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低调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幽幽岁月如歌(本卷终)
    再次登上丹峰,莫丹子和赵渡一脸坏笑,不怀好意地看着李青云,两双手不断挼搓着:“小师弟,听说你在源真秘境得了一大堆各派法宝,你看咱们师出同门,是不是。”

    李青云莞尔一笑,取下手上的一枚储物戒递了过去:“做师弟的,怎么会忘了两位师兄呢?早就给两位师兄准备好了。”

    “还是小师弟会关心人,偷偷告诉你,今天师父给力也准备了个大礼哦。”

    三人谈话间,郭破宇已经走了过来,对着分赃的三人一人给了一个脑瓜崩儿说道:“别摆弄这些破铜烂铁了,莫丹子和赵渡,你们去把所需药材准备好。”随后又转头看向李青云道:“青云,你跟我来。”

    李青云内心总觉得有一丝惴惴不安,感觉今天准没好事,出声问道:“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郭破宇丢给李青云一块天罡陨石,脸色板着说道:“少说话,多做事!老夫的熔峰鼎被你小子炸了,你忘了吗?

    不要以为成为源真弟子,就能赖账!要么拿出十万灵石,要么就老老实实给为师修复丹鼎。”

    李青云一脸无奈地催发一缕混沌青焰再指尖缭绕,手指点在天罡陨石之上,混沌青焰沿着石身燃起,在恐怖的高温之下逐渐化为一青色铁水,咕噜咕噜冒着气泡。

    “起鼎。”

    郭破宇一声令下,破烂不堪的熔峰鼎缓缓升至半空之中,顶盖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熔峰鼎内传出,将天罡陨石融化而成的青色铁水吸入了鼎内。

    两手分别握住熔峰鼎的两个鼎足,郭破宇入霸王巨鼎般将熔峰鼎举过头顶,在原地不断旋转,掀起一股股飓风,吹落四周的秋风残叶。在郭破宇的大力旋转直下,熔峰鼎内的青色铁水均匀地涂抹在了裂纹之上。

    “滴血。”

    在郭破宇命令下,李青云将一滴心头血逼出指尖,滴在了熔峰鼎上。这一滴心头血落在熔峰鼎后,瞬间升腾起袅袅白眼缭绕在鼎身周围。原本破碎的裂纹处出现一道道莲花烙印,整个熔峰鼎焕然一新,重新散发着一股强悍的气机。

    郭破宇双掌按在熔峰鼎身上,源源不断地灵力灌输在上,鼎身上的莲花烙印徐徐展开,傲然盛放,一股股浓浓的道韵在鼎身上流露而出。

    做完这一切的郭破宇大汗淋漓,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捏朝天印,开始冥想恢复灵力。

    “臭小子。取个名字吧,这是你的丹鼎了。”

    李青云看着眼前与自己心神相连的丹鼎,心底流过一丝暖意,真挚诚恳地应道:“弟子谢过恩师赐鼎!”

    “让你取个名字,怎么跟个娘们似的,磨磨蹭蹭的。

    老子已经在清源子那里拿到了清源丹炉,这才把它给力。脑袋里一天天不思考炼丹,总是瞎琢磨。”

    李青云对着闭目养神的郭破宇长长一拜,为眼前这个与自己心神相连的丹鼎取名:“此鼎原是丹峰恩师所有,如今又烙印上弟子莲花烙印,就取其为丹莲鼎吧。”

    郭破宇紧闭的双眸悄悄睁开一个小缝,看着对着自己长拜鞠躬的李青云,嘴角有着挥散不去的笑意。

    “咳咳,嗯,名字马马虎虎。我只你生性喜静,爱好低调,不愿招惹是非。但是有时候你不惹事,事会惹你。

    故而此鼎方才为师炼制之时特意加入天罡陨石,让其可碎鼎主心意变化大小重量,所以有时候逼不得已要拿出去砸人,也是合情合理的。懂我意思吧。”

    心神感应之下,丹莲鼎的威能丝毫不逊色于极品法宝,而且大小入心,和自己灵爆匕首配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绝配啊。

    莫丹子和赵渡这时也将大量的天材地宝带了过来,李青云抬眼望去,大为吃惊。丹丹只是一株龙涎草,便价值数万灵石,更遑论其他还有一大堆李青云都不认识的仙花珍草。

    郭破宇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用灵力将天材地宝吸附在了手中说道:“为师改良了一下贯元丹方,让窥冥期的丹师就可以炼制,今天就抓你来当试验品。”

    试验品?刚刚还在被郭破宇感动的李青云顿时不淡定了,郭破宇的丹方随便拿出一个那都是惊世骇俗,让人不敢直视。

    李青云怯懦出声道:“那啥师父,弟子受天劫所伤,灵力虚浮,恐难炼丹啊。”

