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83 女人的直觉
    顾楠在会议室里等了半天最后也没见到那个江总一面。

    “架子挺大的,搞什么嘛,耽误我的时间。”尚静珊打开粉饼,一边补妆,一边小声埋怨道。

    她的经纪人郝建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别给我胡言乱语,被人听到,吴总也救不了你。”

    尚静珊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珠子转了转,“我倒要看看这个江总是何方神圣。”

    “我警告你,别给我乱来,在没摸清这个江总的脾性之前,别轻举妄动。”

    尚静珊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了。”

    瞥到对面的顾楠,不屑的冷哼一声,挺了挺胸,傲然的瞪视回去。

    顾楠心中嗤笑。

    “先让这个蠢货试试水的深浅吧。”花姐笑着说道。

    顾楠挑了挑眉,“我可不希望是又一个吴总。”

    “放心吧,这种货色,也不是什么人都瞧的上的。”花姐语气不屑,目光掠过郝建,眼底划过一抹鄙夷。

    吴总从总裁办公室退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吴总,管理公司这么久,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吴总看着面前高瘦的年轻人,虽然穿着西装,但那张脸怎么看都青涩稚嫩,跟那个江总一样,满满的少年气。

    少年虽然笑着,眼神却跟老狐狸似的,透着股精明,让人不敢小觑。

    “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我是江总的秘书兼助理,侯子耒,以后共处的时间多着呢,还望吴总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侯秘书言重了,是我需要您的指教才对。”

    “吴总是个聪明人,和您这样的人共事一定会很开心的。”少年说着轻轻拍了拍吴总的肩膀。

    吴总只感觉肩上一沉,那张肥腻的胖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不知江总接下来有什么吩咐?对了公司所有的高层以及签约艺人都在会议室等着江总的指示,不知江总可否移步……。”

    “江总不喜欢见陌生人,吴总,记住了?”

    吴总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记……记住了。”

    看着吴总颤巍巍离开的背影,猴子冷笑一声,转身推门进去,落地窗前站着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穿着一身精裁西装,在逆光的剪影中,宽肩窄腰,少了几分少年的纤薄,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二少……不现在该改口江总了。”猴子笑着摇摇头:“还不太适应呢。”

    男人转身,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猴子走过去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这个姓吴的,也不是个好东西,公司交给他之后,营收一年比一年少,江总忽然空降,他吓也吓得个半死吧。”

    少年冷眸微眯,“那就先拿他开刀吧。”

    “啧,先替这个吴总点根蜡吧,谁让他挡了我们二少的路呢。”

    江垣瞥了他一眼,猴子心领神会:“放心吧,我早调查清楚了,她签约的锦艺传媒,话说这个锦艺传媒越查越不对劲呢,你知道这个公司的背后是谁吗?”

    江垣抿了口茶。

    猴子没看到预想中的神情,无奈的笑道:“真够沉得住气的,等我说出来,估计你就淡定不了了。”

    “董家。”

    江垣皱了皱眉,“谁?”

    “北江南董,就是那个董家,二十年前,董氏跟江氏一南一北分庭抗礼,这二十年因为江家的低调,北方多地被董家夺去,不过他南方的地盘也被江家夺去不少,总的来说,扯平了,如今的董家攀上宋氏,摇身一变,洗白了,现在可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呢,不得了不得了啊。”

    江垣手指紧紧握着杯子,眸光犀利冰冷,透着一股凶狠的光。

    “当年夫人的案子,虽说董家有最大嫌疑,可老先生暗中派人查了这么多年也没查到线索,二少,如今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江垣冷笑道:“是谁?”

    “董家如今的长房长子,董霖,说来也是奇怪,董家怎么看得上娱乐圈这一亩三分地?何况还是董霖这样的继承人,公司从创建以来就是为捧云歧,这个云歧似乎不简单,明面上虽然是董家的养子,可他的来历却成谜,如果说董霖创办锦艺传媒就是为了捧云歧也是说得通的,但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如今叶泠签约了锦艺传媒,想要从他们手里抢人,没那么简单啊。”

    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我要的、可不仅仅是抢人。”

    “啊还有。”猴子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叶泠如今正在沣城录制明日之星,巧的很,公司的一姐顾楠正是这个节目的导师之一,公司旗下有个新签约的艺人也参加了这个节目,和叶泠同为选手。”

    ——

    尚静珊在总裁办公室外转悠了半天,一会儿补补妆抹抹口红,妆容精致到无可挑剔,才放心的合上镜子。

    把吊带往下拉了拉,深吸口气,正要走过去敲门,就见门从里边打开,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她慌忙躲在柱子后,偷偷的瞥了一眼。

    这位就是江总吗?也太年轻了吧,长得尖嘴猴腮的,一股子精明相。

    “侯秘书。”她看到向来作威作福的吴总竟然跟见了猫的老鼠似的,卑躬屈膝,逢迎讨好。

    什么?竟然只是个秘书?

