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17 你欠我一条命
    原来萧云和以前深受校园暴力的危害,自己的亲妹妹也是个白莲花,实在太惨了,有今天也是太不容易了,粉丝跟打了鸡血似的,要知道粉圈虐分是最能固粉的,这一下可把萧云和的粉群给稳定了下来。

    路人大多同情她的遭遇,深受校园暴力的危害,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涅槃重生,实在太励志了,颜值天赋才华什么都不缺,不粉等着过年啊,至于她那犯罪的父母,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更突出了她的可怜。

    黑子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开始黑她私德,什么虚荣撒谎这种虚无缥缈无法立证的旁门左道,但在庞大的粉丝面前,也没掀起多少浪花。

    黑子的这番操作,保证了萧云和的热度和话题度,顺势还帮她虐了粉,粉丝现在更加死忠有章法,黑子估计气到跳脚。

    说到底还是偶像本人争气最重要,其他什么黑料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

    这次风暴中,余饮露吸了一批粉,她没有微博账号,但不影响大家对她的喜欢,尤其是年轻人,现在的高中老师不是刻板说教的老学究就是扼杀兴趣的唯学习论,这个余老师年轻漂亮,说话逻辑分明,实在太特别太招人喜欢了。

    很快就有网友扒出余饮露毕业于名牌师范大学,成绩优异,年年获得奖学金,从上大学开始,每年寒暑假都参加山村支教公益活动,在教师圈子里算是个名人,这些履历更是给她增加了大量的好感,这样的好人帮萧云和说话,那么真情实感,看来萧云和确实是被人黑了,这么优秀黑子还黑她,太没有心了,转换过来就是对萧云和的同情,同情之后离转粉就不远了。

    这场网上大战,以萧云和一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李行心满意足的坐在电脑前,一边喝茶一边想象着王佳那个老女人气得跳脚的画面。

    王佳这个女人确实挺有能力的,但她最失败之处就是不会选人,选出来的人一个个都什么玩意儿,全都是她和资本手中的傀儡,没有一点主观能动性,个性不出彩,全凭营销造势,早晚是泡沫,风一吹烟消云散。

    从云歧到萧云和,两个人身上个性标签强,本身实力强横,黑子只会帮她虐粉反而踩不倒她们,现在想想,萧云和父母的事情反而成为了一个大大的虐粉点,所以说祸之福所倚呢。

    王佳一味的相信营销和流量,太过自大,才会一次次的败在他手里。

    “可恶,他怎么每次都这么好运。”王佳气的摔了一个茶杯。

    “啪”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手下一个也不敢吭声。

    什么好运?每次都从她手里赢,还是签的都是前途无量的实力派……

    不论哪个,都够王佳愤怒了。

    她每年从电影学院舞蹈学院挑选那么多优等生,甚至还从民间挑选练习生,花了大力气包装,甚至从H国挖来专业的造型团队,给他们请最厉害的老师,砸最牛逼的资源,结果还是比不上李行的人。

    李行走了什么狗屎运,从哪儿挑的人。

    其实明日之星那个节目她也看了,有选手是她公司的,参加节目试一下水,本来她觉得不成问题,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这个萧云和,实在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可惜她认识的太晚了。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来电显示,那个骄横跋扈的大小姐,王佳烦躁的皱了皱眉。

    刚接通,里边就传来薛宝镜暴躁的声音:”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把萧云和搞的再也爬不起来吗?现在怎么回事?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

    王佳眯了眯眼:”你但凡颜值和唱功占了一点,就不会被萧云和碾压。“

    ”你什么意思?“薛宝镜气的声音发抖。

    ”没什么意思,如今萧云和正在风头浪尖,不是上赶着给她送热度吗?你也看到了,她的团队不好搞,粉丝也给力,现在还是先别轻举妄动的好,想想办法提高自身实力,比什么都重要。“

    ”你……你别忘了你收了我的钱,你这是不负责任。“

    ”呵……那是我应该拿的,这一行本来就有风险,成功或者失败,这都是我应得的报酬。“话落直接挂掉了电话。

    ”啊啊啊啊她怎么敢……?”薛宝镜愤怒之下将手机摔了出去,气的全身都在颤抖。

    “你给我找的什么人?完全就是个骗子。”薛宝镜把怒气都发泄在了林雪身上。

    林雪委屈的说道:“她在业内很厉害的,只能说萧云和背后的靠山太厉害了,要不咱还是再等等吧。”

