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64 山外有山 人外有人
    一辆酷炫的跑车停在赵家别墅外,车上下来几个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赵琦琦高兴的迎出门:“楚楚,小景你们来了。”

    仔细看,就能发现她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僵硬,不过夜色做遮掩,外人看着,是一幅老友重逢的喜庆画面。

    “琦琦,生日快乐。”沈楚楚笑着走过去给了赵琦琦一个大大的拥抱。

    “感谢你们专程从堰州赶来给我过生日,快进来吧。”赵琦琦一个个拥抱过后,招呼几人走进去。

    赵家院子有个不大的小花园,此刻已经布置成了宴会场地,灯光交错,衣香鬓影,少男少女随着音乐起舞,青春靓丽又十分养眼。

    几人走进来,瞬间吸引了大家的视线,目光纷纷在这几个陌生男女身上打量,都是年轻漂亮的美女帅哥,也不知是什么来路。

    “那个……好像是沈楚楚吧?我在新闻上见过她,去年代表南省参加全国物理竞赛拿到了二等奖,被保送华清大学,听说还是沈氏集团的千金,没想到她本人这么漂亮。”

    “她不是堰州人吗?怎么会和赵琦琦成为朋友呢?”

    “你忘了?沈家原来是玉河的,后来发达了才迁去堰州的,她身边那个戴眼镜的美女叫颜景,是盛达的千金,啧啧,这一群都是白富美啊。”

    赵家渐渐式微,在玉河早已不如往日风光,大家跟赵琦琦朝夕相处,早就没了白富美滤镜,这会儿看到她身边那群堰州圈子里的富二代,才惊觉赵琦琦跟她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些受邀前来的有家境优越的,也有普通家庭的,可跟堰州的沈氏和盛达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出身富家的千金,有最优越的物质条件,有最优质的学习环境,见识眼界都不是这些普通人可比,身上展露出的自信大方,更是让这些人下意识自卑。

    “琦琦,几个月没见,你出落的越发漂亮了。”沈楚楚端着杯香槟,笑眯眯的说道。

    “哪能跟你比呢,沈大小姐才是艳光照人,从小给你表白的人能绕玉河一圈了,现在恐怕更是不遑多让。”

    沈楚楚笑得自信明艳,目光扫了一圈:“徐彦晖呢?没来吗?”

    赵琦琦摇头:“他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哪儿还有闲心参加我的宴会,我也根本没邀请他。”

    颜景抿了口果汁,说道:“没想到徐家竟然会出这样的事,真是让人唏嘘。”

    “徐氏从内里烂透了,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沈楚楚漫不经心的说道,嘴角的笑显得有几分嘲讽。

    对此几人都不说话了。

    赵琦琦看了眼腕表:“你们先玩着,我还有几个朋友没到,我去门口看看,今晚玩得开心点,房间我都准备好了。”

    话落匆匆朝门口走去。

    颜景挑了挑眉,笑道:“看来琦琦又交了新朋友啊,真是不容易。”

    沈楚楚摇晃着高脚杯,淡淡的勾唇:“这不很正常吗?不过能让琦琦这么期待的,应该是个大帅哥吧。”

    “她不是喜欢……。”

    沈楚楚玩味的勾唇:“你觉得现在还有可能吗?”

    以前是赵家攀不上徐家,现在徐家不入赵家的眼,物是人非啊,颜景叹了口气。

    没过多久,赵琦琦拉着一个女孩走进来,颜景惊讶道:“竟然是个女孩。”

    少女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素雅大方,清丽脱俗,活脱脱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

    尤其是那满身高贵的气质,不动声色间,甚至将她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富家名媛都给比了下去,连明**人的沈楚楚看着都黯淡了许多。

    沈楚楚微微眯起眼睛。

    “这位是?”

    赵琦琦拉着萧云和走过去,给两人互相介绍:“她是我的发小,沈楚楚,这位颜景。”沈楚楚带来的两个少年她直接忽略了过去。

    “叶泠,我的好朋友。”

    沈楚楚微微点头,身上优越的气质让人莫名不舒服:“世界上还有叶小姐这么漂亮的人儿,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颜景笑着打招呼:“叶小姐好。”目光好奇的打量着萧云和的脸,不过她眼神柔和亲切,并不会令人反感。

    萧云和云淡风轻的点头回应,那自然天成的优雅高贵像是与生俱来一般,自动就让两人气势矮了一截,颜景还好,沈楚楚眸色微微冷了下来,淡淡的别开视线,仿佛不屑再看一眼。

    她一抬头,这才看到后边还跟着两个少年,她目光下意识被那个黑衣少年吸引去所有视线,他懒散的站着,双手插在裤兜里,仿佛不耐烦似的皱着眉头,俊美的面容在夜色里如同一副缓缓绽开的绝美画卷。

