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11 一战成名
    二楼主卧,秋画把萧云和摁坐在沙发上,转身跑去床前,拉开床头柜,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上边系着紫色的丝带,那丝带是绫绸所制,尾巴处绣了一朵鹅黄色的小花,下边用金线绣了一朵云,精巧别致,栩栩如生。

    萧云和一看就知是秋画的手艺,手指拂过刺绣,秋画催促道:“快打开。”

    萧云和解开丝带,里边是一条手帕,和前世的一模一样,连那浮云朝霞的绣样都分毫不变。

    比她之前粗制滥造的那条精致工整多了,一点针脚都看不见,行云流水,自然天成,阳光下,从不同角度看,那浮云朝霞似有七彩的波光流动,华丽粲然,美不胜收。

    萧云和手指轻轻拂过,目光染满了怀恋。

    秋画蹲在她的脚边,轻声道:“换了个身体,手艺大不如前,还望郡主不要嫌弃。”

    “你的绣工天下间独一无二,我怎会嫌弃。”

    秋画拿出萧云和绣的那条手帕,忍不住笑道:“郡主的绣工倒是进步了,公主殿下看到,一定会欣慰的。”

    提到母亲,萧云和目光黯然。

    秋画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郡主,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公主殿下还等着您回家呢。”秋画握着萧云和的手,轻声却坚定的说道。

    萧云和轻轻笑了。

    以前她只觉得迷茫,不知前路在何处,如今有秋画在她身边,再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一起回家。”

    “嗯。”秋画偎依在她怀中,轻轻闭上双眼。

    晚上李晴送来晚饭,东西搁在门口就离开了。

    两人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穿着一样的睡衣盖着一张被子躺在一张床上。

    从前,她就跟秋画无话不谈,四个丫鬟,性格各异,锦星和流风回雪跟她年纪差不多,心性不如秋画沉稳,秋画就像一个知心姐姐一样,不管她发脾气还是恶作剧,秋画始终陪在她身边,开导她安慰她将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给了她。

    她不是一个喜欢倾诉的人,也不喜欢将秘密分享给别人,唯独秋画,她可以畅所欲言,开心和不开心都与她分享,因为她知道,她的不开心与开心,都有人替她承担。

    两人说了一夜,从以前说到现在,越说越兴奋,丝毫睡意都没有,感情相比以前更加深厚。

    以前她再喜欢秋画,中间也隔着无法逾越的阶级和身份,那是时代的悲哀和无奈,而现在,她们身份平等,她不再是郡主,秋画也不再是她的奴隶,抛去身份和阶级,她们知无不言、亲密无间,把彼此当成朋友。

    “郡主……有想起过那个人吗?”

    夜深人静,漫长的沉默。

    秋画以为等不到回答,便听到一个极轻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我和他,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秋画心底惊疑,郡主为何改变了想法,郡主之前为了那个人竟能有抛弃一切的想法,虽然后来屈从于现实,但对于一直理智的郡主来说,就算只有一瞬间那样的想法,那个人对郡主来说,意义就已经不同了。

    郡主是一个很长情的人,她若喜欢一个人,那必定会认准这个人,一生一世。

    可现在郡主竟然以如此云淡风轻的语气说两人不可能有结果的,这不像郡主的性格,郡主虽然看似理智但实际上骨子里有冲动且爱自由的因子。

    “如果我们能回去,郡主你……。”

    “那要先回去再说。”

    秋画心底轻轻叹了口气,郡主和那个人,有缘无份。

    翻了个身,萧云和轻声道:“睡吧。”

    不多时,清浅的呼吸声响起,困意袭来,两人渐渐睡去。

    ——

    萧云和睁开双眼,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

    她素来自律,鲜少有这么不自制的时候,不过秋画值得。

    萧云和走出卧室,从二楼栏杆处往下看,正好看到厨房和餐厅。

    秋画端着餐盘从厨房走出来,一抬头就看到萧云和,展颜微笑,温柔沉静。

    萧云和眨了眨眼睛,现在才有那种真实的感觉,不是做梦,秋画回来了。

    “先去洗漱,过来吃早饭。”

    秋画最清楚她的口味,早饭全都是她最爱吃的,秋画坐在她对面,心疼的看着萧云和。

    “郡主太瘦了,多吃一点,等我忙完这阵,一定寸步不离的守在郡主身边,一个月绝对把郡主养的白白胖胖的。”

    萧云和无奈道:“你还是饶了我吧,我现在是艺人,长胖了会被经纪人追杀的。”

