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32 变故 相逢
    “萧云和做准备。”节目组工作人员出声提醒。

    萧云和摘下耳机,桂姐蹲在她身边给她做最后的补妆。

    今天的妆容很美,淡淡的粉色腮红,配上鎏金色眼影,明艳又高级。

    扎了个半丸子头,穿了一条白色雪纺长裙,美的俏皮又端庄。

    桂姐满意的退开,萧云和施施然起身,在后台一众瞩目的目光中,抬手轻轻拂了拂裙摆,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便透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高贵。

    在主持人念到她的名字后,一手握着话筒,一手提着裙摆,淡定从容的走了出去。

    观众席因为她的出现爆发出狂热的掌声和尖叫,这是之前的选手所不曾有的待遇,连顾楠心下都微惊,她的人气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成都,赵元容和陈思菱加起来都够不到她的车尾灯。

    顾楠心下戚戚,看着少女曼妙的身影缓缓走来,璀璨的灯光落满全身,从容高贵,风华无双。

    心下微叹,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性格、这样的背景……跟她同龄的女星以后惨了。

    也幸好,两人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不存在竞争。

    “各位导师,各位现场观众,大家晚上好,我是萧云和。”少女清越沉稳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演播厅的每个角落,天籁之音一点不夸张,像清晨的露珠,似山涧的清泉,柔美又干净。

    “今天状态很好,谢老师,害不害怕?哈哈。”杨杰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一场是赵元容和萧云和的PK,也是谢鸿飞队和秦东队的PK,赵元容在这批选手中实力仅次于萧云和陈思菱,一直走的摇滚风,很能带动现场气氛,但她人气跟萧云和错太多了,实力上更不用说,结果已经很明了了。

    就算赵元容PK输了,谢鸿飞队也轮不到淘汰她,压力是有,但也不会特别严重。

    谢鸿飞喝了口水润润嗓子:“你有时间担心我,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刚才输了一轮,你队里就剩俩人了吧,马上就光杆司令了,好可怜哦。”

    杨杰脸上看热闹的笑一下子就消失了。

    谢鸿飞得意的挑着眉头,对台上的萧云和说道:“我真的很欣赏你,但可惜,咱们现在是对手,不用留有余地,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既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秦东呢,不说两句鼓励鼓励你的队员?”

    秦东咳嗽了一声,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出去:“加油。”

    舞台再次爆发出一阵尖叫,这俩的CP最近也很流行啊,关键是俊男美女,年纪相当,虽然舞台上没什么交流吧,但观众最擅长的就是脑补。

    谢鸿飞跟杨杰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俩有情况。

    萧云和这次带来的是一首温柔的情歌,她很适合这种低吟浅唱的方式,将她的嗓音优势发挥到极致,声音充满感染力和故事性,一点点的将人带入到歌声传达的故事里去。

    全场观众都沉浸在她的歌声编制的世界里,没有人发现有一行人悄然出现在观众席后方。

    “这个节目是我们电视台的王牌节目,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捧出过无数的一线歌手,节目的影响力在所有音乐类节目以及选秀类节目中遥遥领先,节目的音响设备、导演团队以及后期制作也是我们电视台最强的团队掌舵,这一季请来了国民影帝谢鸿飞,一线女星顾楠以及新生代一线歌手秦东坐镇,节目播出过半,收视率屡破记录,在网络上引起一个又一个热点话题,更是有萧云和这样的强悍黑马……。”副台长口若悬河的解说起来。

    说着说着她发现这位大佬目光一眨一眨的盯着舞台,唇角竟然带笑。

    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从见到这位主儿的第一眼起,就没见他笑过,冷的吓死人,让人倍感压力。

    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舞台,少女站在璀璨的灯光下,温柔美丽,搭配着美妙的歌声,当真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

    作为最近王牌节目的最大黑马,给电视台创造收益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这位财神爷,副台长当然不陌生。

    “这位选手就是萧云和,从节目播出以来,她的话题度节节攀升,颜值和实力并存,前途无限,当然也得益于我们节目组导演的慧眼识人,以及我们这个优质平台……。”

    猴子站在后边忍不住笑了,这副台长可真会吹。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少年冷沉的声音落在耳畔,成功阻止了副台长王婆卖瓜似的自卖自夸。