    郭破宇哪里管他的狡辩之语,从怀中取出写着贯体丹的丹方丢给了李青云:“上了丹峰,还由得你吗?今天这试验品你当定了。”

    “师父,不是还有莫师兄和赵师兄吗?弟子深以为莫、赵二位师兄定比我更为适合。”李青云二话不说,直接出卖自家师兄,没有半点犹豫不决。

    莫丹子和赵渡一脸苦瓜相,说道:“我们早就当做试验品试过了。另外让青云师弟你当下一个试验品其实就是我们俩提出来的。”

    丹凤一脉,相亲相爱,诚不欺人啊。

    郭破宇见李青云迟迟没有动手,面有韫色。身上的肌肉鼓起,就要化作人形暴龙的姿态。李青云立刻哆哆嗦嗦把丹方拿在手里,认真仔细地观看起来。

    改良版贯元丹,需要龙涎草一株,绝脉花瓣三片,幽泉水一罐,再辅佐以息灵之壤糅杂在中,中和药性和毒性,最后用庞大灵力灌注其中,凝丹成形即可。

    “看完了吗?看完了就给我开炉炼丹。”郭破宇在一旁催促不断。

    李青云将丹方牢牢记在心间,打开丹两鼎的顶盖,将一株价值数万灵石的龙涎草放入了鼎内,指尖蹿起一道青焰,落入丹莲鼎的丹炉之中,顿时化作熊熊烈火。

    鼎内的龙涎草在混沌青焰的炙烤下渐渐枯黄,融化为一滩金黄色的液体,液体之中隐隐约约有一条龙形虚影游荡其中。

    龙涎化,绝脉入。

    三片绝脉花瓣一次飘入鼎内,落于龙涎草所化的金黄色液体之中。漆黑如墨的绝脉花瓣不断滴下墨色的汁液,晕染开一道道涟漪。鼎内的龙形虚影被染黑,愈发明显,龙影抬头,似乎就要冲破鼎盖,化作遨游九天的真龙遁去。

    李青云立刻将幽冥泉水浇灌下去,鼎内顿时传出呲呲作响之声。龙形虚影在幽冥泉水的浇灌之下低下头去,安静地躺在了一滩液体之中,不再动弹。

    幽冥泉水之中一个个细小的小虫子出现,这些小虫子浑身黝黑发亮,沿着鼎中液体的边缘不断爬行。这些黑色小虫口器锋锐无比,开始不断吸吮这鼎内的液体。

    “还不快用息灵之壤压制,凝固!”郭破宇立刻出声说道。

    息灵之壤导管而下,大地般厚重的气息压制而下,将这些幽冥泉水中诞生的黑色小虫子全部掩埋在朱红色的泥土之中。吸收了鼎内药草汁液的息灵之壤,朱红色土壤之中一片氤氲之色。

    混沌灵力透体而出,源源不绝地输入丹莲鼎内,灵力化作一双无形大手,开始让息灵之壤不断收缩,凝为一枚朱红色的丹丸模样。整个丹莲鼎开始产生轻微的晃动,丹香浓郁,不断飘飞而出。

    李青云一脸担心地说道:“师父,不会炸炉吧?”

    “怎么可能,你这丹鼎为师添加这么多的天罡陨石在内,永不炸炉!你放手施为就好。”

    李青云心中感应丹莲鼎的状态,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炸炉迹象,也放下心来,继续专注于凝丹成形。鼎中的改良版贯元丹丹泽越发明亮,悠悠白雾缭绕在上,已是成丹在即。

    砰的一声,丹莲鼎的顶盖掀飞而去,一颗朱红色的丹药飘飞而出,落在了李青云的掌心之中。阵阵丹香四溢,沁人心脾,闻之浑身舒畅,疲惫尽散。

    “吃下试试,看看效果如何。”郭破宇满眼期待地望着丹丸,鼓励地说道。

    “师父,弟子以为此丹乃师父所创!当由恩师决断此丹丹效。”李青云断然拒绝回禀出声。

    郭破宇一把夺过丹丸,浑身的如龙气力鼓动,将丹丸均匀地分成了四份,分别递给了自己的三位爱徒说道:“此等灵丹,自然是我丹峰一脉共享之。”

    丹峰三位弟子拿着手中四分之一的改良版贯元丹,却迟迟不敢服下。又是三个脑瓜崩儿响起,郭破宇怒视着三人说道:“给我吃下去,有我在,还能毒死你们不成!”

