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97 幸运重生 风雨欲来
    “都在干什么呢?赶紧收拾收拾进考场了。”余饮露从教室外走进来,那些刚才还聚在一起八卦的学生瞬间一哄而散,赵绾绾的话也没人关注了。

    萧云和落座以后,赵绾绾扭头偷偷瞥了她一眼,见萧云和望过来,赵绾绾嘿嘿笑了笑,露出个“我懂得”的笑容,对萧云和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便兴奋的扭过了头。

    学生收拾了一下东西,分别进了考场,没有学生再关心娱乐八卦,全都投入到如火如荼的考试中。

    “宁副总监,这是您要的资料。”李晴双手送上文件。

    “放那儿吧。”女子低头工作,头也不抬的说道。

    李晴将文件放下,转身走了两步,扭头看到女子依旧在埋头认真工作,想了想说道:“宁副总监,该吃午饭了,您这样经常熬着,对身体不好。”

    宁秋画合上文件,起身:“走吧,一起吃,我请客。”

    李晴立刻喜笑颜开,“楼下新开了一家日料店,口碑还不错。”

    宁秋画一边穿上大衣,一边往外走,李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在她眼中,这个宁大小姐有些很古怪的毛病,不算什么问题,但就是觉得是个奇怪的人。

    比如这大夏天的,是展露身材的好时候,公司里的女员工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怕露不出事业线和大长腿,宁小姐倒好,从上到下裹的严丝合缝,除了脖子和手,看不到一丁点肌肤。

    可能有钱人都有些怪癖吧。

    一路上遇到几个其他部门的同事,看到宁秋画纷纷点头问好。

    “气质真好啊,走路都带风,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她那样就好了。”

    “做梦吧,人家是宁氏大小姐,整栋楼都是人家的,真正的白富美,除非下辈子重新投胎,这辈子别想了。”

    “听说她在影视部,宁总怎么想的啊,怎么把她派到那个部门,没什么前途的,看来宁总对这个妹妹也不过如此。”

    “你知道什么啊,公司下个阶段的战略重心转移到了影视部,不懂别瞎说,况且宁小姐大学就是学这个的,要我说也是宁总为了这个妹妹开辟了影视部门,宠妹狂魔啊,我要是有个这么好的哥哥多好啊。”

    一群女人对着宁秋画走远的背影八卦起来。

    日料店里人爆满,还要提前预约,两人狼狈的走了出来。

    李晴说道:“抱歉,我没想到人这么多,现在正是饭点,哪个店里人都很多。”

    李晴眼睛忽然一亮:“后门那里有条小吃街,不过……。”

    宁小姐这样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应该不会去那里吧。

    宁秋画想也不想的转身:“走吧。”

    李晴小跑着跟上去:“你真要去啊,那里条件对你的身份来说,很差的,要不还是再等等吧。”

    宁秋画勾了勾唇,笑容透着几分自嘲:“我什么身份?”

    李晴从没见过这样的宁秋画,一时哑口无言。

    有多少人羡慕她啊,宁氏大小姐,有宁西那样的男人当哥哥,天之娇女,真正的白富美,她为何露出那种妄自菲薄的表情?

    李晴有些摸不着头脑。

    公司大楼后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有条小吃街,附近都是商业写字楼,这条小吃街生意不错,但条件肯定没有那些快餐店西餐厅日料店好,一户紧挨着一户,拥挤逼仄。

    “黄焖鸡、热干面、烩面你想吃哪些?”李晴小心翼翼的介绍道。

    宁秋画踩着高跟鞋一路走过,指着一家卖麻辣烫的:“这家吧。”

    李晴立刻兴奋的说道:“我最喜欢吃麻辣烫了。”

    李晴高高兴兴的走进去,刚好有个空位,麻辣烫是自选的,宁秋画是第一次吃这种东西,李晴拉着她去选食材,选好了之后去称重付钱。

    “36块钱。”

    宁秋画拿出钱包,尴尬的是里面很干净。

    李晴手机已经扫码付过了,推着宁秋画走到位子上坐下:“这顿我请你。”

    宁秋画抿抿唇:“下回我请你。”

    “那我一定要吃回来。”

    “不过现在手机支付很便捷,谁吃饭还带现金啊。”有时候就觉得宁秋画是不是山顶洞人,连手机支付都不用。

    宁秋画说道:“我不会。”

    “什么?你不会?”拿着最新款手机,你竟然告诉我你不会手机支付?

