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古神家的电影院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这就是剧情需要
    【你的拙劣表演与不符合逻辑行为与形象举止要求,导致了人设的崩坏与剧情的延续,因此触发本场第一次NG,依照《惊怖轮回电影院》演员规则,首次NG将会扣除一半结算稿酬,请牢牢铭记。】

    【距离重新拍摄倒计时三分钟,在这段时间里,请尽快调整自我形象,重新代入人设,倒计时,180,179,178……】

    随着李默与尼古拉斯的一番操作,旧日堡垒的所有镜头都暂停了,中场休息。

    原本战战兢兢走在路上的骑士与圣者小姐姐,也是感觉到眼前一花,天旋地转之后,回到了之前的准备房间里,坐在了圆桌椅子上。

    看着对面的三人,略有惊愕。

    张译文悠悠的转醒,立马就接收到了NG与惩罚的声音,心情还有些紧张与忐忑,连忙左右看了一眼,当看到苏紫苑与风衣男都在时,也是长舒一口气。

    还好,真的没有死人!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NG呢?”

    骑士刘远愣了一下,不解询问。

    “原来NG过后还会有准备的时间……”

    白兰的关注点则是略有不同,她看着并无伤亡的三人,也是有些好奇的。

    苏紫苑与风衣男也依次苏醒过来。

    前者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张了张嘴就想要说些什么责备的话,张译文立马开口道歉,“抱歉,这次是我太冲动了……”

    赶在对方抱怨之前进行了坦白。

    苏紫苑的神色略有好转,却还是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就好,毕竟以你的人设根本做不出那种事情……”

    以对方胆小如鼠的性格,甚至还不如她,竟然能够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而且还并没有什么转折点,就很突兀的爆种,这已经是崩到不能再崩的人设了。

    而且也和理论上的剧情发展相悖。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莽撞也并没有成功救下风衣男,还把她给拽下水。

    也幸好这次算是NG了,不然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不会被直接害死!

    风衣男沉默不语,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半点伤痕都没有,而且之前发生过的一切,就好像是镜花水月一样。

    深吸一口气,帮衬道:“这次并不怪张译文,反倒是我欠了他一个人情……”

    拥有死亡威胁的灾厄一触即发,当时的场面是很混乱的,面对着如此恐怖的怪物,就算是他们二人直接逃跑,他也怨不得旁人,只能说是自己的命不好。

    本来他都做好了凉凉的准备,但是也没想到张译文这个老对手竟然会突然折返回来救他,这灵性一回头,直接导致了拍摄的NG与中止,也成功救下了他。

    虽然稿酬被扣除了一半,但是他觉得这并不只是对方一个人的责任。

    “我会补偿给你的,我权良从来不欠别人的人情。”

    权良看向了张译文,语气诚恳。

    张译文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言,因为这次的NG,其实他也有自己的思量和心理路程,并不只是单纯的莽撞。

    因为他们是第一批演员,虽然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是第一个要经历陌生规则与大环境的人,首要还是要摸透所有规则,成则生,败则死,压力着实很大。

    如果能够用一半的结算稿酬,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提前了解到一些隐藏规则,对他们而言实际上是赚了的!

    而且抛开以上的大公无私,在了解了新的规则,以及得到了一个顺水人情后,对他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也是利大于弊,毕竟他的真实身份挺令人尴尬的,得罪人!

    权良,这个人情你的确得还了!

    张译文已经暗自盯上了对方。

    在坐的四人并不知晓张译文心中的小九九,不过大家也都是聪明人,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也都保持了冷静,很快就理解了张译文的做法。

    假如对方不主动去NG了解规则,之后他们或许也会不小心被动NG的,而被动NG所造成的后果,很有可能也是在已经导致真正死亡一人的情况下发生……

    提前一步了解规则,避免之后踩上红线,而且自己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只是强制被召回,这是大家都喜而乐见的。

    在坐几人开始了彼此的交流,也从对方那里获取到一些有用的讯息。

    “我和刘远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的,期间我们的确是碰到了许多的灾难,再加上你们三个人所遇见的噩梦级现象,我猜想或许是因为每个人都要必需经历一次诡异事件,而如果大家抱团行走的话,诡异事件的灾厄程度或许就会翻倍叠加……”

    白兰一脸的疲倦,在经历了之前一波又一波的灾难后,也认定且实锤了在拍摄过程中一定是有这种隐性规则存在的。

    “我同意白兰的话,因为我和白兰总共经历了五六次的险象环生,除去第一次的压抑以外,之后的诡异事件也是越来越恐怖,虽然并没有达到你们所经历的那种直面恐怖的事件,但是我们总觉得是被恶灵给缠上了,而且肯定还不止一个……”

    刘远也是一脸的认真,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两个人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苏紫苑在认真倾听了二人的发言后,也咬着自己的手指甲,“是这样的,我和张译文在跟大家分道扬镳后,期间在长廊的书房里,经历了那种诡异事件,一个存在于箱子里的恐怖怪物,很吓人的那种,而且也经历了类似于迷宫跟幻象的事件,张译文当时嗓子都喊炸了……”

    瞥了一眼面不改色的对方。

    “不过我们的收获也有,那就是我们发现,这些诡谲的怪物虽然可怕,但都是存在于必经之路且只能在一个范围内活动的,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在剧情发展之外,不去主动招惹它们,哪怕招惹之后赶紧逃跑,应该也是可以逃生的……”

    苏紫苑耸了耸肩膀,“这就是我想说的,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

    “同上。”张译文回答。

    “我并不认同苏紫苑所说的【可以逃生】的这种观点。”

    权良敲了敲桌子,感受着四人的注视,目光深沉道:“前面我并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危险情况,直到我碰到了张译文跟苏紫苑,我同意白兰跟刘远所说的危险几率叠加,因为如果按照拍摄的镜头来看,的确是有可能存在这种规则,但是所谓的只存在一个特定地区的怪物,有几率逃生这种话就有些偏差了,哪怕它们可能是只存在特定区域里,但它们对于生命的威胁也依旧很强烈,因为我差点就死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权良深吸一口气,“那个可怕的缝合怪物存在于拥有契约之物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如果想要得到契约之物,就必须要经历这种磨难,这是不可避免的!亦或者说,这就是剧情需要!”