    “是是,江总说的是。”副台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演播厅里太热了,没一会儿就出了一头的大汗。

    “这里空气太闷,江总跟我出去吧,我再带您去别的地方转转。”

    少年站着没动,副台长也没敢催,静静的陪他站着,看他似乎入了迷,心中“咯噔”一跳,看着舞台上光芒万丈的少女,心中泛起了嘀咕。

    不会是看上了萧云和吧,萧云和的才貌确实不可多得,圈内这种潜规则的事情也不少,可……萧云和现在是他的财神爷,他得好好供着,这位大少爷要真想做点什么,他也没辙啊。

    他还以为这位主儿不同于别的富二代呢,没想到也是个金玉其外的。

    萧云和唱罢,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在激烈的掌声中萧云和微微弯腰鞠了一躬,“谢谢。”

    谢鸿飞鼓掌鼓的最用力,虽然他的队伍注定要输了,但对于优秀的表演他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尊重。

    秦东难得笑得那么开心,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哪儿还有平时的酷劲儿,透着一股憨态,可爱爆棚。

    顾楠正要开始点评,就见萧云和头顶的灯光闪烁了一下,“吱咛”一声轻响,萧云和头顶的一块排头灯忽然掉了下来,直愣愣的朝萧云和的脑袋砸去。

    这一变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排头灯朝萧云和的脑袋砸去,甚至观众席上有人忍不住尖叫出声。

    秦东是反应最快的,导师席离舞台也是最近的,他刚站起来有一道身影如箭般从他身边蹿了出去。

    早在头顶传来轻响的瞬间,萧云和强烈的第六感已经让她身体快于理智的做出了反应,但那灯离她太近,降落的速度又极快,擦着萧云和的手臂摔在了地上,“砰”一声沉重的声音响起,地面都似乎在颤抖,难以想见如果这东西砸到头上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

    萧云和只觉得手臂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整个人被那股力道带的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在地上,一双手从背后出现,及时将萧云和揽入怀中。

    那双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臂,力道极大,萧云和有些吃痛,回头看了一眼,入目是少年俊美的面容,只是此刻薄唇紧紧抿着,脸色阴沉可怖,目光死死的盯着萧云和擦伤的右臂。

    雪纺的袖子已经擦破,露出血淋淋的伤口,在白皙的肌肤映衬下,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你怎么在这儿?”萧云和话刚出口,下一刻少年脱下西装外套搭在她身上,将她整个脑袋都包了进去,萧云和还没反应过来,就对对方拦腰抱起。

    “你干什么?我正录节目呢。”

    萧云和挣扎了一下,对方抱的更紧。

    走了两步,江垣瞥了眼跟在身后的猴子,眼神透着令人胆颤的阴霾:“调查清楚。”

    “是。”

    话落江垣从舞台一侧的出口大步走了出去。

    副台长下意识就要跟上去,被猴子拦住了,“您请留步,好端端的排头灯怎么会掉下来,选手录节目却发生这样的事,你们电视台就是这样做事的吗?拿选手的生命安全当儿戏?”

    猴子的一番疾言厉色令副台长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江总跟萧云和……。”

    猴子眯了眯眼,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两人什么关系,需要我明说吗?”

    副台长脸色一沉,怪不得这位主儿忽然驾临电视台,还主动提出来明日之星的录制现场看看,刚才他就觉得不对劲,没敢往那方面想,没想到啊没想到……

    如此一来,这件事就更难收场了,也幸亏萧云和反应快,不然真砸到头上,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副台长怒火中烧,“张丽,你给我滚出来。”

    张丽是节目组的总导演,在排头灯掉下来的那一瞬间她心中就暗道糟糕,也幸好萧云和只是伤了手臂,她做节目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故,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做手脚,萧云和的光芒终于让有的人坐不住了,在她的地盘上闹事,简直是找死。

    张丽当机立断让助理去调查,一定要把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一面吩咐下去这件事一定要压住,不过在场那么多观众,也很难压得下去,只能往好的方向引导,别影响到节目组和电视台的形象。