    “我教你。”李晴热心的当起了老师,宁秋画学什么都很快,李晴说一遍她就知道了。

    “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宁秋画第1008次发出感慨。

    “什么?”李晴不解的问道。

    宁秋画给自己倒了杯水,“没什么。”

    “四位导师好,我是98号选手萧云和。”

    店里人不少,环境有些嘈杂,但这道空灵干净的声音还是落进了宁秋画耳中。

    “啪嗒”水杯摔在桌子上,杯里的水倾泻而出,浇了一身。

    李晴吓了一跳,连忙抽出纸巾手忙脚乱的擦拭起来。

    而对面,女子秀美的面容一瞬间变得苍白,然而眼眸却因激动而瞳孔微微扩散,嘴唇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副又惊又喜的样子。

    “你……怎么了?”

    宁秋画扭头看向墙上挂的32寸的电视机,屏幕里,犹如雾里看花,那分明是个身段玲珑的女孩,但却仿佛始终隔着一层雾,无论如何都看不清脸。

    宁秋画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仿佛这样就能看清那张脸。

    “你听到了吗?刚才她说她叫什么?”宁秋画语气激动,眼睛始终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李晴茫然的摇头,她就没注意到电视上演的什么。

    也许是这道声音太好听了,店里的说话声渐渐小了下去,大家都盯着电视机。

    女孩一开嗓,天灵盖仿佛瞬间被击中,宁秋画忽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她目光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

    歌声空灵悠扬,仿佛淙淙溪水一般,干净清澈,不疾不徐,带着一种神奇的的力量,仿佛能洗涤一切的污秽和肮脏。

    歌声落了下来的时候,整个店里鸦雀无声,只有头顶的老式吊扇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导师问她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她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八千里路云和月。”

    宁秋画忽然捂住嘴,眼泪滚滚而落。

    李晴被她这个模样吓到了,“你……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别吓我啊。”

    电视里,女孩已经退了下去,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淡青的颜色,角落里绣着浮云朝霞,灿然华美。

    她手指一点一点的抚摸过去,眼神温柔如水。

    宁秋画忽然转身离开。

    李晴赶忙追了上去。

    老板端着两碗麻辣烫出来,见人走了,连忙说道:“你们的麻辣烫。”

    李晴哪里还顾得上,宁秋画踩着高跟鞋走得飞快,她小跑才勉强追上。

    “刚才那个节目的导演,帮我联系一下。”

    李晴愣了一下:“那是河西台的综艺节目明日之星,一个选秀节目,以前很火的,我大三暑假的时候在这个电视台一个节目组实习过,导演不知道换了没有。”

    李晴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对这个节目感兴趣吗?”

    部门目前的工作重心在电影电视剧的投资上,电视台综艺这块暂时还没开发。

    “我要投资。”宁秋画冷声道:“越快越好。”

    李晴问道:“有多快?”

    宁秋画迫不及待的说道:“最迟今晚。”

    ——

    薛宝镜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吴晗蹲在床边,挖一勺冰镇西瓜送到薛宝镜嘴边,头顶的中央空调吹着冷气,落地窗外是大太阳,晒得花草树叶都蔫头耷脑的。

    电视里播放着明日之星,薛宝镜昨晚出去疯玩,回来都已经十二点了,一觉睡到中午,吃过饭才想起来看明日之星。

    薛宝镜一直在等着自己出场,网络电视可以回放,自然也能快进,她没耐心看这些歪瓜裂枣鬼哭狼嚎,直接拉到自己出场的时候。

    薛宝镜脸一下子黑了:“电视里怎么显得我那么胖?”

    吴晗心底吐槽:本来就胖,摄像师很冤。

    薛宝镜前世就无比讨厌自己的身材,她的母亲纤腰长腿,弱柳扶风,有着江南女子的轻盈娇软,被人誉为飞燕再世,可惜她一点都没有遗传到母亲的风姿,反而随了父亲,什么都是圆的,圆脸圆眼圆滚滚的身材。

    她又贪吃,羡慕那些贵族小姐婀娜纤瘦的身姿,被人嘲讽胖的时候,她就发誓绝不多吃一口,结果抑郁了整整一个月,瘦是瘦了一点,可所受的折磨比她被人嘲笑胖还要痛苦。

    后来她一边厌弃自己的身材,一边大吃特吃……

    她最羡慕萧云和的一点,就是她怎么吃都不胖,十六岁就高挑长腿,纤腰翘臀,贵族小姐中,她永远是最出挑明艳的。

    她往萧云和身边一站,就是公主身边的胖丫头,又土又肥。

    一想到那些黑历史,薛宝镜心情沉到谷底,也没心思听自己唱的怎么样。

    吴晗默默收起了西瓜。

    林雪走进来,后边燕子提了两大袋进口零食跟了进来。

    薛宝镜想减肥的心在看到那些零食的瞬间灰飞烟灭,拆了一包薯片,她一边美滋滋的吃,一边问林雪:“除了节食之外,还有什么好的减肥方法?”

