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旧日之箓 > 章节目录 第59章 结案和要求
    在众人的注视下,狐狸被法元道士取了血,然后涂抹在几只狗的嘴上,然后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狗狗们毫无变化,顾纬有些紧张了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狗狗们仍旧毫无变化,顾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可能,不可能啊,我之前看着他们发情的。”

    又两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法元道士摇了摇头:“这狐血并无催情之效,恐怕这狐狸……”

    法元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言下之意在场众人却已经都听明白。

    何知县瞬间睁大虎目,狠狠瞪了身旁的顾纬一眼。

    而顾纬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感受到何知县扑面而来的威压,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老爷!我之前验血的时候分明成功了啊!”

    何知县冷冷地盯着顾纬:“血尸案这样的大案,你竟然也敢蒙混过关?”

    本来手下这些捕头胡作非为,鱼肉百姓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一些,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顾纬敢在血尸案上玩猫腻,这岂不是拖着他一起去玩完吗?

    要知道一旦他真的把顾纬抓的狐狸交上去,到时候被郝家发现了破绽,那迎面而来的就是各种言官的弹劾,他这乌纱帽肯定是不保了。

    一想到自己的官位差点就被眼前这贱民给祸害了,何知县心中便升腾起阵阵杀意。

    顾纬已经整个人都吓傻了,跪在地上便是不断向着何知县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诉着冤屈。

    顾纬突然还想到了刚刚坚持要验血的楚齐光,立马大声说道:“都是楚齐光,他这么坚持要验血,一定是他做了手脚要陷害我!”

    “楚齐光!是不是你这小人害我!”

    说到这里,顾纬猛得朝楚齐光扑了过去,武道二境的力量轰然爆发,带着阵阵拳风扫向了楚齐光。

    “还敢放肆?!”何知县冷哼一声,直接一巴掌拍在顾纬脸上,恐怖的力量抽打之下,空气发出一连串炸响,顾纬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这捕头你就别干了。”

    “来人,把他带下去。”

    听到自己的捕头之位被拿走,顾纬一瞬间面如死灰,他在青阳县里多年来黑白两道通吃,靠的便是这捕头的身份,一旦没有这身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一瞬间吓得鼻涕、眼泪横流,一边被拖走,一边痛哭大吼道:“老爷!冤枉啊!冤枉啊!”

    看到被差役拖走的顾纬,楚齐光知道这人已经完了。

    藏在一旁的乔智看着死狗一样被拖下去的捕头心中暗爽:“哼,得罪了我们妖魔就是这个下场,就算知县、道观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楚齐光玩弄在股掌之间。”

    陈刚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楚齐光,心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跟着狗哥混,这做妖魔真是比混江湖威风太多了。

    但一旁的何知县对于拆穿了顾捕头的楚齐光也没什么好脸色,让县丞负责接下来的事情,他便自己回衙门里了。

    何宪不好意思地看着楚齐光说道:“楚兄,想不到那顾捕头竟敢做这种事情。”

    法元道长却是一脸的毫不意外:“这些衙里当差的一向是胆大包天,对上欺瞒,对下盘剥,能做出这种事来也不奇怪。”

    楚齐光忍不住看了法元道士一眼,要论起盘剥来,你们道观可有过之而无不及。

    法元道士又奇怪道:“说起来……”他看着狐狸尸体说道:“这只狐狸是公的啊,看不出来这郝永年还好这一口。”

    楚齐光:“……我倒是听说过他和他那小厮有时候是太过亲密,但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虽然知县走了,但是县丞照样能负责血尸案。

    接下来的事情按部就班,县丞和楚齐光商量了一下,等郝家的赏银送来后,到时候分楚齐光两百两,让他别把顾捕头的事情给说出去。

    至于原本分给顾捕头和他手下快手们的三百两还剩两百两,当然是进了道观和知县的口袋。

    知道自己忙活半天又是杀人、又是弃尸、又是处理现场、又是破案的,虽然银子还没送来,但商量下来到时候只能分到200两银子,楚齐光心中越发不满起来。

    他心中想到:‘就这样才赚两百两……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兄弟家多跑两趟,卖点脑白金都肯定赚的比这多。’

    楚齐光心中感叹道:‘都是因为中间商太多,机构臃肿,流程太慢,官僚主义横行……这都是体制的问题啊。’

    接下来他在县衙里见到了赶来的被害者家属……郝家人。

    这次郝家来到县衙的是郝永年的大哥郝永泰,一个看上去又黑又壮的大个子,楚齐光曾经在英略馆也见过对方。

    郝永泰一见到楚齐光,便好好感激了对方一番,这郝永泰的为人比弟弟郝永年正直许多,从小便一心习武,有点武痴的风范。

    听到是楚齐光帮忙判断出狐妖,最后找到了狐妖尸体后,他对楚齐光大为感激。

    何宪在一旁说道:“郝兄你是没有看见,楚兄那一手追踪妖怪,判断案情的才智,真是神乎其神,我看以后县里再出什么妖怪都能交给楚兄弟去抓了。”

    “都是运气好。”楚齐光谦虚地摇了摇头,接着眼中带着悲意朝郝永泰说道:“郝兄你节哀顺变,我前几天还和永年一起吃了酒,祝他今年武科能考出武生来,想不到转眼间便已经天人永隔。”

    “唉,我早就告诉他少去拈花惹草,想不到他还是被狐妖给引诱了。”郝永泰叹息一声,朝着楚齐光拱了拱手:“这次谢谢楚兄了。”

    就在郝永年让小厮们将一千两赏银抬上来,交由衙门开始分润的时候,楚齐光说道:“郝公子,不知道我能不能不要我这一份赏银,换个别的东西。”

    “噢?你要什么?”

    “听闻郝家的书库收藏丰富,经史子集各类书籍都非常详实,我想要借阅一番。”

    楚齐光心中暗想,相比起200两银子,还不如找机会查阅一下大家族的藏书,看看这个世界的历史,顺便也是找找紫府秘箓的踪迹。

    特别借阅书籍这种事情,上郝家的门这么一来一去多几次,以楚齐光的手段很容易就能搭上郝家的关系。

    这样一来以后不但可以从郝家找些赚银子的门路,还让楚齐光以后可以想办法从郝家这边拿到武科的推荐资格。

    相比起200两银子,一个进入青阳县豪族圈子的机会更让楚齐光看重。

    ‘毕竟郝兄弟不能白死,还得让他家人多照顾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