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33 专心搞事业 不能谈恋爱
    江垣亲自把萧云和抱上车,司机哆哆嗦嗦着想说什么,被江垣赶了下去,江垣亲自开车。

    车速简直开出了F1的速度。

    萧云和叹了口气:“我没事,你开慢点。”

    江垣看了眼后视镜:“再忍忍,就快到了。”

    萧云和拿他没法,便也随他去了。

    到了医院门口,提前联系过的急诊医生已经等在那了,旁边还有一张急救床。

    萧云和被江垣抱到了急救床上,一群医生护士围着她推了进去。

    医院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有很多,萧云和脑袋上盖着西装外套,没有人知道这个躺在急救床上的是最近爆红的大明星萧云和。

    萧云和被推进了急救室,然后便是一番检查,给她做检查的是一名女医生,以及两名女护士。

    萧云和西服外套摘下,露出脸来,两个护士发出一声惊叹,“萧云和?”

    神情十分激动。

    女医生三十多岁,气质稳重,瞥了眼两名护士,俩人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的站好,只是眼神偷偷瞥着萧云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女医生检查了一下萧云和的手臂,皱了皱眉:“怎么弄的?”

    萧云和说道:“重物擦伤。”

    女医生戴上医疗手套,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消毒棉签,“先消毒,可能会有些疼,忍一忍,我尽量轻一些。”

    萧云和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好在伤口不是太深,但是酒精抹上去会特别疼,她以为这位看着娇气的女孩子会哭,谁知道从头到尾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她平时工作忙,没时间看电视,也没时间上网,从刚才护士的表现看,似乎是位大明星,确实很有明星范儿,她又不是没有接待过明星,那些明星指头破了个口子都要住院,摆出个柔弱不能自理的pose,拍照蒙骗粉丝,实在让人不解,这个女生却让人刮目相看,心中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好在伤口不是很深,没有伤到骨头,按时换药,半个月就好了,只是可能会留疤,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手臂上可不能留疤,不过你放心,现在医疗美容行业那么发达,我们医院就有美容中心,做个小手术,一点痕迹都没有。”医生一边给伤口包扎,一边耐心的解释。

    萧云和沉默着点点头。

    医生笑着说道:“外边那位是你男朋友吗?他很担心你,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给你做一番检查。”

    萧云和皱了皱眉:“不是,我没事,不用做检查。”

    话落从病床上下来,打开门出去,江垣立刻冲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怎么样?”

    萧云和叹了口气:“我没事,小伤罢了。”

    韩娅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云和……云和你怎么样了,伤的严不严重?我给李哥打电话说了,他马上就赶过来。”

    韩娅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守着你的,都是我的错……。”

    萧云和拍了拍她的肩膀:“跟你无关,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萧云和眯起眼睛,语气轻飘飘的,却猛然令韩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到最后还是办理了住院,李行在电话里命令的,伤没有好完全之前,不准离开医院。

    实际上也是做给电视台看的,我好端端的人在你们的录制现场发生这种意外,必须给出个交代,实际上李行赶来也是向电视台兴师问罪的,越惨越好跟电视台谈条件。

    病房是医院顶级vip病房,萧云和躺床上装起了病人,她只是右臂受伤,左手还能动,江垣却把她当成了不能自理的残疾人,亲自喂萧云和吃饭喝水,萧云和以前也是由人服侍惯了的,但是面对江垣还是有点不自在,又拗不过江垣,便索性随他去了。

    萧云和一皱眉,江垣便紧张的问道:“伤口疼了吗?”

    萧云和还没说话,蹲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韩娅“噗嗤”一声就笑了,见两人同时望了过来,赶紧举手,“我出去接个电话。”

    话落一溜烟跑了出去。

    妈呀好险,电灯泡招人嫌,狗粮可把她喂撑了。

    前方传来脚步声,韩娅一抬头,就看到李行风尘仆仆的走来,吴珍珍小跑跟在他后边。

    韩娅立刻站直了,刻意拔高了声音:“李哥,你来了。”

    希望里边的两人能听见,别被李哥抓个现行,那就惨了。

    李行眉头紧蹙,问道:“云和呢?”

    韩娅立刻堵在门口,“云和睡了,李哥您赶了一路,肯定很累吧,我带您先去休息……。”

    “不用,我进去看看,不打饶她休息。”话落推开韩娅推门走了进去。

    韩娅紧张的跟在他后边,探头往里边看去,还好还好,俩人规规矩矩的。

    吴珍珍奇怪的瞥了她一眼。

    李行看到萧云和床前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方向,他下意识蹙起眉头。

    “你是谁?”

