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65 针锋相对 多情无情
    又来了!

    生日礼物不在有多贵重,而在心意,不是人人都是沈氏的千金,能随便拿出一瓶限量香水。

    赵琦琦冷冷的瞥了眼沈楚楚,沈楚楚却没看她,而是含笑看着萧云和。

    “叶小姐,让我们也开开眼呗。”

    “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好命投胎成沈家的千金,能随随便便送出这么贵重的香水,只要人来就行,那些身外之物我才不在乎呢。”说着亲昵的挽着萧云和的手臂。

    言外之意讽刺沈楚楚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有什么好得意的,她真心拿叶泠当朋友,才不在乎礼物有多贵重。

    她着实被沈楚楚气到了,说话便也不那么客气了,语气里的讽刺十分明显,沈楚楚只要不是个傻子就一定能听出来。

    果然,沈楚楚面色微沉,这女的有两把刷子,竟然把赵琦琦哄得团团转。

    萧云和温柔的笑了笑,夜色里,柔美动人,不少男生的目光牢牢的黏在她身上。

    “我当然也准备了生日礼物,虽然不及沈小姐的贵重,却也是我花费了两个晚上亲手做出来的,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萧云和话落看向身后的黑衣少年。

    那少年抿着唇,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窄长的盒子,走过来扔到赵琦琦怀里。

    赵琦琦赶忙接住,白了欧阳裔一眼,这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盒子,盒子是长条形状的,拿在手中很轻,几乎没有重量,正面系了一条紫色的绸带,竟然非常别致的系成了一朵花的模样。

    赵琦琦期待的说道:“是什么呢?”

    其实她心中已经有数,毕竟之前就说好了,但是沈楚楚肯定会借机笑话叶泠,赵琦琦有些犹豫,耳边传来是沈楚楚好奇的声音:“我们都挺好奇的,琦琦快打开看看吧。”

    赵琦琦瞥了眼萧云和,萧云和轻轻点了点头。

    赵琦琦手指摸在那朵绸带系的花上:“这么别致,我都不舍得解开了。”

    “这编花的手法非常简单,回头我教你。”

    赵琦琦解开绸带,打开盖子,一个女生离得近看了一眼,捂嘴笑道:“包装的那么精美,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就是块破布,这也好意思送的出手。”

    “人家花了两个晚上亲手做的,难道这块布是她亲手织的?现在还有人送布的,也够别出心裁了。”

    沈楚楚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笑。

    赵琦琦拿起来,大家这才看清原来是一条方方正正的手帕,那手帕是淡黄色的,她一拿起来便露出角落里紫色的绣花,开的异常鲜艳,有种勃勃的生机之美,这朵花的旁边用银线绣了一个字,看着是字,赵琦琦却不认识,似乎像是某种符号。

    她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字?”

    萧云和笑道:“篆体的琦字。”

    “哇。”赵琦琦惊奇的摸上去,针脚非常平整,那绣花越发的栩栩如生,仿佛真的一般。

    “这是什么花?”颜景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这是木槿花。”

    “木槿花?”

    “木槿花朝开暮落,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的盛开,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转,生生不息,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就算历经磨难也有矢志弥坚的精神,更是代表永恒的信仰和坚持,我希望你能如它一般,在以后的人生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要坚守自己,不轻言放弃。”少女眼神温柔,语气更是充满一种无声的力量。

    赵琦琦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忽然抱住萧云和:“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萧云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好了。”

    颜景挑了挑眉,“这花绣的真是栩栩如生,没有一定的绣工应该绣不出来吧,没想到叶小姐真人不露相啊。”

    这年代的小姑娘谁还捏绣花针,现在都全自动化了,在她们的印象中,只有那些年入半百从上个世纪走过来的老婆子们才会这个玩意儿。

    有人质疑道:“这真的是她亲手绣的吗?我怎么不信呢?”

    话音刚落就感觉一道冷飕飕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就见少年一双极美却极冷的眸子冷冷的瞪着她。

    她一时失语,似乎被那双眸子蛊惑了般,反应过来后,那少年已经移开视线,冷声道:“她为了绣这条手帕,两个晚上没有睡觉,指尖被扎的都是血,你们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赵琦琦一把抓住萧云和手,看到她指尖确实有不少针眼,忍不住红了眼眶:“都怪我,是不是很疼啊。”

    少女的指尖白嫩纤细,跟葱段似的,也越发凸显出那几个针眼有多么的触目惊心。

    萧云和收回手,淡淡笑道:“不过是长时间没有捏过针,手艺生疏,不慎扎到了手指,没什么大碍。”