    邪肆、桀骜、又有种仿佛厌世一般的冷漠。

    少年眸光扫了过来,她这才看清,那是一双极为风流美丽的桃花眼,刹那间,仿佛四月的春风拂面而来,桃花瓣铺天盖地的落了满身,极尽烂漫璀璨。

    她还沉浸在那一瞬间的幻象中,下一刻,那双眸子如同寒冬的冰刀冷冷的剐过她的脸,停留在那个白衣少女的身上,她没有错过那少年眸低一闪而逝的温柔。

    心口突如其来的窒闷令她下意识握紧双拳,不甘的咬了咬唇,目光近乎贪婪般落在少年的脸上。

    在少年即将发觉的时候慌忙狼狈的移开目光。

    她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少年,美丽的像妖精,却又如烈马般桀骜难驯,耀眼的让人心中向往,仿佛只要他眼底有她的影子,便会心满意足了。

    她装作不经意的看向那少年,问道:“他是谁?”

    赵琦琦看到她指的是欧阳裔,下意识蹙了蹙眉,心中忍不住骂欧阳裔这只花孔雀,又来搔首弄姿了,看把这些小姑娘迷得,眼珠子都恨不得粘他身上了,连自来矜持高傲的沈大小姐都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真是好大本事啊。

    “哦,我同学。”竟是丝毫不想介绍两人认识。

    沈楚楚面色沉了沉,颜景捂嘴笑道:“原来你还藏着这么个大帅哥呢,不想我们认识,是怕我们抢走了不成?”

    赵琦琦下意识想反驳,可看到沈楚楚难看的脸色,心思一转,面色娇羞的说道:“胡说什么呢,人家不要面子啦。”这副小女儿家的娇态落在两人眼中可谓别有深意。

    颜景目露了然,目光在萧云和及欧阳裔身上流转,脑补出一出三角恋,赵琦琦看起来毫无胜算啊。

    沈楚楚笑着勾了勾唇:“既然如此,更要介绍我们认识了,我还想知道能得到我们小辣椒芳心的是何方神圣呢。”赵琦琦从小脾气火爆,大家送她外号小辣椒,长大后就很少人叫了。

    “这……他不喜欢见生人,今晚的宴会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请到他,还是别为难他了吧。”

    颜景笑道:“我看你就是怕我们抢了你的心上人是不是?看你紧张的样子,防火防盗防闺蜜,这个梗我还是懂的。”

    “有本事你就抢啊,咱们各凭本事。”赵琦琦颇有一股磨刀霍霍的架势。

    颜景瞥了眼沈楚楚,“你认真的吗?”

    “他身上又没烙我的名字,又不是我的专属物,他喜欢谁是他的自由,别说我不念着你们,咱们公平竞争。”

    沈楚楚目光一动,有些跃跃欲试。

    颜景撇了撇嘴:“算了吧,不是我的菜,还是楚楚去试试吧,她个颜控,最喜欢这一款。”

    萧云和实在听不下去了,欧阳裔恐怕还不知道她被几个女生背地里抢来抢去吧,真够可笑的。

    赵琦琦注意到萧云和面露不耐,说道:“我带叶泠先去转转,你们先玩着。”

    话落拉着萧云和进了别墅,那两个少年也跟了上去。

    沈楚楚目光凝在那少年身上,握着杯子的手渐渐收紧。

    “那个叫叶泠的女生,似乎不一般啊,眼生的很,玉河没有姓叶的大家族吧?”颜景疑惑的说道。

    “我刚打听过了。”跟着沈楚楚前来的一个尖脸少年走过来,长的尖嘴猴腮的,眼神浑浊中透着一股精明,令人十分不喜。

    沈楚楚双手抱胸,“说。”

    那男生讨好的凑到沈楚楚身边,“她叫叶泠,出身普通,家里是开修理店的,也就一般的小康家庭吧,不久前她父母犯了事儿进监狱了,她别看长的跟个仙女儿似的,实际上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颜景听不下去了,“停,你不会是从那些女生嘴里打听出来的吧。”颜景指着不远处那群暗戳戳关注着这边的女生。

    “当然啊,不然我从哪儿知道这些消息的?”

    颜景扶额,无语道:“那些女生嫉妒心作祟,当然怎么诋毁怎么说,根本不可信。”

    沈楚楚勾了勾唇:“那可不一定,最起码她爸妈进监狱,应该捏造不出来吧。”

    男生点头:“没错,那女生信誓旦旦的拍胸脯说她爸妈那事儿还上过电视,可惜了,长得这么漂亮……。”男生有些心驰神摇的说道。

    沈楚楚挑了挑眉,瞥了他一眼,眸低划过一抹暗光:“喜欢吗?”

    “啊……?”男生愣了愣,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我最喜欢的当然是沈大小姐您了,那女人连您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呢。”

    沈楚楚被取悦了般扬起眉头:“别油嘴滑舌了,我给你个机会……。”

    “刚才那话,你敢当着欧阳裔的面再说一遍吗?”