    林雪扫了她一眼。“运动啊,比如健身瑜伽跑步跳操……。”

    薛宝镜想想就累了,她现在那么有钱,干嘛要委屈自己?

    林雪早见识过她有多懒,一个吃饭都需要人喂的,指望她健身减肥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还有一个法子,不需要节食,也不需要健身,只要有钱就能办到。”

    薛宝镜双眼一下子亮了,本小姐穷的只剩钱了。

    “抽脂手术,整形医院有这个项目,把体内的脂肪做手术取出来,不吃任何苦就能瘦下来,不过造价很高的。”

    薛宝镜说道:“就这个,你去帮我安排,找个靠谱的医生,多少钱我都付得起,只要能让我瘦下来。”

    林雪眸光闪了闪,笑道:“宝镜,其实你这样就挺好看的,有福相啊,多可爱,那些瘦的人千篇一律,你这样才能给人记忆点,容易被人记住。”

    薛宝镜白了她一眼:“是不是怕我瘦下来比你好看?”

    “宝镜,我冤枉啊,我真是为了你好,抽脂手术其实对健康不大好,要不是万不得已,还是别做这个了。”

    薛宝镜忽然皱了皱眉,目光紧紧的盯着电视:“我刚才听到了什么?”

    电视里只有一个模糊的镜头,但不知为何,她心脏忽然跳得很快,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薛宝镜抓住吴晗的手,追问道:“她说她叫什么?”

    吴晗吓了一跳:“萧……萧云和啊?怎么了?”

    “萧云和……萧云和……。”薛宝镜喃喃道,脸色瞬间变得十分苍白。

    “是重名,一定是重名……。”她语无伦次的说道,神情有些紧张兮兮的。

    吴晗和燕子面面相觑,不明白她忽然发什么神经。

    女孩唱第一句的时候,那空灵悠扬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的仙乐,吴晗和燕子沉浸其中,她们没听过萧云和现场唱歌,没想到如此惊艳。

    薛宝镜却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身体猛然颤了一下。

    她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恨不得将屏幕给戳出个窟窿。

    这声音太像萧云和了……

    但不可能啊,一定是重名,她想多了……只有她才有这个幸运重生,萧云和是要下地狱的。

    直到她听到这个名字的解释,心底最后一丝侥幸阵亡了。

    她听萧云和解释过她名字的含义,很骄傲很自豪的口气。

    除去皇族身份,她还是护国大将军的独生女,那个威风凛凛戎马一生,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将军,他是所有大夏国子民心中永远的英雄,她也曾敬仰崇拜过,那样的大英雄是自己的父亲,该是何等的幸福风光。

    也因此,她越发嫉妒萧云和。

    薛宝镜心中翻江倒海,震惊、恐惧、愤怒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她忽然抓住枕头朝电视砸了过去:“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

    林雪担忧的问道:“宝镜,你怎么了?”

    薛宝镜忽然抓住林雪的手,急切的追问道:“她长什么样?”

    林雪一脸懵:“什么?”

    “萧云和,我问你萧云和长什么样,你见过她吗?”薛宝镜眼神凶狠的恨不得扑上来撕了林雪。

    林雪摇头:“我没见过啊。”

    林雪扭头看向吴晗和燕子:“她俩经常代替你去电视台,应该见过的吧,还不快说,这个萧云和长什么样儿?”

    薛宝镜狠狠的瞪着两人:“快说。”

    燕子害怕的后退了一步。

    吴晗抿抿唇说道:“很美。”

    薛宝镜不敢置信的说道:“有多美?”

    吴晗下意识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同凡响,但在薛宝镜迫切的眼神逼视下,小声回道:“总之很美很美……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美。”

    昨晚她俩半夜看了第一期,当时就猜测节目组对萧云和模糊剪辑大概是有原因的,并不是网上猜测的那样节目组给她穿小鞋,反而恰恰是对她的保护和用心。

    薛宝镜一个人沉默的坐着,气氛有些古怪。

    林雪想到什么,忽然说道:“这个萧云和不是跟宝镜你抽到一个房间了吗?但是你一直没去住过,第一天还是燕子和吴晗把行李给你送去的。”

    那天本来说好了要住进去,但那天太阳挺晒的,薛宝镜受不了室外的高温,进出也就大概一分钟在路上,就这样她都受不了,选择了窝在酒店睡觉。

    后来就一直没去。

    薛宝镜忽然光脚从床上跳下来,急匆匆的往门口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