    她眼睛刚做完手术,不能长时间聚光,因此好几次她不甚扎到手指,也是时间比较紧,她要求又高,不过这几个针眼对萧云和来说委实不算什么,当初她刚学女红的时候十个手指上都是窟窿。

    赵琦琦心疼的不行,“我去拿药,你等着我。”话落转身跑了进去。

    沈楚楚面色微沉,勾唇轻笑:“叶小姐这招苦肉计不错,看来琦琦被你拿捏的死死的,我对叶小姐的手段佩服的很啊。”

    颜景瞥了眼沈楚楚,低头拿了块蛋糕缓缓咬了一口。

    萧云和挑了挑眉:“朋友之间,真心交付,却被沈小姐如此误解,看来沈小姐整日都是活在算计之中,才能练出这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本事啊,我倒是更佩服沈小姐呢。”

    “咳……咳咳……。”颜景差点呛到,这叶泠的嘴好毒啊,骂人不带脏字,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厉害、厉害啊。

    楚楚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沈楚楚冷冷一笑,目光剐过萧云和的脸:“真是牙尖嘴利啊。”

    “彼此彼此。”

    对方的态度就跟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似的,沈楚楚有气无处发,脸上一丝笑都没了,“你给我等着。”

    萧云和欣然应允:“好。”

    沈楚楚暗暗磨牙,这个女人怎么如此可恶,从上到下哪里都讨厌。

    这时欧阳裔走了过来,沈楚楚脸上立刻换上温柔大方的笑容,只是看着非常僵硬不自然。

    “不知这位帅哥怎么称呼?”沈楚楚露出一个自以为明艳动人的微笑,一双眸子克制又火热的盯着欧阳裔。

    欧阳裔很想送她一个白眼,这女人眼中的意味还能再明显些吗?矫揉造作、令人作呕。

    对上那双含情脉脉的眸子,欧阳裔眼珠子一转,嘴角挑起一抹风流多情的笑,眸低飞快的划过一抹恶劣。

    “欧阳裔。”

    那双眸子笑起来,当真是如同漫山遍野的桃花盛开,浪漫至极,温柔又多情,沈楚楚一颗心跳的飞快,双颊不自觉的嫣红一片。

    他是喜欢自己的吧……沈楚楚有些沾沾自喜的想,她自信的挺了挺胸,瞥了眼默不作声的萧云和,心中暗暗得意起来。

    “欧阳……这个姓不多见,你是玉河人吗?”玉河并没有复姓的大家族,她心中有些失落,可惜没有个好出身。

    “我老家是玉河农村的,比不得沈小姐出身富贵。”少年勾了勾唇,沈楚楚心脏立刻漏跳了一拍。

    他虽然出身农村,可丝毫没有农村人粗鄙的习气,看起来就像个风流多情的贵公子。

    沈楚楚本来最是看不起农村人,都是泥腿子,粗俗鄙陋,家里也有些农村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她每次见到都烦的不行,可这个少年却让她改观了,心中的天秤忍不住往他那里歪了歪。

    “农村又怎么了?英雄莫论出身,明太祖起义前还是乞丐呢。”

    欧阳裔挑眉笑道:“多谢沈小姐看得起。”

    沈楚楚心中甜丝丝的,“你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你自己有本事,也会创造出一番成就的。”

    萧云和懒得看欧阳裔演戏,转身走远了一点,这时赵琦琦拿着药膏出来,拉着萧云和的手给她上药。

    沈楚楚暗暗得意的瞥了眼萧云和的背影,长的美又怎么样,那样的出身根本不可能给男人帮助,欧阳裔要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两人谁更适合他。

    欧阳裔端起一杯红酒递给沈楚楚,自己拿起一杯,轻轻碰了碰杯子。

    “不知为何,我见到沈小姐的第一眼起,就觉得……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少年眸光温柔似乎含着无限情意,沈楚楚早就沉沦了进去,被迷得晕头转向。

    “这话……贾宝玉也曾经说过。”沈楚楚捂嘴一笑,端的是一个娇羞动人:“难道我们也有木石前盟吗?可我不想当林黛玉,爱而不得,郁郁而终,这结局太惨了。”

    “我……。”少年附在她耳边,轻轻呵气,沈楚楚身体瞬间僵硬了下来,被撩拨的酒酣耳热的,身体里的躁动令她不安的舔了舔唇。

    “可不是贾宝玉那个呆子,我可不舍得心爱的女人流一滴眼泪呢。”

    沈楚楚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年直起腰来,仰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少年的贵气优雅意气风发挥洒的淋漓尽致。

