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18 泳池交锋 不能辜负
    萧云和披了一件浴袍走出去。

    云歧也已经换好了泳衣站在不远处等她。

    上身光着,穿了一条四角泳裤,身材精瘦,宽肩窄腰暴露无遗,六块腹肌性感充满张力,人鱼沟若隐若现,一双逆天的长腿,肌肉精瘦,还能看到肌理纹路。

    再配上那张妖孽的脸,是个女的当场鼻血就喷了。

    萧云和嘴角抽了抽,瞥了一眼便飞快挪开视线,耳尖悄悄的红了起来。

    她真的是第一次看一个男人穿的这么暴露,虽然真的很养眼,可她还是觉得不适应。

    云歧勾了勾唇,转身往内馆走去。

    萧云和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双手紧紧的抓着浴袍,将自己的身体包的严严实实。

    游泳池很大,分八条泳道,池水干净清澈,阳光透过穹顶玻璃在水中投下斑驳的光影,这里的一切都以国际比赛的标准来。

    馆内一个人都没有,安安静静的,显得极为空旷。

    泳道旁边有浅水区,是给不会水或者初学者活动的地方,云歧在浅水区前站定,回头瞥了眼萧云和。

    萧云和远远的站着,就是不往前一步。

    裹着毛巾只露出一颗小脑袋,紧抿着唇,虽然竭力掩饰,但还是能看出她眼底的紧张。

    云歧眼神一看过来,萧云和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过来。”云歧勾了勾手指。

    萧云和抿着唇,倔强的皱着眉头。

    脚步一下都没有挪动。

    “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云歧似笑非笑的说道。

    萧云和深吸口气,慢慢的慢慢的走了过来。

    云歧被她那视死如归的表情逗笑了。

    “你笑什么?”萧云和白了他一眼,却没什么威胁性,反而显得娇嗔明艳。

    “没什么,你的身材没什么看头,裹得那么紧,怕我占你便宜?”

    这人真是,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把人气死。

    萧云和猛然推了他一把,把云歧推到了水里。

    水花四溅,萧云和身上的浴袍也趁机滑落到地上。

    萧云和花容失色,立马捡起浴袍裹住身体。

    云歧在水中站直身子,那水只到他的腰线,抹了抹脸上的水,云歧朝萧云和伸出手:“下来。”

    那只大掌修长宽厚,目光沉静深邃,玻璃穹顶折射出的光影落在他的脸上,俊美如同天神。

    萧云和犹豫了一下,就这一愣神的功夫,云歧长臂一伸,抓住她的手臂就把她拉下了泳池。

    “啊……。”萧云和尖叫一声,整个人跌进水中,脸色苍白如纸,像个旱鸭子似的在水中剧烈的扑腾起来。

    其实这里水很浅,但是萧云和对水有天然的死亡阴影,这个心理难关目前还难以克服,所以即使明知水浅,还是不受控制的惧怕。

    她下意识朝云歧靠去,双手紧紧的抓着云歧的手臂,嘴里不可避免的呛到水。

    云歧一点点的掰开萧云和的手,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瞧着萧云和的挣扎。

    萧云和看到男人深邃又冷漠的眼神,一颗心渐渐凉了下来。

    眼神灰暗下来,似乎没有了力气,在水中渐渐的沉了下去。

    云歧眉头紧蹙,终于还是走过去一把将萧云和从水中捞起,将她抵在泳池边上。

    “咳咳……。”萧云和艰难的咳嗽起来,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脸颊,耷拉着眼皮没有一点精神。

    “这水只到你的小腹处,你到底在怕什么?”云歧冷声问道。

    “跟你有关系吗?你是我的什么人?”萧云和毫不留情的讽刺。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对方捏住,强迫她抬起头来,男人眼神锋利如刀,仿佛能穿透人心。

    这样的姿势是一种耻辱,萧云和愤恨的瞪着他,“松手。”

    刚才一番挣扎费去她不少力气,在男人强大的力量面前,她第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无能。

    对方没有反应,沉沉的看着她,萧云和怒从心起,朝他的手臂恨恨的咬了下去。

    云歧皱了皱眉,萧云和松口,云歧手臂上落下一排牙印,沁着血丝,足以见得萧云和下嘴有多狠。

    咬完萧云和就后悔了,咬的太深了,但是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不发泄不痛快。

    “你属狗的?”

