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皇子真无敌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圆觉入瓮
    只不过,赵星辰施展的可是‘踏雪无痕’,如今冲到大先天九品境颠峰了,真正的实现了踏雪无痕。

    圆觉察探了一番下来,没发现任何痕迹,气得他愤怒的朝天吼了一声,马上招集来了几个和尚,不久,天元寺行动起来了,大大小小的和尚往四周搜寻而去。

    “哈哈哈,你没瞧见,圆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周乱窜,笑死人了。”余海正得意的大笑。

    “呵呵,咱们可以去上香了。”赵星辰笑了笑,换了衣袍,戴上王冠,气场十足的带了十几个人直奔天元寺而去。

    洛左先去知会了天元寺,水亲王爷亲来,尽管圆觉急得上火,但也没办法,只好打起精神头带了几个僧人出来迎接。

    赵星辰当然装模着样的也上了香,尔后,点名要圆觉陪着自己逛一逛天元寺。

    圆觉没辄,只好挤了点笑陪着赵星辰瞎逛。

    到了后山处,赵星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盯着圆觉看。

    圆觉开始还以为是不是自己脸上长花儿了,又擦了下脸。

    “呵呵,亲王,你这是?”

    “怪了,本王听说你御赐的那套木锦袈裟从不离身的,今天怎么不穿了?”赵星辰摇了摇头问道。

    “噢,脏了,刚洗了,还湿着。”圆觉一愕,赶忙胡扯了个理由回道。

    不过,老和尚估计甚少撒谎,那脸却是红通通的。

    “大师,你的脸怎么突然红了?你看,你这可是在佛祖面前讲话。”赵星辰突然伸手一指后山靠壁上雕刻的巨大佛像道。

    “唉……罪过罪过。”圆觉躬身弯腰,朝着佛像拜了一拜。

    “罪过,大师做错了什么?”赵星辰顺竿子就爬,双眼盯着他紧追着问。

    “我……老纳我……唉……”圆觉的脸更红了。突然的把心一横,道,“不瞒王爷,就在刚才,木棉袈裟被人盗走了。”

    “这下岂不麻烦了?

    大师当年可是当作我赵氏皇高祖以及当年众多臣子们的面发过誓的。

    虽说都过去几十年了,但是,这个……”赵昨辰装得一脸吃惊,看着圆觉。

    “老纳该死!三天后,如果追不回袈裟,正是初一,老纳浴衣在佛前自焚。”圆觉一脸悲催说道。

    “大师德高望重,太可惜了,万万不可。”赵星辰说道。

    “一件袈裟一条命,圆觉誓已发,言必行!”圆觉一脸失落的摇头道。

    “呵呵,大师,何不求王爷给指条生路?”李书文笑道。

    “不必了!老纳如果因此事求着王爷饶过,苟且偷生,圆觉此生也活得不光彩,佛不会饶过老纳我的。”圆觉摇了摇头。

    “不是还有三天吗?大师,你可能不知道。

    前段时间,我赵军大败楚军。

    为什么能成功,就是因为我家主子的太占卦很是奇妙。

    算出第二天必有大雾,才找到契机,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李书文道。

    “想不到王爷还有如此能力?失敬失敬了。”圆觉眼睛一眨,拿掌说道。

    “呵呵,我天生拥有‘运根’。

    学卦者讲究个命运,天象运理。

    只有心平气和,达到天人合一的状态才有能卜得相对精准一些。

    只不过,时下我心难以平复,实难达天人合一的平和状态。

    大师,抱歉了。”赵星辰笑了笑,摇了摇头。

    “王爷因何时挠心?如果方便,要不跟老纳我说说,看看能否推解一下其中禅机。”圆觉赶紧问道。

    “唉……”赵星辰叹了口气,道,“时下,京机动乱已起,江湖人士云集,连外国一些宗派都牵扯其中。因为,有人想窥视我赵氏龙脉。”

    “简直胆大妄为!龙脉是赵国的安身之基,哪能由着这些宵小之辈胡来?”圆觉皱了下眉头,哼道。

    “话是这样说,不过,最近,是不是有人过来查询寺庙?”赵星辰问道。

    “有!来了好几个衙门的人。不过,他们提了一些无理的要求,老纳我断然拒绝了。”圆觉道。

    “无理要求,什么要求?”赵星辰问道。

    “居然要查看我天元寺镇寺之宝,我天元寺当年一代佛法大师‘黑衣法师’用过的木鱼。”圆觉应道。

    “这么巧?”李书文一脸吃惊的看着圆觉大师。

    “莫非王爷也是因此事儿而挠心?”圆觉一愕,瞄了赵星辰一眼。

    “不瞒大师,据查,说是跟龙脉有关系的某物就是藏在一个木鱼之中,所以凡是寺庙和庵堂的木鱼都得查找。”赵星辰点了点头。

    “可那是黑衣法师的圣物,不能打扰的。”圆觉说道。

    “算啦,本王就不打搅法师圣物了,本王还是到别外走走吧。”赵星辰摆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

    “王爷慢走……”圆觉躬身相送。

    “如果黑衣法师在天之灵知道他的圣物能救大师,他肯定会点头的。

    不然,大师将因他而死,他之罪过。

    大师,你坐化后,这天元寺就失去了顶梁柱。

    据我所知,天元寺再找不到跨入凝虚的强者。

    到时,呵呵,圣物照样保不住。

    大师,你这可就白死了。

    而且,天元寺会不会因为此事带来一场灾难。

    江湖人士可不比朝庭衙门,毕竟有规矩在身,不敢公然乱来。

    但是,江湖人士现在怵的只是大师你。

    如果大师不在了,他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如果此物落在敌国手中,损害到皇族龙脉,大师,你将是千古罪人。”李书文经过圆觉身边时轻轻的念叨了一番后才离开的。

    “老……纳我……”圆觉顿时色变。

    “这老和尚,真是愚钝,一根筋。”到了外边,发现圆觉并没什么动静,李书文不由得有些失望。

    “呵呵,咱们慢慢上香,上完香再好好逛逛寺庙。”赵星辰倒是不急,闲散的瞎逛着。

    此刻,圆觉正在忏悔。

    足足二个时辰过后,一个身披红衣的和尚匆匆过来了。

    朝着赵星辰一个稽首,道,“贫僧‘空明’,是主持的大弟子,师尊请王爷后山一行。”

    “前面带路。”赵星辰瞄了李书文一眼,应道,三人直奔后山而去。

    不久,拐进了一个幽深之地。

    “这里埋葬着我天元寺历年前辈们。”空明说着,不久,往正北而去。

    赵星辰发现,那里还有一座塔,取名——升仙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