    这一刻,身边的浮华喧闹仿佛都已远去,她的眼中心中只有他。

    她永远忘不了他在她的耳边用无比温柔的语气对她说的那句话。

    我可不舍得心爱的女人流一滴眼泪呢。

    她会做他心尖上的那个女人,她暗暗下定决心,就算为此付出一切,她也无怨无悔。

    爱情、来的就是这么的措不及防,最初的慌乱过后,她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微笑。

    这个男人,只属于她。

    欧阳裔放下杯子,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仿佛刚才的柔情蜜意只是她的错觉一般,沈楚楚心中空落落的,恨不得立刻拔腿追上去,可她也明白不急在这一时。

    “楚楚,那男的看着不靠谱啊,你别被他给骗了。”颜景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她承认确实很帅很有魅力,可看着就风流啊,这种男人绝对要避而远之,楚楚一定会受伤害的。

    沈楚楚玩弄着垂落胸前的一缕发丝,眼中是志在必得的坚决:“不管靠不靠谱,这个男人我都要定了,他要敢背叛我……。”眼中划出一抹冷笑。

    “我发誓,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颜景缩了缩脖子,她真是想多了,楚楚这性子就不是个吃亏的,她反而要替那个男的点根蜡,招惹谁不好,偏招惹上楚楚。

    “张砾峰。”

    那尖嘴猴腮的少年凑过来,“沈小姐。”

    沈楚楚瞥了眼萧云和的背影:“这么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真是便宜你了呢。”

    张砾峰咽了咽口水,想到什么,有些犹豫的说道:“这可是赵家,万一……。”

    “怕什么?”沈楚楚满不在乎的说道:“喝醉酒的男女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把你以前玩弄那些女生的手段都给我使出来,一个女人都勾不到手,只能证明你的无能。”

    沈楚楚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张砾峰咬了咬牙,“好,我做。”

    脑海中闪过那张绝美的脸庞,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色字头上一把刀,就算出了事也有沈小姐兜着呢。

    可惜沈楚楚接下来一句话打破了他的幻想:“这件事跟我没有丝毫关系,知道吗?”

    张砾峰心头一凛,抿了抿唇:“我知道。”

    沈楚楚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男欢女爱,人之常情,是她主动勾引你的,你不过顺势而为,何错之有?”

    张砾峰双眼一亮:“我知道了。”

    颜景默不作声的低头吃着蛋糕。

    沈楚楚忽然看向她:“小景啊,蛋糕好吃吗?”

    ——

    “我跟叶小姐一见如故,见到叶小姐就觉得很是亲切呢,这杯酒我敬叶小姐,还希望叶小姐给我这个面子。”

    沈楚楚将一杯红酒递到萧云和面前。

    这女人又闹什么幺蛾子呢,赵琦琦说道:“楚楚,叶泠她,不能喝酒。”

    沈楚楚皱了皱眉。

    赵琦琦叹了口气:“叶泠对酒精过敏,一喝酒身上就长红疹子,上次不过误喝了一口就进了急诊室,不是她不想喝,而是她不能喝。”

    你要执意让她喝,那就是故意谋害。

    萧云和端起一杯果汁,落落大方的说道:“抱歉沈小姐,我以果汁代酒,感谢您的抬爱。”

    话落仰头将果汁喝尽。

    沈楚楚眯了眯眼,暗暗磨牙,旋即轻笑开:“原来如此,那我自然不能强人所难了,既然如此,我也以果汁代酒。”

    萧云和身后就是酒台,沈楚楚越过她走过去将红酒换成了果汁,脚下是草坪,也不知踩到了什么,身子忽然一歪,那杯果汁悉数泼到了萧云和身上。

    白色的裙子瞬间被果汁弄脏,粘腻的粘在身上,十分不舒服。

    沈楚楚赶忙赔罪:“哎呀叶小姐不好意思,我不小心踩到石子没站稳,弄脏了您的裙子真是非常抱歉,我另外赔您一条新的吧。”

    赵琦琦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

    萧云和温柔的笑了笑,看起来没脾气的样子:“算了,不过是一条裙子,脏了就脏了。”

    赵琦琦白了沈楚楚一眼,拉着萧云和的手:“走,我带你去换条新裙子。”

    沈楚楚远远的声音传来:“叶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欧阳裔下意识要跟上去,忽然一个女人拦在他面前,叹气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小姐不会怪我吧?”

    欧阳裔眸光微闪,笑眯眯道:“她不是小气的人,不过那条裙子可是不便宜呢,可惜了。”

    沈楚楚暗暗撇了撇嘴,打肿脸充胖子,她可不信那女人穿得起大牌,“是吗?难怪我觉得眼熟呢,不过听说叶小姐家里条件不太好,她不会为了撑面子买了高仿吧?连我都差点被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