    萧云和瞪着他:“你别逼我。”

    云歧无奈的后退一步,“好,我不逼你。”

    萧云和看着水面,下意识有些腿软,可她不能就此认输,云歧说的没错,她不可能一辈子不沾水,她不能让怕水成为她的软肋。

    试着站直之后,萧云和双手紧紧的抓着岸边的扶手,闭着双眼,慢慢走出第一步。

    然而水中阻力大,双手一旦脱离了扶手,双腿就像无根的浮萍,那种被柔软又冰凉的水包裹着肌肤的感觉,让她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不好的回忆,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唇也抿的越来越紧。

    “啊……。”萧云和没站稳,直愣愣的摔进了水里,云歧就眼睁睁的看着,一点都没有上来帮一把的意思。

    萧云和在水里扑腾了几下,灌了几口水,勉强爬了起来。

    “首先要克服对水的恐惧,现在绕着水池走一圈。”云歧声音没什么感情的说道。

    萧云和咬牙,忍。

    她双手扶着扶手,来来回回的走,这种东西,习惯就行了。

    几圈下来,萧云和对水的恐惧感已经渐渐消散了不少。

    云歧一直在看她,萧云和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忽然双手捂着胸前,怒骂道:“流氓,看什么看。”

    浴袍早就在云歧把她拉下水的那一刻就掉在了地上,一番紧张之下,她也忘了自己现在只穿着泳衣,胳膊小腹大腿全被他给看光了。

    云歧勾了勾唇,轻飘飘的说道:“飞机场有什么可看的。”

    萧云和一时没反应过来飞机场是什么意思,明白了之后怒从心起,咬牙忍了下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给我等着。

    云歧走过来,萧云和下意识后退,背紧贴着泳池内墙。

    “怕我吃了你?”云歧挑眉轻笑,眼神让人捉摸不透,下意识就让人警惕。

    萧云和冷笑着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你敢吗?”

    云歧眯了眯眼,忽然往前走了一步,低头俯视着萧云和,他太高,阴影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

    萧云和毫不服输的瞪回去。

    “你真的觉得我不敢吗?”

    萧云和瞥了眼四周,整个游泳馆只有她们俩人,空荡荡的,说话都有回音,她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跟云歧来,万一他真的用强……

    大不了殊死一搏。

    萧云和冷笑道:“你当然敢,但你要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你确定要为了一时畅快身败名裂吗?”

    云歧玩味的勾起唇角:“你是在威胁我吗?”

    萧云和面上云淡风轻,双手早已暗中握紧,只要他敢动手动脚,她一定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云歧忽然笑了,忽然出手抓着萧云和的手臂,萧云和眼眸一愣,下意识出手格挡,云歧比她出手更快,她在水中敏捷度不如云歧,很快被他反剪着双手困在云歧怀中,背紧贴着云歧的胸膛。

    肌肤相贴的地方,瞬间滚烫起来。

    萧云和冷声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男人的呼吸喷薄在耳边,有些热有些痒,萧云和有一种强烈的被冒犯到的屈辱感,杀了他的心都有。

    奋力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开。

    “你不是说我不敢吗?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萧云和终于有些慌了,情急之下,右脚反踢,狠狠踢中他的下身。

    她出脚猝不及防,又快又狠,云歧没来得及躲开,结结实实的受了这一下,俊脸一下子白了。

    萧云和趁机挣脱开他的桎梏,立刻退回到一米远,警惕的瞪着他。

    云歧弯腰,眉心青筋暴跳,没好气道:“我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还下死手,艹,疼死老子了。”

    都忍不住爆粗口了,可见有多疼。

    这一会儿功夫又是被咬又是被踢的,云歧心累的不行,就是感觉这姑娘挺有意思,总想着欺负欺负她,看她又怒又无奈的模样挺可爱,没想到这姑娘脾气挺冲,没一会儿就负伤两处,最后这一下可要了老命了。

    “我要是那方面不行了,你得负责。”云歧咬牙切齿的说道。

    萧云和冷哼道:“你说要教我游泳,实际上就是趁机占我便宜,别以为我看不出你肚子里打的什么小九九,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萧云和迅速爬上岸,捡起浴巾披在身上,看到不远处的地上有个皮球,捡起来就朝云歧砸了过去。

    “流氓,混蛋。”

    云歧敏捷的躲了过去,皮球砸在水面上溅起连天的水花,喷了他一身,别提多狼狈了。

    萧云和拍拍手,扬着下巴,跟个骄傲的孔雀似的。

    冷哼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萧云和,你给我等着……。”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

    萧云和迅速换好衣服,她怕云歧过来堵她报复她,总之云歧现在在她心中就是一个臭流氓,总想着法儿占她便宜,她要好好想想怎么收拾他。

    换好衣服出来,并没有看到云歧,萧云和松了口气,飞快走出游泳馆。

    回到房间,韩娅正在摆弄手中的一束鲜花,看到萧云和回来,立刻笑着问道:“你去哪儿玩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咦你头发怎么湿了?”萧云和出来的时候没来得及吹头发,只用毛巾随便擦了一下,头发还正往下滴水。

    韩娅立刻想到昨天晚上萧云和落水的事情,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萧云和取过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道:“去游泳馆了。”

    韩娅松了口气,“李哥说你不会游泳,你一个人去游泳馆干嘛,对了,我会游泳,要不我教你吧。”

    萧云和擦头发的手顿了顿,扭头瞥了她一眼:“你会游泳?”