    男人缓缓转身,冷目扫了眼李行,李行阅人无数,瞬间意识到这个极为年轻俊美的男人来头不小。

    在没有搞清楚这人身份之前,不能轻易得罪人,温和礼貌的笑道:“您好,我是萧云和的经纪人李行。”

    对方冷淡的点了点头。

    李行眼神询问萧云和,萧云和轻咳一声,扭头看向窗外。

    李行试探着问道:“请问您跟云和是什么关系?”

    江垣瞥了眼萧云和,“同学。”

    李行愣了愣?这么简单吗?

    江垣点了点头:“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吴珍珍目不转睛的瞧着江垣从她面前走过,犹如一座行走的雕塑,散发着高贵的冷气。

    等人走远了,还舍不得收回眼神,激动的抓着韩娅的手臂,“好帅啊……。”

    韩娅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淡定淡定,这种极品帅哥只能拿来欣赏。”

    吴珍珍回过神来,下意识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萧云和,挑了挑眉:“原来如此。”

    “你们俩先出去。”李行冷声吩咐道。

    吴珍珍拉着韩娅溜了出去。

    帅哥就站在楼道尽头的窗户前,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背影挺拔修长,尤其一双长腿,在逆光的剪影中帅到合不拢腿。

    吴珍珍啧啧叹道:“真是极品啊,气质也绝好,要出道肯定碾压那些小鲜肉。”

    想到什么耸了耸肩:“就是太冷了,消受不起。”

    “人家的冷,只针对咱这些凡夫俗子。”

    吴珍珍瞥了她一眼:“他跟萧云和……。”

    韩娅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

    “唉……李哥肯定要大发雷霆了。”

    ——

    病房内,李行来回踱步,萧云和不耐烦道:“够了没有?”

    李行瞥了她一眼:“伤怎么样?”

    “一点擦伤,没什么大碍,养几天就好了。”

    “到底是意外还是……?”李行从不相信什么意外,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巧合,这绝对是别有用心之人的手笔。

    萧云和眯了眯眼,云淡风轻的说道:“谁知道呢?”

    “这次我必须让电视台给我个说法,别想轻飘飘揭过。”

    李行走了两步,问道:“你在节目组有得罪什么人吗?”

    萧云和挑了挑眉:“没有。”

    李行叹气:“那就有点难办了。”

    说完正事,李行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下来,直直的盯着萧云和:“交代吧。”

    “什么?”

    “刚才那个男人。”

    “同学。”

    李行眯了眯眼,“有这么简单吗?”

    萧云和老神在在的说道:“不信你可以去查。”

    李行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下来:“姑奶奶,当初签约的时候,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在约期间不能谈恋爱,不能谈恋爱啊。”

    萧云和白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谈恋爱了?”

    “有这个苗头也不行,我知道你正处在青春期,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我也承认那个男人确实很帅,看起来也很有钱,可咱要拼事业,女明星最忌讳谈恋爱,尤其你正处在上升期,和男星炒炒绯闻OK,反正大家都知道是假的,顺带提高国民度,可你谈恋爱的消息一出来,你事业就毁了啊,粉丝是最现实也是最无情的,咱清醒点好不好?”

    萧云和无奈的说道:“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单身?”

    李行心底“咯噔”一跳,她真有这个心?

    李行安抚道:“当然不会啦,只是你现在是事业上升期,没作品,人气也不稳固,正是靠粉丝造势的时候,等你以后站稳了脚跟,有作品地位有影响力的时候,年龄也到了,你谈恋爱我肯定不会拦着,但绝对不会是现在,尤其你现在还未成年,给青少年带起不好的风气,对你形象也有损啊,听哥的,咱专心搞事业,男人都不靠谱。”

    萧云和忍不住笑了:“我跟他真没什么,你放心吧。”

    “真的?”李行不敢置信。

    “你敢跟我发誓吗?”

    萧云和没好气道:“我真想骗你发誓也没用,你不信我就算了。”

    “行行行,姑奶奶我信你,那你告诉我,你那位高富帅的男同学叫什么名字,家里是做什么的?”

    “查户口啊?”