    等人走远后,尚静珊走出来,原来只是秘书。

    不过也太过年轻了点。

    她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敲门,门内传出一道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进。”

    尚静珊心神微微荡漾了一下,这声音可太好听了。

    偷偷将门打开一条缝,这间办公室是临时改建的,很大,很空旷。

    她看到背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背影,那肩膀宽厚又带着股令人心动的纤薄。

    脖子又细又长,皮肤也太白了,落地窗外阳光万丈,那背影也透着几分不真实的虚幻。

    尚静珊大着胆子走进去,反手关上门,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只有轻微的摩擦声。

    她屏气凝神,一点一点的接近,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她就确定,绝对是个年轻的大帅哥。

    她也是有审美需求的,谁愿意整天对着吴总那张又肥又丑的老脸。

    她对自己的美貌和技术都很有信心,就不信这个江总不会拜倒在她的裙子下。

    她得意的想着,离目标也越来越近,她看到男人细碎的短发又黑又硬,后颈皮肤白的像牛奶,让她一个女人都自愧不如。

    她却没注意到,男人忽然眯起的眼底,凝聚起危险的风暴。

    “江总~。”她猛然扑过去,娇滴滴的喊道。

    令她意外的是,男人身影忽然一闪,敏捷的躲了过去。

    而她措不及防下整个人从沙发上栽到了过去,十分狼狈的摔在地上。

    “哎呦……。”她痛呼出声,埋怨道:“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啊,人家这里好疼呢。”说着飞快的把肩带拉了下来。

    轻轻抬头,一双氤氲着水汽的妩媚双眸带着电光发射了过去。

    忽然,她怔住了,一脸呆滞的表情,眼底的迷离水光瞬间变成了惊艳痴迷。

    那人站在光影中,身姿挺拔修长,红色的领带为一身低调的黑平添几分艳采。

    少年偏着脑袋,面部轮廓在阳光下犹如雕塑般深刻立体,俊美的不似凡人,犹如天神降临。

    剑眉紧蹙,薄唇紧抿,似压抑着深深的怒气,令他看起来格外的性感霸气。

    竟……竟然这么年轻……这么俊美,天哪,公司签的那些小鲜肉跟他一比都逊毙了。

    少年厌恶的皱着眉头,声音冰冷透骨:“滚。”

    尚静珊反应过来,立马爬起来,娇滴滴的走过去:“江总……你弄疼人家了啦,怎么连声道歉都没有的。”

    江垣闭了闭眼,双拳紧握,“想找死吗?”

    那声音厌恶冰冷的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尚静珊暗暗咬了咬牙,装什么装,等你上了老娘的床,看老娘怎么调教你。

    “哎呀,江总别那么冷嘛,人家只是仰慕您的风姿……。”

    “我让你滚。”少年别过头去,仿佛看一眼都是污了眼睛。

    尚静珊被刺到了,这江总有毛病吧,她还就不信了,说着踩着猫步走过去。

    少年如临大敌般后退,胸膛剧烈的喘息着,紧握的手背上青筋暴露,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江总……啊……。”尚静珊惨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门口的地上。

    猴子听到动静推门进来,看到躺在门口痛苦呻吟的女人,心神一凛,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抱歉二少,是我的疏忽。”

    少年冰冷愤怒的声音传来:“别让我再看到这个女人。”

    “是。”猴子一脸自责,冷冷的看着尚静珊,二话不说将她拖了出去。

    江垣深深的闭着双眼,一拳狠狠的砸在玻璃窗上,任凭血珠迸溅。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救救我……。”

    黑暗的仓库,猥琐的笑声,凄厉的呼救……最终一起沉入无边的深渊。

    少年嘶吼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双臂环抱着脑袋,整个人瑟瑟发抖着。

    那些可怕的梦靥再一次席卷而来。

    猴子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少年像一个孩子般紧紧的蜷缩着,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般,孤独又绝望。

    猴子心如刀绞,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离开,就算要离开也要派人守着。”

