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50 cp之魂 叶暖崩溃
    “对了,我刚才看到一个女的从病房里出去,应该是找你的吧,没等到就走人了,很年轻很漂亮,是你的朋友吧?”韩娅想到那个女人便随口说道。

    萧云和在京都并没有朋友,年轻漂亮更是不存在。

    看她沉默韩娅说道:“看起来是个白富美呢。”

    扫了眼默默坐在病床上的萧云和,她气质太过优越,一看就是从小精养大的,比刚才那个女人更多了几分大气高贵,这才是正宗白富美的范儿。

    虽然萧云和不说话,但韩娅已经默认了,估计又是一个隐瞒豪门身份独自闯荡娱乐圈的白富美,圈子里有先例,进娱乐圈不过是玩票性质,玩腻了又回去享受豪门生活了。

    萧云和不会这样吧,她还等着干一番大事业呢,别浪费了美貌啊。

    韩娅的腹诽萧云和听不到,听到了也不会在意。

    外边响起一阵尖叫,疯狂的跟中彩票了似的,韩娅好奇的跑出去看了一眼。

    “啊啊啊竟然真的是咱们医院,就是vip区西边的小花园,他拍照片的这个位置,就是五楼啊呜呜呜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一群小护士成群结队的跑了过去,风风火火的跟赶着投胎去似的。

    脸上激动、荡漾、悔恨等等复杂的情绪混合,看的韩娅一头雾水,这些护士都疯了吗?

    韩娅下意识跟了上去。

    一群人跑到楼道口的窗户前,一边看手机,一边往外看。

    “竟然真的是,呜呜呜十分钟前,就在十分钟前男神就站在这个位置,我为什么不知道?”

    “云歧是不是住院了?他身体出问题了吗?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透出来?”

    “怎么可能,他肯定是来看朋友的,他身体一直都很健康。”

    几人面面相觑,照片是十分钟前发的,他肯定还没走远,还在医院。

    第一次离男神如此近,甚至就踩着他刚刚踩过的地方,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年轻的小姑娘们有的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惊喜竟然哭了起来。

    韩娅愣了愣,她就说那张照片看起来很眼熟,原来真的是这里。

    等等……十分钟前萧云和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那是不是说明云歧就和她在一起……

    云歧指的天使……

    Ohmygod!好像忽然窥探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韩娅震惊的捂住嘴。

    那群小护士还在叽叽喳喳兴奋激动的讨论着,在微信群里散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接到消息的护士下意识警戒起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错过了男神。

    “你们在干什么?”护士长忽然出现,这群小护士吓得跟鹌鹑似的,一个个缩着脑袋。

    “还记得你们的职责吗?擅离职守、大声喧哗,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回去,一人给我写一万字的检讨。”

    护士长五十岁左右,为人刻板严肃,训斥起人来更是把这群小护士吓破了胆,也是被男神一时冲昏了头脑,忘了自己的职责,这会儿听着护士长的训斥,一个个羞愧的垂下了脑袋。

    “都给我回去。”护士长冷斥道,小护士们一个个乖乖的离开了。

    有个小护士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眼窗户,被护士长一瞪,吓得缩着脖子快步离开了。

    护士长对韩娅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韩娅站在窗前往外看了一眼,现在她心中的激动丝毫不比那群小护士少,甚至想尖叫出声,想着这里是VIP区,生生忍了下去。

    云歧和萧云和刚才真的在一起……还天使……呜呜这个秘密恐怕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了。

    从一个资深枸杞的角度来说,确实有点不是滋味,可反过来想想,两人同门师兄妹,以后接触会更多,说不定这次云歧就是专门来看萧云和的。

    云歧俊美倜傥,演技高超,萧云和美丽高贵,虽然是个没出道的新人,可未来绝对前途无量,幻想一下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不要太登对啊。

    她以前非常排斥倒贴云歧炒作的某些女星,又LOW又下作,连给云歧提鞋都不配,她还上阵骂过,如果是萧云和,她百分之百接受啊。

    也就只有这样的女生才能配得上她的男神啊。

    这一刻,韩娅心中的CP之魂熊熊燃烧。

    ——

    宁秋画走到一楼大厅,迎面遇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挺拔修长,俊美温润,在人群中有一种卓尔不凡的气质。

    男人看到她挑了挑眉,“宁小姐?”