    “我不放心啊,还是查查才安心。”

    萧云和抿了抿唇:“江垣,家里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的,但我提醒你,最好不要调查他,他的背景不简单,小心引火烧身。”

    “我心中有数,你好好休息,我去趟电视台,这次的事别想就这么算了,这笔帐我得好好跟他们算算。”

    李行走出病房,对吴珍珍和韩娅说道:“你们俩多陪陪云和,我去趟电视台。”

    话落瞥了眼站在窗前的男人,眉头微蹙,转身大步离去。

    吴珍珍和韩娅面面相觑,谁也没敢先进去。

    男人转身大步走过来,对韩娅说道:“我出去一趟,你陪着她,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事打我电话。”话落把一张纸条递给韩娅,看了眼病房门,扭头大步离开。

    李行很少来沣城,他不喜欢这个城市,夏天总喜欢下雨,空气又潮又湿,这不,刚出来天空中又飘起了蒙蒙细雨。

    李行用公文包遮着脑袋,准备拦辆出租车,仿佛连老天都在跟他作对,半天都没拦到一辆,还被路过的车子溅了一身水。

    李行气的破口大骂:“什么鬼天气,下次请老子来老子都不来。”

    一辆辉腾缓缓停在面前,车窗半降,驾驶座上男人冷峻的面容犹如刀削斧刻般英俊高贵。

    “上来。”男人并没有扭头。

    李行正好也想探探这个男人的深浅,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驶上正轨,车厢一片沉寂。

    李行咳嗽了一声,“你是沣城人?”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他是云和的同学,那必定是玉河人,那他又怎么会在沣城有车呢?

    江垣并没有回答他,李行最牛逼的一点就是不知尴尬为何物,“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你别多想,是云和跟我说这次多亏了你救了她,我着实要好好感谢你。”

    “江垣。”言简意赅。

    李行点点头,在脑海里拼命回想着有哪个姓江的豪门。

    “你喜欢云和吗?”

    猛然踩了刹车,惯性作用下李行差点飞出去,他拉紧了安全带,一抬头前头是红灯。

    一个瘦高的交警走了过来,敲了敲驾驶车窗,江垣降下车窗,淡淡的扫了一眼。

    “测酒驾,配合一下。”交警把仪器递了过来,江垣皱了皱眉,虽然明显看得出来不太高兴,还是张开嘴哈了口气。

    交警看了眼仪器上的数字,点点头,“很好,驾驶证呢?”

    查完酒驾查驾照了。

    江垣眯了眯眼,冷声道:“忘带了。”

    交警皱了皱眉:“是忘带了还是根本没有啊?身份证呢?”

    到底有没有驾驶证,身份证拿出来机器一查就清楚了。

    江垣明显不耐烦了,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我在沣城,被一个交警缠上了,文芳路建设路交叉口,嗯,我赶时间。”话落挂了电话。

    交警语气严肃的说道:“这位先生,你无证驾驶,拒不合作,跟我交管所走一趟吧。”

    江垣淡淡道:“两分钟。”

    “什么?”交警对这种无证的富二代尤其厌恶,简直是害人害己,出了事家里花钱摆平,可被伤害的人呢,那是一辈子的噩梦。

    他以为这个又是家里有两个臭钱的富二代,真会装逼的,以为打个电话就有总厅长给他撑腰吗?怎么可能?

    已经绿灯了,车子堵在路口,致使后边很多车辆不能通行,司机纷纷摁起了喇叭。

    忽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少年挑了挑眉,指着交警的口袋:“你的电话。”

    交警摸出手机,一边接通一边指着江垣:“别走,给我等着。”

    江垣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着方向盘。

    李行小心翼翼的瞥了他一眼:“你……你真的无证驾驶啊。”

    他可不可以下车,这是把命攥在他手上了啊。

    少年哼笑一声:“怕什么,我从13岁就开始玩赛车了。”

    李行吞了口唾液,在他的印象里,玩赛车的都是不要命的疯子啊,呜呜呜他现在下车还不晚吧。

    那边交警不知听到了什么,脸色忽然大变,整个人忽然站的笔直。

    江垣一只手臂探出车窗轻轻摆了摆:“再见。”

    脚踩油门,车子一溜烟蹿了出去,交警下意识追了上去,“是,厅长,我知道了。”

    车子早跑的没了影,交警叹了口气,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世风日下啊……

    啊啊啊啊……接下来李行算是体验了一把天堂和地狱的感觉,别提有多惊险刺激了,车子停稳后,他率先冲下车,扶着路边的大树弯腰呕吐,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上了这小子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