袋,双手紧紧握着。

    徐彦晖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他声音压的低,叶暖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只是回来的时候,叶暖明显感觉到他不开心。

    “学长,你考试考的怎么样?”

    徐彦晖抿了抿唇,“还行。”

    “你呢?上周不是刚刚期中考吗?成绩已经下来了吧,考的怎么样?”

    叶暖非常后悔为什么要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勉强笑了笑,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让你失望了,我考的非常不好,退步了很多。”

    徐彦晖安慰道:“最近你家里出了这么多事,影响到了你,这是一次考试而已,别给自己太多压力。”

    实际上他已经从班级群里知道了。

    群里那些人刷了一天,全都是惊叹叶泠的成绩的,他想不知道都难,好朋友还特别热情的@了他,把叶暖的成绩给他说了。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叶泠进步惊人,反而叶泠……

    叶暖顺从的点头。

    想到什么,她又问道:“下周学生会竞选,学长你会去的对吗?”

    双眼期待的望着他。

    徐彦晖皱眉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道:“其实,你最好退出学生会的竞选。”

    叶暖声音有些尖,非常刺耳:“为什么?”

    她成绩保不住,更要努力抓住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不然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徐彦晖认真的看着她:“学生会主席的工作非常繁忙,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就算你有再多的精力,也无法做到两相兼顾,更何况你如今成绩倒退,恕我直言,成绩比学生会主席这个职位更重要。”

    叶暖不服输的说道:“可是你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成绩也并没有倒退,我可以做到的。”

    徐彦晖摇头看着她:“虽然我相信你的能力,可你现在的状态……有点危险。”

    “如果不及时调整,可能到最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徐彦晖说的有道理,可叶暖不愿接受,她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赵琦琦也要参加竞选。”她目光紧紧的盯着徐彦晖。

    徐彦晖愣了愣。

    “你是不是想帮她?”

    徐彦晖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是真的为你着想,目前,一切以成绩为重。”

    叶暖情绪有些失控,尖声道:“我会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的,你要相信我。”

    徐彦晖看她如此激动的样子,也不想再刺激她了,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已经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叶暖下意识去拉他的手,可怜兮兮的说道:“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徐彦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点点拨开她的手:“抱歉,我妈在等我。”

    话落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叶暖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心一瞬间凉透了。

    抓住床上的枕头狠狠的朝地上砸了下去。

    ——

    叶暖晚上在宾馆睡了一夜,早上回了家。

    叶奶奶坐在客厅,面沉如水。

    见她进来,沉着脸说道:“女孩子家的,竟然夜不归宿,万一出了什么事俺怎么跟你爸妈交代?”

    叶暖抿了抿唇,冷硬的说道:“不用你管。”

    “你这丫头,咋还犟上了,俺是为你好,你说说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知不知道俺有多着急?”

    叶暖实在受不了她唠唠叨叨的,回到房间甩上门,“砰”的一声震响惊的叶奶奶抖了一下。

    忍不住指着门骂了起来:“臭丫头,你还来劲儿了,俺是你奶奶,你妈没教你尊老爱幼吗?”

    叶暖换上校服,背着书包走出来,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要搞清楚,这是我家。”

    叶奶奶气的脸色铁青,“你老子是俺儿子,你有什么资格跟俺说这话?”

    “我爸妈不在,这个家就是我做主。”叶暖真是快烦死她了,好吃懒做,还爱唠叨,一点不如她意就骂人,真以为她叶暖好欺负?

    死赖在她家,到底要干什么?

    叶暖懒得跟她掰扯,直接甩上门离开了。

    叶奶奶手指颤抖的指着大门,呼吸急促,看起来实在是气得不轻。

    “孽障,孽障啊,邱虹那下贱玩意儿养出来俩什么东西?一个个要气死我。”一开始装的多贴心多孝顺,没两天就原形毕露了,这个孙女简直比她妈还不是个东西。

    叶奶奶坐在地上,气的捶胸顿足。

    气够了,她也饿了,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叶奶奶挣扎着爬起来,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瘦高个的中年女人,长的跟叶琳有几分相似,但她眼尾微吊,颧骨突出,给人一种十分精明刻薄的感觉。

    “妈。”叶香赶紧搀着老人走进去,看她脸色很差,问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还不是你那个好侄女,跟她妈一个德行,简直就是生来克俺的。”

    叶香挑了挑眉:“叶泠?”

    “是叶暖,刚才竟然指着俺鼻子说这是她家,没有俺做主的分,你说这是一个孙女对奶奶说的话吗?亏俺小时候那么疼她,就是个小白眼儿狼,真不愧是姐妹俩,每一个好东西。”

    叶奶奶越说越气儿不顺。

    叶香眼珠子在四周转了转,眼底的贪婪毫不掩饰,现在房价普遍高涨,这房子户型好、精装修,地方大,能卖好几百万吧。

    “叶暖那丫头就是心气儿高,瞧不起咱农村人,可说话确实难听了些,还是弟妹把她宠坏了,这次永子俩人出事,也是时候给她个教训了。”

    叶奶奶也认同,就是欠教训。

    “叶泠呢?那丫头倒是挺乖的。”

    在叶香的记忆中,这个大侄女话不多,跟她那个招摇的妹妹比,很没存在感了。

    提到叶泠叶奶奶更来气,太阳穴突突的跳,“别给我提她。”

    叶香双眼一亮,这明显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