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开局签到送李元霸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赵云又走桃花运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高级任务:逐鹿大漠,半年之内,征讨西部鲜卑,完成一统,获得100点积分,朵颜三卫一千人。”

    “宿主当前剩余积分230,可召唤朵颜三卫一千人,大秦锐士营两千人。”

    接连两次大战下来,各部人马都有所损伤,这三千人正好可以填补空缺。

    “来人,去传军师过府一趟!”

    刘义对门外的亲兵吩咐道。

    少时,李勣裹着厚厚的棉衣走了进来,屋内炉火正旺,道了一声:“主公有礼!”

    尔后,李勣便随意的围座在炉火旁,伸出手烤火,还一个劲直言道:“主公,今年的冬天比以往的都冷,怕是来年,为了粮食,又要战火四起,但愿幽州无战事,让百姓休养三五年!”

    我信你个鬼!

    刘义喵了一眼李勣,这话要是从别人嘴中说出来,刘义或许还会信以为然,可是从李勣说出来,便是另一个味道了。

    “军师,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若真是休养个三五年,怕是你要急着跺脚!”

    刘义怪笑道。

    李勣回笑道:“主公,不过话说回来,眼下幽州粮食短缺,兵马不足,真的不能适合大规模作战,倒是小打小闹也还可以的,听说长安祸事又起,天子流落在外,如此大好时机,主公当速行!”

    刘义就知道这家伙不会闲着,巴不得自己出去搞事情,这召唤出来的人,早盼着自己称王称霸。

    “待来年开春,便先下并州,给吕布一点颜色看看,来一个杀鸡吓猴,看以后谁敢和袁绍蛇鼠一窝,至于天子一事,不容有半点闪失。”

    李勣沉声道:“主公明鉴!”

    刘义郑声道:“今日传你过来,是为了幽州境内的布防,以及迎接天子之后,建造国都一事,我想听听你的主见!”

    李勣若有所思,缓缓开口道:“主公,可令周仓、裴元绍两营兵马撤回一部,屯兵于涿郡,大张旗鼓,打着进攻冀州的旗号,营造声势,让袁绍忙于应对,然后让子龙和管亥兵分两路,一路攻雁门,一路攻太原,让吕布手忙脚乱。”

    “一旦并州大乱,便可让元霸快马直奔河内郡,挟持天子北上,如此一来,大事可成!”

    李勣所言,正合刘义心意,当即两人一拍即合,便开始细说几时出兵。

    至于兴建国都一事,李勣直言不违道:“主公,幽州之地地贫民寡,实在不足以成就大事,若是冀州大地,倒可期也!”

    刘义鄙夷了一眼李勣,这家伙是吃在碗里,看在锅里,并州还没下,就开始打冀州的主意了。

    “可让裴元绍撤回涿郡,准备来年开战!”

    “诺!”

    ……

    冀州邺城,甄宅。

    “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回来了!”

    老管家一脸欣喜的向内边跑边叫喊道,只见府门外立着的女子正是昔日赵云在白山上救下来的甄姜。

    “终于回家了!”

    甄姜淡淡的道,掩盖不了内心的忧伤,这半年来,她所经历的事太多太多,有不幸也有幸运。

    “女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一名老妇人带着四名妙龄少女疾步而出,含情脉脉的看着甄姜,此人却是甄姜的母亲张氏。

    这张氏虽是妇道人家,可却是眼光独到,且善于经商,虽然丈夫早亡,可是她非但没有倒下,反而越发能干,硬是一己之力,将甄家发展为冀州一带最大的商贾世家,其膝下有三子五女,长男甄豫早逝,次男甄俨年少举孝廉为郎,现在被辟为袁绍府中军椽,三男甄尧也举孝廉,但是已经弃官从商,五女分别名姜、脱、道、荣、宓。

    “大姐!”

    四个妹妹齐声向甄姜问候,惹得甄姜眼泪又哇哇的流出来了。

    “都到家了,还哭什么,快进屋去,为娘要好生给你接风洗尘!”

    张氏破涕欢笑道。

    一家人这才相拥而入,亲情甚重。

    席宴过后,甄姜回到了厢房,独坐床头,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伸出手心,顿时一股暖流传来,顿时让他想起了曾经在白山那个漆黑的夜晚,自己被狼追逐,万念俱焚的时候,看见了林中的火光,又被赵云施救,还被环腰抱过,想到这里,甄姜脸色立马变得绯红一片。

    “女儿,可是心中有事?”

    不知何时,张氏已经走了进来,正细细打量着甄姜,甄姜面色顿时更红,内心宛如小鹿乱撞,把头埋的低低的。

    张氏也坐了下来,伸手搭在甄姜的不知所措的手心上,关怀的问道:“女儿,这半年来,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哥哥还以为你被鲜卑人掳走了,可是派了很多人去打探,都没有消息。”

    一听见鲜卑人,甄姜便内心一阵后怕,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牲,害死了多少无辜的汉人女子,若不是自己早早装死,这会儿,怕是也步了她们的后尘,被凌辱至死。

    “娘,女儿的确是被鲜卑贼寇掳走了,也差点死在里面,可是万幸天无绝人之路,女儿得遇贵人,这才逃了回来。”

    甄姜心有余悸的回道。

    “啊……”

    张氏先是一惊,随即释然,叹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然后张氏又怀着复杂的心情,指了指甄姜的身子,其意不言而喻。

    甄姜摇了摇头,回道:“女儿现在还是清白之身,请娘宽心!”

    “天可怜我儿呀!”

    张氏一把将甄姜搂入怀中,郑声道:“这以后的生意,让你二哥一个人去打理,你不要在去了。”

    “可是……”

    甄姜欲言又止,随后点了点头,又一副相思苦短的样子,她的小心思瞬间被张氏察觉。

    “女儿,你还没说这贵人是谁?我甄家必将好生报答他!”

    张氏开口道。

    甄姜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怕是他什么也不缺,这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张氏见甄姜痴迷的样子,便知女儿动了情,又想到鲜卑离幽州最近,能有能力从鲜卑人手中救她出来,必然不是平民百姓,当即追问道:“这人怕是来头不小,可是幽州官员?”

    “算是吧!”

    甄姜柔声道。

    张氏当下语重深长道:“你打小便懂事,让为娘十分欣慰,你为这个家也付出了很多,你的两个兄长都不及你,所以,你的终身大事,为娘定会为你做主。”

    张氏是何等的精明,她从甄姜举棋不定的样子,便猜想出来,这人十有八九就是幽州官员,眼下幽州和冀州形同水火,甄俨又为袁绍幕僚,甄姜定会顾全家族,放弃这段夙愿。

    “娘……”

    甄姜抬头看了向张氏,终于鼓足勇气,回道:“他和娘同为常山人,姓赵名云,字子龙!”

    “什么……”

    张氏唸唸道:“常山赵子龙,怎么会是他,这……”

    若是其他官员,张氏自然全无顾虑,可甄姜说的这个人,却有些让她左右为难,主要是这人太出名了,眼下冀州人人皆知,幽州牧刘义有两大杀手锏,李元霸和赵云,这也是悬在袁绍头顶的两把利剑。

    “他可知道你的身世?”

    张氏询问道。

    甄姜回道:“起初幽州牧刘大人怀疑询问过女儿,可是被女儿否认了,他便没有深究,当是不知。”

    “好,此事我已明了,你安心休息几天。”

    张氏一脸深沉的走了出去,事情还真有点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