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52 盛华郡主 两把刷子
    许清是拍正剧出身,留下过许多经典历史正剧,但如今资本横行,整个演艺市场都被这种风气带坏,已经很难再缔造经典,许清七年前的一部历史剧赔的血本无归,当时被业内轮番嘲讽。

    这部《谋定天下》传闻光剧本就磨了五年,更是拉来了寰宇投资,寰宇财大气粗,也是第一次涉足影视业,给了许清足够的话语权,这部谋定天下一众主演都是许清拍板定下,从前期选角到进组拍摄,一直是业内的话题中心,大家都等着看,许清这次是能一雪前耻还是继续flop。

    不过就算继续扑街许清有那几部经典在手,也够吃一辈子老本了。

    这部号称五亿投资的大制作,服化道精致无比,为了追求历史感服装更是请了专业人士手工制作,光女主就有二十多套服装,每一件都是手工刺绣而成,男主也不遑多让,剧组众多角色,加起来光在服装上的投入就快超过一亿了。

    就连只是一个客串的总共只有八场戏的盛华郡主也有四套服装,连一个小角色都能如此用心,足以见得剧组的诚意。

    萧云和试装的便是其中一套,盛华郡主出身皇室,受尽宠爱,自小锦衣玉食,服装上更是极尽华丽,女主是草根出身,混迹市井之中,服装大多平凡轻便,却在小细节上下足功夫,整个剧组之中,唯有盛华郡主的服装,华丽到不可思议。

    当初林丝丝心中就颇为不满,为何她一个绝对女主服装却比不上一个客串的,经纪人安慰她道:“许导是个精益求精的,力求细节上做到极致,让人挑不出错来,人家一个万千宠爱的郡主服装自然华丽无比,你一个市井长大的姑娘还有个长年卧病在床的母亲,锦衣华服这合适吗?不过是一个客串角色,总共只有八场戏,播出时半个小时都不到,掀不起什么浪花,你可是绝对女主角,这服装虽然看着不如盛华郡主的华丽,可都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最能衬托出你的气质。”

    这是一套红色的华服,款式比较郑重,足足穿了七层,外衣裙摆绣着一只飞天的凤凰,那凤凰手工刺绣,凤羽是用特殊的鳞片制成,阳光下会散发出七种颜色,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凤凰的眼睛更是以黑玛瑙点缀,昂首冲天,颇有涅槃之势。

    萧云和做永安郡主的时候,出席一些重大场合,是需要穿郡主朝服的,她是有自己封地享俸禄入宗碟的皇朝郡主,郡主朝服十分隆重,十几层还是轻的,每次穿朝服都要四个丫鬟上阵,更是要戴十几斤重的郡主头冠,站一天下来,绝对比打一天架还要累。

    这衣服虽隆重,但和她的朝服比,压根不算什么。

    萧云和伸开双臂,两个服装组的工作人员一件一件的给她往身上套,不知为何,两人看着那微微阖着眼睛的少女,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气势,仿佛两人生来就是她的丫鬟似的。

    这感觉莫名其妙,两人甩走心头的胡思乱想,系上腰带,一人笑道:“姑娘的腰真够细的,这玉带都要系两个扣才合适。”

    少女沉着眉眼,淡淡的“嗯”了一声,两人心头莫名一跳,只觉得这少女身上不动声色散发出来的气势令人心悸不已。

    真是见了鬼了。

    ——

    “卡,这条过了,休息半小时,准备下场戏。”

    随着许清没什么情绪的话落,林丝丝悄悄松了口气。

    许清的精益求精,她可算是见识到了,明明她自觉表现的没什么问题,许清却不满意,一次次的重来,她好歹也是这批小花旦里演技最好的,在许清这里却屡受打击,她都快自我怀疑了。

    好在这个镜头磨了十几次许导终于放过她了。

    夏**近,又正是日头最毒的时候,穿着几层厚的古装,她都快捂出痱子来了,拍摄结束,两个助理瞬间围上来,一个给她扇风,一个给她递水。

    林丝丝喝了几口,感觉热意散去许多,化妆老师给她补完妆离开,她低声问助理小红:“怎么样?”

