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39 奇耻大辱
    萧云和知道她性格固执,轻易难以扭转她的想法,便也随她去了。

    “我口渴了。”

    秋画连忙倒了杯水,细心的试过温度之后才端过来。

    萧云和接过来喝了几口,秋画接过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萧云和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你去找薛宝镜了?”

    提到这里秋画就来气,但在萧云和面前收敛了脾气,“给她点教训罢了,我真该拍下她的狼狈给您瞧瞧,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萧云和笑着摇摇头,“我时常想以前是不是哪里亏待了她,才令她如此恨我。”

    秋画皱了皱眉:“郡主,您怎么能这样想,您从来没有对不起她,如果不是您求情,她薛家早就被陛下肃清了,她不仅不知感恩,竟还包藏祸心,毒害郡主,如此狼子野心之人死一百次都不够。”

    萧云和瞥了她一眼:“你的脾气见长啊。”

    秋画抿了抿唇,委屈的说道:“我是在替郡主抱不平。”

    萧云和摇摇头:“后来我想明白了,升米恩斗米仇,一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不值得我耗费心神。”

    “郡主能这么想就好,您安心养伤,此人交给我处理吧。”

    眼看沙发上韩娅有苏醒的迹象,秋画快步走过去,在韩娅前胸几个穴道处点了一下,韩娅闷哼一声,再次睡死过去。

    几个丫鬟都会学些内家功法,锦星有武学天赋,是各种高手,秋画只能说没这个天赋,花拳绣腿关键时候自保还行。

    “你现在这具身体太弱,我教你一套功法,每日勤练,一年就可见效。”

    秋画喜笑颜开:“多谢郡主。”

    郡主脑子里不知藏了多少武学秘籍,随便教教她便可受益终身。

    秋画想到什么,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秋画硬着头皮问道:“那位叫江垣的少年,郡主跟他……。”

    萧云和缓缓说道:“我刚醒来的时候,很茫然无助,他帮了我不少忙,之前还帮我摆脱了一次人命官司,他背景深不可测,我不知来路,他对我有心,我深思熟虑之后,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秋画惊了惊,没想到郡主竟肯接受那个男人,她本以为经过那个人的打击后,郡主对感情之事会心灰意冷,没想到郡主自己想开了,这样也好。

    “不急,在这里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三十岁不结婚的比比皆是,没有封建社会的束缚,这种自由婚恋的风气我很喜欢。”

    这一点秋画也是同意的:“需要我查查他的底细吗?”

    萧云和摇摇头:“不用。”

    两人说了很晚的话,萧云和还要养伤,不宜劳神,秋画找值班护士借了张折叠床,就睡在萧云和床边,以便随时照顾萧云和。

    秋画早上准时醒来,窗外灰蒙蒙的,一看时间才五点。

    以前养成的习惯,轻易改不了,越嬷嬷对丫鬟管的非常严格,寅时末就要起床,也就是凌晨四点到五点之间,郡主的生物钟是六点起床,她们这一个小时要把郡主起床后的一切事宜准备妥当,比如郡主的洗漱、更衣以及早膳,一丁点错都不能出。

    病床上郡主还在安睡,秋画轻手轻脚的起身,将折叠床收好还回去,跟值班打瞌睡的护士聊了几句,下楼随便逛了逛,这一看不得了,住院楼外蹲了不少人,有的扛着话筒和摄像机,随便找了个地方靠着呼呼大睡,两个保安守在门口不停的打呵欠。

    这些都是闻讯赶来的记者,但医院安保严密,这些记者还没混进去,萧云和住院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谁能捞到独家这个月的KPI不用愁了。

    出去容易,进来就没那么简单了,秋画在门口转了一圈,问两个保安:“这些人来多久了?”

    保安打着哈欠,顶着一对黑眼圈说道:“昨天晚上呼啦啦跑来的,说是要采访什么明星,医院有严格要求啊,坚决不能打扰到病人休息,这些人也是奇葩,有几个装成病人想混进去,被我的火眼金睛给揪出来了,大半夜的搞得大家都不得安眠。”保安唠唠叨叨的抱怨起来。

    “辛苦你们了。”

    保安摆摆手,见这姑娘长的漂亮,气度不凡,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只要没有打搅到你们就好。”

    秋画转了一圈回去,刚进病房,韩娅揉着肩膀从沙发上爬起来。

    秋画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对她嘘了一声,招了招手,示意韩娅出来。

    韩娅揉了揉肩膀,总感觉这一觉睡得全身都疼。

    “秋画姐,你找我吗?”虽然这个女的看着比她还年轻,但气势威严,叫姐一点都不吃亏。

    “今天可能会有记者混进来捣乱,你多关注着点,别让无关人等打搅到她。”

    韩娅点头:“我知道了。”

    黑衣人提着食盒走过来,秋画对韩娅说道:“先去洗漱吧,洗完过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秋画还会给她夹菜,像个温柔体贴的大姐姐,韩娅也没那么怕她了,忍不住问道:“秋画姐,你跟云和认识很多年了吗?”

