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字第一當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瞬变
    听到我说一起上,袁叔叔带来的人先冲了下去,接着是天字列九家的几位家主,和他们带来的人。

    他们还是很听我这个大朝奉的话。

    接着我也是往下冲,御四家就跟着我。

    不过我的身手不好,速度也慢,御四家为了护着我,自然也是慢了下来。

    我们这边的天字列家族,除了东方韵娣外,其他都是各个家族的族长,精英,他们对上柳家和暗三家的那些普通人,自然是砍瓜切菜一般,不一会儿,他们就给我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而这些天字列家族的家主,连自己看家的真本事都没有用。

    这就是天师的威力吧,更何况我们这边有一群天师。

    看着我们这边一群天师黑压压地冲过来,本来准备合力攻击我父亲的几个暗三家老怪物也是忽然停了下来。

    段无言则是对庄盐亭、师长兴和段赢说了一句:“你们三个不用管这边的事情,去帮帮那边的吧,带着我们新三家的精英,拖住那些天师,荣吉的人便冲不到这里来。”

    “只要荣吉的人上不了擂台,我和新三家其他两家的家主,就有办法拖死宗子明。”

    这段无言好大的口气。

    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又不像是在乱说,或许他真的有什么阴险的手段吧。

    就在庄盐亭、师长兴和段赢跳下擂台的时候,那些暗三家中也有不少真人修为的人合力顶了上来。

    他们单打独斗虽然不是天师的对手,可几个人连手,配合一些阵法,术法牵制,还是有能力和天师掰掰手腕的。

    一瞬间,我们的推进开始受阻。

    我们这边虽然都是高手,可无奈数量太少了。

    我皱了皱眉头,先看了一眼袁氶刚那边,他带的两个天师,包括陶连展,四个人聚集在一起,因为彼此相继太近,施展太厉害的神通会误伤到彼此,所以他们只能尽量用气和国术来御敌。

    其他的几个天字列的家族基本上也是如此。

    我们这边的战斗一瞬间陷入了胶着之中。

    我和御四家,一开始不用什么战斗,可当我抵达胶着地带的时候,也是要投入战斗了。

    不过依旧不用我动什么手,李成二、弓泽狐、小十三和夏薇至就已经动手帮我挡下了。

    再看擂台上,柳非生因为拔不出那石柱,已经退出了我父亲的外周天气息范围。

    而段赢,以及另外暗三家的家主,只是围在我父亲外周天气息的周围,完全没有进攻的意思。

    父亲见状,就笑了笑说:“怎么,你们是想要耗费我外周天的消耗时间,那你们就打错了主意。”

    说罢,父亲缓缓走向了石柱所在的深坑。

    段无言依旧不动。

    柳非生却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看着段无言说了一句:“你们还不出手,一会儿那灵宝就真的要落入宗子明的手中了。”

    段无言笑了笑说:“你刚才已经试过了,你根本没有办法拔出那石柱,我们不如等着宗子明把石柱拔出来了,再将其击杀,到时候还能省去我们拔石柱的力气。”

    柳非生“哼”了一声,还是有些着急。

    段无言此时看了左边那位暗三家的家主说:“庄艳奎,放你的侍魂进去看看。”

    被称为庄艳奎的老者有些秃头,他一身的白衣和其他五个人不同,他的白衣上有几个补丁。

    看起来相对朴素一些。

    他在听到段无言的话,也不迟疑,直接双手捏动指诀,在胸前交叉,一道黑影从他脖子的衣领处钻了出来,直接钻入我父亲的外周天气息防御,然后对着我父亲的身后猛扑过去。

    父亲的无相法身一个横步跨过去,直接将黑影给拦下了。

    那黑影停下后,我定睛一看,就发现竟然是一头巨大的狮子。

    那狮子很是威武,个头和一头牛差不多,它停下后,还对着父亲的无相法身“吼”的怒哮了一声。

    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父亲的无相法身握着法天矛也不出击,只是防御。

    庄艳奎也没有着急让自己的侍魂攻击,而是控制着侍魂,绕着那边的大坑转圈。

    我因为站在了擂台下面,只能看到大概的情况,而大坑里面的情况我却全然看不到了。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一个暗三家的人,手腕千刃对着我的手臂位置刺了过来。

    “当!”

    李成二手中的武器匕首替我挡下这一击,同时对我说了一句:“宗老板,别走神,我们现在是混战。”

    我连连点头说了一句抱歉,然后飞快抽出十多张的水逆煞符来。

    接着,我食指和中指捏了一张符,然后心里默念:“水御众灵,逆煞苍生!”

    说罢,我就将一张水逆煞符对着刚才偷袭我的那个手持千刃的人的胳膊上贴了过去。

    他本来想躲避,可李成二却用巫器匕首直接逼了上去,完全不给那人躲避的空间,要么中刀,要么中符。

    再要么,两个都中。

    他犹豫了一下,选择向我这边躲避,他躲过了李成二的匕首,却被我的水逆煞符给贴中了。

    一股煞气顺着他的胳膊钻进他的气脉,李成二继续攻击,他完全没有机会调动内气防御。

    瞬间,他的气息开始翻腾,然后眼睛泛白,整个人“嘭”的一声倒地不起。

    李成二直接挥着匕首冲向下一个暗三家。

    我这边再次捏符,寻找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弓泽狐、邵怡那边战斗的很吃力,我若是贸然出手,搞不好会弄巧成拙,拖他们的后腿。

    再看夏薇至,他那边战斗就轻松很多。

    他背着一个箱子,而那个箱子坚硬无比,犹如一个龟壳一样,将他的后背防御的死死的,他几乎不用看自己身后的情况。

    而他身前的人,明明防住了他的两只手,可却忽然冒出了第三只手,那第三只手要么扔出一只飞镖,要么握着匕首就刺,和他对战的人,基本上都中了诡术的阴招。

    我也注意到,那些扔飞镖的手,还有刺出匕首的手,一击打完立刻消失,十分的诡异。

    看到夏薇至这边比较轻松,我就捏着符,往夏薇至这边靠了过来。

    可不等我出手,我就听到擂台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音。

    “轰!”

    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