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机神相 >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四章 当局者迷,旁观者…
    叶佳宁的心情无比惆怅,从住院部大楼走了出来,一直都没有察觉到闻人胜男跟在她身后。

    当叶佳宁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正打算返回学校之时,闻人胜男走过去拉住了她的胳膊。

    感觉到身后有人,叶佳宁转过身子,第一眼就看到了闻人胜男。

    作为叶佳宁关系最好的闺蜜,叶佳宁一直都在想着怎样才能找到不死之心,复活闻人胜男。

    此刻,面对着闻人胜男,叶佳宁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揉了揉眼睛,甚至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之后,叶佳宁终于确定,在她面前的,的确是闻人胜男。

    “胜男,你活过来了?”

    抱住了闻人胜男,叶佳宁一脸惊喜的道。

    闻人胜男和叶佳宁拥抱了一会儿,然后在她耳边轻声道:“是姜林找到了不死之心,复活了我。”

    听到‘姜林’这两个字,叶佳宁顿时神情一黯,搂着闻人胜男的手缓缓的松了开来。

    闻人胜男自然明白叶佳宁的心情,因为黎娇,让叶佳宁很难去面对她和姜林之间的感情。

    尤其是黎娇的流产,让叶佳宁心存愧疚,更不愿意和姜林有任何牵扯。

    在叶佳宁松开了手,两个人分开之后,闻人胜男盯着叶佳宁的眼眸凝视了片刻。

    看着叶佳宁黯然伤神的样子,闻人胜男轻叹了一口气。

    “佳宁,前面有家咖啡馆,我们两个到里面去坐一会儿吧!”

    说话间,闻人胜男拉着叶佳宁的手,不由分说的向一家咖啡馆走了过去。

    叶佳宁什么都没有说,任凭闻人胜男拉着她,走进了这家咖啡馆。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钟,咖啡馆里面没几个人,闻人胜男刻意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和叶佳宁坐了下来。

    在点了两杯纯咖啡之后,闻人胜男和叶佳宁相顾而视,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服务员把咖啡端了过来,闻人胜男轻轻的抿了一小口,苦涩的滋味,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但叶佳宁却仿佛没有味觉一样,端起咖啡杯,浑然忘我的一口一口喝着。

    闻人胜男见状从叶佳宁的手中夺过了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

    “佳宁,难道你不觉的苦吗?”

    叶佳宁摇了摇头道:“胜男,这咖啡那有我的心里苦?”

    听到叶佳宁这话,闻人胜男自然明白,叶佳宁为什么会这样说?

    因为黎娇流产的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孩子,叶佳宁不得不强行斩断了她和姜林的感情,她的心里岂能不苦?

    但在闻人胜男看来,这对叶佳宁来说,是不公平的!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叶佳宁作为局中人,被黎娇给算计了,所以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咎在自己和姜林的身上。

    如果叶佳宁跳出了这个局,能够看清黎娇这个人,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想到这里,闻人胜男看着叶佳宁道:“佳宁,黎娇假冒你和姜林发生了关系,这不怪姜林,只怪黎娇!”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你,辱骂你,甚至还打你,最终导致你踢了她一脚,在我看来,这也怪她自己!”

    “既然所有的错,都是黎娇造成的,你和姜林是无辜受害者,为什么你要选择主动退出,和姜林成为陌生人?”

    “你这样做,不就等于成全了黎娇,让她得逞了吗?”

    闻人胜男把她的看法说了出来,叶佳宁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只见叶佳宁道:“胜男,你可能还不知道,在我的身体里,还有一段另外的记忆。”

    “我的这段记忆,在不能确定姜林的身份之前,是不容许我接受姜林,做他的女人的。”

    “但姜林的身份,目前而言,我却无法确认。”

    “所以我无法说服自己,做姜林的女人。”

    “尤其当姜林的身边有了其他女人,他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之后,我就更无法说服自己做他的女人了!”

    “而且黎娇还怀了他的孩子,这你叫我怎么接受?”

    说到这里,叶佳宁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

    接下来,叶佳宁继续说道:“虽然黎娇主动挑衅我,辱骂我,甚至打我,但我要是不踢那一脚,她和姜林的孩子就不会流产。”

    “从这方面来说,是我害死了他们的孩子,难道我就不应该补偿黎娇吗?”

    “我离开姜林,不再和姜林有任何牵扯,给黎娇更大的空间,成全他们两个,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补偿办法!”

    说出这话后,叶佳宁把杯中的咖啡一口喝干,苦涩的滋味,让她泪流满面。

    闻人胜男用餐巾纸轻拭着叶佳宁的脸庞,露出了一脸心疼的表情。

    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后,闻人胜男淡淡的道:“佳宁,你有没有想过,黎娇她之所以这么做,是故意设计的!”

    “甚至,她是故意针对你和姜林的!”

    “从黎娇和姜林发生关系,到黎娇怀孕,以及她故意辱骂你,让你踢了她一脚,最终导致她流产进ICU,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局!”

    “而这个局的目的,就是想拆散你和姜林,甚至让你和姜林之间反目成仇!”

    叶佳宁从未想过这些问题,当听到闻人胜男的这番话之后,她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叶佳宁看着闻人胜男问道:“胜男,如果照你所说,黎娇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仅仅因为她喜欢姜林,想得到姜林吗?”

    “她这样做,就算是得到了姜林的人,能得到姜林的心吗?”

    闻人胜男闻言摇了摇头道:“佳宁,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我认为在黎娇的背后有一个人,黎娇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人设计的。”

    “针对姜林和你的这个局,是这个人精心布下的。”

    “黎娇,仅仅是一个被人利用了感情的蠢女人而已!”

    听闻人胜男这么一说,叶佳宁的心头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

    “胜男,我想起来了!”

    “自从那天黎娇施展了五色光之后,我就对她无比厌恶!”

    “这种感觉,仿佛与生俱来的一样!”

    “黎娇的五色光,是凭借五色翎发出来的,而她的五色翎,得自某位大能的传承。”

    “难道这个局,是那位大能设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