    小红说道:“是客串盛华郡主的演员,是个新人,听说是许导亲自试镜的,而且……。”

    林丝丝不由得追问道:“而且什么?”语气有丝急切。

    看完剧本,整个剧里最出彩的女性角色就是盛华郡主,人设非常带感,她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惜戏份很少,只是一个镶边角色。

    小红小声道:“来头不小的样子,我是听小虎哥说的,其他他也没透露太多。”

    小虎是副导的助理,是剧组的包打听。

    林丝丝手指扶着躺椅的扶手,轻轻笑了:“有后台啊,看来传闻中刚正不阿的许导也不过如此,终究是向资本低头了。”

    小红赶紧警惕的扫了眼四周:“丝丝姐,这话不要乱说,小心传出去。”

    林丝丝勾了勾唇:“我才不怕呢。”她在圈内破爬滚打多年才有如今的地位,凭借实力让许导选中她,最恨的就是潜规则,也因此对这个新人生出几分鄙夷。

    良久没有听见回应,林丝丝皱眉看去,却见小红盯着一个方向出神,身边传来倒抽凉气的声音。

    林丝丝忽然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她缓缓扭头,日光忽然灼烈,刺的她的眼睛有微微的痛感。

    少女红衣如火,裙摆盛大如同盛开的红莲,随着行走而来的脚步,裙裾纹丝不动。

    她逆光而来,看不清容貌,但那婀娜窈窕的身姿,如同四月枝头开的最鲜嫩芬芳的桃花,灼灼其华、幽香十里。

    仅仅只是一个身影,便已是端庄华贵,凛然圣洁,令人心头莫名升起一股戚戚然,恨不得即可跪伏于地,这个荒唐的念头一生出来,便令她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可能?

    少女的脚步轻若无声,却又仿佛鼓点般,一下一下,重重的敲在所有人的心头。

    日光淡去,少女终于走近,得窥全貌,那一瞬间,林丝丝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连痛都感觉不到。

    眉如翠羽,肌如冰雪,齿如含贝,腰如束素,这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尽情的砸在她身上。

    而更绝的是那算得上稚嫩的眉宇却有令人心悸的威严凛冽,仿佛九重宫宇巍峨皆在她身后铺展而去,一身风华高贵是那样的高不可攀,让人连看一眼仿佛都是一种亵渎。

    在这重重威严之下,没有人敢去细看那容貌,虽然惊鸿一瞥,惊艳已如涟漪在心湖泛滥,且一发不可收拾。

    那少女缓缓走到许清面前,一举一动有着说不出的优雅风流,十足赏心悦目。

    “许导。”

    许清眯起眼睛,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整个片场寂静无声,萧云和便也没有丝毫被直视的尴尬和无措,大方坦然的任对方打量。

    “不错。”许清点点头,他很难得夸人,能让他说出不错,已是非常不易。

    副导感叹道:“还是老师眼光毒辣,这简直是剧本里走出来的盛华郡主啊,妙,妙啊。”

    其他人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盛华郡主,只有八场戏的客串角色,当初本来定了一个新人,都入组了,可谁知道临时反悔,打了剧组一个措手不及,当初许导为了挑选这个角色,特地停工一天,原来他挑中的新人就是这个。

    不得不说,确实很美,也很有郡主的气场,只是不知道演技怎么样。

    众人心中嘀咕着,目光却一刻也不舍得从她的身上挪开,爱美是人之天性,何况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令人移不开目光,男生目不转睛,女生则大多数心思有些微妙,一面羡慕这个女孩的美丽和风华,一面又有些说不清的嫉妒,暗暗埋怨老天的不公。

    许清对助手说道:“把新剧本给她。”

    助理递上一个薄薄的剧本,萧云和伸手接过,许清说道:“你的戏安排在晚上,先看看剧本吧,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这句话可是让人咬碎了牙,许清一向是面无表情的,更没见他对哪个演员如此说话,连咖位最大的林丝丝他都未曾和颜悦色过,现在竟然对一个新人说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林丝丝都没这个胆子,这个新人何德何能。

    有些心思活络的已经预感到这个新人来头不小,这容貌将来必定红火,现在抱大腿应该还不晚。

    萧云和谦卑的垂下眉眼:“多谢导演,我会认真钻研的。”

    “萧小姐,咱先去拍定妆照吧。”有人引着萧云和离开去拍定妆照,韩娅和吴珍珍自然寸步不离。

    许清却是盯着萧云和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副导问道:“老师在担心什么?”

    许清摇摇头:“晚上再说。”

    小红已经不敢去看林丝丝的脸色,她跟了林丝丝两年,自然清楚她的性子,被新人抢了风头,估计林丝丝心里已经呕出血了。

    令小红意外的是,林丝丝倒是很平静,笑道:“终于出来个还不错的新人,只是不知道演技怎么样?这个圈子,走到最后,靠的可是实力。”

    她的容貌在娱乐圈并不是最出色的,但她凭演技和不要命的架势硬是拼出一条血路,人送外号拼命三娘,那些当初和她一同出道凭容貌压她一头的女星呢?现在早已被更年轻更漂亮的新人压了下去,逃不过一个人老珠黄、过气尴尬的下场。

