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06 世间良人、当如子宜
    走廊里空无一人,薛宝镜呆呆的站着。

    她的猜测成真了。

    云歧……云歧……薛宝镜脑海中浮现出少年温润如玉的风姿,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点开搜索栏,打了半天才把云歧两个字正确的输入进去。

    点击搜索。

    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百科旁边就是男人的一寸照片。

    那是一张精修艺术照,年轻的男人歪着脑袋,剑眉星目,目光深邃又温柔,唇边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坏笑,显得风流不羁。

    他有着第一眼就令人沉沦的魔力,身上清冷神秘却又潇洒恣意的气质令人着迷。

    真的是他……

    薛宝镜笑着笑着,眼中却落下泪来。

    宋世子很少出现在大众眼前,其实见过他的人很少,但有一次上元节她陪永安郡主游花船,临船坐着一帮文人雅客,吟诗作对,对酒当歌,好不风雅快活。

    当时永安郡主晕船,身子不适,便待在船舱内休憩,她本来要陪着她,却隐隐约约听到隔壁船上传来的声音。

    “子宜兄,去年殿试你一首策论惊艳朝野,得当今陛下钦点为状元郎,这风姿我等无缘得见,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见识一二?”

    “当今陛下文成武就,勤政爱民,壮哉我大夏河山,不如子宜兄就以天子之德赋诗一首。”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名流千古,子宜兄才德堪比子健,今日不若也以七步为限,想必凭借子宜兄的才能并不是什么难事,我等也正好做个见证,殊不知来日子宜兄也必定如那曹植千古流芳,到时恐怕子宜兄还要感谢我等呢。”

    子宜?这不是去年状元郎的表字吗?濮阳侯世子宋云歧去年中了状元,是大夏史上最年轻的状元郎,游街时何等风光,听闻容貌更是俊美无夲,可惜那日她染了风寒在家养病,无缘得见状元郎的风姿,此等风华正茂才德兼备的少年状元是多少春闺少女的梦中人,她自然也不例外,当时流行一句谚语:世间良人,当如子宜,恨之未嫁,恨之已嫁。

    不管未嫁少女还是已嫁妇女,均以嫁不到宋子宜为此生之憾。

    她自然也是心生向往,奈何宋世子太过低调,从不参加任何宴会,没想到他竟会出现在花船中,她心生激动,跑到甲板上偷偷看去。

    却见一青衫男子立于甲板之上,湖上风大,男子青衣猎猎,宽袖迎风,长身玉立,飘飘欲仙,仿似下一刻就要乘风而去。

    面对众人的刁难,男子并未有丝毫慌乱,微微一笑,自信从容。

    那天的太阳很大,男子逆光而立,她看不到他的容貌,唯有那仙人之姿自此刻在了她的心上。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太祖高宗,稍逊风骚,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男子清朗正气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余音渺渺,回味无穷。

    四周叹服声四起,纷纷沉醉于这首词中,大开大合,气象万千。

    “好一个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啊,果然不愧是状元郎,此等大才,佩服之至。”

    男子双手负后,迎风而立,衣袂飞扬,眉眼沉阔。

    “此文章非我所作。”

    “什么?不是你所作?那是何人所作?”

    “原来并不是他所作,怪不得呢,此等睥睨纵横之势怎么可能出自一个毛头小子?”

    男子无奈一笑:“一日梦中见一人,此人有开天辟地之才,经天纬地之德,此作便出自他手,不想此等佳作寂寂湮灭……。”

    “此人姓甚名谁,此大才不该籍籍无名。”

    男子摇头,一声叹息。

    “此文章经流传必定名流千古,子宜兄不冒领,这份胸襟气阔我等钦佩。”

    男子依旧是宠辱不惊,从容沉静。

    “那好像是永安郡主的花船,听闻永安郡主花容月貌,不知有无幸运窥得全貌?”

    “跋扈张扬,骄纵轻狂,实乃大夏皇室之耻。”

    “观阑兄,妄议皇族可是杀头的罪过,这话不要再说了……。”

    她看到那青衫男子目光望向了这边,她这才看清那张脸,眉目如画,清雅绝伦,如同冰山上的雪莲,干净澄澈。

    明明是少年,眉眼尚有青涩,目光却如幽潭,深不可测。

    少年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像是一缕暖阳洒落下来,融化了冰潭,春风拂面,入骨的温柔。