    秋画没好气道:“他敢。”

    “郡主的节目我看了,郡主就是郡主,不管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以后一定会有更多人为郡主倾倒。”秋画一脸与有容焉的说道。

    “只是……。”想到什么秋画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薛宝镜这个贱人,我没想到她竟然也活着,她害死了郡主,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萧云和慢悠悠的喝粥,淡淡道:“别着急,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儿才更有意思。”

    虽然笑着,眼神却满是寒意,莫名令人汗毛倒竖。

    秋画挑了挑眉,跟着笑了起来。

    她忘了,郡主是最记仇的,在江湖那几年,更是锻炼出无数折磨人的法子,郡主一时疏忽才着了薛宝镜的毒手,现在薛宝镜别想再好过。

    秋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

    “去工作吧,我也要回公司一趟。”萧云和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那我先送郡主去公司。”

    萧云和摇摇头:“司机来接我了。”

    秋画和萧云和一起走进车库,李晴从驾驶座上走下来,走过去拉开后座车门。

    秋画和萧云和抱了一下,依依不舍的坐进了车里。

    李晴激动的偷偷朝萧云和挥手,萧云和温柔的笑了笑,李晴兴奋的不知所以。

    李晴将车开出车库,没多久一辆奔驰房车开了进来,车门从里边拉开,萧云和坐进去。

    文七坐在副驾驶,韩娅坐在后排,萧云和上来后,韩娅立刻将水杯递了过去。

    萧云和有喝水的习惯,里边加一点蜂蜜。

    车子离开小区,开往东城区。

    ——

    谭芯那天晚上等到半夜也没等到朱瑶。

    她以为威胁之后,谭芯一个新人,自然会诚惶诚恐的来道歉,涕泗横流的请求原谅,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见到朱瑶的影子。

    谭芯坐立难安,一夜未眠,她深怕朱瑶把她跟张明奇的事情抖搂出去,到时候她跟张明奇别想在这行混了,想到这里,就恨不得撕了朱瑶,一个没名气的新人,一点都不安分。

    片场见到朱瑶,这死丫头就跟没事人一样,对她的态度一如从前,仿佛连昨天她故意掌掴她的事情都不存在,大家都夸朱瑶好脾气好度量,她因为一夜未眠脸色憔悴自然气就不顺,脸色难看不说说话语气还冲,与以前的端庄亲切天壤之别,大家下意识就不敢接近她。

    “谭老师,早啊。”朱瑶脸上经过一夜消肿,已经没那么可怕了,但还是有些巴掌印,皮肤白,因此巴掌印也就更鲜明,偏生朱瑶笑的温柔可亲,眉眼弯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同时又显得温柔端方,跟臭着一张脸的谭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倒是小瞧这丫头了。

    张明奇正在派人调查她,很快就会有结果,张明奇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对付一个新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两天几人维持着面上的平和,谭芯在没人的时候也懒得再装,大家都看出两人不和,这种主演之间的恩怨,还是别掺和进去,尤其朱瑶还是个没什么知名度的新人,她本人又低调,剧组也有规定在宣传期之前剧组的一切消息都不能外露,谭芯团队这方又压得死死的,以至于网上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风声漏出来。

    这天深夜,谭芯摸到张明奇房间,一进去两人就跟干柴烈火一般迅速燃烧在一起。

    这两天以防万一两人都没有再私下接触过,有对手戏的时候亦是十分克制,不敢让人看出一点苗头,两人早就忍不住了。

    一番剧烈运动后,谭芯声音娇媚的问道:“朱瑶该怎么处理?”

    张明奇冷冷勾唇,“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说出去。”

    “可是她到现在都表现得若无其事,我心底总有些不安,查到她的背景了吗?要是小公司就好收拾了,万一有靠山……就棘手了。”谭芯眉头深深蹙了起来,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

    张明奇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别怕,有我在。”

    谭芯累极,没多久就偎依在他怀中睡了过去,她做了一个梦,梦到朱瑶将她和张明奇的事情卖给无良媒体,媒体要天价封口费,她和张明奇都拿不出,媒体就将两人的事情公布,全国哗然,她和张明奇名声扫地,千夫所指,事业一落千丈不说,她连门都不敢出,甚至还被人扒出她和前夫那段婚姻失败的原因,指责唾骂从此潮水般朝她袭来,她活得战战兢兢,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终于有一天崩溃了……