    丹峰一脉四人同时将丹丸吞入腹中,药效在体内瞬间挥发开来。莫丹子目露精光,腹中传来一阵阵咕隆声响数道:“灵海翻腾,丹田作鸣,师父我好想要突破了。”

    随即面色突然急转直下,冷汗直冒道:“不对,我是拉肚子了!”

    赵渡同样面色古怪,捂着不断咕噜作响的肚子说道:“师父,我好想也拉肚子了。咱丹峰还有多余茅房吗?”

    郭破宇压根没有回应赵渡,化作一道迅风跑到了茅房前,不断敲打着房门,大声喊道:“莫丹子快出来,为师要憋不住了。再不出来,我破门了啊。”

    “师傅别急,还有我呢。”

    李青云因为拥有无垢金身,在药效发挥的瞬间就被体内的金色血液排出了体外,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于是,今天的丹峰山顶就只有三弟子一个人坐在石桌前悠闲地喝茶赏花,看着自家师父和师兄在茅房前进进出出,出出进进,忙碌不歇。

    李青云咬着一根绿叶,看着丹峰上空的悠悠白云,微微发笑。

    似乎,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重新回到仙草坊的李青云,看着木温花蹲在栽种的仙草前窃窃私语,悄悄靠近,一拍木温花手臂:“师兄,又在和哪家的漂亮仙草一诉衷肠呢?”

    半点没有被李青云惊吓到的木温花转过头来说道:“青云师弟啊,屋内有个自称是你婢女的老妇在等你。

    不是做师兄的说你,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好古怪一场,但是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你可以悠着点啊。”

    李青云满头问号,自家师兄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师兄你在想什么呢,他就是我看其可怜收下的婢女,我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

    木温花已经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和仙草谈情说爱之上,只是随意回应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

    李青云无奈地推门进屋,扮做老妇模样的流袖立刻上前对他施了个万福说道:“青云我主,奴婢等你多时了,可需我替主人暖床就寝?”

    说话间,流袖灵力微动,祛除了脸上的伪装,重新展露出了绝美的脸庞,望着李青云的眼神,含情脉脉,春意浓重。

    李青云噌跳到门槛处,双手捂住胸口说道:“你要干嘛?之前不是说过了,衣食住行我自己负责就是了,不需要你暖床。”

    流袖贝齿轻咬,泫然欲泣,一双手不安分地搓着裙摆,显得颇为诱人妩媚:“可是人家喜欢主人你啊。”

    “你那是喜欢吗?你那是馋我的身子,你无耻。”断然拒绝了流袖的暖床请求和倾情告白,李青云重新坐回了桌前。

    “你以后不用叫我青云主人,我听着着实别扭。

    我稍微年长你几分,你就叫我青云大哥就行了。稍后我会让宗门给力安排一个住所,在道宫之内不会有谁来骚扰你。你可以安心修炼便是。”

    流袖满脸的不情愿,扭扭捏捏地说道:“我不可以和青云大哥住在一起吗?我想时刻侍奉在你左右。”

    “拉倒吧,没门儿。你赶紧把妆容重新化上,在道宫之内一切低调行事,不要招惹是非。一旦出事,我可不会来帮你的。”李青云说完,拉着流袖来到弟子办事处。

    在流袖的不断哀求之下,李青云将流袖安排在仙草坊不远处的一座小阁楼之中,负责阁楼之内的清洁打扫。

    安排好一切之后,李青云找到了小财神孙妍然,开始谋划起来自己的生财大计。

    生财大计第一步,卖宝。

    长春峰山脚处,孙妍然还是一袭绿色仙裙,经过源真秘境洗礼值周,整个人愈发显得英姿飒爽,神采非凡。

    “孙师姐,我要的货呢?”

    “青云师弟,我要的你还未必带来了呢。”

    李青云立刻从储物戒取出了一个满是泥土的束腰,拿在手中说道:“孙师姐你可看好了,这是木温花师兄刚刚松土完毕后才换下的束腰。现在这束腰之上还留有余温。

    这还不算什么,我亲眼看见木温花师兄每次沐浴之际,都会将这束腰带进去。孙师姐,这束腰的价格,懂的都懂,我可是特意留给你的。”

    孙妍然听了李青云的一同胡诌乱扯,看着李青云手中的束腰眼冒桃花,琼鼻呼吸加重了几分。

    “青云师弟,我的好师弟!快把这束腰给师姐。你要多少灵石,师姐都给你。”

    李青云将手中的束腰递给了孙妍然,却没有接手孙妍然手中的灵石储物戒,继续出声说道:“师姐,此物权当师弟赠你的礼物。

    不过师弟这里有一笔买卖,想请师姐帮帮忙。”

