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67 主轴为孽 错是未错
    赵琦琦慌忙推开门跑进来,屋内空无一人,她心中“咯噔”一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叶泠?”她试探着叫了一声。

    “这么快就回来了。”浴室门打开,萧云和走了出来。

    赵琦琦松了口气,上下打量着她:“这天气你穿什么外套?”

    萧云和黑裙子外边套了件米白色的长风衣,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萧云和理了理袖子,说道:“我冷,所以在你的衣柜里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

    “冷?”赵琦琦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开玩笑的吗?现在已经是夏天了,穿那么厚,热不死你。”

    “我不怕热,就怕冷。”

    赵琦琦嘟囔道:“浪费我那条裙子了,真是的,你怎么那么古怪,身材那么好,非得裹的那么严实,暴敛天物。”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萧云和似乎从没有穿过暴露的衣服,不管再热,她的校服外套都没有脱下来过,之前那条白裙子,是长袖的,裙摆更是长及脚踝,风一吹,仙气飘飘,但却不太适合这个天气。

    这么保守……跟个修女似的。

    我就不信,等热到三十七八度的时候,你还能裹的这么厚。

    玉河的夏天,最热的时候是能达到四十一二度的,马路上磕个鸡蛋都能瞬间熟透了。

    “要切蛋糕了,跟我下去吧。”

    下楼的时候赵琦琦说道:“沈楚楚就是个神经病,天生公主病,别理她,把她当空气就行,有我给你撑腰,别怕。”

    萧云和问道:“沈家家大业大,你得罪她,会不会不太好?”

    赵琦琦冷笑道:“你以为沈家当初怎么发家的?等着吧,沈家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看沈楚楚还有几时得意。”

    萧云和挑了挑眉。

    赵琦琦吩咐佣人把准备好的大蛋糕推上来,却被告之沈楚楚已经离开了,她带来的两个少年也没见到影子,反而是颜景给赵琦琦道别。

    “楚楚她身体突然不舒服,我们只能先离开,有时间再聚。”

    赵琦琦担忧的说道:“不要紧吧?要不我还是送你们去医院吧,一个两个的身体都不太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们了呢。”

    颜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楚楚一直没让我告诉你,她前天淋了雨,有点儿感冒了,今天又急着赶来给你过生日,没怎么休息,感冒有些加重了。”

    “这么说来,还真是我的罪过了。”

    颜景叹了口气:“琦琦,楚楚她就是那个性子,你别跟她计较,回去我会好好劝劝她的,也替我给叶小姐说声抱歉,以后来堰州,我们再聚。”

    颜景离开后,赵琦琦撇了撇嘴:“说的比唱的好听,连小景也变了,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欧阳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走到萧云和身边,低声问道:“没事吧?”

    萧云和勾唇淡笑,美目在夜色中流光溢彩:“能出什么事呢?”

    欧阳裔轻哼,眸低划过一抹冷意,“别以为我不知道。”

    “喂,欧阳裔,你刚才跑哪儿去了?”赵琦琦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不会又找哪个姑娘撩骚去了吧?

    欧阳裔白了她一眼:“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赵琦琦气结,“花孔雀,早晚要你好看。”

    赵琦琦拍了拍手,佣人推上来一个双层的大蛋糕,上面插了十七根蜡烛,赵琦琦对着蛋糕许愿,在祝福声中一口气将蜡烛吹灭。

    ——

    玉河至堰州的高速公路上,一辆红色跑车以一百二十迈的时速飙行,在高速车流中十分嚣张大胆。

    “沈小姐,抱歉,我没做到您要求的事。”张砾峰垂着脑袋,双手落在身侧,紧紧的攥着拳头。

    眸低压抑着一抹痛苦的恨意,却无人看到。

    沈楚楚此刻十分狼狈,身上披着一条毛毯,头发半湿,凌乱的披散在肩头,还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脸上精心的妆容也已经花了,眼影睫毛膏糊作一团,使得眼睛周围黑糊糊一片,跟熊猫似的,再配上那张戾气横生的面容,活脱脱一个刚从水底爬上来的淹死鬼。

    “到底怎么回事?”