    这个圈子有多残酷,外人永远无法想象。

    这么多年她悟出一个道理,你可以凭容貌红一阵,可容颜易老,若没有实力,下场只会更惨。

    不过一个新人罢了,给她眼神就是给她脸了。

    但不知为何,她心底总是有些不安,似乎这个新人在不久的将来,能威胁到她似的。

    怎么可能?她嘲讽的勾了勾唇。

    手指轻轻的抚着裙摆,喝着助理递上来的茶,只是心情到底没那么美妙了。

    ——

    萧云和拍完定妆照,换掉衣服,这些衣服造假昂贵,行动间容易弄出褶皱,上镜就不好看了,距离晚上还早,为了行动方便,便只穿了一套白色的亵衣,萧云和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穿着亵衣露面,虽然亵衣依旧裹得严丝合缝,对萧云和来说依旧有几分不适,仿佛没穿衣服似的,便在外边裹了件大衣。

    头套也是极尽华丽,为了展现郡主的高贵,各种珠钗步摇,这些首饰自然也是极为精细的,纯手工打造,光头套就要耗费一个多小时,为了避免麻烦,头套在戏份结束之前都不会摘掉。

    只有咖位比较大的演员才有单独的休息室,像萧云和这样没有任何根基的新人只能跟群演挤在帐篷里,里边乌烟瘴气的,什么人都有,吴珍珍路子挺广,竟然搞到一个单独的休息室,虽然地方小,堆着些杂物,可到底僻静许多。

    “哇珍珍姐,你真厉害。”韩娅恰到好处的吹捧。

    吴珍珍笑着展开椅子,扶萧云和坐下:“以前云歧拍戏的时候,窦哥忙不过来,我都是来帮忙的,横店我也算熟了,这地方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我也不可能经常跟着,你作为云和的贴身助理,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其中学问大着呢,我慢慢教你。”

    韩娅一听到自己男神的名字,心情就一阵激荡,但她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甜笑着挽着吴珍珍的胳膊:“那就谢谢珍珍姐不吝赐教了。”

    吴珍珍很喜欢她这活泼聪敏的性子,笑着说道:“说几次了,别叫我珍珍姐,我比你大不了多少,都把我叫老了,就叫珍珍。”

    两人在这边说笑,萧云和默默的翻开剧本,她微微挑了挑眉。

    之前的剧本盛华郡主只有八场戏,而这个剧本里,盛华郡主有足足三十场戏。

    这是给盛华郡主加戏了吗?

    萧云和快速翻了一遍,加的戏份相当精彩,使得这个人物更加有血有肉,立体饱满,这个角色一下子升华了起来,而且结局……

    有意思。

    ——

    华灯初上,剧组也亮起了灯,照得宛如白昼。

    林丝丝戏份已经结束,她却没急着走,虽然她已经很累了,恨不得飞回酒店,但她还是强忍着。

    片场周围野草比较多,蚊子横行,没一会儿林丝丝就受不了了,一边喷着花露水,一边埋怨道:“拖拖拉拉的,架子挺大。”

    小红指着一个方向:“出来了。”

    少女红衣葳蕤,款款而来,片场的灯光瞬间黯淡了不少。

    今夜拍的是洞房花烛夜,红烛喜字,软罗纱帐,一片喜气盈盈。

    房间布置的很喜庆,男主皇甫长歌的扮演者杜衡一身红袍,气宇轩昂,看到走进来的少女,微微挑眉。

    许清坐在监视器后,扫了眼萧云和:“准备的怎么样?”

    萧云和轻轻点头。

    许清指着大床,“坐过去吧。”

    萧云和依言走过去在床沿坐下,工作人员上来给她整理裙摆,然后取过一个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盖在了萧云和脑袋上。

    扮演喜娘和丫鬟的演员在一边准备就绪,杜衡站在门口,暂时还不到他入境,也不知在想什么,竟有些微微晃神。

    林丝丝和群演在一旁看着,今晚来瞧的人很多,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来了个大美人,都想来一睹芳容,瞧着竟是比白天围观的人还多。

    林丝丝却是勾了勾唇,盯着坐在床沿边的红衣身影,即使坐着依旧难掩曼妙身形,红盖头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的风情,烛火摇曳,少女背脊挺的笔直,天生的骄傲和优雅自是透骨而出。

    “长得够漂亮,也不知道演技如何……。”

    “那么年轻,演技能有多好,我看就是凭脸选上的,不都说有后台吗?许导也堕落了,呵。”

    “兴许真有两把刷子呢,人不可貌相呢。”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听着耳边这些无意嘲讽的低声议论,林丝丝勾了勾唇。

    许清目露威严,场务拍板,这场戏渐渐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