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古神家的电影院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全是套路
    天旋地转,身体微凉,晕乎乎的小女仆耳旁边也传来了朦朦胧胧的交谈声,那些言语中也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叹。

    “啊这……她这是怎么了?”

    尼古拉斯的声音传来,在看到小女仆被抱过来之后,也是有点懵的。

    “中毒了……”

    声音的主人明显是李默,他也有些无奈。

    ???

    “中毒?”

    尼古拉斯愣了愣,没等他缓过神来,李默就又解释了一句,“之前的道具是被她偷偷的拿去吃了,她也没想到里面竟然含有剧烈的毒素,而且连鬼都会中招……”

    “那怎么办……”

    尼古拉斯也有些无语,看着躺在木床上的小女仆,“演员那边都已经就位等待了,咱们马上就要开始拍摄了。”

    总不能临时换人吧?

    咳咳,其实吧,换人什么的,祂倒是也没什么问题,有一个演技丰富的旧日之神,能够大大的节省祂们的时间!

    不过李默明显是不会再掏出多余的晶石去支出的。

    而且也不见得会那么容易就找到合适的演员。

    “没关系的,我学过一点点的血疗术,现在她这种状况也很好办,只需要用刀切开大动脉,把她身上的血液全部放干,再拿干净的器皿过滤一遍,重新输入到体内,伤口处缝合起来就可以了。”

    李默仿佛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刀刃,挑挑拣拣,最后拿起了最像手术刀的生锈刀片。

    锈迹斑斑的刀片,却异常锋利。

    伤残级破伤风警告!

    “……”

    等等,你确定是要切开大动脉,先放一遍血,再过滤一遍重新输入缝合么……

    你们这旮瘩的神都这么生猛的么?

    尼古拉斯面露震惊,回头看了一眼小女仆病入膏肓的难受样子。

    还是老样子,祂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不知道小女仆受不受得了。

    “鬼死了之后还会再死么?”

    尼古拉斯看着已经准备开始操刀的李默,慎重的问了一句。

    李默犹豫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当然不会了……”

    那就好……

    没等尼古拉斯松一口气,李默就又不负责任的回答一句,“鬼的形态已经是属于灵体了,三魂在她的尸体那里,如果七魄再遭受重创,也只会魂飞魄散而已……”

    说着,手里的刀片捅向了大动脉。

    桥豆麻袋!!!

    尼古拉斯被吓了一个激灵,连忙握住了他的手腕,在双方的角力下,生锈的刀片颤颤巍巍,距离雪白的脖子只差分毫。

    在李默逐渐变换的脸色以及迟疑不善的目光中,祂压力贼大!

    “你是不相信我的医术?”

    李默顿时就有些不淡定了。

    不开森!他竟然被质疑了!

    何止是不相信……

    这个硬核血疗术简直是超乎想象!!

    发明这个治疗术的神,应该被处死!

    “我觉得你这一刀下去,我们可能就真的要换一个演员了……”

    尼古拉斯憋屈啊,有些话想说也不能说,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要不,还是换我来吧?我的医术也算是较为高明的……”

    最起码应该比这个不靠谱的血疗术强的多。

    “好的没问题交给你了。”

    没成想李默在听了祂的建议后,竟然二话不说就把刀柄递给了祂,不留痕迹的退后了两步,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

    (||?Д?)!!

    尼古拉斯顿时有点懵了,回过神看着已经转身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热茶的李默,对方品尝了一口荧花粉茶,笑容恬静,“哈啊~请开始你的表演!”

    尼古拉斯彻底缓过劲来后,瞬间大怒。

    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帅家伙竟然是在故意套路祂的!可恶!

    尼古拉斯握着手里的刀片,再看上一眼小女仆,气的浑身冰凉,手都在抖。

    “根据新的古神条约法来看,不论是刻意还是无意,间接还是直接,谋害了《古神保护法》中的旧日之神,将会由裁决之神出手,惩罚三千年的有期徒刑……”

    李默拿出了一本书籍,翻看了一页,“嗯,地点还是在十八层地狱那边。”

    他抬起头看着又惊又怒的七酱,两只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笑眯眯的说道:“放心吧,七酱,哪怕是现在的治疗失误了,等到三千年后刑满释放,我也会用八抬大轿去接你的!吃香的喝辣的!”

    “……”

    尼古拉斯脸都黑了。

    住口!无耻之徒!

    你分明就是在故意陷害洒家!而且还想要将轮回空间彻底的占为己有!

    七酱瞬间就打算撂挑子不干了。

    等等!不过哪怕是没有进去,现在的轮回空间似乎也已经不是祂的了……

    尼古拉斯突然就悟了。

    放下手里的刀片,轻咳一声,祂真情实意道:“其实吧,我觉得咱们可以再换个演员!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懂而且还喜欢偷吃场景道具的傻白甜小演员,冒着失去我这员大将的风险,着实不值得!”

    小女仆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好转,睁开朦胧的双眼,声音也变得清晰,而她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换个演员!

    精神一振,小女仆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仿佛怒气爆发了一样,猛然间从床上跳了起来,“住口!无耻之徒!!”

    震耳的声音也吓了尼古拉斯一跳。

    哆嗦了一下,回头看着怒气冲冲的小女仆,再回头看了一眼李默,对方的恬静笑容依旧,这让七酱更是怀疑起了神生。

    恍然间,七酱又悟了。

    “你们……你们……呜呜呜……套路!”

    尼古拉斯捂着嘴巴,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当场就要不甘屈辱的摔门而去。

    小女仆愣愣的看着祂的背影,傻傻的问了一句,“大人,祂是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幼小的心灵遭受到了打击,还真是个脆弱的灵魂呢。”

    罪魁祸首李默不仅毫无自觉,甚至还淡定的喝了一口墨绿色的热茶,又苦口婆心的教导道:“你以后千万不能像祂一样,要做一个坚强的女孩纸。”

    “嗷,我明白了,谢谢大人。”

    希尔薇懵懂的点了点头,看向门口露出的一个衣角,不禁面露鄙夷道:“哼,还真是个脆弱的灵魂呢!”

    尼古拉斯背靠墙壁的娇躯不禁一颤。

    咔嚓!!

    无形的心碎声音响起,这一刀仿佛狠狠捅在了心脏上,造成了二次暴击。

    被破防了。

    “呜呜呜……”

    七酱捂着嘴巴,也顾不得人设的崩坏,愤恨的怒吼一声,“讨厌你们……”

    嘭!!

    木门被摔的七零八落。

    这一次是真的摔门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