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68 江小少爷 加戏飞起
    宴会没多久就散了,各自回家去。

    萧云和被赵琦琦拉着,非要她留下陪她。

    欧阳裔虽然不快却也无可奈何,赵琦琦现在就是块狗皮膏药,天天贴着叶泠,叶泠都答应了,她还有什么立场反对。

    赵琦琦可没有丝毫让纪川和欧阳裔留宿的想法,这两个臭男人有多远滚多远,别耽误她跟叶泠的春风一度。

    宴会散了之后,赵家安静下来,佣人忙着打扫。

    赵夫人坐在客厅喝茶,之前都是琦琦的同学,她一个长辈不方便露面,便一直待在自己房间,听闻沈小姐来了,她还没来得及见一面就被告知已经离开了。

    她心中欣慰,沈小姐专门从堰州赶回来给琦琦过生日,看来心中还是当琦琦是好朋友的,如今徐家倒台,正是赵家乘虚而上的好时机,若能借助堰州沈家的势力,必定能更上一层楼。

    这时赵琦琦牵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赵夫人本来觉得自家女儿最漂亮,天下无人能及,这本来就是一种自屎不臭的心态,可看到那个女孩,她不得不承认,自家女儿被衬得又黑又干,跟柴火棍儿似得,没有丝毫女人味儿不说,粗鄙的跟乡下来的烧火丫头似得。

    若说自家女儿是小作坊里精心烧制的小家碧玉,那这个女孩就是汝窑里经过千万明火淬炼的极品玉瓷,白玉无瑕、价值连城,不该染上丝毫尘世的鄙俗,普通人家摆不起,恐怕只有皇宫的珍宝阁才勉强配得上。

    赵夫人心中有些震撼,她也是风雨里走过来的,见多识广,这女孩通身的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连京都的名媛恐怕都不及她万一吧。

    琦琦什么时候又结识了一个豪门千金……不、豪门只有金钱堆砌出来的华丽空洞,就像一个华美的壳子,内里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到处晃荡。

    只有真正的贵族之家、所谓的底蕴深厚、血统传承的百年家族才有能力有资格培养出这样的气度和涵养,贵族两个字,不是什么人都担得起的,但她却在这个女孩身上,明明确确的看到了源自贵族的修养。

    “妈,你还没睡啊。”

    赵夫人目光落在萧云和身上,笑问道:“这位是……?”

    “我最好的朋友,叶泠。”赵琦琦颇为自豪的说道。

    少女轻轻垂眸,不堕生来高傲,却又恰到好处的尊敬,那种举手投足的优雅高贵,令人忍不住肃然起敬。

    “夫人好。”

    赵夫人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好,好,姓叶?”

    她下意识皱了皱眉,实在是对这个姓没什么好感。

    “叶小姐是玉河人吗?”

    “当然是玉河人了,不然我们怎么认识的?”赵琦琦摇着萧云和的手臂,说道:“不给你说了,快累死了,我要带叶泠去睡觉了。”

    赵夫人吩咐佣人:“给叶小姐收拾一间客房。”

    “不用,她当然跟我睡了,要什么客房。”话落拉着萧云和噔噔的跑去了楼上。

    萧云和无奈的回头朝赵夫人点了点头,修养做到了极致。

    等人消失在二楼楼梯口,赵夫人收回视线,问佣人:“玉河有什么姓叶的大家族吗?我在玉河住了几十年,怎么从没听说过?”

    佣人摇头:“我也没听说过。”

    赵夫人头痛的揉了揉脑袋,“不说这个了,琦琦那性子挑剔的很,连她表妹纤纤来都不准跟她一起睡,这个叶泠看来挺对她脾性。”

    “叶小姐看着是不错。”

    ——

    两人洗过澡躺在床上,赵琦琦问道:“叶泠,你跟欧阳裔在一起了吗?”

    萧云和差点呛到:“咳……你别吓我。”

    萧云和目露惊恐,很想喊冤枉,她对女人没兴趣啊,她喜欢的是男人是男人。

    心底恨死了欧阳裔,败坏她名声,能不能换回女装。

    赵琦琦认真看了她一眼,忽然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开玩笑呢,不过你不知道吗?学校有很多关于你们俩的流言,反正在大家心中,你们俩已经是一对了。”

    大家有目共睹,只要不是傻子,肯定看得出来俩人之间的猫腻,但是很奇怪的一点是,虽然很多人默认俩人是一对,但又好像缺了点火花,以至于大家总是感觉随时能撬墙角。

    萧云和有听说过,她贯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又深知欧阳裔的真实性别,外人如何看两人都不在乎,等有一天大白于天下,那就好玩了。

    “随他们怎么说,我跟欧阳裔之间清清白白,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萧云和说的神神秘秘的,赵琦琦还想再问,萧云和已经闭上了双眼。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作为朋友,我不想这件事你从别的渠道得知。”

    赵琦琦好奇的问道:“什么?”