    赵琦琦赶紧抱着萧云和的手臂,坚定的摇头:“千万别告诉他,他会掐死我的。”

    “原来你也知道啊。”萧云和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总是一脸别人欠他八百万的样子,他不是讨厌女人吗?我就偏要找些女人缠他,真是迫不及待想看他急得跳脚的样子。”

    萧云和无奈道:“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赵琦琦紧紧的抱着她臂膀:“有你在,我就不怕他对我做什么。”

    萧云和想到什么,说道:“那个沈楚楚,你不喜欢她吗?”

    赵琦琦撇了撇嘴,端了杯香槟递给萧云和,自己拿了一杯,杯子轻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出身优越的大小姐,看不起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当自己是公主呢,小时候还是我的跟班呢,在老娘面前秀什么优越呢。”

    赵琦琦小的时候,沈家还是依附赵家而生的,沈楚楚就是她的跟班,不仅不敢惹她,还得处处捧着她,可后来沈家突然发达了,赵家反而渐渐式微,两人的身份就反过来了,沈楚楚总是在她面前摆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的架势,可把她恶心坏了。

    母亲让她千万不能得罪沈楚楚,她忍着恶心跟她继续交好,幸好后来沈家举家迁去了堰州,一年见不了几次面,不过每年她生日,沈楚楚都要亲自回来恶心她一回。

    都是光屁股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几斤几两,真以为自己跻身上流社会了,据她所知,沈楚楚去堰州之后,根本就不被那里的名媛圈接受,暗地里嘲笑她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就这还在她面前装呢。

    看着面前的少女,她才知道她为什么接触叶泠后,就越来越喜欢她,她自来是个慢热的性子,真正交心的朋友几乎没有,但叶泠就是这个例外。

    叶泠身上也有优越感,但却是十分自然,仿佛与生俱来融入骨血一般的荣耀,不会给身边人带来压迫感,在她身边待的越久越舒服,连带的她自己都跟着被影响了,平时不自觉的就会注意自己的举止。

    跟叶泠比,沈楚楚就太蹩脚了,装还装不好,出来恶心人。

    萧云和放下杯子,无奈道:“我不能喝酒。”

    赵琦琦想到跟叶泠那一杯酒的缘分,乐不可支:“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虽然那酒是烈了点,可你也醉的太快了,现在想来还好笑。”

    想她曾经也是千杯不醉,奈何摊上一个沾酒即醉的身体。

    “今晚人多,喝多了确实不好,我给你换果汁。”

    欧阳裔不耐烦的蹙眉:“说完了没有?”

    “你急什么?叶泠今晚是我的客人,还有,你要是不想出去,就待在这里休息吧,没人打扰你。”

    纪川抿了抿唇:“我留下来陪她吧。”

    赵琦琦不在乎的摆摆手:“随你们。”话落拉着萧云和走出去。

    欧阳裔压下眉尖的烦躁,抬步跟了上去,女人就是麻烦。

    纪川愣了愣:“你不是不喜欢那样的环境吗?”

    欧阳裔没好气的说道:“那个姓沈的看着就不个好东西,叶泠万一被她欺负了呢?”

    纪川无奈的笑笑:“我没你考虑的那么细致,一起去吧。”

    “琦琦,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沈楚楚送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赵琦琦打开看了一眼,惊讶道:“chanel的九号香水?这款香水不是卖断货了吗?国外也买不到。”赵琦琦非常尽职尽责的配合她的演出。

    每次她生日,沈楚楚就会当众送出礼物,她不想打开吧,她旁敲侧击的非要她打开。

    不是大牌包包就是限量款香水,就跟她用不起似的,那施舍般的样子她年年都看吐了。

    果不其然,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惊羡声,果然是白富美,出手这么阔绰,随手就送限量款的香水,听说全世界限量一百瓶,连英国王妃都买不到呢。

    沈楚楚笑道:“我姑姑的一个朋友是chanel香水线的亚太区负责人,搞到一瓶香水还不是轻而易举。”说的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仿佛这瓶对女人来说梦寐以求的香水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罢了。

    那些女生更羡慕了,家里竟然有亲戚认识这个牌子的负责人,这么牛逼的吗?

    赵琦琦笑道:“谢谢你,用心了。”

    “你喜欢就好。”

    颜景送的是一个精致的钥匙扣,也是国外一个设计师的名品,不过相比那瓶香水来说逊色不少。

    但这个钥匙扣是赵琦琦最喜欢的一个动漫人物的联名款,颜景挑选礼物也是用心了,每年也就颜景的生日礼物能让她感受到惊喜了。

    沈楚楚瞥了眼萧云和,笑道:“看叶小姐跟琦琦玩的不错,送的礼物应该也不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