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斗罗之我真是大反派 > 章节目录 第12章 血虐菊斗罗
    强大的气势逐渐临近,一张绝美的容颜映入眼中。

    林峰坐在草席上,看着她。

    六年不见,她瘦了,却依旧美丽。

    比比东从黑暗中走出。

    风姿无限,气质出众。

    有她在的地方,任何美女都会失去光华。

    林峰盯着她的瞳眸,目光闪烁不定。

    六年了。

    她眼中的温柔消失不见。

    有的只有冰冷、淡漠。

    她手握权杖,身上尽是冰冷的气息。

    女皇气质十足。

    此时的她,林峰感觉才是真正的教皇冕下。

    “有事吗?”

    比比东低下头,对视林峰的目光,气势丝毫不弱。

    她也在偷偷打量着林峰。

    六年了,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着他。

    他变帅了。

    身上尽是热血少年的英姿。

    比比东嘴角一勾,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

    说不上来的感觉,让她身子都是一颤。

    “东姐。”

    “叫我教皇冕下。”

    比比东眼睛一瞪,权杖轻触地面,瞬间一股气浪横扫开来。

    林峰坐在草席上一动不动。

    倒是周围的四个牢房。

    天魂大师四人瞬间倒飞出去,轰在墙壁上,连地面都是一颤。

    他们不敢出声,悄悄平复气息,嘴角溢出鲜血。

    比比东太恐怖了。

    这个女人就是煞神。

    比比东抬起权杖,刚要再触碰地面。

    林峰立马摆摆手,无奈的说道:“我叫,我叫还不行吗?别折磨别人了。”

    林峰站起身,身子摆正,面色恭敬。

    比比东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憎恶。

    她就是为了那个女人,跟自己作对?

    比比东看向隔壁,千面狐正坐在地上,调息。

    又是一个美女,而且她还那么的青涩。

    这就是林峰喜欢的人吧!

    他们相处六年,感情一定格外深厚。

    比比东鼻子一酸,心里莫名的羡慕她。

    “哼,让我叫你教皇冕下,没门,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我呸。”

    林峰身影一闪,走出牢房。

    一口吐沫吐在地上。

    比比东眸子一颤,再度汇聚在林峰身上。

    她的心莫名暖了。

    他果然不是玉小刚。

    死都不会叫她教皇冕下。

    “我这次来是想出去的,还有她。”

    “不是商量啊!”

    林峰指向千面狐,一仰头,脸上带着一抹得意。

    不知为何,看见比比东。

    他就莫名想调戏她。

    单纯的想调戏她一个人。

    比比东再次看向千面狐,眸子一颤:“林峰,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是商量。”

    “林峰?”

    比比东眼睛一红,身上气势瞬间凝聚。

    她权杖抬起。

    可是下一瞬间,她的手被林峰握住了。

    气势全无,周围一片安静。

    “放人。”

    比比东重重吐出两个字。

    一甩手腕,朝着外面走去。

    侍卫打开千面狐牢房。

    千面狐马上睁开眼睛,一个溜身,跑了出来。

    “走吧!”

    “哼,本小姐照样看不上你。”

    “无所谓,我又不喜欢你。”

    林峰在她脑袋上一锤,转身朝着比比东追去。

    林峰就跟在她后面。

    光明正大的欣赏她的背影。

    真是太美了。

    一头酒红色的秀发,是他的最爱。

    “东儿?”

    林峰身形一闪,出现在她身边。

    比比东眸子瞬间柔和起来,可是她没有说话。

    “当初打赌我赢了,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东儿。”

    “我比比东,愿赌服输。”

    她小脖微偏,嘴角泛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可是下一刻,比比东小手被握住了。

    她微微挣扎,最后还是任凭他牵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仿佛是默许的接触。

    千面狐跟在后面,小嘴一直撇着。

    真当她不存在呢?

    她翻翻白眼,心里对虚无缥缈的爱情,不屑至极。

    ……

    教皇殿。

    林峰站在教皇殿前,感受着久违的气息,太美了。

    猛然间,林峰眸子一亮。

    千面狐身子一颤,马上后退两步。

    相处六年。

    她可知道,林峰这副神情,就是开打的节奏。

    “菊花,出来受死。”

    林峰气势猛然一变,对着教皇殿历吼。

    “东儿,你靠边一下。”

    林峰小声一嘀咕。

    比比东向旁边挪了两步。

    她现在还蒙着呢!

    这又怎么了?

    刚出来就血性大发?

    这是六年憋坏了吗?

    可是不至于找菊斗罗吧!

    找妖魅也行啊!

    发泄一下。

    “那个,教皇冕下,再远点。”

    千面狐弱弱出声,她已经跑到了教皇殿的边缘,距离林峰无限远。

    比比东翻翻白眼,根本不听她的。

    天下能命令她的人,只要一个。

    比比东看向林峰,他的背影果然更宽厚了。

    他十二岁,身高却比她还高上几分。

    “菊花。”

    林峰又是一声历吼。

    瞬间,一道黑影从教皇殿中蹿了出来。

    菊斗罗站在地上,身形妖娆,贱媚。

    他目光瞬间一寒。

    这不是入狱之人吗?

    怎么又出来了?

    而且,当初没杀了他,是他幸运。

    “我说过,早晚有一日,把你揍成菊花残。”

    “小子,你很狂啊?”

    菊斗罗看向比比东,心中一恨。

    只要把小子杀了。

    比比东还会因为一个废人,跟自己作对吗?

    “反派死于话多,你不知道吗?”

    “千狐影。”

    林峰身子一蹿,瞬间失去了踪迹。

    菊斗罗眸子一闪,后退几分。

    刚要运转魂力,瞬间他傻了眼。

    一股凌立的气息瞬间抽来。

    “一拳,断颚。”

    “两拳,裂骨。”

    “三拳,碎臂。”

    “四拳,斩腿。”

    “五拳,送你上西天。”

    嘭。

    林峰最后一拳挥出。

    菊斗罗嘴眼歪斜,重重摔在地面上。

    他整个人惨叫不已,魂力运转不了。

    释放不了武魂。

    林峰一脚踩在他屁股上:“喂,感觉怎么样?”

    “小子,你给我等着。”

    “咳咳。”

    刚说完,菊斗罗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心中满满的震撼,怎么可能?

    不开武魂,血虐自己?

    这六年中,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还是个人吗?

    比比东也愣住了。

    她知道林峰这些年没有放下修炼。

    可是,这也太恐怖了。

    千面狐嘴角一勾,小手一挥,平平淡淡。

    有些人就是畜生,适应就行。

    “哼,当初你想杀我,以为我不知道吗?”

    林峰一脚踩在菊斗罗脸上,低头俯视着他。

    “老鬼。”

    菊斗罗大吼一声。

    瞬间,一股凌立的气息从武魂殿中传了出来。

    林峰眼睛一眯,一股凉意直抵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