    心动就在那一瞬间。

    她仓惶的逃回了船舱内,永安郡主还在睡着,直到花船停靠岸边,她看到那艘船跟在后边,永安郡主精神头好了些,附近有片桃花林,十里桃花盛景空前,想要去瞧瞧。

    这怎么能成,万一遇到宋世子……她装晕倒,永安郡主果然没了赏花的兴致,带着她匆匆回了公主府。

    再后来,便很少有宋世子的消息,只在文人墨客以及春闺少女之间流传着他的名字,濮阳侯府女眷少,连个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再然后,就是永安郡主的十六岁生辰宴,她没想到宋世子会来,陛下对永安郡主的心思她猜到了几分,选郡马的旨意下来,她却是不明白了。

    如果永安郡主为后,她虽然嫉妒,但也确实对她受益良多,而且她始终忘不了那日游船上宋世子望过来的眼神,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

    可是,那么多大好男儿不选,她为何偏偏选中了宋世子,还是那样满不在乎的口气,仿佛宋世子只是她召之即来挥手即去的宠物一般,那一刻,她心中的不甘嫉恨达到了顶点,鬼迷心窍生出了邪念,也因此有了今日的光景。

    她把云歧的所有百科资料一字不漏的全部看完,心中激动不已,这就是宋世子啊,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优秀。

    然而当她看到热搜上萧云和的名字和云歧的名字绑在一起,了解到这番风雨的来龙去脉后,不甘和嫉恨再次埋没了她的理智。

    这一世的缘分是我和宋世子的,为什么你要横插一脚?

    上一世你抢了我的宋世子,这次,我绝对不会再退让。

    ——

    下午节目组召集五十强选手开会,每个人上报五十进二十五的演唱曲目,九号彩排,十号正式录制。

    那也就是明天彩排了,时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与此同时,趁着网络热度,节目组在官微发布了直播玩法,从下周一开始,每天得票最高的选手将会在晚八点没有任何通知的开启直播,这玩法可太刺激了,网友跃跃欲试,全部是在评论下边叫嚣着要看萧云和的,由此可见,投票时萧云和的票数绝对是一骑绝尘,同时官微又更新了一条规则,一位选手一周只有一个名额,如果周一中选,那么这个人这一周将不再参与。

    节目组可太鸡贼了,她们只想看萧云和,才不想看那些歪瓜裂枣呢。

    萧云和虽然爆红,热度空前,掩盖了所有选手的热度,但其实这批选手中有几个人气还不错,当然跟萧云和比那是九牛一毛,但在新人中已经非常不错了,比如赵元容和陈思菱,郝念蕾本来就有一点知名度,这次表现的一般般,倒是没有赵元容和陈思菱吸粉多,就算黑粉绝尘的薛宝镜关注度也比郝念蕾要高,如果抛开萧云和,到时候出头的也就是这几人没跑了。

    晚上萧云和抽空见了李行送来的两个保镖一面,一个叫文七一个叫小岗,如今住在梦想小屋,根据合约助理和保镖都不能进入,只有出了梦想小屋,去往电视台的时候助理和保镖才能跟着。

    如今两人跟着韩娅住在附近酒店,韩娅很快就跟小岗混熟了,小岗张嘴闭嘴的小娅姐姐的喊着,偏生那个叫文七的看着挺斯文俊秀的男生很难接近,总是独来独往,话也不多。

    第二天一早就要赶去电视台彩排,萧云和晚上洗完澡,正在擦头发,欧阳裔打来了电话。

    萧云和戴上耳机,慢悠悠擦拭着湿发。

    头发长了不少,已经到了锁骨上,经过她锲而不舍的保养呵护,发质也由原先的干枯发黄变成现在的黑亮润泽。

    “大明星,现在见你一面是不是还要预约?”欧阳裔懒洋洋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萧云和理顺头发后,往脸上抹护肤品,之前那套护肤品是李行送来的,被薛宝镜打碎后,又给她换了一套新的,不过被萧云和全部扔掉了,现在这套是她让李行重新寄来的。

    本来叶泠的皮囊也算天生丽质,可惜这么多年糟蹋了,必须好好保养才能找回大美人的风采。

    萧云和是个完美主义的人,她不容许自己身上存在一丝一毫的瑕疵,无论人还是事,自然要做到完美无缺。

    “可以,找我的助理电话预约。”

    “讨厌,真给我来这一套。”欧阳裔语气难得带了一丝娇嗔。

    “知不知道我现在去学校,所有人都围着我问叶泠是不是萧云和,我都快烦死了,我不管,你要赔我精神损失费。”

    学校这几天都讨论疯了,关于萧云和到底是不是叶泠,现在基本上已经有了定论。

    自然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激动抓狂,玉河只是个在南省都排不上号的地级市,总人口二百万都不到,这里的人普遍没见过什么市面,偏安一隅,民风淳朴,平凡普通。

    谁承想,忽然出了个爆红的大明星,她们这些跟萧云和一个学校的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尤其是高一八班,这几天都无心学习了,每天都来萧云和的课桌前膜拜。

    更绝的是出了云歧点赞的事情后,那天中午学校食堂比过年还热闹,原来云歧也不是遥不可及啊……

    “等我回去请你吃饭,叫上赵琦琦。”

    说到赵琦琦,这丫头风风火火的,这次怎么安静如鸡?