    “啊……。”睡梦中她忽然尖叫起来,张明奇被吵醒,正要安抚她,床头柜上手机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张明奇心头“咯噔”一跳,扫了眼混乱的谭芯,披上浴袍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接听。

    谭芯猛然惊醒,伸手一摸发现身边是空的,心中瞬间慌乱起来。

    阳台传来响动,谭芯抬头,张明奇从外边走了进来,脸色在灯光下阴沉的似要滴水。

    “怎么了?”谭芯撑着身体坐起来。

    张明奇扫了她一眼,眼神又阴又冷,谭芯莫名打了个寒颤。

    张明奇走到流理台前,倒了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谭芯披着睡袍下床,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张明奇,娇声媚语的说道:“还在为朱瑶的事情烦心吗?你不是也说了吗?她就是一个新人,要是聪明的话,绝对不敢把咱们的事情抖搂出去。”

    “刚才我派去调查她的人打来了电话。”张明奇冷声说道。

    谭芯愣了愣:“所以呢?她是不是有靠山?也是,新人就能出演这部大制作的女二,没靠山谁信呢。”

    谭芯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张明奇叹了口气:“她是李行的人。”

    “谁?”谭芯下意识问道。

    “锦艺传媒。”

    谭芯惊讶道:“怎么可能?”

    “她是李行新签的艺人,锦艺……这事儿棘手了。”张明奇烦躁的撸了把头发。

    谭芯抿了抿唇,脸色十分难看。

    锦艺传媒在圈内有资历有财力更有能力,它的老总传的神乎其神,她们这些在娱乐圈打拼的老油条早就在各种渠道听过这位锦艺老总的事情,那些在她们看起来就十分大佬的人物提起这个人无不是一脸讳莫如深,足以见得这位神秘的老总有着令人忌惮的身份和势力。

    李行这个名字在圈内也是大名鼎鼎,一手捧出了云歧这个三金影帝,虽说云歧实力毋庸置疑,但李行的能力也是功不可没,几年来公司只有云歧一个艺人,无数的新人都想签进锦艺传媒,成为云歧的同门,从起跑线上就赢了,可惜李行签人要求很高,到现在还没一个新人入他的眼。

    更恐怖的一点是,李行这个人在圈内人脉深厚,导演圈、电视圈、时尚圈、广告圈都有他的人,这还不算,他的公关策划能力才是一绝,云歧刚出道的时候挡了某人的路,他背后的公司便狂买水军黑云歧,吸毒嫖娼染病等等简直黑的丧心病狂,俨然不把云歧搞死不罢休。

    到最后云歧毫发无损,所有人都通情他,那个下手黑人的却被扒皮,当时被骂惨了,狼狈的滚出了娱乐圈,后来再也没有这个人的消息。

    李行也由此一战成名,这个营销案例也被编撰进了公关教科书中,从那之后都知道李行的威名,跟他作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连被称为营销之母的王佳碰到李行也只有吃亏的份。

    没想到这个朱瑶竟然是李行的人,调查还说锦艺接下来有个为云歧量身定做的大项目会主推朱瑶,用王牌带朱瑶,明显是力捧朱瑶啊。

    “我经纪公司的老总以前是李行的助理,有次喝多了他说得罪谁都不要得罪李行,护短不说还非常记仇……。”谭芯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死死的抿着唇,抓着张明奇的手臂。

    “我们该怎么办?”

    张明奇冷声说道:“先别轻举妄动,我约她见一面,她是个聪明人,要知道咱们两个出事了,这部剧也就黄了,我看她对这部戏挺认真的,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

    “可是电视剧播出之后呢?她无所顾忌了,是不是就会把咱俩卖了?”谭芯急切的说道。

    张明奇拍了拍她的手背,眼神透着一丝阴冷:“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一早,朱瑶向剧组告了假,飞回了京都。

    “要不要告诉李哥?让他帮你处理?”等飞机的间隙,许昕问道。

    “这样的小事就不用劳烦李哥了,我会处理好的。”

    “萧云和真的好漂亮啊,见过真人的都说她比电视上好看一百倍,我也好想见一见真人啊。”

    “她两天后会回沣城录节目,要想见她只能蹲在沣城机场等人了。”

    “可是沣城太远了,我都没去过。”

    旁边传来两个年轻小姑娘兴奋讨论的声音。

    朱瑶脸上的笑容凝滞了几分,继而笑得更加温柔。

    许昕小声吐槽道:“什么眼光啊,最美的明明是你嘛,眼都瞎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