    宁秋画轻轻点了点头:“梁医生。”

    此人之前是她的主治医生,听说名气很大,宁西跟他交情匪浅,不然普通人可请不到这位梁大医生。

    “宁小姐来医院?身体不舒服吗?”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风度翩翩,语气温和,听着令人十分舒服。

    宁秋画淡淡道:“来看一个朋友。”

    宁秋画不想过多寒暄,看了眼腕表:“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话落匆匆离去。

    梁少康回头看了眼女子匆忙离开的背影,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疏朗的笑意。

    这宁大小姐,变化越来越大了,跟初见之时仿佛两个人似的。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助理打来的,梁少康不紧不慢的接通。

    “梁医生,我到处都找不到云歧,他会不会跑了?”小助理的声音难掩焦灼。

    “不用管他了,忙你的去吧。”

    小助理松了口气。

    梁少康忍不住勾了勾唇,终于送走了这尊瘟神,可别再回来了。

    ——

    萧云和在医院老老实实的住了三天,这三天她也没闲着,让韩娅给她放英语听力,趁这个机会提高听力能力。

    韩娅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还是个高一学生,萧云和行事和性格上的成熟让她差点忘了她只有十六岁,还未成年。

    住院也没落下学习,是个知道上进的,韩娅对未来更多了几分底气。

    第三天傍晚,医生来拆纱布,细心嘱咐道:“一星期内不能洗澡洗头,也不能洗脸,总之眼睛不能沾到水,避免强光刺激,包括太阳光灯光以及x光的直射,出门最好戴上遮光眼睛,眼药水一天滴三次,开的药也要按时吃,一星期后来复查。”

    “好了,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萧云和缓缓睁开双眼,入目是男医生温和敦厚的脸庞,萧云和甚至能看清男医生脸上粗大的毛孔以及密密麻麻的痘印。

    整个世界仿佛被水洗过一般,清晰又干净。

    房间内拉着窗帘,只开了一栈台灯,散发着橘黄色的柔光。

    少女一双明眸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干净清澈,漆黑的眼珠如同浓墨,清晰的倒映出男医生的身影。

    男医生忍不住惊叹,这少女的眼睛真是生的漂亮,更难的是眼中的神采,眼波流转间,那属于少女的纯真与超脱年龄的清媚兼而合一,有种勾魂摄魄的强大魅力,他这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也忍不住心神一跳。

    继而摇头失笑,不动声色的掩去那丝尴尬。

    韩娅双手递上遮光眼镜,萧云和戴上离开了医院。

    阿灰送萧云和回玉兰苑,路上接到李行的电话:“眼睛刚拆了纱布,先回去好好休息,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李行卖起了关子,萧云和乐的配合他:“哦?什么好消息?”

    “你可真给我争气啊,试镜通过了,没想到你竟然能拿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李行捧出云歧这么大牌的影帝,早已是宠辱不惊,鲜少有人事能影响到他,可那天他接到许导助理的电话,通知他萧云和通过试镜成功拿到角色后,那喜悦激动的心情比当年云歧第一次拿到影帝奖杯不遑多让。

    这个角色有不少新人都在竞争,有科班出身的新人,甚至还有拍过不少电视剧的童星,大家都是冲着许导来的,竞争力如此大,他本来不报期望,谁都知道许导不看颜值,只看演技,萧云和一个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新人,估计许导压根看不上。

    但谁能想到呢,竟然通过了,这证明萧云和是有演技的,他不会傻到以为许导是看脸给她通过的,许导没那么肤浅,这证明萧云和是块璞玉啊,她在表演上是有天赋的,有颜值有演技……第二个云歧诞生了。

    李行这三天都处在兴奋中,连云歧都被他给抛到一边去了,他要好好的规划萧云和接下来的路线,那个选秀节目他倒是犹豫了,如果萧云和有演技上的天赋,选秀节目无疑是鸡肋了,还容易招来黑粉。

    他如今就在为难这个选秀节目到底要不要萧云和参加,目前和团队还没商量出结果。

    “哦。”他说了这么多,那边只淡淡的哦了一声,太冷静了,仿佛早在她预料之中。

    李行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情绪慢慢平复下去:“你早就知道了?”