    “对呀,我高中的时候还是校游泳队的呢,市泳协来我们游泳队挑人,第一个就看上我了,不过我妈怕耽误我学习,就给拒绝了,要不然现在我也能争一争奥运冠军呢。”韩娅说起自己曾经的荣誉眉飞色舞。

    萧云和思忖了一下,“好,以后你教我游泳。”

    “我终于有能帮到你的地方了,放心吧,游泳学起来很简单的,保证一天就教会你,零基础的学起来更快。”

    “对了,你知道我下午碰到谁了吗?”韩娅忽然神秘兮兮的凑过来。

    萧云和很配合的露出好奇的眼神。

    “是窦一,只要他在,云歧肯定也在。”韩娅越说越激动。

    “你有没有觉得咱们真的很有缘分?”

    萧云和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说道:“是,你和他很有缘分。”

    韩娅摆摆手:“我是说你和他很有缘分。”

    “那还是算了吧,他是影帝,我是小新人,高攀不起。”说着拿着毛巾去了洗手间。

    韩娅一头雾水,怎么感觉云和很排斥云歧啊。

    萧云和再次出来,头发已经干了。

    “你去打听打听,云歧住在哪个房间?”

    韩娅愣了愣,刚才还排斥呢,怎么转头就打听上人家住哪儿了呢?

    韩娅聪明的没多话,笑嘻嘻的说遵命,然后把鲜花放到萧云和面前:“满天星,好看吗?”

    女人都喜欢美好的事情,比如鲜花,萧云和也不例外。

    笑着点点头:“好看。”

    韩娅把花插在当摆件的仿古董花瓶里:“我在花园那边玩,正好花农在压枝,见我活泼可爱,就送了我一束。”

    “你的面子还挺值钱的。”萧云和调侃道。

    “那是。”

    韩娅把花瓶放回原位,“我出去转转,晚饭我回来陪你吃。”话落一溜烟跑了出去。

    推开复古的雕花镂窗,窗外就是花园和湖水,碧水清澈,繁花盛景,看了就让人心情愉悦。

    窗下摆着一张贵妃椅,萧云和拿了本书坐下看。

    微风习习,似乎连夏天的燥热都散去不少,蝉声一点也听不到,四周一片宁静,这样的环境容易让人静下心来。

    那些娱乐圈的纷纷扰扰,抹黑撕逼仿佛都已远去,她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虽然现在网上铺天盖地到处是她的新闻和通稿。

    工作人员把晚饭送过来的时候,韩娅也回来了,凑到萧云和耳边说了句话。

    两人吃过晚饭,时间才五点多,夏天天黑的早,太阳还没落完呢。

    霞光洒遍整个山庄,披上了一层朦胧的柔光。

    萧云和说道:“帮我弄些东西回来。”

    韩娅二话不说照做了。

    这个晚上房间的灯一直亮着,直到将近十一点才熄灭。

    第二天又是个晴朗明媚的好天气,萧云和神清气爽的起床,出门沿着湖跑步。

    早上的空气十分清新,也没遇到什么人,刚从桥上跑下来,迎面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萧云和敛起嘴角的冷笑,佯装无事发生的走过去:“云师兄,早啊。”

    少女头发渐渐长长,扎了个高马尾,露出白皙精致的脸蛋,因为刚运动过双颊嫣红,活色生香。

    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神采飞扬,笑容明媚又灿烂。

    云歧下意识皱了皱眉,这可不符合萧云和的性格,事出反常必有妖。

    “早啊。”云歧还是那副风流潇洒的模样,一身白色运动衣,身材修长挺拔,更多了几分干净的少年气。

    萧云和走过去:“昨天云师兄教我游泳,我心怀感激,不如今天我请云师兄骑马吧,云师兄马术怎么样?”

    云歧心中立刻警惕起来,这丫头搞什么花样儿?他可不认为这丫头是真心实意的想请他骑马。

    不过她要是想看他出糗,那她可错了。

    云歧笑容满面的说道:“小师妹的好意,我自然不能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