    她总感觉俩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来。

    秋画捏筷子的手顿了顿,若无其事的吃饭:“嗯,很多年了。”

    韩娅好奇的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秋画瞥了她一眼,韩娅缩了缩脖子,“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秋画勾了勾唇:“第一次见面啊……是在一个大雪天,那天很冷很冷,我快冻死了,是她救了我,给了我裹腹的食物和御寒的冬衣……。”秋画目光染满怀恋。

    韩娅实在难以想象她曾经食不裹腹衣不蔽体过,感叹道:“云和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其实她看着难以接近,但如果你入了她的心,你会发现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韩娅点头,攥着拳头:“我会努力的。”

    秋画耳朵一动,忽然放下筷子站了起来:“你先吃吧,云和醒了,我进去照顾她用早膳。”

    话落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保温桶,走进了病房。

    韩娅皱了皱眉:“早膳?”好奇怪的说法啊。

    韩娅也没在意,这水晶虾饺太好吃了,她都不想秋画姐离开了。

    刚吃过早饭,李行跟江垣都来了,没说几句话,电视台也派人来看她了。

    来的是明日之星总导演张丽以及制片人韩辉,带了一大堆保健品和水果,对萧云和进行了亲切友好的慰问与反省,保证会给萧云和一个交代。

    李行阴阳怪气的讽刺了几句,张丽和韩辉早见识过这位金牌经纪人的厉害,这次也是他们理亏,只能硬着头皮一个劲的给李行赔不是。

    幸好萧云和伤的并不严重,不耽误后边的录制,不然节目组吐血的心都有了。

    李行送两人离开病房,韩辉说道:“李哥您放心,这件事绝对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舍得得罪投资商?”不是李行看不起他,做节目的,得罪最大投资商是什么后果?

    幕后主谋是谁,大家心照不宣。

    韩辉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个搅屎棍我早就想找机会把她淘汰了,后来看她老实了,想着能多卖投资方一分面子,毕竟以后万一有机会再合作,没想到……唉。”

    韩辉悔不当初!

    “别在我面前演了,这是幸亏云和没什么大碍,否则你看我跟你们电视台没完。”

    韩辉心中戚戚,王副台长特别嘱咐过他,这件事千万要处理好,尤其是李行的态度至关重要,现在看他怒虽怒,倒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网络舆论现在对云和非常不利,竟然有人说我们云和是在炒作,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韩辉擦了擦额头的汗:“您放心,网络舆论交给我们,保证不让云和受委屈。”

    李行满意的笑了。

    论公关能力,谁都不及电视台,李行正好省了笔公关费。

    “对了,云和这一受伤,后边电视剧的宣传……。”

    韩辉很上道的说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电视台各大热门综艺随便上,但容我问一句,云和拍电视剧了吗?”

    李行挑了挑眉:“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能遇到你们这么好的工作伙伴,是云和的幸运啊。”

    韩辉皮笑肉不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

    ——

    薛宝镜将一屋子的东西全都砸了,对着手机怒吼:“把那些贱人都给我杀了杀了……。”

    她情绪濒临崩溃,跟个疯子似的,顶着头上烧的只剩一点点的头发,整个人比鬼还可怖。

    林雪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充耳不闻。

    薛宝镜满腔悲愤无处发泄,整个人快憋死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手机里张立的声音明显带了一丝不耐烦:“到底怎么了?宝宝好好说话好不好?”