    “如果我说是李哥又会以为我自大了,我还是谦虚点吧。”

    李行被她逗笑了:“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谦虚过,不过咱傲有傲的资本,你心里肯定什么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免得招你烦。”

    “下个星期进组,你这一星期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的眼睛,到时候进组可没那么清闲了,我给你找个表演老师临时抱抱佛脚,进组可不能给我丢人。”

    李行絮絮叨叨说了一通,那边又来了电话,李行才终于挂了。

    萧云和揉了揉额角,眼睛有些酸涩,脑袋靠在椅背里,轻轻闭上双眼。

    ——

    玉河。

    徐彦晖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这三天他蹲守在公司附近,看着父亲每次都搂着不一样的女人离开,失望透顶。

    心中对母亲,也不免升起一丝愧疚,是他太冲动了。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回去给母亲认个错的时候,胡文出现了。

    这几天他一直跟踪胡文,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真的是他多疑了吗?

    眼看胡文坐车离开,徐彦晖拦了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到了别墅门口,胡文刚下车,有一个女人忽然冲了出来,保镖没来得及拦住那女人就冲到了胡文面前。

    “胡总,叶暖让我替她给您捎个信。”那女人急忙说道。

    胡文摆摆手,让保镖退下,整了整领带:“说吧。”

    这女人跑了几天了,本来不以为意,可想起来那滋味……胡文下意识舔了舔唇。

    叶暖?

    藏在树后的徐彦晖皱了皱眉。

    “叶暖被王少爷看上了,现在被软禁在王家,我是王家的女佣,她让我帮她传信给您,希望您能救她出来,您放心,她还是清白的,王家只是软禁她,并没有虐待她。”

    女人说完便垂下了脑袋。

    胡文愣了愣,“哪个王家?”

    一股怒火忽然蹿了起来,他胡文的女人也敢抢,活腻歪了。

    女人嘴角飞快的划过一抹冷笑,似乎有些害怕面前男人的怒火,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131军工厂的王家啊。”

    胡文双眼忽然大睁,“艹……叶暖这贱人……。”

    这王家很低调,玉河知道的人家不多,但胡文却清楚的很,来头大得很,齐书记都得给面子,胡文调查过,越查越惊心,还被人警告过,现在这女人告诉他什么?

    王家少爷看上了叶暖,叶暖却让人稍信给他,让他救她出来。

    叶暖这是要害死他啊。

    “叶暖嫌弃王少爷是个残废,还说胡总是她的男朋友,一定会救她出来,还会给王家好看,我得了叶暖的好处,这才冒险出来给您送信,她挺可怜的,您会去救她吧?”

    胡文脸色越来越难看,叶暖这个蠢货。

    “你找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什么叶暖,男朋友更是无稽之谈。”

    话落冷漠的转身走进别墅。

    别说是个残废,就算是个瘫痪,人家王少爷看上她,就是她的荣幸。

    胡文只恨自己从来没认识过叶暖,这个贱人,希望王少爷别多想,否则这事儿难办了。

    “你难道就见死不救吗?”女人喊道。

    胡文对保镖吩咐道:“把人给我轰走。”

    女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少爷猜得果然没错,这个胡文一听王家就吓尿了,怂包。

    叶暖啊叶暖,你的希望注定要破灭了。

    女人却不知道,她的身后一条小尾巴偷偷跟了上来。

    ——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是不是听错了?”叶暖扑过去抓着女佣的手,“你一定是听错了,他不会不救我的……。”

    说着说着她嚎啕大哭起来,她赌输了,她对胡文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没有人救她,她难道真要嫁给那个残废?

    不要、她绝对不要。

    “你再帮我找一个人好不好?这个人肯定会救我的,他是徐氏集团的继承人,以后整个徐氏集团都是他的,连胡文都是给他打工的,你找他,他一定会救我的,等我出去我一定好好报答你。”叶暖整个人已趋于崩溃,说话语无伦次的,却不妨碍女佣抓到重点。

    女佣冷笑道:“从徐氏副总到徐氏继承人,你一网打尽啊,我倒是小瞧你了,不过胡文都说从不认识你,看来是你自己一厢情愿,据我所知徐氏继承人一表人才,刚刚考上华清大学,前途无量,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不会又在耍我吧?”

    女佣一改之前的温和,眼神冷漠、语气嘲讽,变脸之快令叶暖震惊又害怕。

    “你……你……。”叶暖嘴唇因恐惧而剧烈颤抖起来。

    女佣弯腰,伸手拍了拍叶暖的脸颊,冷笑道:“既然进了王家的门,就别想着出去了,我们少爷人中龙凤,能嫁给他,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没有人敢来救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