    张砾峰闭上眼:“那个女人……我们都低估她了,我根本不是对手。”

    沈楚楚冷笑一声:“今天我所受的屈辱,来日必定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

    车内的几人听到此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丝毫不怀疑沈楚楚此话的真假,沈大小姐眦睚必报,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她,堰州的名媛圈子里谁不知道。

    想当初沈楚楚刚到堰州,堰州的名媛圈根本不接受她,处处备受排挤冷落,但没多久,那带头排挤沈楚楚的小姐家里就出了事,被从堰州的上流圈子内除名,这一切都和沈家脱不了干系,那时大家才恍然明白,所谓的名媛不过是仗着家族的势力编织的一个华美的衣袍,当你的家族大夏将倾,这件衣服便如泡影,一戳即碎,不再有丝毫价值。

    而那时沈家如日中天,迅速成为堰州有名的大家族,沈楚楚自然水涨船高,没人再敢偷偷骂她是乡下来的土包子,那些名媛阿谀奉承她,那些公子倾慕追随她,再加之她本人貌美聪明,学业优秀,虽然性格骄矜了些,配上沈家大小姐的名头,却如锦上添花。

    外人只知沈大小姐的美名,只有和她朝夕相处的伙伴才知道,沈大小姐最是记仇,要是得罪了她,可没那么好善了,加之沈家权势日益鼎盛,沈大小姐行事越发随心所欲,无所忌惮。

    得罪她的人,下场注定只有一个。

    颜景犹豫了一下,说道:“楚楚,我看那叶泠不是个简单角色,今晚已经打草惊蛇了,看在琦琦的面子上,不如就算了吧,不然真闹起来,琦琦那里也不好交差啊。”

    “你让我算了?你知道我今晚受到怎样的奇耻大辱吗?而这一切都是拜叶泠所赐,这是我这一生最耻辱的一天,我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叶泠,欧阳裔,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至于赵琦琦……。”沈楚楚笑得十分讽刺。

    “她拿我当朋友了吗?现在她眼里只有叶泠和欧阳裔那个狗男人,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颜景还想再劝,沈楚楚瞪了她一眼:“你性格还是如此软弱怕事,怪不得被小三和她的贱种欺负,能成得了什么大事?当初若不是我帮你,早被那小三颠倒黑白赶出颜家了,还能有你现在的富贵日子?你不向着我便罢了,竟然还劝我算了,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

    颜景的脸唰的一下惨白,咬着苍白的唇,沉默的垂着脑袋。

    沈楚楚最看不得她这副样子:“你爸不在这儿,装出这副委屈的样子给谁看呢,烦死了。”

    沈楚楚扭头,不耐的皱着眉头。

    颜景眸低划过一抹黯然,低声道:“你对我的恩情,我永远记得,但楚楚,你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分了,叶泠和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人辱她清白,这对一个女生来说,足以毁灭一生。”

    她的声音轻轻的,没有丝毫重量,张砾峰哑然的抬头,只看到少女在忽明忽暗的灯影中模糊的轮廓。

    这个看起来温婉柔弱的颜大小姐,给外人的印象永远是沈楚楚的跟班,她的寡淡苍白完美的衬托出沈楚楚的明艳富贵,没想到就是这么个毫不起眼的绿叶,竟然也敢顶撞沈楚楚,对她说你做的太过分了。

    正是因为她的平静,越发彰显出内里的汹涌。

    张砾峰几乎不敢去看身边沈楚楚的脸色,车厢内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连呼吸都要窒息。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楚楚声音压抑着怒气。

    “你让我骗琦琦,我做了,即使我内心满是愧疚,可是你让我做的,即使明知是错的,我也做了,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再错下去了,我是在助纣为虐,我也错了。”

    颜景抬头,少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苍白的皮肤,显得过分苍白寡淡,但镜片后的眼睛有着山涧溪水一般的清澈秀美,张砾峰一时竟然看失了神。

    “我们都错了。”

    沈楚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听来怪瘆人的,张砾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颜景却始终静静的看着她。

    “颜景,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就是你那总是一副圣母白莲花的模样,全世界的人都错了,只有你是对的,当初林致柔那个贱人诬陷你要把你赶出颜家的时候我就不该多此一举,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多管闲事?在你眼里,林致柔和颜晨也是关心你爱护你的大好人吧?只有我是恶人。”

    颜景苍白的唇动了动,“不是……。”

    “停车。”沈楚楚喝道。

    开车的少年讶然道:“这可是在高速上,不要命了吗?”

    “我说停车。”

    少年无奈,只能把车子停在应急车道上。

    “下车。”沈楚楚指着车外。

    张砾峰难得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这可是高速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是大半夜,颜小姐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吧。”

    沈楚楚冷笑一声:“人家可不需要我的担心,颜大小姐,我这破车供不下您这尊大佛,请吧。”

    颜景叹息一声,推开车门,平静的走了下去。

    “开车。”沈楚楚冷声说道。

    跑车尾气刮出的气流掀起颜景的裙摆,她静静的看着红色的跑车在夜色中张扬远去,抬头看了眼天空。

    是我错了吗?