    孙妍然将俏脸紧紧贴在束腰之上,满脸的爱怜之色,面色迷醉不已说道:“没问题,你说吧,什么买卖。”

    李青云将手指上的一大堆储物戒递了过去,嘿嘿笑道:“师姐,这里面都是源真秘境各派弟子的身家法宝。师弟我不便出面,想请师姐帮忙兜售几分。

    至于价格嘛,本着童叟无欺,大公无私的原则,劣品法宝一缕一百颗灵石起,高级法宝三百颗灵石起,极品法宝就九百颗灵石起。”

    孙妍然将诸多的储物戒拿在手中,神识渗入储物戒之中探查了一番,也是大吃一惊。储物戒之中密密麻麻地全是形态各异,功效不同的各类法宝,光是极品灵宝九幽数百件。

    “青云师弟,我看这清源道宫小财神的名号让给你算了。这些法宝卖出去,你岂不是得有数十万灵石的收获?”

    李青云一脸严肃,正色道:“师姐误会我了,我从来没碰过灵石,我对灵石没有兴趣。单纯想要让道宫弟子人人有宝用,个个能御敌。

    我这是一片赤诚之心啊!”

    孙妍然将诸多储物戒收了起来,听见李青云的话语,抬手就是一个清源道宫传统艺能的脑瓜崩儿敲过来:“行了,行了。知道了,我帮你去出手这些法宝就是了。

    你可要记得帮我多打听打听温花郎的心意啊。”

    李青云拍了拍胸口保证道:“孙师姐,你放一万个心。你们之间这跟红线,我必给你们绑得死死的。”

    接下来就是生财大计第二步,开堂授课。

    如今拥有源真弟子身份的李青云地位与宗门长老相同,已经可以开堂授课,为弟子答疑解惑,传授诸多修炼法术。作为回报,每一个参与听课的弟子都需要上缴灵石。

    一周之后,清源道宫弟子堂前,拉起一张硕大的红布,红布上用小篆龙飞凤舞地写着:“源真弟子授课,论低调修仙的十八种可能性。”

    而在红布下方,插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按时收费,每一个课时收费30灵石。另设精英小课堂,收费300灵石。”

    一时间,整个清源道宫的上下弟子都沸腾起来。源真弟子讲课啊,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待遇,区区数十灵石简直不值一提。

    道宫真传大师兄张金陵率先一次性缴纳了三万灵石,和李青云促膝长谈了数个日夜后。张金陵似乎收获颇丰,大声高喊着:“与师弟一番谈话,令为兄茅塞顿开,恍若大悟!”

    整个清源道宫弟子堂人满为患,乌压压一片望去,全是手持灵石一脸迫切的模样。李青云坐在授课堂内,都笑开了花,不愧是道宫真传大师兄,就连当托那也是绝对的第一名啊!

    授课堂内李青云望着堂下乌泱泱一片,人头攒动的弟子们,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说道:“吾辈修仙当如何,唯低调耳。

    路见不平,拔腿跑路。珍宝现世,不闻不顾。红颜佳人,终为白骨,上古秘法,切莫乱读。

    坚持低调修仙为中心,严格遵守不惹事,不搞事的基本原则,修炼一途,自然水到渠成,无有阻碍。”

    李青云谈话间,周身道韵化作朵朵青莲自口中飘出,灵力催发之下,每朵青莲飘飞道听课弟子的桌前。轻微的混沌之息顺着鼻腔被道宫弟子吸入腹中,沉入灵海。

    清源道宫诸多弟子听后纷纷或低吟,或沉思,若有所悟。更有甚者,当场连破三重小境界,体内灵气暴涨数分。

    幽幽岁月如歌,李青云已经在清源道宫度过了三个年头。三年间,李青云低调修仙的理念深入每一位道宫弟子的心中。

    三年时光,李青云或和丹峰一脉汇聚一堂,讨论丹方,炼制新丹,在师父和师兄弟的数次中毒之中,晋升入四品炼丹师。

    又或者每天找理由将木温花支到长春峰,让孙妍然和木温花有独处的机会,三年下来,木温花和仙草坊花朵谈话的时间逐渐减少,偶有梦呓,所念所想皆是孙妍然三字。

    李青云也在这三年时间内,保持低调修炼的原则,利用各派法宝售卖得来的灵石,将修为再进一步,提升到了窥冥期四重境。

    这日,李青云再次开堂授课,已经成为被动的谛听术打听到有弟子交谈道:“听说最近山下出了个血魔,要去找什么墨城林封和苍松派算账。”

    授课堂上的李青云瞬间起身,长期收敛在体内的恐怖修为骇然爆发,化为青色闪电直奔掌门殿。

    墨城,不容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