    “她家里出事了,好几天都没来上课。”

    萧云和皱了皱眉,跟欧阳裔说了几句便匆匆挂了电话,打赵琦琦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难道沈家对她出手了?

    萧云和放心不下,在联系人里找到“JK”拨了过去。

    “我艹大明星亲自给我打电话了,荣幸之至啊。”

    “别废话,赵琦琦家里出了什么事?”

    “哦,原来大明星不是为了关心我啊。”语气失落却十分欠揍。

    感觉到对方处在发怒的边缘,便赶紧说道:“赵父公司出了点事,作为法人他被司法机关带走了,不过别担心,有人出手了,赵父也就受点苦,不会有什么事的。”

    萧云和眯了眯眼:“是沈家干的吗?”

    “沈家之前布的局,不过沈寒清和沈楚楚牵涉进命案里,沈万贯自顾不暇,早顾不上赵家了。”

    萧云和想到什么:“是江垣吗?”

    ——

    薛宝镜推门进来,眼神阴翳的瞥了眼萧云和,脸上却堆着灿烂的笑容:“云和,明天就要PK了,你选的什么歌啊?”

    萧云和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明天你就知道了。”

    薛宝镜噎了噎,立刻重新换上笑容:“祈祷我明天不要抽到你,不然就死定了。”

    萧云和勾了勾唇,“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你把玩儿的时间用在练歌上,也就不用忐忑了。”

    “我没有你聪明,什么知识都接受的很快,小调大家都腻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下一期可能就要被淘汰了。”薛宝镜失落的说道。

    萧云和站起来倒了杯温水慢慢喝着,“你不是有个投资商爸爸吗?还怕节目组淘汰你?”

    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嘲讽。

    薛宝镜暗暗磨了磨牙,扯着嘴角说道:“哪儿有那么简单,算了,不说了,我又不像你,实力强大,人气逆天,节目组现在可把你当宝贝供着。”

    薛宝镜仔细打量着她:“以前我竟然不知道你唱歌竟然这么好听,是不是有什么秘笈啊。”

    萧云和放下水杯,朝床边走去,慢悠悠说道:“老天爷赏饭吃。”

    薛宝镜差点气吐血,一翻身躺了下来,连卸妆都忘了。

    萧云和临睡前,手机响起信息声,她拿起来看了一眼。

    江垣:睡了吗?

    上次一别,心意确定,也给了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

    萧云和:没。

    对方发过来一个笑脸,两佗红云,显得有几分娇羞,实在难以想象是一个大男孩发过来的。

    萧云和忍不住勾了勾唇。

    江垣:我看了节目,你表现的很好,再接再厉。

    萧云和:谢谢。

    气氛尴尬又客气。

    漫长的沉默,就在萧云和以为他不会再发消息的时候。

    江垣:什么时候休息,我去接你。

    萧云和:暂时还不知道,夜深了,睡吧。

    对方发过来一个委屈的表情,回了个晚安。

    萧云和锁住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晚安。

    ——

    卧室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天边的一缕月光透过落地窗投注来一线幽光,却也是杯水车薪。

    少年独坐黑暗中,一身孤寂。

    手机屏幕的光渐渐熄灭,少年闭了闭眼,脑袋后仰,枕在了沙发靠背上。

    他一无所有,只有一腔孤勇,可在遇到她之后,却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他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良久,少年苦笑一声。

    “承认吧。”

    ——

    萧云和火了之后,伴随而来的就是她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网友和粉丝挖出来,没过多久,萧云和的贯籍年龄学校就在网上流传起来了。

    萧云和身上有种养尊处优的气质,大家下意识以为她出身大城市,谁知道竟然是南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很多人根本就没听过这个地方。

    十六岁,本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已经是妍极盛放的国色天香。

    这个年龄本该在学校上课,很多人以此为借口攻击她,认为她给青少年树立了一个不良榜样,荒废学业,带坏青少年。

    大红自然伴随着大黑,这是每一个大明星的必经之路,萧云和自然也不例外,她的爆红挡了太多人的路。

    学业这一点就被人拎出来当成了攻击她的筏子。

    然后一张成绩单贴了出来,黑子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