    我只是不想、一错再错下去。

    她一个人慢慢的往前走,深夜的高速公路上没什么车,半天路过一辆,她这游走的身影一闪而过,打瞌睡的司机瞬间惊醒,还以为撞到鬼了。

    沈楚楚于她有恩,她永远记得,但不代表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这么多年,她早厌倦了,只是依赖着沈楚楚给她的安全感,一直没有勇气走出来,以前沈楚楚只是跋扈,无伤大雅,可今晚她却实在过分了。

    毁掉一个女子的清白,若那女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还情有可原,或者罪有应得,可人家什么都没做,更是优雅知礼,心灵手巧。

    女人最了解女人,她在沈楚楚眼中看到了嫉妒,只是出于嫉妒,她就能下此毒手,有一就有二,以后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沈楚楚让她骗琦琦的时候,她想着恩情,答应下来,可她心中一直不安,这明知这是错的,却还是答应了,她是在助纣为虐,若那女孩真出了什么事情,她此生难安。

    幸好那女孩有自保能力,奸计并未得逞,可她看到沈楚楚不甘愤恨的模样,忽然心凉疲惫了。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走出这一步,也许前路是万丈深渊,可她并不后悔,反而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知不觉走了半个小时,脚酸疼难忍,她停下来歇息,前路未知,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深夜,仿佛猛兽的巨口,似乎有着将人吞噬掉的力量。

    一辆轿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颜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双手紧紧握住了护栏。

    ——

    萧云和脸上猝不及防被赵琦琦抹了一脸蛋糕,赵琦琦哈哈笑着跑远了,看到欧阳裔偷偷从背后绕过去将奶油抹在她脸上。

    得逞后跳开一米远,双手叉腰大笑:“你能拿姑奶奶怎么办?有本事就来追我啊略略略……。”

    扮鬼脸的样子娇俏伶俐。

    欧阳裔咬牙切齿的喊道:“赵琦琦,你给我等着。”

    赵琦琦看着少年急得脸红的模样,褪去那玩世不恭的面具,此刻仿佛一个真正的少年一般,眉眼因嫣红更显出几分灼灼艳色,仿佛十里桃花竞相盛放,美的天上的星光竟也瞬间黯淡。

    她跳脚的样子天真又可爱,可爱……赵琦琦警觉她用了这个词形容欧阳裔,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啪。”蛋糕正中赵琦琦的脸,几乎把她整个脸都给糊住了。

    “哈哈哈哈,让你得意,要你瞧瞧小爷的厉害。”欧阳裔冷哼道。

    赵琦琦抹了把脸,却是一手的奶油,牙齿磨的响亮:“欧阳裔,你找死。”

    俩人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画面好不热闹。

    萧云和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奶油,看着互相追逐的两人,笑着摇了摇头:“幼稚。”

    纪川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看了眼她的面容,便又快速克制的移开目光,低声问道:“之前我看到沈楚楚身边的男生鬼鬼祟祟的进了别墅,你……没事吧?”

    萧云和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

    纪川抿了抿唇,其实当时他就在门外,心急如焚,可门被从里边锁上了,他不得其门而入,差点急死,那一分钟所受的煎熬,他此生都不想再经历。

    那少年走出来的时候,一瘸一拐,脸色青紫,可见经受了怎样的摧残,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同时心底更是划过一抹失落,她越来越优秀,也越来越厉害,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萧云和想到什么,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少年看起来很是沉郁,落落寡欢的模样。

    “在外面做兼职还适应得了吗?”

    “嗯。”

    “你爸呢?后来还找过你吗?”

    纪川愣了愣,飞快垂下目光,他不想让面前的人看到他眼底的戾气。

    “没有。”

    “叶泠,救我啊。”赵琦琦急吼吼的冲过来藏在萧云和背后,指着追过来的欧阳裔说道:“他欺负我啊,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好意思吗?叶泠你帮我教训他。”

    欧阳裔冷哼道:“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孬种。”

    “你骂谁孬种。”

    “孬种骂谁谁就是孬种。”

    “你……。”急切之下赵琦琦摘了高跟鞋就砸了过去。

    萧云和无奈的说道:“战场让给你们,别连累我。”

    ------题外话------

    166章被屏蔽了,正在申请封禁,抱歉,封禁被驳回了????两天后才能再申,没来得及看的剧情概括一下就是张砾峰惦记叶泠被反杀,欧阳裔勾引沈楚楚在她痴迷的时候又瞬间甩掉她,言语上刺激她永远也比不上叶泠,令沈楚楚大受打击怀恨在心,有的字眼我都不敢用了,太可怕了,见谅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