    多少年了,他以为少爷已经恢复正常了,没想到今天被那个女人一刺激,再次……

    他想到什么,立刻给Ralf医生打电话,将情况说明。

    “怎么会,J他已经好多年没出现症状了,你将他的近况全部都告诉我,不要有任何遗漏。”

    “你说什么?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听筒对面男人的声音兴奋又激动。

    “是,他喜欢上一个女孩,为了这个女孩,他做出了很多改变。”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那个女孩就是他的药啊,只有她才能救他,一定要紧紧的抓住她……。”

    ——

    尚静珊一夜之间被公司除名,公司所有人噤若寒蝉,从此以后这个名字成为了一个禁忌。

    死对头倒台了,顾楠却高兴不起来,兔死狐悲,在那个江总眼中,她又有什么不同?

    “别想那么多了,尚静珊她是自己作死,竟然跑去勾引江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江总看得上才怪。”花姐不屑的说道。

    “郝建,我让你跟我斗,早说是滩扶不上墙的烂泥,现在好了,抱着你的心肝宝贝哭去吧。”

    顾楠说道:“这个江总……不近女色吗?”

    虽然她极为厌恶尚静珊,却不得不承认,尚静珊有着令男人沉迷的资本,她在娱乐圈的外号就是媚世妖精,要不是因为风评太差,就凭那身段脸蛋早就火了。

    “有些事情不要刨根问底,知道的多对自己没好处。”花姐警告道。

    顾楠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耽误了一天时间,明日之星不能再拖了,让司机送你去机场吧。”

    顾楠走出电梯,不远处VIP电梯门打开,她下意识看了过去。

    小金抓着她的手臂,“好帅啊……。”

    男人面无表情的从她面前走过,走出商业大楼,上了一辆豪车。

    “迈巴赫啊,又帅又有钱,还这么年轻……。”小金激动的双眼冒光。

    顾楠眯了眯眼:“你知道他是谁吗?”

    豪车绝尘而去,小金边走边好奇的问道:“谁啊?”

    这栋商业楼里有不少老总呢,能走VIP通道的却不多呢,肯定是大老板级别的。

    “江总。”

    “什么?他就是江总?也太年轻了吧?”小金捂嘴惊呼。

    想到什么她好奇的瞥了眼顾楠:“你见过江总吗?不然怎么会知道的?”

    顾楠勾了勾唇:“女人的直觉。”

    ——

    薛宝镜高烧一场,醒过来整个人都蔫了。

    那个梦太真实了,到现在她手脚都是冰凉的,吓的。

    梦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萧云和早就死透了,她不能自己吓自己。

    “你去给我请个法师来。”

    燕子愣了愣:“法师?”

    “让你去就去,愣什么楞?”薛宝镜甩给她一张银行卡。

    燕子捡起卡,一头雾水的离开了。

    “宝镜,好端端的请法师干什么?难道你……。”

    “我被恶鬼缠上了,天天晚上做噩梦,这个恶鬼折磨我,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我要让她生生世世在地狱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薛宝镜语气充满刻骨的恨意,大热天的,林雪生生打了个寒颤。

    吴晗也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往上蹿,薛宝镜如今的行为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她就是个疯子。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被人家缠上啊。

    今天节目录制,薛宝镜不能再拖,实际上她心情非常差,这什么破节目她恨不得再也不参加,林雪好说歹说才把这位大小姐请动。

    萧云和这次录制次序靠前,毫无意外获得导师的一致认可,赢的毫无悬念。

    和她PK的是个圆脸小姑娘,下了舞台走到她面前,非常大气的说道:“萧云和,恭喜你。”

    萧云和点点头:“谢谢。”

    小姑娘看了她一眼,飞快垂下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其实我很喜欢你,你唱歌很好听,输给你我心服口服,我会一直支持你的,加油哦,一定要拿冠军。”

    小姑娘说完这句话转身跑走了。

    韩娅笑道:“要不是遇上你,凭她的实力也有晋级的可能,只能说运气太差了。”

    萧云和走进后台,忽然听到谁说了一句:“薛小姐来了。”

    呼啦啦一群人赶紧散开,不知道的还当什么洪水猛兽要来了。

    萧云和挑了挑眉,转身从另一个通道离开。

    韩娅说道:“不卸妆了吗?”萧云和不喜欢化妆,每次结束录制后都会第一时间卸妆。

    难道是因为薛宝镜吗?萧云和也怕她?

    这个姓薛的简直到了令人谈之色变的地步,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本事。

    “现在还不是时候。”

    韩娅愣了愣,什么不是时候?

    广电大楼对面的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二少,叶小姐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