    “等什么等,我一刻都等不了。”薛宝镜双拳紧握,眼底满是恨意。

    自从和萧云和重逢后,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恨不得立刻将萧云和大卸八块,不管大夏还是现在,她都始终像一块乌云一样沉沉的压在她的头顶,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可是萧云和如今不好动了,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就是不甘心,如果她早一点知道萧云和,就不会弄到今天这种小心翼翼的地步。

    云歧云歧云歧……她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眸低迸发出势在必得的野心,掺杂着刻骨的恨意,有种诡异又扭曲的感觉。

    林雪看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调查一下云歧,看他最近有什么活动和影视资源。“

    林雪愣了愣,怎么又扯到云歧身上去了,她还真是风一阵雨一阵的。

    ——

    萧云和在去碧玺山庄的路上给余饮露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

    这次被黑风波给萧云和没有带来太大的影响。

    碧玺山庄坐落在西郊的一座山上,仿颐和园一比一建造,青砖琉璃瓦,水榭亭台,既有皇家的巍峨大气,又不乏江南的秀丽温婉。

    这里安保很强,保证绝对的私密性,因此也是很多大佬和明星们爱来的地方,一般的明星根本搞不到门票,也就地位和影响力在圈内顶级的那批明星才有这个能力和资格。

    车子开不进去,萧云和跟韩娅下车步行到检票口,检票人员一身西装,用仪器扫了一眼票,抬头扫了眼萧云和,说了句:”抱歉,请稍等一下。“

    很快一个穿旗袍的应该是工作人员的女人快步走出来,礼貌的问道:”萧小姐对吗?“

    萧云和点点头,对方温和恭敬的说道:”请跟我来。“

    工作人员放行,韩娅紧紧的跟着萧云和,扫了眼四周的美景,小声说道:”感觉好严肃啊,果然不愧是碧玺山庄,逼格就是高。“

    还有专人迎接呢。

    越往里走风景越好,韩娅看的惊叹连连目不转睛,但对萧云和来说,比大夏的行宫差多了,到处都是人共痕迹。

    工作人员带她们穿过大道和几个凉亭水榭,四周的花坛里种植着大量的应季花,繁花盛开,一片争奇斗艳的盛景,蝴蝶飞来飞去,远处湖水碧蓝,湖上漂浮着几艘游船,岸边杨柳依依,碧空澄静柔软,犹如世外桃源。

    湖上有一座拱桥,旁边立着一块石碑,上边写了两个大字”断桥。“

    萧云和多看了一眼,领路的人就解释道:“这是仿西湖的断桥。”

    萧云和没有去过西湖,也没见过断桥,韩娅小声说道:“我去过西湖,这个桥几乎跟西湖的断桥一摸一样唉,太厉害了。”

    走过断桥,左边是跑马场,右边是游泳馆,跑马场很大,边缘用栅栏围了起来,马场上有人在驰骋,萧云和看着疾驰的郡马,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恨不得立马飞跃到马背上。

    作为大将军的女儿,她怎么可能不会骑马,父亲的副将马术出神入化,当初她就是缠着副将教她。

    好久没有体验过坐在马背上飞驰的感觉了。

    韩娅还是第一次看到萧云和眼中流露出狂热的兴趣来,只是她看了眼马场……骑马如果没有一定的基础,会很危险吧。

    前方出现一座两层高的仿古建筑,碧瓦红墙,雕梁画栋。

    将她带进二楼的一间房内,里边装修的更是典雅别致,古色古香,萧云和有点找到古代的那种感觉,但是摆件明显劣质多了。

    “萧小姐请稍作休息,午饭马上给您送来。”

    午饭也是很精致,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难得合萧云和的胃口,便比平时多吃了一些。

    吃过饭有专人来收拾餐具,萧云和躺床上准备午休,韩娅坐不住,早就跑出去玩儿了。

    睡醒后神清气爽,窗外下午三点的阳光慵懒明媚,萧云和起来洗了个脸,准备出门转转。

    没想到刚踏出门,就看到不远处栏杆前靠着一个人,站姿懒散,仿佛没骨头似的,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阳光下,有种禁欲又色气的矛盾感,普通小姑娘可能已经尖叫连连了,萧云和心中却毫无波动。

    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男人笑着挑了挑眉:“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呢。“

    跟你有个鬼的缘分,不过昨天晚上云歧确实救了她,这点没话说,她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李哥给你的票?“