    ——

    赵夫人上了年纪,就不爱睡懒觉,一大早就在花园里侍弄她那些珍贵的花草。

    看到萧云和走出来,她放下剪刀走过去,拿过佣人递过来的毛巾擦手,笑问道:“叶小姐起的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今天天气很好。”萧云和看了眼晨光,笑容明媚灿烂。

    赵夫人一时看的有些失神,忍不住替自己女儿担忧,有个这么出色的朋友,有利也有弊啊。

    “叶小姐生活习惯挺好,不像琦琦,天天睡到日上三竿,连早饭都不吃,久而久之对身体不好。”

    “夫人叫我名字就好。”

    女孩说话条理清晰不卑不亢,她对此印象非常好,“也别叫我夫人了,免得生分了,以后啊,叫我伯母就好。”

    萧云和从善如流:“伯母好。”

    赵夫人笑得合不拢嘴,越接触她越断定这女孩来头不小,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全部,说不定是哪家贵族隐藏的大小姐呢,交好总不会错的,若是琦琦能跟着她学习到她一星半点的修养气质,她也不用整天发愁了。

    萧云和在赵家吃了早饭,由赵家司机送去学校。

    “去查查,这个叶泠到底什么来路。”赵夫人吩咐道,她不会允许一个不明不白的人接近自己的女儿,必须要搞清楚才能安心,也才能好好利用。

    ——

    堰州第一骨科医院。

    VIP楼层向来是最安静的,此刻一间病房门口坐着一个少女,太瘦弱了,裙子空荡荡的,苍白的面容显得触目惊心。

    女孩有些不安的双手紧紧抓着裙子。

    这时一群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过来,大概有三四个人,女孩看到为首的男子有些讶然,这不是楚楚的父亲,如今的沈家家主沈万贯吗?

    她张口要叫伯父,那男人根本没看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去了,那声伯父便被她吞了下去。

    “你确定是这间病房吗?”沈万贯问身边的秘书。

    秘书一手提着果篮,一手提着保健品,“准确无误。”

    另一个男人嘟囔道:“哥,不过一个被王家赶出来的弃子,没有任何价值,咱何必要上赶着……。”

    她认得这说话的男人,是沈楚楚的二叔沈万财。

    沈万贯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道:“给我闭嘴。”

    “二叔,你这么想就不对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世事无常,瞬息万变,焉知人家没有复起的野心?据我所知,他们最近动作可不小。”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玉树临风,温和儒雅。

    颜景别开目光,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

    “好了,都给我闭嘴,寒清,你跟王少爷年纪差不多,到时候见机行事。”

    颜景默默走远了一些,忍不住苦笑一声,她如今这副鬼样子,他肯定认不出来吧。

    结果几人压根没见到王少的面,反而被佣人以病人需要好好休息不宜打扰为由给赶走了。

    走远了,沈万财忍不住呸了一声:“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谁不知道你们早已成了京都的笑话,还在这儿给爷摆谱呢,我摆nm。”

    这次沈万贯并没有阻止他。

    沈寒清说道:“看来王少的病确实很严重,不然也不会半夜匆匆转来堰州,可惜见不到他的面,王家这条线搭不上了。”

    沈万贯沉吟道:“再想想办法吧。”

    他忽然看向沈寒清:“你不是认识江家小少爷吗?若能搭上江家……。”

    沈寒清无奈道:“爸,你真是病急乱投医了,我只一年前见过小江少一面,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江家一直将他保护的很好,现在我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

    “江家在北方势力根深蒂固,更是黑白通吃,若是有江家帮助,这次困局必能迎刃而解。”

    沈万财说道:“你们说的是我知道的那个江家吗?”

    沈寒清无奈道:“还能有第二个江家吗?”

    沈万财一拍大腿:“我听说江大少十分风流,咱就送些美女过去,投其所好,说不定一高兴就把事情给咱解决了。”

    沈寒清哭笑不得:“二叔,你知道江家在哪儿吗?”

    沈万财摇头:“不知道,话说这江家在北方声名赫赫,但却神秘的很,到现在还没人知道江家大门朝哪儿开,这科学吗?”