    但张丽没想到副台长也在现场,那个忽然出现带走萧云和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副台长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听到副台长气急败坏的喊她的名字的那刻,她心中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顾楠在看到江垣出现的那一瞬间,下意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少年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直到两人离开,顾楠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被这突生的变故惊到了,没人注意到顾楠的反常,谢鸿飞擦了擦额头的汗,“真是太险了,也不知道萧云和伤的严不严重,节目组怎么搞的,出现这种低级的失误。”

    杨杰也算见多识广,很快冷静下来,“那是副台长吧,他陪着抱走萧云和的男人一起来的,让副台长作陪,那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顾楠眸光微闪,虽然江总只是长江影业的总裁,但经纪人告诉她,不管长江的背后还是这个江总的背后,都有着令人不敢想象的权势。

    经纪人知道的更多,她再问,经纪人便只告诉她一句话:“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他今天亲自来电视台,还来了录制现场,果然对萧云和非同寻常,她心中庆幸,幸好及时回头,没有酿成大错。

    观众席上早已躁动起来,早在灯掉下来的那一刻,就有观众拿出手机拍照了,不过录制现场屏蔽手机信号,上不了网。

    节目才录了一半就出了这种事情,张丽这边跟副台长拍胸脯保证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副台长也清楚这件事应该另有内情,张丽的团队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训了几句就把人放走了,但这一年的奖金是别想要了,检讨书也得准备上。

    道具组灯光组在紧急维修,工作人员安抚躁动的观众,四位导师心情复杂的坐着,谢鸿飞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头顶的灯,生怕再掉下来。

    而后台则是另一番紧张的气氛,有人叹气:“就差一点,她运气也太好了。”

    “钱珊珊,我以为你老实了,没想到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啊,不怕萧云和的公司了?”说话的是赵元容,一脸冷笑的看着钱珊珊。

    钱珊珊气急败坏的跳起来:“你才吃屎呢,我是担心她好不好,要不是运气好,那灯真砸她头上,能不能活着还两说呢。”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别你上台的时候灯要是落下来,你没那个反应速度避开,血溅当场辣人眼睛。”赵元容毒舌起来能活活气死人。

    钱珊珊气的胸口急剧起伏,“你……。”

    “好了,都别吵了。”陈思菱站出来劝架,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听起来十分动人。

    “出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料到,也不知云和伤的严不严重?”说着蹙起眉头,一脸担忧。

    “那个忽然出现抱走萧云和的男的你们看到了吗?虽然没看清脸,但看身板和气质绝对是大帅哥啊,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节目现场,跟萧云和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萧云和的男朋友?”有女生一脸八卦的说道。

    钱珊珊忽然想到什么:“啊,我知道了,一个月前在酒店,有一天我们几个在酒店大厅遇到萧云和跟一个男的一起出现,应该就是这个男的,当时我们都猜测是不是萧云和的男朋友,张蔷你也在,我说的对不对?”

    张蔷愣了愣,下意识摇头:“我……我忘了。”

    她跟萧云和是一队的,还没那么傻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承认了不是给萧云和找麻烦吗?

    钱珊珊翻了个白眼:“你怕什么?”

    话落钱珊珊撇了撇嘴,看向最先提到江垣的女生:“有一点你说对了,那个男的很帅,非常帅,完全不逊色于容柏玉的美貌,关键是一看就是有钱人,那种金钱窝里泡大的富贵感你们懂吧,云歧是同门师兄,跟容柏玉成功炒作绯闻,现实里又有个有钱又超帅的男朋友,真的慕了,让人酸都酸不起来。”

    钱珊珊这句话说的非常真情实感,大家纷纷认同的点头。

    “云和应该不想公布吧,你们出去别乱说,给云和招来麻烦。”陈思菱轻声提醒道。

    钱珊珊没好气道:“用得着你提醒吗?现场这么多观众,节目组想捂也捂不住,就算我们不说,外人早晚也会知道。”

    薛宝镜一脸阴沉的坐在角落里,可恶,竟然让她逃了过去。

    她的运气怎么总是这么好。

    “啪嗒。”玻璃水杯摔在递上,四分五裂,刹那间吸引到四面八方的目光。

    薛宝镜懒得再忍,阴狠的吼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