    “我要你帮我杀两个人,你耳朵聋了吗?我要将她们抽皮剥筋千刀万剐。”薛宝镜语气里的恨意太过深刻,冷不丁让心心中一惊。

    张立只当她又发疯,根本没往心里去:“好好,我都答应你,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有时间再打给你。”话落迅速挂断了电话。

    薛宝镜啊啊啊啊尖叫了几声,狠狠的将手机摔了出去。

    她忽然瞪着林雪,林雪惊恐的蜷缩成一团。

    “你为什么不在?你为什么不在?你知不知道我被她们害惨了,你为什么留着头发?”薛宝镜忽然冲过来抓住林雪的头发,狠狠一扯,林雪疼的尖叫出声,她终于不再忍耐,反扑过来跟薛宝镜厮打成一团,心中堆积已久的不满和愤怒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你一个暴发户整天装什么?野鸡永远都是野鸡,永远别想跟凤凰比,知不知道你每次看着萧云和的时候眼中的嫉妒根本藏不住,你有什么资格嫉妒萧云和,连她的一根小手指都比不过,永远只能给她提鞋的份,有钱了不起吗?在人家有权有势的眼中你就是一坨屎,一坨粘胶地板上就嫌恶心的屎。”

    “啊啊啊啊。”薛宝镜被刺激的狂叫起来,扯着林雪的头发使劲一抓,林雪吃痛的尖叫起来,竟被对方生生薅掉的一撮头发。

    林雪怒急攻心,不知从哪儿爆发出一股蛮力,翻身把薛宝镜骑在身下,伸手就朝她脸上扇去,一巴掌打的十分用力,薛宝镜嘴角沁出血丝。

    这时外边传来敲门声,厮打的正酣的两人充耳不闻,很快门被人打开,酒店工作人员看到里边的一幕惊呼出声,从她身后冲进来两个警察,分别将两人拉开。

    两人情绪激动,即使被警察分开依旧互相踢腾,满脸恨意和不甘。

    拉着薛宝镜的警察冷声道:“谁是薛宝镜?”

    林雪指着薛宝镜:“她、她就是薛宝镜。”

    薛宝镜挣扎起来:“你们干嘛,放开我。”

    警察一手困住她的双臂,一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警察证,严肃的说道:“我是警察,有人举报你故意谋害她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薛宝镜心中慌乱,奋力挣扎起来:“你胡说,我没有谋害别人,凭什么抓我?”

    警察不可能给她挣扎的机会,给她的双手戴上手铐,将人推了出去。

    薛宝镜想逃跑,被警察揪住衣领,冷冷呵斥道:“给我老实点。”

    薛宝镜哭丧着脸:“警察叔叔,你们真的搞错了,我是三好学生,怎么会做害人的事情呢?”

    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有没有搞错,跟我警局走一趟就知道了。”

    话落不再给薛宝镜说话的机会,和等在门口的一名女警一左一右的驾着薛宝镜离开。

    林雪乖乖的跟在警察身后,看着前方薛宝镜狼狈的背影,眼底划过一抹痛快。

    警察带着薛宝镜刚走出酒店,哗啦啦一群记者围了上来,闪光灯四起,直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薛宝镜?竟然真的是薛宝镜?请问警察同志谋害萧云和的凶手真的是薛宝镜吗?你们已经有证据了吗?”

    “天哪,薛宝镜这副样子是遭遇了什么?太可怕了?”

    “原来网上说的都是真的,薛宝镜竟然是这样的人。”

    ……

    一群记者蜂拥而至,将几人围得水泄不通,薛宝镜的惊恐以及狼狈的惨状被摄像头拍了进去,记者纷纷不敢置信的看着薛宝镜。

    薛宝镜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惨白,尖叫道:“不准拍不准拍我。”

    记者哪儿会听她的话,“咔嚓咔嚓”拍的更卖力了,一张张面孔上满是要捕捉到大新闻的兴奋和激动。

    警察被这阵仗吓了一跳,眉头紧蹙,面无表情的说道:“妨碍警察执行公务,轻者处以十五天以上拘留,重则半年监禁。”

    冰冷威严的一句话落地,记者群中静了一瞬,下意识嚷开了一条路。

    警察迅速带着薛宝镜穿过人群,上了停靠在路边的警车,在记者焦灼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记者们面面相觑,愣着干什么,追啊。

    娱乐圈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啧啧,先是爆红的女明星在舞台上受伤,大家都以为是一场意外,谁知竟是别有用心的谋害,而幕后黑手竟是同为选手的黑红体质的薛宝镜。

    这一出出的,简直比戏剧还精彩。

    医院那边严防死守,她们渗透不进去,只能从薛宝镜这边入手了,一群人赶紧追上警车,有记者已经开始直播了。

    而网上,因为薛宝镜被警察带走的消息,已经爆炸了。

    现场图片已经在网上流传的到处都是,照片里薛宝镜鼻青脸肿,头发也变得超级短,丑的不忍直视,被两个警察驾着,面对镜头眼中的惊恐茫然以及胆怯表现的淋漓尽致,哪里还有平时的嚣张跋扈。

    简直是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