    “江家早期得罪太多人了,江夫人被谋杀后,江家就低调许多,小江少也因此被江家捂的很紧,我当初之所以知道是仇家寻仇喊他小江少,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

    “当初你就应该抓住机会攀上小江少,咱现在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沈寒清摇头:“小江少没那么好接近,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

    沈万贯眼睛微眯,透出一丝精光:“我知道江大少在哪儿。”

    这时沈寒清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妹妹。”

    挂了电话,他无奈道:“爸,楚楚受委屈了。”

    沈万贯眼睛一瞪:“怎么回事?”

    “我只知道她昨天回玉河给赵琦琦过生日,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她也不愿多说。”

    沈万贯冷哼:“这个赵家,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徐家就算倒了,也轮不到他们。”

    “爸,你的意思是?”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姓朱的之前找过我好几回,当时没空搭理他,现在看来是个老实人。”

    所谓的老实人,就是好掌控。

    ——

    “你怎么还在这儿?”小凤出来看到颜景,忍不住皱眉。

    “我……我想亲自跟他说声谢谢。”女孩声音细若蚊蝇。

    小凤不耐烦的说道:“不用了,不过是搭躺顺风车而已,少爷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快走吧。”她生怕这女人黏上自家少爷,眼中满是警惕。

    颜景抿了抿唇,“他……他怎么样了?”

    这女人怎么看怎么有白莲花的潜质,小凤心中警铃大作。

    昨晚车上的时候少爷一直在昏睡,刚一睁眼,就看到路边一晃而过的身影,他让司机停车。

    深更半夜的,一个女人在高速上晃荡,太诡异了,她劝说少爷以身体为重,少爷却执意要搭载那个女孩,她劝说未果,只能让那个女孩上车。

    这女人不会就此黏上少爷了吧,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她最近对少爷身边出现的女人非常警惕,那个叶暖,简直就是个灾星,要不是她,少爷能变成现在这样吗?

    “我家少爷如何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操心,快走吧,不然我叫保安了。”

    颜景不傻,自然看到对方眼中的警惕鄙夷,苦笑一声,知道她是想多了,却也并不解释。

    “无论如何很感谢你们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了我,这份恩情我铭记心中,我叫颜景,以后如有机会一定报答。”话落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小凤倒是被她这番举动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是她想太多了,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心机白莲花。

    那少女走了两步,瘦弱的身体摇摇欲坠,忽然倒在地上。

    小凤大惊失色,赶紧冲了上去。

    ——

    “林丝丝片场耍大牌,与导演起争执?”

    “林丝丝被群演指片场耍大牌,亲民女神翻车了?”

    “果然丑人多作怪,这批小花里就她长的最丑,作妖最多,还有人找她拍戏,赶紧flop吧。”

    “到处营销清清白白演技派,上次贴着我男神炒绯闻的黑历史我还记着呢,许清导演怎么看上她了?只要她演的我绝对不看。”

    课间休息时间,萧云和听着身边的女声叽叽喳喳聊八卦的声音,不其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林丝丝作为这批小花旦里路线最亲民的一个,虽然死忠粉不多,可拥有广大的路人缘,这得益于她早期的几个经典角色,红利一直吃到现在,但最近两年野心疯长,和其他小花摩擦也多了,自然路人缘也败了一些。

    她人气一直不够能打,但胜在国民度高,基本上全国老少不说认识这张脸,也听过这个名字。

    一听她爆出耍大牌的丑闻,对家粉自然幸灾乐祸,不过这只是一部分而已,大众还是持观望态度,毕竟林丝丝圈内口碑一直挺好,她跟许清导演起争执?凭许清导演的地位,林丝丝怕不是疯了?

    网上就有人分析很有可能是剧组炒作,虽然有许清导演保驾护航,可如今的影视市场瞬息万变,酒香还怕巷子深呢。

    林丝丝人气不够打,自然网络热度也不行,耍大牌的新闻爆出来,在网上没掀起什么水花,也只有林丝丝的粉丝在忙着反黑,可很快有一个百万营销号爆料林丝丝跟导演起争执是真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带资进组的新人加戏加到飞起,影响到林丝丝的拍摄进度,林丝丝不满,导演却维护那个新人,因此两人吵起来了。

    这个营销号一爆出,传播开,一下子就在网上掀起风浪。

    这人似乎是业内人士,放出了一张高清照,照片里林丝丝穿着戏服,却是眼眶通红,苍白柔弱,令人无比怜惜,粉丝炸毛了,路人愤怒了,从质疑林丝丝瞬间将炮口对准那个新人,将之喷的狗血淋头,甚至连德高望重的许导也被质疑专业素养。

    “现在的市场都是被这些新人给带坏的,让林丝丝气成这样,可想而知加戏有多过分,演技比得上林丝丝一个手指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