    云歧并没有回答,而是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暗恋我?“

    萧云和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个男人也太自恋了,永安郡主的威严也维持不住了。

    萧云和赏给他一个白眼,转身就走。

    云歧慢悠悠的跟在后边:”还说不是暗恋我,不然怎么跟我穿情侣装?“

    萧云和扫了眼身上的白裙子,她发现云歧总有激怒她的本事,忍着揍他一拳的冲动,萧云和闭了闭眼,不与傻瓜论短长。脚下步子走的更快了,然而对方人高腿长,大长腿一迈,一步顶她两步。

    萧云和停下脚步,回头冷笑着扫了他一眼:“总跟着我,我怀疑你暗恋我才是。”

    出乎萧云和意料的是,云歧很坦然的点点头:“你这样理解也可以。”

    萧云和真是拿他没办法,就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男人,早上还在装高冷,这么快就装不下去了。

    “别跟着我了。”萧云和眼神露出恶狠狠的威胁。

    云歧挑了挑眉:“那怎么可以,你是我的同门师妹,李哥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他特地咬重了照顾两个字,眼神暧昧至极,萧云和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不需要你照顾,警告你别跟着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小姑娘连威胁起人来都是娇俏可爱的。

    云歧唇角笑意加深,“你能怎么对我不客气呢?“

    萧云和真的快被他逼疯了,下意识抡起拳头就朝他挥去,被云歧轻轻松松的握住。

    小姑娘的手腕太细了,他大掌不费吹灰之力就圈住了。

    萧云和脸颊因薄怒蕴起红霞,更是衬得眉眼娇艳,灵动飞扬。

    ”你给我松手。“

    云歧轻轻松手,萧云和猝不及防下猛然往后跌去,对方长腿一迈,长臂一伸,勾住萧云和的纤腰,萧云和就落到了他怀中。

    四目相对,空气有一瞬间的寂静,连拂过耳畔的微风似乎都慢了下来。

    萧云和双颊嫣红,反映过来后猛然推开他,后退一步,恨恨的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阴魂不散的臭流氓。

    指尖仿佛还残留着那一瞬间的柔软,小拇指轻轻的摩挲着,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暗芒,眉眼却分明还是淡漠的样子。

    “如果下次在被人推下湖,不会那么幸运再有人救你了。“

    萧云和抿了抿唇:”我知道你救了我,不用一直在我耳边念叨,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你的。“

    “错,你欠我一条命。”

    萧云和忍了再忍:“你别得寸进尺。”当时情况确实挺凶险的,湖中有条虎视眈眈的鳄鱼,她又不会游泳,几乎到了绝境,岸上除了云歧,其他谁会不顾一切的来救她呢?

    想到这里,萧云和心神一动,再看云歧也没那么反感了。

    萧云和叹了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云歧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忽然拉着萧云和的手腕,抬步就走。

    “跟我来。”

    在云歧强势的力量下,她根本甩不掉,不由得气愤道:“你给我松手。”

    云歧反而握的更紧了。

    萧云和气结。

    男女授受不亲,刚看他顺眼了些就得寸进尺,她心中发誓,一定要练好内功,看以后他还敢不敢随意欺负她。

    云歧还挺体贴,知道萧云和跟不上他,便自动放缓了脚步,对颜值逆天的年轻人漫步在阳光下,像一对悠闲散步的情侣。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萧云和不耐烦的说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着面前的牌照,萧云和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云歧却不由分说的拉着她走了进去。

    这里是游泳馆,进来还能干什么。

    果不其然,云歧把她推进换衣间“换泳衣出来。”

    萧云和直接拒绝:“我不会游泳。”

    “不会可以学。”

    “没兴趣……。”

    “以后再掉进湖里,没人会救你?”

    萧云和忍了再忍:“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云歧挑了挑眉:“刚才是谁说的要报恩呢?”

    萧云和点点头:“行,如果今天我学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以后也别再挟恩以报。”

    话落转身走进了换衣间。

    里边备的有泳衣,各种款式应有尽有。

    对萧云和来说,这跟没穿衣服没什么两样,恕她心理上实在无法接受。

    但是云歧又步步紧逼,一咬牙,萧云和选了一件最保守的,上衣是吊带下边是条短裙,露出锁骨小蛮腰和大长腿。

    萧云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咬牙切齿,她就知道云歧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